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86章 狐女狡猾

第486章 狐女狡猾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86章 狐女狡猾

在老乞丐看來,涂思煙沒個一年半載是醒不過來了的,而在計緣看來,涂思煙這狐妖不能以常理判斷,只是此番受創又被鎮壓山下,短時間內肯定是沒問題的。

只不過,在兩人離去之后的第三天下午,坡子山深處的鎮狐大山之下,已經有了一些動靜。

“滴答……滴答……滴答……”

山腹內幽暗的小空間里,頂部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滴水落下,雖然僅僅過去兩天多,但幾日來山中云霧匯聚,狐妖涂思煙所在的山腹空間,已經開始有露水滲落。

以后這露水會一直滴落,但不管外頭下多大雨,這水流也始終是這般頻率。

一滴滴露水所匯入的山泉滴在涂思煙前方,濺起的水滴打在她的額頭,在某一刻,涂思煙的睫毛顫動了一下,意識正在恢復清醒。

涂思煙覺得眼皮非常沉重,掙扎著想要起身,卻感受到身上的山岳之力,連動彈一下都困難。

別看肩膀和一只手露在山體內的小空間里面,但實際上同樣承受著山岳封鎮之力,想要將手抬起來都十分吃力。

在艱難地努力了許久之后,涂思煙終于睜開了眼睛,眼前是一片昏暗,只有遠方有一條光亮的縫隙。

“我,我在哪?這里是哪?我……嘶……”

涂思煙頭部一陣刺痛,前幾日的畫面涌上心頭,想起了同老乞丐與計緣斗法的事情。

“我被,我被鎮壓在山下了?這是那座大山?”

想要抬頭卻倍感壓力,周圍環境帶來的壓抑感在蘇醒過來的短短時間內就已經提升了數籌,讓幾乎從來不知道怕為何物的狐妖心頭瘆得慌。

‘一百年……一百年!不,不可以,不能,我不要!’

“我不要在這里待一百年!”

涂思煙開始想盡一切辦法脫困,但渾身妖力反應遲緩,周圍靈氣稀稀落落,更是沒有日月華光進來,不運法還好,一運法,鎮山法立刻應激而動,一股龐大的壓力全方位擠壓過來。

“呃啊……”

痛呼出聲的涂思煙再不敢胡亂運使妖力,但身上的痛苦感卻越來越強,因為鎮山法并沒有停下,反而好似懲罰性的在不斷加強。

“咯啦啦……咯啦啦……”

這是山石擠壓和身上骨骼發出的聲響。

“啊……停下,停下……我不敢了,不敢了,啊……”

大約半刻鐘之后,這股令人痛苦到絕望的壓力才逐漸減緩,涂思煙渾身被汗水浸透,身子不住地顫抖著。

“嗬……老,老乞丐……你好狠……”

這種痛苦又絕望的情況下,涂思煙忽然感覺到喉嚨口微微一甜,隨后是一股略顯辛辣卻又醇厚的香氣溢出,順著咽喉一絲絲滑入腹部,一股股熱力也散入四肢百骸之中。

在之前夸張的痛苦之下,這股熱力帶來的舒適感也被襯托得更加強烈,甚至減緩著身上的傷勢,幫助恢復著自身的元氣。

這正是之前計緣彈入山腹內的龍涎香,直到此刻才發揮了效力。

“呼……呼……呼……這是,酒?計緣的?”

老乞丐是什么人物涂思煙不太清楚,但她對計緣十分忌憚,所以也想方設法有過一定了解,知道計緣好酒,并且品酒不分仙俗,有獨到之處的酒都十分愛喝,算是一個真正愛酒之人,但又不是嗜酒如命的酒鬼。

如此好酒之人,雖然喝酒的時候不挑剔,但身上肯定會有一些神異的好酒,想來這酒應該就是計緣的。

雖然很恨,但此刻的涂思煙實在是沒骨氣將這酒吐出去,反而需要心神引導酒力到達身體各處,緩解痛苦的同時也補足元氣。

良久,涂思煙才長長出了一口氣。

‘沒想到這酒如此神奇,換我肯定舍不得給外人用……’

但身體好受一些,不能減緩對這個幽閉環境的恐懼,雖然有時候閉關修行動輒十幾年幾十年的都有,心理上的感覺是不同的。

短短這么一會功夫,涂思煙已經冷靜了下來,面上滴落著汗水,表情在若有所思中顯得有些冷艷。

她不甘心也不可能在這山下被鎮壓一百年,一定要想辦法出去,或許老祖宗這會已經知道了,但也或許沒有。

若老祖宗不知道,涂思煙就得想辦法自己脫困。

而且就算是老祖宗來了,那老乞丐或許不足為慮,可對上計緣就未必能討得了好了。

在安靜一陣子之后,涂思煙又大聲喊叫。

“老乞丐,老乞丐,快放我出去!計緣!計緣……你們快出來……!”

“老乞丐!老叫花子!計緣!”

狐妖的尖叫聲一直在這幽閉的環境游蕩,只有很細微的聲音傳遞出去,但她知道如果計緣和老乞丐在附近,就絕對能聽到,所以在確定能有一些聲音傳遞出去之后,她匯聚些許妖力,凝聚音線朝著能傳聲的方向繼續大喊。

女子尖銳的喊叫聲隱隱約約傳播開去,常人未必能聽到,但一些聽覺靈敏的動物卻能聽到一些,比如山中一些山洞內的蝙蝠等生靈,就不安地在洞內飛竄,甚至太陽還高掛就飛出山洞。

計緣和老乞丐此刻已經遠離此處,當然不會聽到,但卻引來了這坡子山的山神。

一道煙霧從鎮壓涂思煙的山體前方升起,化為了一個穿著布衫的精怪。

石有道側耳傾聽了一下,確認山中有女子聲音傳出,在這座大山下,除了那被鎮壓的八尾狐妖還能有誰,所以山神已經打起了十二萬分精神,他左右張望一下,希望能見到那位連名字都不屑告訴自己的金甲神將,但對方卻并未現身。

猶豫再三之后,山神覺得還是不要理會這妖物為好,剛想遁入山中離去,山體內的涂思煙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好似知曉外面有人,用驚喜的聲音大聲呼喊。

“誰在外面?老乞丐?計緣?是你們嗎?是你們在外面嗎?快回答我!快回答我!我已經要瘋了,快回答我!”

明明已經冷靜了下來的涂思煙,故意以一種痛苦瘋狂中帶著絕望的聲音呼喊,這聲音近乎哀求。

這下山神就又頓住了腳步,回頭看看山壁,他其實還沒見過這女妖長什么樣,八條尾巴到底多夸張。

作為山神,他一觸摸山壁細細感受,很快就找到了那條縫隙,朝里張望了一下,根本看不到什么,只有烏漆嘛黑一片。

“你是誰?你不是計緣,也不是老乞丐!請問是哪一位高人在外面?”

涂思煙帶著期盼和忐忑的聲音傳出來,任誰都能感受到其中那份不安的情緒。

既然對方這么怕,石有道的膽氣不由就足了一些。

“求求你,和我說說話吧,只求你和我說說話,我都快瘋了……”

女妖哀求的聲音傳出來,婉轉中帶著一絲哭腔。

石有道本來不想理,但此刻正想象著以后坡子山山勢擴張,本就不小的坡子山成為一座大山,而他又是一山正神,或許可以先體會一把山神威嚴,加上自覺聰慧,覺得只是說說話總不能讓這女妖逃了吧,那樣上仙的封印也太兒戲了。

“咳!吾乃此山正神,奉上仙法旨,再次看守你這狐妖,切勿耍任何小把戲,否則本神必會稟告上仙,有你苦頭怪石有道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威嚴一些,再順著山體分析傳入山腹。

涂思煙一聽到這句話,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耍小把戲,稟告上仙?只有打小報告的能耐啊……

‘不對!計緣絕不可能只留下這般小角色看守!’

“原來是山神大人啊,妾身這邊有禮了,只是小女子被壓在山下,無法當面行禮,請山神不要責備,千萬不要責罰我……”

石有道面露笑容,心道這么大座山壓著,你能行得了禮才怪了!同時也對涂思煙的態度很滿意,那句山神大人深得他心,這可是八尾狐妖喊的!

“嗯,本山神自然知道你無法行禮,安生待著,讓山腹泉水不斷,也不會斷去靈氣流通。”

話音才落,里面又驚喜又感激的聲音立刻傳出來。

“多謝山神大人,多謝山神大人,妾身給您磕頭了……咚……咚……”

居然真的有磕頭的動靜。

“只是,看守之事,山神大人一人可以做主嗎?妾身不奢求什么,只求不要斷去這泉水,也好不時飲用和洗漱。”

女子猶豫又忐忑的聲音傳出,山神立刻語塞,下意識四處張望一番,依舊沒見到金甲神將現身。

心里想著此刻里頭有山泉,應該本來就是這大山滲落的,屬于上仙留下的手段,神將應該不會說什么。

“咳,你無需擔心,此等小事,神將大人不會有什么意見的。”

山腹處,涂思煙眼神一閃,果然!

想了一下,帶著凄婉的聲音道。

“嗯……這就好,這就挺好了……雖然我不覺得我錯了,但事已至此,只能默默承擔了,或許當初就該聽計緣的話的……”

說完這么模棱兩可的一句,涂思煙就不再出聲,她深知話不能一次說盡,反正已經初步摸了摸這山神的底,不算難對付。

倒是外頭的山神皺起眉頭,心中升起些好奇,但又克制住沒有準問,等了良久不見再有聲音傳出,徘徊一會之后才遁入山地消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