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97章 連天都想奪走

第397章 連天都想奪走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97章 連天都想奪走

這兩只小貂毫不在意的在齊文面前出現,并且將后背露給齊文而主要注意著水缸內,說明已經和云山觀的人相互熟悉了。

云山中的溪流里也有魚,但那里的魚最大的也只有手掌那么長,而且還很細,兩只小貂對于那些魚來說就是“巨獸”了。

可如今水缸中的,三條魚腦袋大得不像話,簡直像是水中的大怪物一樣,兩只小貂看得也是愣愣的,隱約想起當初在道觀外也叼走過半條很大的魚。

“小心點,別掉進去了,不然誰吃誰還不一定呢!”

青松道人對著對著兩只小貂囑咐一句,就又趕緊出了廚房,畢竟客人還在外頭。

看到齊宣和齊文先后出來,計緣張望一下廚房水缸方向的小貂,面帶笑意的問一句。

“和這兩只小家伙熟稔了?”

秦子舟撫須道。

“不錯,兩只小貂本就已經開了靈智,也有向道之心,我和它們說明之后,自然是沒費什么功夫就讓它們入了云山觀修行,等煉化橫骨之后就可算是云山觀弟子了。”

老龍看看這兩只小貂,知道它們修行的契機還是當年他和計緣在云山觀中的一場簡單的論道交談。

“它們倒是好運氣啊,豈知天下修行之輩,有幾個的造化比得上這兩只灰貂,若還無向道之心,真就是該天打雷劈了!”

老龍言語意有所指,齊宣和齊文只道是仙道難得,秦子舟能明白一些但不算透徹,也只有計緣只道老龍意思是什么。

“呃對了,計先生、尹先生、秦公,這魚你們打算怎么吃?”

計緣早在大梁寺就犯了饞嘴病了,這會聽到青松道人的問題,不由就想到了他當初做得魚頭,配合山中物料帶著一種咸鮮的辛辣感。

“那自然是道長的秘制魚頭做法咯,計某可是特地讓通天江夜叉在江中找尋的這三尾大魚,腰斬既是魚頭,精華全都在里頭呢!”

如今齊宣和齊文已經步入修行,一些神怪之事在他們面前也不用太忌諱了。

“啪”

青松道人一拍手,一聽是自己的拿手做法就放心了,他還真怕要求做什么名酒樓的菜肴,便朗聲道。

“計先生放心,料子廚房很足,保管讓幾位吃得吐舌冒汗卻依然停不下來!”

“哈哈哈,好好好,道長快去準備吧!”

青松道人連連點頭,對著齊文叫一聲。

“齊文,殺魚!”

“好嘞!”

計緣和老龍等人也不需要齊文和齊宣特別招待,自己就在觀中拖出一些凳子和一張小桌板。

桌上的茶葉是兩個道人山中自采自曬自炒的,水是山泉剛剛燒開的,不過沒有什么干果糕點。

“早知道從通天江水府順一些茶點過來了,咱們怎么說也是有點道行的修行人,竟是連顆瓜子也無!”

計緣哀嘆一聲,老龍也是被他這模樣逗樂了。

“誰讓你這么急著過來?”

秦子舟提起茶盞輕輕吹吹上面的茶沫和熱氣,喝了口熱茶道。

“咱云山觀也不是什么香火鼎盛的地方,一年到頭沒幾個人上來拜,就是誰好奇來過一回,看到觀中無神像無大鼎,無愿池無銅鐘,只敬天地星斗,你讓他求子求財求姻緣?算了吧,下次估計也不會來了,所以那些個精致糕點與本觀無緣!”

計緣想了想,突然笑了笑。

“嘿,計某還有變!”

說著,從從袖中取出一包干葉包著的東西,然后小心的一點點解開,露出里面一粒粒干癟紅紫色物體。

“枸杞?”

秦子舟前生行醫近百載,當然一眼就認出這是什么,在老龍還納悶的時候就說了出來。

“不錯,秦公眼睛刁,正是一把上好的野枸杞干!”

計緣拿起一粒放在嘴里咀嚼,滋味甜甜的帶著微酸,隨后伸手一引。

“兩位請用!”

這還是當初陸山君送的,沒想到這會充當茶點了。

所謂閑情逸致,講求的就是一種心態,已經和誰在一起了,即便是老龍,在這種氛圍下,對于一杯粗茶一把枸杞,也是覺得意味十足。

三人品茶聊天,講的還是云山觀的事情,這次多了老龍,上回計緣和秦子舟講過的也順帶提了提,最后才到了關鍵的地方,講道了云山觀修行根本之法已經成了大半。

“這么說,計先生的《天地妙法》已經有眉目了?”

計緣點點頭,取出卷軸,展開一絲放在桌上,剛好能看到“天地化生”四個字。

“經歷了一點波瀾,但前半部的《天地化生》已成。”

“這可不是一點點波折,此書為天所妒,非同小可。”

老龍忍不住說了一句,同時伸手指了指天,秦子舟肅穆點頭,然后道。

“這樣的話,此法也不能輕傳,即便將來云山觀修士多了一些,哪怕數量再少,畢竟總可能有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時候!”

“呵呵,理是這么個理,但事未必是這么個事,秦公你自己洗洗閱覽一遍此書就知道了!”

老龍也搖頭撫須,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覺得也難怪計緣有時候喜歡裝深沉,這種感覺確實不錯。

秦子舟不疑有他,從桌上取過卷軸展開閱覽。

此刻老龍以旁觀者的角度看秦子舟,頓時又發現不同,見他閱覽書卷,居然能有淡淡光霧彌漫周圍,這在他自己看卷軸時或許因為太入神,并沒注意到。

良久,秦子舟才長出一口氣點點頭。

“果然,計先生所作妙法,考慮得就是周全!”

云山觀廚房那邊,已經有一陣陣入鍋聲和滾油聲傳來,一陣陣帶著辛香的菜味也逐漸傳開。

“這青松道長的秘制魚頭的佐料和做法,也得傳下來,同樣是云山觀一寶!”

“對對對,同樣是云山觀一寶!”

“哈哈哈哈哈……”

三人同時大笑起來,就是之前獨自在家的老龍,此刻心情都極為舒暢。

道觀廚房中,青松道人聽著外邊爽朗的笑聲,也是面露開心。

“師父,計先生他們好像挺高興的啊,笑什么呢?”

“反正肯定是好事,對了,火燒旺點,這魚頭太大,火力不足可別弄出個半生的來!”

“師父您放心吧!”

齊文一邊保證,一邊講手中柴枝折斷,很有層次的放入灶內,順便將一只湊得太近的小貂拎起來丟遠一些。

“別往爐灶里瞧,小心把你毛都燒焦咯!”

“吱吱……”

這只灰貂有些不服氣的叫喚兩聲,隨后跑出了廚房竄出了道觀大門。

傍晚,云山觀院中,一張八人大桌被抬了出來,桌上放了除了一些云山觀自己種的素菜,當然少不了那口大鍋。

因為魚頭三個魚頭太大,加起來得有幾十斤,這次就連這口能做十幾個人飯吃的大鍋裝起來都有些勉強,青松道人能將之烹飪好也確實算本事了,體力和精力都消耗不少。

鍋中四溢的香氣飄滿云山觀,桌邊三面坐著計緣、應宏和秦子舟,剩下的一面則是青松道人和清淵道人并排坐著,而兩只小灰貂則在稍遠處,用兩只盤子裝著新鮮的去鱗魚肉。

因為這大鐵鍋中有一整鍋蓮肉帶湯的魚頭,所以保溫能力也是極強,幾人都吃得歡快,白玉千斗壺中的美酒也被計緣拿來大家一起享用,甚至兩只小貂都給倒了一小杯,只不過喝完之后兩個小家伙直接就躺到了。

這一幕讓青松道人看得不由想到了當初,計先生不由分說把他給灌醉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一整鍋魚頭被幾人吃去大半,齊宣和齊文早已經吃得只有揉肚子的分了,而計緣三人還在不斷下筷,時不時還會用湯勺舀一碗湯喝了。

看著齊宣和齊文都只能干看著,計緣也笑著說。

“這就是修仙的另一個好處了,不至于美食當前吃一點就飽了,哈哈!”

等到真正掃干凈桌上菜,也多喝了幾杯酒之后,計緣才又一次從袖中拿出了《天地化生》,朝著青松道人遞過去。

“青松道長,此乃計某推衍出的《天地化生》,是《天地妙法》上半部,此法奧妙非常,望云山觀珍重此法,尋找傳人也許慎重,當然也不用太拘謹,符合云山觀原本的道家之意便可。”

青松道人挺直了身子,忍著肚子漲,鄭重的雙手接過卷軸,一副想打開又不敢立刻打開的樣子。

“想看就看吧,此物日后就是云山觀修行根本了,不用這么客氣。”

計緣看穿他的想法,這么說了一句。

“哎!”

齊宣應了一聲后,迫不及待的展開,齊文也湊過來一起瞧,只是兩人這一看,就和定格了一樣,眼神被吸入卷軸中,身形都有些朦朧恍惚。

“呦,看不出來這兩個道人的天資還有點門道!”

老龍忍不住略帶驚異的說了一句,秦子舟則撫須笑道。

“計先生專門以契合道門存想之法為依所作,若是這二人還沒這點悟性,可就真白費了計先生苦心了!”

“嗯!”

老龍也點點頭,算是認可了這種說法。

所幸這一次兩個道人并沒有因為觀法而一坐幾天,等清醒過來的時候只是過去了一刻鐘,但那種恍惚又驚異的神色,充分說明了在這過程中受到的沖擊。

齊文回神之后不由問了一句。

“計先生,所有修仙妙法都這么神奇么?咱這部《天地化生》在一眾仙門修行法門中算厲害的吧?”

“這個嘛……別家的……”

計緣有些不太好回答,雖然他對自己的《天地妙法》很自信,但也沒見過幾個別家的,總不能只以《玉懷小練》對比吧。

“哼哼……”

老龍哼笑了一聲,瞇起眼看著齊宣手中的卷軸。

“計先生不好自夸,我來告訴你們,這么說吧,此法初成之時,連天都想奪走!”

毫無夸張,形容恰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