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70章 海閣鏡玄

第470章 海閣鏡玄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70章 海閣鏡玄

居元子看了一眼這蛟龍。

“怎么,你以為居某會騙你?這東西曾經連一些陸地上的大江水道上都偶爾會有發現,甚至還出過一些成氣候的,得以化形為人呢。”

計緣聽出了居元子的言外之意,龍尸蟲這種玩意很難真正將其誅絕,畢竟天地何其廣闊,龍族雖然勢大也不可能照顧到每一個角落,而且成了氣候的躲起來也是有可能的。

當然了,龍族勢大,真成了氣候的龍尸蟲,聰明的話就會和自己的過去撇清一切關系,當一個普通的妖怪,并且盡量不在龍族面前出現。

退一步說就算成氣候的死光,外頭的也被殺光,但世上永遠不缺的就是別有用心之徒,龍尸蟲這種能惡心到龍族的東西,說不準就有人培養著。

這些言外之意計緣能聽得出,相信龍族中肯定也有不少存在能想得到,但那又能如何,只要龍族不能只手遮天,這種事就難免的,所以也只能在清除了一切能找得到的龍尸蟲后再下個嚴令了。

一聽居元子這么說,赤蛟也冷靜了一些,在那細細思索著。

計緣沉默了一會,才開口詢問道。

“你說你是龍君下轄水族,是哪個龍君?”

計緣的話赤蛟不敢怠慢,趕緊回答。

“剛剛情勢緊急,我才謊稱是龍君下轄之蛟龍,實則我只是生活在外東海廣勝龍君所屬的海域,并非龍君部下,請仙長諒解……”

眼前這個目色特殊的仙修之輩,看來是認識龍君的,這種時候可不能繼續扯謊,要是傳到龍君耳朵里就不好了。

“哦……廣勝龍君啊……”

這名頭計緣聽都沒聽過,但敢以“君”字冠名,想來應該也是一條真龍。

“計先生,這龍尸蟲怎么辦?這一道荒海洋流之下,顯然有不少這東西。”

玉懷山的人可是計緣和通天江龍君的關系的,龍族之間也會相互不對付,但對于龍尸蟲,絕對是天下龍族公厭公恨的。

計緣看了看邊上的赤蛟。

“你修養片刻就自行離去,此事于你們龍族而言不是小事,該通知誰就通知誰,至于這底下洋流中的龍尸蟲……”

“這龍尸蟲,還望仙長切勿出手,這畢竟是我龍族之事,等我回去之后,我龍族定會以此地為起點,細細追查這邪物的源頭,暫且讓它們在下面待著。”

這赤蛟說得也有道理,計緣便點點頭。

“好,那我們便不插手了。”

赤蛟又看向那邊抓住十幾條龍尸蟲的修士,他也懂蛟龍意思,直接揮手將十幾條怪蟲全都燒成灰燼,省得讓這蛟龍以為他要養這玩意。

此前雖然受到攻擊,但畢竟是活龍,實際上蛟龍并未受到什么嚴重傷害,頂多是受到了不輕的驚嚇,僅僅休息了一刻鐘,蛟龍便不再耽擱,騰空而起朝著遠方飛去,只是這回寧愿忍受罡風掃掠也要飛得足夠高。

等赤蛟離開了,玄心府的飛舟卻沒有繼續開動,而是就停在原處。

既然已經救了赤蛟,那不妨就多賣一份人情給龍族,幫著看住下面的龍尸蟲,損失一些時間之后,可以提速補回來。

大約三日之后,一聲聲龍吟自天的遠方傳來,隨后天邊出現光芒,將此處混亂的罡風都平息下來。

一條龐大的老黃龍飛騰出現,十幾條蛟龍隨行,那老黃龍粗觀足有數百丈之長,長長的龍須也延綿百丈之遠,其他蛟龍在他面前如同小泥鰍。

“還真是龍君親至啊,看來龍族對龍尸蟲確實很在意。”

之前在計緣出手之后馬上一起動手的一個老修士感慨一句,邊上的另一人也立刻附和,這兩個老者這三天都一直在計緣和居元子邊上,直覺告訴他們,那天引星河下墜的高人應該就是計緣和居元子其中之一。

計緣看了看說話的老者,再回頭看看那巨大的黃龍,事情不明擺著嗎,這蟲子對于龍族來說就是個刨祖墳的,換誰都恨之入骨。

況且從之前的情況看,龍尸蟲也不光會吃龍尸,有機會的話估計是不挑食的。

那邊真龍和蛟龍還沒到,洪亮的聲音已經傳來。

“謝過列位援手,不過此乃龍族之事,爾等外人還請速速離去!”

隆隆隆隆……

聲音勢若驚雷,震得周圍海域的波浪更加激蕩。

這時那條老龍直接開口,隨著真龍威勢同聲音一起傳來,令整條玄心府飛舟上的乘客都覺得異常壓抑。

不過作為一條真龍,能對仙修之輩這么說話已經很客氣了。

飛舟上,玄心府的兩位知事也在船尾甲板處,聞言看向計緣道。

計緣遠遠看著越來越近的黃龍和蛟龍。

“本就無意摻和,既然人家也不希望我們參與此事,那我們也沒必要留著,趕路要緊。”

“不錯,趕路要緊。”

“是極是極!”

邊上幾人也連聲附和,龍族明顯不想此事聲張開去,飛舟上都明白這道理。

于是乎,飛舟法光一亮,船底一陣波濤緩緩升起,托著飛舟慢慢朝著原本的航行方向離開,從頭到尾都沒有發出什么聲響,以實際行動回應老黃龍的要求。

咱們都應你要求走了,不能說我們沒禮數吧?

十幾息之后,黃龍帶著一眾蛟龍抵達這一片荒海洋流海域,那一條赤蛟就在黃龍身側,望著遠方越來越淡的仙光,那黃龍道。

“便是此處了吧,我已經能聞到那股令我惡心的味道了,果然是龍尸蟲,爾等順洋流方向潛游搜尋,我先將此處料理了!”

說著,黃龍猛然朝下飛去,“砰……”的一聲炸開海面鉆入海中。

這片海域的海底在下一刻驟然亮起,只有中間有一條模糊在光線中的龍影。

“轟隆隆……”

一時間,海底銀蛇舞動,電光四射……

飛舟上,計緣等人回望遠方,正想著那黃龍會怎么處理時,卻見整片海底都亮了起來,隨后雷霆氣息彌漫,在毀滅性的力量下這一片荒海洋流好似飛騰。

不愧是真龍,大手筆啊。

計緣思緒發散開去,想著自己好友雖然居于內陸水域,但其實也屬東海,應該和這黃龍認識吧,或許以后可以問問老龍相關后續,相信至少在東海真龍之間,這類消息應該是會互通有無的。

又過去幾天,周圍的天色開始明朗起來,飛舟也在一天夜里重新離開海面飛向空中,因為他們已經離開了那一片荒海洋流和罡風肆虐的區域,重新回到了正常海域。

這天清晨,本就不睡的一些修行之人,乘客們醒來就發現已經離開了昏暗的荒海洋流區域。

仙修之輩倒還好,被悶壞了的凡人乃至一些精怪,都迫不及待的到了甲板上呼吸新鮮空氣。

飛舟的周圍本來還有薄薄的云霧,在太陽升到一定高度之時,云霧也逐漸散去,露出下方的大海。

“各位,前方百里之處就是海中鏡閣,我等乘坐的雖是界域擺渡,但時間允許的情況下,難得一見的盛景也不容錯過,若有親朋好友還在艙舍內休息的,務必將其叫醒,或去透鏡艙內,或來上方甲板,否則遺憾終身啊!”

除了就生活在這船上的人,大多數人都不可能常坐界域擺渡,甚至終其一生可能只坐一次,所以錯過一些美景真的能算是遺憾終身。

很快,許多人就到了艙內透鏡位置,更多的人則是到了甲板上,趴在船舷邊張望。

“呼……呼……”

陰陽帆鼓動,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呼嘯,船上的人感覺身子被微微往后帶的同時,飛舟的速度已經提升了不少,帶著一陣金燦燦的流光劃過天際,駛向遠遠隱約可見的那一片海中山閣。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兩片一大一小的月牙形海島山脈,弧形相對著立于海上。

大的那一片上,聳立著一座高峰,迎著飛舟的一面是一片陡峭的懸崖,猶如被天斧所劈般平整。

以計緣的法眼觀之,海島上有法光流轉,應該是有修行宗門的,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兩座月牙海島中間簇擁的一片“鏡面”。

平靜幽藍,又隱約透著五光十色,應該是有某種特殊因素在,所以計緣能看得一清二楚,即便還沒有接近,都體現著十足的美麗。

飛舟很快接近兩片月牙山脈,也讓船上的人看得更加清晰,那最外的峭壁上還刻有大字,棱角分明劍意凌然,顯然是某個劍道高人所留。

“海、閣、鏡、玄。”

計緣喃喃著讀出這幾個字,更是能感受到其上強大的劍意,凝而不散,觸目懾心。

“諸位,請勿大聲喧嘩,此地乃鏡玄海閣清修之所,能讓我等觀海鏡美景已是寬容,切勿引人惡感。”

玄心府一位知事傳音飛舟各處,叮囑過后才御動法陣,引飛舟緩緩下降,不久船底便破開海面,經過峭壁邊上,駛入了“鏡面”。

水很清很清,海面很靜很靜,光線好似能直透海底,但卻只見其深邃,陽光透入其內,各種光色在其中流連。

別說是凡人和一些精怪了,就是計緣都有些看呆了,他能想象若是到了晚上,絕對比白天還要更美。

“嗯,我等畢竟之前已經耽擱幾日,先且問過諸位,若是不急,我們便等過了今夜再離去,若是急得話,稍傾我們就繼續趕路。”

“不急不急!”“不錯,誰也不差這一兩日的。”手機\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對對對,過一天再走!”

果然和計緣想的一樣,船上之人紛紛表示愿意再等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