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38章 攜天壓地,妖如雨落

第438章 攜天壓地,妖如雨落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38章 攜天壓地,妖如雨落

計緣所處的山巔雖然不在地脈爆發的中心位置,可距離那邊也還沒有遠到排除在地貌噴涌范圍外的地步,所以同樣被地脈毒煞之氣沖擊。

“計先生,快走!”“計先生快快遁走!”

“小心毒煞!”

計緣最開始揮劍破除迷霧,之前又屢屢出手,并且始終站在山巔壓陣,使得妖魔氣焰銳減,仙霞島一眾修士都是承情的。

此刻見計緣居然被地脈毒煞沖身,縱然知道這位神秘的仙修道行肯定極為高深,也不由大聲呼喊其躲避。

但計緣根本沒打算躲,之前毒煞之氣也是有的,只不過沒爆發得這么劇烈,那會他就早已經過實踐得出,這毒煞之氣近不了他的無垢之身。

所以,此刻計緣根本就沒有理會沖擊而至的地脈毒煞,反而更關心另外更重要的兩點。

一是首當其沖的地面梅花陣,不過已經見到有許多仙霞島修士架起遁光沖進底部,應該是嘗試去救人,畢竟這種程度的地脈爆發不等它發泄完的話,幾乎很難封住。

而第二點,則是紛紛貼著煞氣沖天而起的妖光和魔光。

計緣原本以為跟著仙霞島修士過來,就是來旁觀他們砍瓜切菜斬妖除魔的,畢竟地龍翻身地脈斷裂,引發煞氣,引來的妖魔鬼怪應該是附近的吧,應該不至于太夸張。

而當年聽自寧安縣老城隍的那句“云深不知仙霞島,銳意無雙長劍山”,幾乎計緣對仙道印象的啟蒙,仙霞島的厲害是刻在計緣主觀意識中的。

可是這一場酣戰持續到現在,實際上除了最開始的時候,之后有相當一段時間明顯是妖魔更占據上風,仙霞島修士不過是仗著修為高配合好,以及陣法的玄妙才有把握穩定最后的勝局。

但地脈煞氣重新爆發,直接將仙霞島內外兩陣的意圖給破滅,內陣被沖擊得七零八落

是人都有火氣,計緣也不例外,他向來更愿意相信邪不勝正,在他計某人還算不上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如何能容忍就這樣被大部分有實力的妖魔脫困離去。

仙霞島大陣本來已經成了,不過天際被地煞破了口,那就把它堵上!

計緣渾身法光彌漫,從初臨山巔到現在頭一次在身上出現客觀的神光,猶如清風纏繞明月抬升,負背的左手已經將仙劍斜橫身前。

仙霞島一些修士本來還想提醒計緣離開地煞沖擊的位置,但此刻見到計緣獨立山巔,地脈沖擊自動在在其周身四方分離,又是道蘊猶如明月升騰,莫名就有都閉了嘴。

仙修之人見狀尚且如此,更不要說正在逃竄的妖魔。

那帶著蝠翼的大魔飛得最快最高,身邊還有一眾魔頭,不遠處飛騰的則是幾名大妖。

像是突然感受到什么,在急速飛行之時低頭看去,見到無盡地脈煞氣的沖天漩渦中,有一角光耀清朗蘊法如明月。

“不好,仙霞島的那個大神通劍修要出手了!快跑!”

這是一種光從視覺上就本能般帶出的心悸感,又是即將逃走的關頭。

這種情況下,再怎么拔升下方那位的修為都不為過,很顯然的,因為引爆地脈這舉動打得這群所謂仙人們措手不及,山巔那人也被激怒了。

“嘿嘿嘿嘿……那仙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把我們全留下,看誰倒霉吧!”

有魔頭既然還能瘋狂大笑,瘋瘋癲癲間再次提速,隨后化為一道幽綠遁光朝天際一側拐去,這時候是不可能有誰自愿去阻攔的,拼得就是逃命的神通。

不需要跑得比仙劍更快,只需要跑得比其他人快就行了。

計緣握劍鞘的手捏得很用力,這種漫天妖魔的大場面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底還是有些緊張的,若不定還會出丑,但凡事有所為有所不為。

“還真以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冷哼一聲之后,計緣右手以劍指抹過劍鞘與劍柄,開始緩慢隨后一劃而上,隨著之間劃離劍柄指向天空,青藤劍驟然亮起劍光,不再是那種熾烈的劍氣白芒,而是有一股清冷中帶著凌冽的透徹感。

“錚————”

劍鳴長響,劍光剎那間沖天而起,一瞬間已經沖破地脈毒煞的天際漩渦,帶著破天的氣勢沖上九霄云外。

許多妖魔在劍鳴聲響起的時刻,都下意識鼓蕩渾身妖力和法力,想要躲避或者嘗試硬抗仙劍,但卻發現劍光幾乎在眼前一閃即逝就飛上了天空。

‘不是來斬我們的?’

不止一個妖魔心中下意識由此想法,但其中一些很快意識到了什么,抬頭朝天空望去。

在同一時刻,計緣劍指下劃,早已和他心意相通的青藤劍隨著主人的天地化生自心而起,也蘊化無窮天勢,在意境之下,整個天空好似同仙劍相互牽引。

“嗡……”

之中輕鳴聲傳遍四野,包括仙霞島修士在內,所有聽聞者被帶起一陣微微刺骨的酥麻感。

深重的劍意,澄清無暇殺機凌冽,仙劍之上一片透亮白芒牽引收束,那是意境之天與九霄之天重合。

這一刻意與勢在虛與實之間產生疊加并穩定,仙劍懸空如攜天勢,只要抬頭者,在心靈上都產生無窮重壓。

青藤劍同樣意與勢融,劍氣未發,但無窮劍意已經與“天”相合,帶著無可匹敵的威勢,攜天而落。

轟隆隆隆隆……

意境層面中,天際搖蕩不止,天崩地裂的強烈的壓迫感,塌落。

‘天,塌了……’

許許多多的大妖魔頭心悸停息,只是在窺天的這一刻,紛紛產生了天要塌了的恐怖的感覺。

那懸天一劍正在落下,但落下的并非只是一劍,而是天也隨著這一劍的威勢塌陷下來。

這種心靈的上的沉重是如此強烈,并且每一個剎那都在變得更強。

以至于群妖群魔顫粟之中,連帶著渾身的法力和魔氣都好似不聽使喚,許多妖魔根本堅持不了多久,就好似被重物壓落般,紛紛從天上墜下。

厲害一些的也是承受不住這種壓力,根本不敢再往天上飛,只是不斷下降高度,強撐著幾乎要墜落的感覺,催動法力想要從“天地相合”的間隙中逃出去。

但天無窮廣,地無窮大,路途無窮漫長。

有的妖魔只是飛出幾里遠就錯覺般以為自己已經飛了很久,飛了很遠很遠,卻望不到天塌陷的盡頭,而天卻在隨著那可怕的一劍急速塌落,以至于越飛越低,隨后也承受不住壓力,“轟隆”一聲撞在附近山體上。

弱小一點的妖魔,還沒有墜落地面,大多都被劍意生生駭死,墜地之刻已是一具尸體,并且連魂魄都同樣碎裂在劍意中,因為在心中,他自覺已經被斬。

劍出天傾覆,妖魔如雨落……

這是計緣既當年最初一劍之后,再一次施展天傾劍勢,劍客的劍最最有威懾力的時候永遠是未出鞘的時候,天傾劍勢也有異曲同工之妙,或者說這一劍已經落下了,落在所有人心中。

這一劍不是針對仙霞島修士的,在計緣的意境中他可以區分敵我,但即便如此,這一劍的威勢和帶來的壓迫感依然讓仙霞島修士都駕馭不住霞光,紛紛在就近山頭落下。

外圍六名原本急速趕來馳援的仙霞島長老,此刻也不由得在附近山頂落下,滿面驚駭的望著天空。

‘這是天要塌了嗎……’

中心的山巔之上,計緣幾乎將渾身法力榨干,意境丹爐中,三昧真火此刻也極其熾烈,瘋狂煉化著新的丹氣,源源不斷通過意境金橋補充到身體并轉化為新的法力。

秉承著意境有多強,這一劍的劍意就有多強的原則,計緣這次真的是連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而他也相信,此刻悟出天地妙法的他,再運使這一劍早已今非昔比。

當初對一神,今日對萬千妖魔,我計某人也有如此豪情!

心念及此,更是看著天空妖魔紛紛落下,計緣心中豪氣頓生,這一刻,雖是仙修卻有種沙場氣魄與江湖豪氣,以至于長久以來一直含蓄的面上傲氣凸顯笑意冷然。

劍指朝下每緩緩滑動一分,所有面對劍勢的對象,壓力就增大十分,那是一種瀕臨奔潰的絕望,無可匹敵,除非真有打破天的信心。

許多妖魔落下之刻,哪怕身體完好也沒受傷,但面色和眼神卻顯露呆滯狀態,心已被斬。

而令計緣沒想到的是,帶著無窮意境和天勢傾落的這一劍,居然好似和地脈煞氣產生某種共鳴,就好似地脈也受到天勢壓迫,滾滾毒煞的噴涌也逐漸停歇甚至倒卷。

彌漫在整片山脈的毒煞氣同樣被壓落到地面,天地間恢復明亮。

此刻,法力耗盡的計緣也一屁股坐到了山巔地上,只不過他并不癱倒,此劍除了能借勢破勢之外,主意斬心。

為求保持威懾感,計緣根本沒讓這一劍降到實質殺伐的層面,否則借此威懾斬殺一些妖魔輕而易舉,卻容易落了下乘,況且也實在無余力斬下,若讓青藤劍自斬則連這份意都要消失。

墜地群妖中一些厲害的只是被駭得動彈不得,可并未死去,所以計緣哪怕力竭倒下,也不是直挺挺的躺到,而是反而跌地一座,左腿伸展右腿曲起,右手靠著膝蓋,也撐住了腦袋。

隨后計緣榨出一絲法力,從袖中飛出一個翠綠玉壺持于左手,緩緩朝著張開的口中倒酒喝,正是千斗壺中龍涎香。

也是此刻,青藤劍飛射而回,“錚……”得一聲還劍歸鞘,立在坐地喝酒的計緣身前。

劍出則天傾,劍收坐山巔,瀟灑愜意,持壺而飲,視周遭一切如無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