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49章 遇上神仙了

第449章 遇上神仙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49章 遇上神仙了

計緣嘴上說著將要失信于人,但卻并無任何懊惱的神色。

將軍忍不住從位置上站起來,走到廖正寶身前,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者也朝著將軍點了點頭。

計緣掂量著手中的小木劍,想了下又對廖正寶道。

“木劍是你父母給我們的信物,你也留點信物給我們,好讓你父母知曉你真的還活著。”

“對對對,應該的應該的!”

廖正寶先將手中的平安符小心折疊兩下后塞進懷里,隨后搓著手思考該給爹娘什么信物,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合適的。

“我這,也沒什么東西合適啊……”

廖正寶求助的看向將軍,不過后者也想不出來什么,這邊什么都缺,更無什么特產,總不能帶個破兵刃給家里吧。

“這樣吧,你寫封家書給家里,口信雖然也可,但不如書信那樣,可以時時觀看排解思愁,這木劍你也留著吧。”

計緣提議一句,順便將木劍再次還給了廖正寶,后者撓撓頭收下木劍后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我雖然簡單能認一些字,但寫可寫不好,不若還是先生幫我代筆吧?”

以前往家里寄送家書,都是由軍中有些文墨水平的人代寫,比如北門軍候,這次計緣和常易在,就一事不勞二主了。

“行,我來幫你寫。”

計緣聞言自然欣然應諾。

就在這議事廳內的圖桌上,有士兵找來紙筆,計緣代替廖正寶書寫。

在得知這些年家里都沒收到任何信件之后,廖正寶干脆將自己這些年的大概經歷說了說,從才參軍時的迷茫,到后面的恐懼,到再后面的麻木,最后轉變為一種堅毅的責任感。

哪怕計緣這次的字很小,但一封家書也足足寫了五頁紙,一筆一劃落在紙面,都讓旁人好似在欣賞藝術一樣。

每次寫完一頁放在一邊,輕輕一吹墨跡就迅速收干,計緣手中的筆寫完之后隨著手腕一轉,又換回了軍中原本的筆,而之前書寫時候的狼毫則收入了袖中,也就常易能看清這一點。

“好了,看看是否有什么遺漏。”

計緣讓開桌案,廖正寶和邊上的將軍及士兵則趕忙湊近一些看,見五頁紙面上字跡涓涓工整有序,見著就覺得有種心情舒暢的感覺。

那將軍忍不住對計緣和常易道。

“我算是懂了,為何二位先生并無什么官僚做派,卻能得到通行文書,還能有車馬護送來這邊陲危機之地,更敢夸海口說能幫廖司馬回家,單憑這字,兩位先生定然是學究驚人之輩,官宦士林中巴結你們的人不會少的。”

常易搖頭笑道。

“將軍是識貨之人啊,不過常某可不敢和計先生比肩,我的字雖然較常人亦算不錯,但和計先生一比就差遠了。”

廖正寶滿臉喜悅又小心翼翼的抓著紙張,細細看上頭的文字,他識字不算太多,只為能看清基本的軍事術語,但在這幾頁紙上,閱讀卻出奇得順暢,一字一句都能品讀其意。

“好好,寫得真好,真好!”

隨后廖正寶還拿起筆,寫上自己的名字,雖然力求工整,但還是有些歪扭,和計緣的字一對比就更加不堪,卻令這封信出奇得真實。

一封長長的家書,攢下的白銀十八兩六銖,就是廖正寶想要計緣和常易帶回去的全部東西了,他知道這種機會很可能不會再有了,所以這錢還是找將軍借了一些的。

計緣和常易回去的時候,將軍和廖正寶都送他們到了北門,并且派遣一隊兵丁和一輛馬車護送他們上路,至少是護送到他們管轄的區域邊境。

等載著計緣和常易的馬車消失在北城門外,廖正寶就有些悵然若失了,不過很快就收拾心情,恢復了往日剛強的模樣。

而此刻,北門軍候正在自己的營房中寫文書,將最近幾日自己所負責的兵丁和巡查情況書寫完畢整理好,寫到今日來訪兩人之時,怎么也想不起來官文上具體的批文官員名字是誰,于是就拖過邊上木盒,打開了翻找通行官文,打算照著寫一寫。

結果翻來翻去居然沒找到那張官文。

“怪了,我明明放這里了的啊,怎么會找不到……咦?這是怎么回事?”

北門軍候忽然從一摞官文中翻出了一張白紙,他抽出來前后翻轉著一看,確認上頭一個字都沒有,加上翻來覆去找不到計緣那張文書,不由就讓軍候產生一種略顯荒謬的想法。

把這事同將軍和廖正寶一說,兩者也是驚愕不已,拿著那張明顯不是軍中所有的上等宣紙,翻來覆去看了許久……

“將軍,要把兩位先生追回來嗎?”

北門軍候這么問一句,將軍和廖正寶都看向他,前者搖了搖頭。

“定是廖家找了奇人異士相助,不要多此一舉引人惡感。”

計緣和常易一離開邊塞轄境,自然就是騰空而起朝西北方向飛去,他們曾和廖正寶說過很快會將家書和銀兩送到廖家,但估計廖正寶和一些知道此事的軍士死活想不到這很快是有多快。

這一天,天還沒黑,就有一個騎著馬的衙門差役趕到了茅灘村,這是計緣和常易專門找的人,變化成一個“有身份”的人物命其送信。

馬蹄聲一路沖到村口,隨后減慢速度,在村中詢問廖家位置,最后由正在村中閑逛的老張帶去廖大丘家。

老張前面帶路,而差役牽著馬在后頭跟著。

“差爺,就在前面,就在前面了。”

“帶路帶路。”

“是是是!”

老張快步靠近老廖家,扯開嗓子先喊起來。

“老廖,老廖!有你們家的信,說是小寶從軍中寄來的,老廖……”

“什么?”

廖大丘慌慌張張沖出屋子,看向那邊牽著馬的差役,后者讓老張幫忙抓著韁繩,上前兩步對老廖微微拱手。

“這位就是廖善人了吧,您兒子廖正寶有書信送達,還有一包隨信物件,都在這了,我可不曾打開過!”

差役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個扎緊的布口袋,交給了廖大丘,后者小心翼翼接過,隨后又迫不及待的拆開,但動作忽然一頓,趕緊招呼差役進籬院。

“差爺,差爺里邊請,里邊喝茶!”

差役趕緊擺手。

“不了不了,我還有公務在身,就不打擾了,這次瘟疫太嚴重了,死了好些人,我也忙著呢……你們村居然一個生病的都沒有,也是奇事,看來這做好事老天爺還是會顧著你們的。”

“是是,不敢打攪差爺,差爺慢走,慢走!”

差役擺手示意他們不必再送,翻身上馬就打算離開,不過臨走想到什么趕緊回頭對著廖大丘道。

“對了,廖善人,我叫杜昆,是大河縣的衙役。”

老廖一愣,馬上反應過來,猶豫過后一咬牙道。

“差爺放心,我下次去縣里,定會帶著心意上門拜訪的,我……”

“不不不不……不是,我不是這意思……”

差役有些哭笑不得。

“我是說呀,廖善人別忘了我就成,我不是要收你好處和銀錢,你給我也不敢拿啊……”

說完這些,差役也不再多留,直接就縱馬慢慢走出村子,隨后揚鞭策馬離去。

等差役一走,老張立刻叫了起來。

“老廖,你還愣著干嘛,看信啊!”

“哦哦哦對對對,可,可我也不識字啊……”

“哎呀,孩子他爹,你管那么多,看了再說!”

“嗯嗯,看了再說!”

幾人湊在院子里坐下,趕緊解開袋子,取出了里面的東西,其中一個小袋子沉甸甸的,廖母打開一看,居然有好些銀錠和碎銀。

“嘶……好多錢啊……”

“看信看信!”

廖大丘小心解開信封,根本不舍得撕壞,隨后才取出了五張信紙。

神奇的是,這信他居然能“讀”懂,明明斗大的字都不認識,卻能實實在在看得明白信上寫了什么,還給邊上的廖母、老張以及也出來湊在一起的小兒子讀出來聽。

“爹娘親啟,不孝兒廖正寶請計先生代書:兒從軍九載,輾轉數千里,九年來音訊全無,兒心中甚是愧疚……此生尚未報養育之恩,兒今見木劍,淚如泉涌……”

五頁讀完已經過去一刻多鐘,廖家夫婦臉上已經滿是淚水,連老張也聽得眼眶紅紅的。

也就是小廖年紀還小,加上和這個哥哥從沒見過,并沒有多大感觸,反而靠在母親腿上天真的問了一句。

“兄長說他在好遠好遠的地方,信回來要幾個月,這信是計先生代書的,可是計先生和常先生上午不是才走嗎?”

三個大人一下全愣住了。

“是啊,兩個大先生才走沒多久啊!會不會是早就寫好信了,所以今天特地來村里找你的?”

老張詫異一句,隨后又想著說了點合理的可能,本來廖家夫婦也想點頭了,但一臉天真的小廖又開口了。

“不對不對的,兄長信中說的木劍,也是早上爹爹才給計先生的!”

這下,院中大人只是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

良久老廖才喃喃一句。

“這是遇上神仙了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