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31章 來歷了不得

第431章 來歷了不得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31章 來歷了不得

李金來哆哆嗦嗦的在船上好一會,船上的女子則驚慌失措的照顧了一會,不過這女子顯然不知道怎么正確處理,直到有別的船靠近,船家幫忙才終于讓這男子得到正確的幫助。

脫了濕衣服,用棉巾幫他擦身體,然后裹上干凈的衣衫,又是掐人中又是倒腹水,再灌入兩口姜湯,才總算讓李金來緩過氣來。

這是原本滿懷期待的一夜,也是驚魂未定的一夜,李金來對來救自己的船家算是千恩萬謝,還給了半貫錢作為答謝,他知道這可能是真的救命之恩了。

那船家得了一貫錢自然也心情大好,讓自己船上的兄弟搖櫓跟著,他則幫助李金來將畫舫駛回了岸邊,以李金來現在的狀況,搖櫓是肯定搖不好了的。

李金來的畫舫靠岸,那幫忙的船家就興高采烈的離開了,畢竟根本沒有下水救人,對方不過是自己爬上了體力不支又受了凍,幫個忙的功夫得了半貫錢可太劃算了。

李金來在畫舫的軟塌里裹著裹著兩張毯子,女子則在身邊照顧他,現在兩人都定了神,行事也就沒有那個慌張和荒唐了。

春惠府碼頭的此刻是比較安靜的,那些花船、樓船、畫舫小舟大多都駛離了岸邊。

等救助幫忙的那位船家一走,原本好哆哆嗦嗦精神萎靡的李金來立刻精神一振,先張望一下外頭,隨后看向身邊的女子。

“小玉,那人說我自己爬上了船,你怎么說的?”

女子心有余悸地道。

“我,我對他說當時我太害怕,以為你要淹死了,回神的時候你已經在船上了。”

女子完全說的就是實話,但李金來聽到之后一拍手。

“說得好!就是如此!”

李金來自己知道自己的情況,伸手摸了摸額頭,被凳腳砸中的地方又紅又腫,碰著就生疼。

“嘶……”

女子見狀都不敢看他。

“李公子,我不是故意的……”

“哎哎,不礙事不礙事,說不定沒你這一砸,還成不了事呢!”

李金來擺擺手,臉上只有興奮之色,并無多少責備,松開一直抓緊的毯子,拽出掛在脖子上的一個紅錦囊,隨后小心的解開,露出了里面的符咒。

在一邊女子好奇的觀望下,李金來展開符咒,見到上面有微弱的青光閃過。

“成了!哈哈哈哈…….”

李金來笑了一陣后,突然收聲止笑,再左右看看并朝著畫舫窗口瞅瞅,覺得自己不該在船上得意,至少得先回家才是,遂趕緊將符咒塞回了錦囊中,不過臉上的喜色是怎么都掩蓋不住。

“嘿嘿,小玉,你今晚上可是幫了我大忙了,過兩天我就幫你贖身,將你把你娶回家當小妾。”

女子面露驚喜,她們這些女子看似文雅風光,但到底是勾欄女子,能早日脫離賤籍幾乎是每一個人等夢想。

“真的?”

“當然是真的!我什么時候騙過你!”

李金來揉著女子的小手,嘴上樂樂呵呵,心中想得是另外的美事。

計緣和白齊所在的小畫舫邊,大青魚已經回到了這里,在船頭下方的水面攪動出一圈圈波紋。

“大青魚你真厲害!又救了一個人!”

胡云探出爪子劃水,眼神中和嘴里滿是夸獎,雖然胡云有時候也很討厭人,或者說討厭某一些人,但受計緣熏陶久了,是非觀已經很明確了,大青魚就是好樣的。

“啵啵啵啵……”

水中的大青魚以一串氣派回應,在水波中搖擺著身子和魚鰭,好似在回蕩這是小意思。

“先生怎么看?”

白齊本來是沒覺得那落水之人有什么特殊的,反倒被那邊女子的一番“神操作”給逗樂了,但在大青魚托著落水男子上岸時,卻見到那個落水昏迷的男子身上有微弱法光閃過,顯然是有備而來。

計緣看看白齊道。

“白先生是這春沐江正神,江上發生的事,自然是由你做主咯。”ωωω.999xs.co\m\

第二天上午李金來帶著那個錦囊,興沖沖的在春惠府城中穿街走巷,前往那個法師的住所。

很快,李金來到了僻靜的柳葉巷,找到了一棟精致的大宅,院子的大門上不同于其他人家那樣不是涂抹朱紅就是其他漆色,而是畫著兩幅簡單的畫,一副是一只有獠牙的古怪動物,一副是一只線條簡單的鳥。

“咚咚咚……”

李金來敲響了門,在等候的一會之后,聽到有腳步聲走來,隨后又聽到門內插銷被打開的聲音,為他開門的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大男孩,穿著流云袖口的青色絲綢衫,頭上戴著小冠別著質地不錯的玉簪,唇紅齒白的樣子,看起來十分脫俗。

“哦,多謝小師傅開門,李某又來叨擾了!”

李金來絲毫不敢托大,趕忙躬身對著男孩行禮。

“嗯,進來吧,師傅在里頭呢!”

男孩對著李金來點了點頭,就讓開了門口,等李金來進了院子,男孩就又將門關了起來。

這院子雖然沒有亭臺樓閣,但也有前院后院和好幾處屋舍,待到入了后院,就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飄來。

后院的一間房舍內,一名仙風道骨的長袍老者閉著眼盤坐在蒲團上,面前擺著一張小案,上頭有香爐有茶壺和茶盞,一柱檀香已經被點燃,看起來一副悠然恬淡的樣子。

李金來一看到這畫面,心情都又激動了幾分,很想趕緊加快腳步,但還是跟著不緊不慢的男孩走著,不敢逾越到他前方。

很快,兩人就前后到達了屋前,男孩站在屋外恭敬得對著屋里道。

“師父,李先生來了。”

“嗯!”

老者緩緩睜開眼睛看向一臉喜色的李金來。

“看來李先生是有所得了?”

李金來的喜悅再也繃不住,面上流露出笑容。

“多謝大師賜我法咒,昨夜我在春沐江上假裝落水者,差點假戲真做,不過應該總算是引來了那神魚,將我救上了船,這是符咒。”

說著,李金來拽出紅繩吊著的錦囊,走近老者幾步并雙手呈上。

老者面露微笑,伸手接過錦囊,隨后拆開查看符咒,見到上面居然真的隱有青光流過,面色也顯露詫異。

‘還真有救人的神魚?’

不過這眼神中的詫異只是一閃即逝,而且因為低頭注視著符咒,李金來都看不到這一幕。

“嗯,確實染上了靈光,你若找能工巧匠雕刻一尊魚像,隨后將此符咒藏于魚腹內,多加祭拜,那神魚便能感受到了。”

說著,老者將手中符咒遞還給了李金來,后者接過符咒后連連拱手而拜。

“多謝,多謝大師指教,多謝大師,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李金來從袖口暗袋中取出了一張本地大通錢莊的銀票,上頭的面額是十兩白銀。

“嗯,徒兒。”

老者提醒一聲,邊上男孩趕緊過來代為收下銀票,并且放在了邊上的一只小箱子里,隨后又帶著已經迫不及待要回家找工匠的李金來離開了。

等兩人一走,仙風道骨的老者立刻從蒲團上起身,還蹭到了桌案,使得上頭的茶壺茶盞“叮鈴”一下。

走到小箱子邊打開,取出銀票仔細看了看,認準了上頭的紅印和落款,以及銀票上一些細不可查的花紋,確認了銀票的真偽。

看到銀票是真的雖然很欣慰,但心中卻莫名有些酸楚。

‘哎,要不是京城實在待不下去了,十兩銀子我哪會放在眼里!’

“哎……”

心中所思,身上就一口氣嘆了出來。

“呵呵,這位大師剛剛收了不菲的銀兩,又何故嘆氣啊?”

陌生的聲音響起,使得老者身子下意識一抖,隨后在一瞬間恢復鎮定,面上帶著淡然和微微的怒意轉身,看到了一個錦袍中年儒士站在屋外。

“我嘆世間人,還是如此貪故金銀,今日付出金銀是為了來日獲取更多,哎……”

搖頭嘆息間,老者定睛打量來人,隨后詢問道。

“閣下是誰,雖然杜某早已知曉你入了院中,但如此不聲不響進來,還是有失禮數的吧?”

屋外的男子點點頭,笑著說道。

“確實如此,吾名白齊,乃是這春沐江正神,不知閣下高姓大名啊?”

白齊早就看出來眼前這人道行淺薄,而且見他對金銀的態度,也更不可能是什么高人了。

“啊哈哈哈哈哈……春沐江正神?哈哈哈哈……年輕人,休要惹老夫發笑了!”

老者捧腹大笑一陣才直起身來,他分明看得出眼前的錦袍中年男子就是個凡人,頂多就是個武夫,竟然冒充春沐江正神。

白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等著老者的下文。

其實剛剛老者指點李金來的辦法,對于青青并無什么害處,甚至還有一定好處,雖然因為貪念的關系好處不算多,但也是有一些的,只是對于那李金來則一點好處也沒了,嗯或許還有點心理安慰,能膽子大點,所以白齊也不急不惱,等著這老者說話。

老者看看白齊這樣子,估計是個自持武功的人,心想著得小心著喝退他。

“哼哼,老夫師從世外仙尊計緣,乃是大貞先帝冊封的天師,杜長生是也!”

白齊面目驚色難掩,失聲道。

“師從……計先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