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68章 天罡風暴中的呼救

第468章 天罡風暴中的呼救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68章 天罡風暴中的呼救

入海后半月的一天清晨。

太陽在海平面上升起,晨光揮灑在海面上,讓遠方海域看起來金燦燦的。

比起船艙內層的透鏡區域,計緣更喜歡站在甲板上領略沿途風光,雖然以他的視力,除了一些特殊之物,其他的都是模糊一片,但他早已經習慣了,加上有意境山河在,在某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下,運意貼合外界山川,也能腦補個八九不離十。

天風將計緣的鬢發吹拂得向后揚起,此刻看著海面上升起的太陽,計緣再次取出了那一根金紅色澤的羽毛,對著陽光開始細細端倪。

晨光照射到羽毛上,使得羽毛上的色澤也更加艷麗燦爛,某一瞬間,好似陽光如水一般流淌在羽毛的表面,但再細看卻發現只是錯覺。

居元子就站在計緣邊上,同樣注視著這一根羽毛,這會旁邊無人,而且機會也合適,他終于向計緣問出了心中疑惑。

“計先生,之前在頂峰渡買下這鳥羽之時,您臉色有異,究竟這鳥羽有何特殊之處?”

計緣往羽毛中微微度入一點點靈氣和法力,使得其短暫散發出一股妖氣,幾息之后,計緣立刻收手。

隨后計緣轉頭看著居元子問道。

“居道友可看出些什么?”

居元子當然知道計緣往羽毛中度入了靈氣,畢竟剛剛有熱力散出,但要說看出什么其他特別之處就沒有了,于是如實搖頭道。

“除了有熱力散出,其他并未發現什么,計先生看出什么了?”

計緣略顯嚴肅的點點頭。

“妖氣,極為濃郁可怖的妖氣……”

想了下,計緣又補充一句。

“介于虛實之間。”

“妖氣?”

居元子微微一愣,再次死死盯著羽毛,剛剛有妖氣?虛實之間?

居元子的反應并沒有出乎計緣的預料,他之前是因為太過驚駭,有些被驚擾了判斷力,現在想來也明白了,這妖氣其實并非真實存在,而是存在于“意”的層面。

計緣自己因為法眼特殊,加上意境特殊,所以在妖羽被激發的時候,引動出那可怕的妖氣,但這又絕對不是計緣的幻覺。

居元子知道計緣肯定沒有騙他,但他用盡手段觀察,更是從計緣手中借過羽毛度入靈氣法力感受,還是一無所獲,試了半天只好放棄。

將羽毛還給計緣,居元子才好奇的詢問道。

“先生可知這是什么妖獸的羽毛?”

這個問題的答案其實也是未知數,雖然計緣心中是有過一個大膽的猜測,但也僅僅限于猜測。

“這就不得而知了,或許只是一種天賦能力特殊的異獸,或許……”

計緣的視線再一次看向緩緩升起的朝陽,而居元子也順著他的視線望去,但后者并未多想,只以為是計緣下意識看朝陽而已。

“或許是我想多了,總之這羽毛并非表面上那么簡單,計某也得好好研究研究。”

其實計緣很想用三昧真火嘗試燒一燒這羽毛,但這羽毛只有一根,萬一這羽毛要是頂不住被燒成了灰,從哪去找第二根?

但三昧真火的構成之一可是有陽昧之火的,單獨拿出來肯定夠不上傳說中的太陽真火,可若是借助完整三昧真火的力量轉化極陽,說不定能模擬一下。

‘要不要試試呢……可燒了就沒了……’

在找到更合適的方法前,理智讓計緣也只能一直這么猶豫下去。

“昂吼————”

嘹亮的聲音自遠方傳來,包括計緣在內的船上修士都聞聲望去,遠方的云端有一條長長的龍影在翻騰。

“龍吟?蛟龍?”

飛舟并無任何改變方向打算,在云端直線航行,那邊的蛟龍依舊在云頭翻滾,發出一陣陣龍吟,最近之時,雙方大約只有不到百丈的距離。

那蛟龍長約十幾丈,大水缸一般粗細,四爪抓在云頭好似不是抓著云霧,而是抓在偏軟的地面。

“昂吼————”

對比玄心府的飛舟,這蛟龍就顯得很渺小了,船上的人都在看著這條蛟龍,有的帶著好奇,有的帶著驚嘆,也有的帶著恐懼。

而那條蛟龍也在看著這船帆金燦燦的仙人飛舟,蛟龍知曉這是不好惹的。

“師父,那條蛟龍在干什么,為什么一直在云頭翻滾著龍吟?”

有修士這么詢問自己的長輩。

“應該是在求偶,有句話叫做龍性本淫,雖然并不能一概而論的涵蓋所有蛟龍,但龍屬確實是妖類中最在意配偶也更容易四處尋歡的,嗯,同樣也喜歡繁衍,其實龍族昌盛與此不無關系。”

“哦……”

不遠處陌生師徒的聲音傳來,計緣不由笑了笑,心想那是你們沒見過一頭老牛,妖族中尋歡留情不說第一,前三號老牛應該是排得上的。

“諸位道友注意,飛舟即將駛入前方天罡風暴之地,請勿隨意飛離飛舟陣法保護范圍。”

玄心府修士傳音飛舟各個角落,提醒著可能的危險。

如今的四海版圖概念其實并非來自于仙人的定義,而是來自于龍族。

早年間,除了一些有天罡風暴和荒海洋流的位置,其他區域界定都比較模糊,并且有時也會有龍族因為統轄版圖而相互動手。

于是在大約一千幾百年以前,廣闊四海中一些真龍相聚才將四海定界,而玄心府飛舟此刻飛臨的,自然是東海。

云洲號稱東土,整個都被茫茫東海環繞,至今云洲各地沿海國度,要么只稱呼海域為大海,要么就稱呼為東海,有些國度明明不在東面卻也這么稱呼,蓋因為古老的記憶流傳所導致。

而此刻飛舟即將穿越的就是一處海域罡風紊亂的地區,船上人遠遠望去,前方幾乎灰蒙蒙的一片,浪濤也比正常海域要高,海水也顯得渾濁。

飛舟正逐漸下降高度,不久后船底接觸海面,從空中飛行變換到了海面行駛。

“嗚……嗚……嗚……”

周圍的風越來越亂,風聲中都帶著一股銳意,飛舟周圍一道道明晃晃的光芒亮起,好似一個朦朧的光色大蛋,在灰蒙蒙的這一片荒海洋流中格外顯眼。

“嘩啦啦……嘩啦啦……”

船體周圍巨浪滔天,整個飛舟也上下顛簸,但顛簸的幅度卻十分有規律,并且頂多上下起伏卻不向四周晃動,在船上的雖然不能說毫無感覺,但卻依然十分平穩,就連酒樓中的湯都沒有撒。

很多凡人這會都縮回了自己的艙內,但一些修士則依然在甲板上看著,計緣就是其中一個。

這輩子其實他其實還是蠻在意自身安全的,所以即便現在的修為能抗衡罡風,也很少會去罡風層逛,又沒什么好風景,也不似有些人需要借助天罡修行什么。

不過此刻在船上看看倒是無傷大雅,界域飛舟的力量果然神奇,行駛中船體的前后左右,罡風被無形之力破開,并歸于穩定,海面起起伏伏,但始終有一陣海浪拖在船底。

這樣行船到了第二日夜里,周圍的海上完全昏暗無邊。

“嘩啦啦啦……”“轟隆隆……”

除了紊亂的罡風和滔天的海浪,此刻也正下著大暴雨,雷霆不時就將昏暗的海面照亮。

天上的星光也被完全遮蔽,飛舟孤零零地在這暴風雨中起伏。

計緣獨自站在船尾位置,看著這紊亂罡風中的雷暴,這雷暴也不同尋常,所以雷云才能不被罡風攪碎,不過雷霆氣息倒是并不算太過特殊。

“昂吼……”

正在這時,一陣龍吟聲突然從船后遠方傳來,以計緣過耳不忘的聽力,立刻分辨出就是之前那條求偶的蛟龍。

“哞……哞……”

“轟隆隆……”“嗚……”

罡風中各種混亂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更有雷霆響動和奇怪嚎叫聲。

“昂吼……”

龍吟聲越來越接近,飛舟上的不少修士已經集中到尾部甲板,眺望遠方遮蔽視線和感知的罡風。

“是剛剛的蛟龍嗎?”“好像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似有打斗聲!”“難道是因為求偶引來其他公龍對壘?”

此類議論聲不絕于耳,計緣則嚴肅的望著后方,居元子同樣如此,令還有兩個一青絲一白發的老者在居元子身邊不遠處,同樣面色凝重,那青絲老者周圍道。

“那蛟龍似乎遇上大麻煩了。”

計緣自然也能聽出這種感覺,因為和龍族打交道的次數不少,他甚至能聽出類似牛鳴的龍吼聲有幾次近乎哀嚎。

在飛舟上的修士朝后望的時候,遠方本陷入絕望的蛟龍忽然發現混沌中一抹仙光,立刻想到了前陣子經過的那艘界域擺渡。

“吾乃龍君下轄赤蛟,前方各位仙長救我!各位仙長救我!昂…….哞……”

蛟龍的嚎叫聲傳來,令飛舟上一眾修士微愣,沒想到蛟龍會向他們求援。

別人還在探討,但計緣并未多猶豫,雖然龍君不是只有老龍一個,但萬一呢!他揮手輕輕往前一點,青藤劍淡淡顯出身形后,直接一閃而逝,電射向船后遠方。

這變化令不遠處兩個老修士心頭一驚,對視中都能看到彼此的驚愕。

‘仙劍?’

刷——

一道雪亮劍壓過雷光閃過,飛舟后方的罡風和海面在下一刻左右兩分,形成兩道壯觀的風海之墻,好似無窮氣流和海水朝著兩邊倒卷。

“錚……”

下一個剎那,劍鳴聲才從遠方傳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