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409章 蜜晶茶與多事之人

第409章 蜜晶茶與多事之人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409章 蜜晶茶與多事之人

劍意帖上小字隱匿的神妙手段是天生的,有時候計緣不留心看都容易忽略,也就熟悉了之后算是讓小字們“無所遁形”。

居元子不愧為修行了七八百年的玉懷山大真人,道行之高也就比當年的老乞丐差了一些,竟是隱約感受到了小字的注視。

他皺眉看看樹上,端詳一會后又有些不太確定,似乎只是錯覺,但到了居元子這般修為,已經不存在什么“錯覺”這種說法。

隨后在心中給自己找了一個合理的解釋,覺得大概是因為這顆本就不平凡的棗樹的緣故,據說這棗樹已經生了靈慧,雖然連精靈都未曾凝聚,但到底是居安小閣的棗樹,肯定不凡。

剛才的那種隱隱約約的注視感,應該是來源于這顆棗樹的。

不過反正居元子只要不問,計緣就當沒看到,不分老少的為在場的人一一倒上一杯熱氣騰騰的茶水。

計緣在倒水的時候也在觀察著這些人,居元子和裘風就不說了,陽明真人他是第一次見,發現其外表是個嚴肅刻板的人,但當年兩個童子的情況看,應該是很護短的。

而尚依依越發落落大方光彩照人,但稍顯拘謹,說謝謝的時候聲音也很小;魏元生則已經長成了一個結實的青少年,雖然沒有當初的粉嫩可愛了卻也依然靈動。

至于魏無畏,看起來還是那副樣子,但心氣上已經有所變化,這一點從氣相上能看出端倪。

到給魏元生倒茶的時候,他連忙舉起茶盞來接茶,對于常人來說這樣容易燙手,但畢竟在場的都不是常人,計緣便也提著茶壺這么給他倒上。

在這之前魏元生已經吃了幾塊桌上的糕點,只能說味道還過得去,同樣普普通通,現在聞著茶香味,其實也沒什么特別的,更無什么靈氣蘊含。

魏元生也并不失望,眼睛一轉,手上還接著茶呢,嘴上已經開口說道。

“計先生,我們魏家有好幾處茶園,有許多好茶,過陣子讓人給您送一些來吧?還有我們魏家的糕點師傅,您是知道他們手藝的,也讓人派遣兩個到寧安縣來,專門給您做東西吃,不住居安小閣,給他們在縣城買個宅子住著。”

這話魏元生說得笑嘻嘻,很有種玩笑的感覺,但如果計緣點頭,絕對就是立馬會實施的事情。

計緣收起茶壺,笑道。

“你這小子,是嫌棄我計某人這的茶水不好喝,點心不好吃啊!”

“那哪能啊,元生只是覺得寧安縣買不著最好的,雖然德勝府也夠嗆,但在我們魏家肯定有最好的那一批,是不是啊爹?”

魏無畏“咳咳”得咳了兩聲,露出笑臉對計緣歉意拱手道。

“計先生海涵,小孩子不會說話!”

“哈哈哈,你這魏家家主心思比鬼還精,嘴上道著歉,心里頭卻看透了我并不生氣,也罷也罷,臨近新年你們初次登門,我就給你們嘗點好東西。”

計緣心情不錯,笑著回了廚房。

等計緣一走,魏無畏立刻給了魏元生一個腦瓜子,后者“哎呦”一聲,抓住裘風的手。

“師父,我爹打我!”

“該打,長輩門前不知分寸!”

裘風笑罵一句,但臉上也嬉笑著,這不是高興魏元生會耍滑頭,而是清楚認識到了自己這寶貝徒弟和計先生熟稔,可以毫無心理負擔的開這種玩笑。

裘風很清楚,至少別說是他和師兄陽明,就是居元子前輩都未必放得開,也未必敢放得開。

“師侄能說會道,魏先生教得不錯!”

陽明真人對著魏無畏說一句,后者只是笑笑。

“呵呵呵呵,小孩子活潑啊,我玉懷山朝氣蓬勃……”

居元子也撫須贊嘆,還想張嘴又突然神經質的抬頭看向樹冠,剛剛他似乎感覺到上頭也有一陣淅索之響,好像是一些細碎的呼吸,又好似聲音極低也很短促的嘈雜笑聲。

“居真人,您在看什么?”

陽明詢問一句,也抬頭細細看樹冠,隨后還真發現特別之處,他見到枝葉某處隱隱有淡淡光輝,再細瞧能看出一抹赤紅。

火棗!

明陽心頭升起明悟,傳言計先生的居安小閣內,棗樹早已成了氣候,不光蘊生靈慧,還是一顆難得的靈根之木。

所謂靈根之木是指那種真正能結出靈果的草木。

這并非是什么草木都能行的,就算一顆橘子樹成精了,未必它就是靈根之木,結的橘子靈氣肯定是有一些的,但和靈果差距可能十萬八千里不止。

靈根之木的靈果都各有神妙之處,成就需要靈木本身天賦和概率很小的契機,這契機并非是多大靈氣多強法力的影響,有可能原因很小也可能很大,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影響,很可能一人在樹下撫琴彈奏一曲就是這契機,也可能天雷劈落災劫過后才成就。999小說m.999xs

“居真人可是在看那火棗?”

居元子低頭,見左右眾人因為自己的關系都抬頭看向樹冠,便搖搖頭道。

“火棗之名早有耳聞,今日一見也確實不凡,你們修為淺些可能不覺得如何,其實這居安小閣絕不簡單。”

居元子看向廚房方向,低聲道。

“我等身處棗樹之下,靈氣之濃郁幾乎不輸于我玉懷圣境,更是木火相生之像,淬洗身魂哺育靈性,這棗樹居功至偉。”

“啊?靈氣?”

尚依依疑惑一句,實際上不光是她,魏元生和魏無畏也是疑惑表情,就連裘風和陽明都皺眉。

“呵呵,所以我說小閣不簡單,計先生的居所豈是隨便能讓你看出端倪的?外頭那塊匾額神光內斂,所罩之處天地虛實二分,你們感受到的只是其一爾!”

居元子無須一笑,隨后視線再次移向頭頂。

莫非我剛剛感受到的是……那些火棗?

這念頭一出,居元子的自己都嚇了一跳,靈果靈果若是靈到這等地步,也太過驚人了吧!

但念頭升起,卻越想越有可能,畢竟之前的感受比較細碎繁雜,只論一棵神異棗樹來說就稍顯牽強了,若是九九之數的火棗那差不多了……

“諸位久等了。”

計緣的聲音打斷了眾人的思緒,他已經從廚房出來了,手上還拿著一個帶著蓋子的小小的陶罐。

“大家把手上的茶水都喝了,再嘗嘗這個!”

計緣這么說了一句,打開茶壺的蓋子再他開陶罐,用一個小勺子挖了兩勺東西往撒入茶壺。

眾人看得真切,分明是一粒粒細小晶瑩的東西,隱約還有一絲絲特殊的甜香味傳來。

“先生,這是什么?”

魏元生疑惑著問道,他也感覺出這東西像糖,但絕對不一般。

計緣也不舍得多放,只是兩小勺之后立刻蓋上了陶罐的蓋子,看看頭頂棗樹樹冠道。

“我這院中棗樹并非年年開花,當初棗花盛開之時,引來群蜂采粉釀蜜,而此物乃是那火棗蜜晶,似乎有些獨特神異之處。”

計緣拿起只剩半壺茶的茶壺晃動了一下,將里頭的糖分搖勻。

“來,再嘗嘗這茶水。”

說著再次為眾人倒上茶,倒完之后茶壺也正好見底了。

這一杯茶倒上,在茶壺里的時候還不覺得怎樣,但一倒入杯中,一股濃郁的香味就飄散開來,讓定力差的人忍不住咽口水。

魏元生等自己的杯子倒上新茶之后,就忍不住咕嚕咕嚕喝了兩大口,只覺得香甜味在口中迸發,卻絲毫不膩味,更是有一股溫潤的火力在口腔中流轉之后直接滲入身體,讓身體暖洋洋的。

“多謝先生款待啊,我等此番前來,除了提前給先生拜個年,也是求證一下先生之后去我玉懷山之事,也好做個準備。”

陽明真人也道。

“不錯,先生初防我玉懷山,我等不敢怠慢,特提前來拜訪。”

計緣自己喝了一口茶,品了品味道覺得甚是清甜,滿意之余才回道。

“呵呵,不用刻意準備什么,我又不是去搶你們的山岳敕封符咒,就是和你們商量商量去恒洲之事而已,你們特地來一趟若是說開了,我還想不去玉懷山了呢。”

居元子明顯一愣。

“呃……呵呵,計先生說笑了。”

“對對對,先生莫要說笑,玉懷山可是很歡迎先生來訪的。”

裘風稍有些急,計先生怎么能不去呢,還是魏元生最敢說,喝干了茶之后,拒絕了自己老爹打算讓給他的茶水,插嘴道。

“計先生您可不能說話不算話,整個玉懷山都知道您要去,要是我們來過之后您不去了,可不就得怪我們嘛,那我們多冤枉啊!”

尚依依也在邊上輕輕“嗯”了一聲。

“哈哈哈,開個玩笑而已,開個玩笑……”

計緣笑一句后也認真看向居元子。

“玉懷山什么時候動身?帶我一程?”

“先生要去,我玉懷山自然不敢怠慢了,請放心,屆時會登門請先生共去的。”

說到這,居元子猶豫一下,還是把一段隱情說了出來。

“其實我玉懷山已經有兩個甲子沒去仙游大會了,當然,我玉懷山再不爭氣,請柬次次都是有的,但當年紫玉師弟在仙游大會論道之刻鬧出點風波,所以我們就兩次沒去,這次先生邀請,倒也正巧是我們打算重去的時機,也是緣法啊!”

計緣看著居元子笑得真誠,心中不由有一句我信了你的邪!,感情原本玉懷山很可能這次都不打算去的。

“這紫玉真人何許人也,還在玉懷山?他鬧出的事情不少啊!”

計緣不由這么問了一句,還記得當初老龍化龍的時候,這人似乎也在后面出現過,鬧得老龍記恨上了玉懷山……

“呵呵,自當初龍君打上玉懷山之后,紫玉師弟就沒回過玉懷山了。”

計緣笑笑。

“倒是真是個多事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5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