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95章 要回酒債

第395章 要回酒債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95章 要回酒債

像陸千言這樣的女人,心直口快的性格其實計緣并不討厭,可他不討厭甚至很喜歡的人多了去了,教人仙法和與人為友都有很大的不同,絕不是隨隨便便的事情。

陸千言這么問,別說是計緣這,就是任何一個有道仙修面前都只能得到同一種答案,或許別人會留一些余地,但計緣不會,這種性格的人還是一樣直來直往的好。

至于無道之輩,有能耐的基本也看不上女官,只會些粗淺手段在市井以法師自居的那種,則無法令女官驚艷,真打起來大概率還不是女官這種一流武林高手的對手。

聽到計緣開口就直截了當的拒絕,女官當然也失落了一下,不過她算是早有被拒絕心理準備,求仙哪有這么容易的,只是沒想計先生連什么要求都不說,直接說自己不收徒。

以女官的性子不可能死皮賴臉求個不停,她討厭別人矯情更不習慣自己矯情,所以只是捏了一下拳便不再多說,可如今得見世間有真正仙神,心中升起的火是沒那么容易滅了。

到此刻慧同和尚才上前一步。

“善哉大明王佛,計先生于我大梁寺有大恩,更是與尊者以友相稱,大梁寺還未好好招待先生,吃頓齋飯再走可好?”

計緣看著慧同和尚這一副高僧深沉的模樣,卻總是會想到當年初見嚇他一跳的時候,以及前段時間吐槽訴苦的模樣,于是促狹一句。

“齋飯計某這段時間也吃夠了,我想吃肉了啊!”

在慧同明顯呆了一下的時候,計緣才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諸位大師勿怪,玩笑罷了,計某去也!”

笑聲中,計緣輕輕一躍,于十幾丈高處卷起清風,瞬間飛上天空,身形卻在其后好似逐漸化入風中,很快就消失淡化了。

“善哉,計先生真逍遙仙也!”

慧同和尚面帶笑容,朝著計緣離去的方向以佛禮作拜一下,而周圍包括大梁寺方丈在內的大梁寺僧人,也行同樣的佛禮。

其實計緣還真沒開玩笑,大梁寺的素菜雖然挺好吃,但突然說到想吃點葷的,這念頭就越來越重。

很多人也會遇上這種情況,本來吃什么都無所謂,但突然想到了某個美食,就心心念念想不停了。

而且計緣身上的天劫之傷也不能忽視,雖然慢慢以靈氣和法力澆灌,隨著修煉也能緩緩恢復,但此種傷勢畢竟不是尋常之傷,還是得謹慎對待一些。

如今在計緣的念想中,最理想的就是去一趟通天江,老龍還欠著他不少龍涎香,多少應該會有些效果。

兩日后,大貞通天江畔的清晨正起著薄霧,計緣的身形不是從天上飛落,而是好似從霧氣中走出一樣,就這么以霧凝形的出現在了江邊。

這一處江段正是通天江水府的入口附近,此刻江面上還有幾艘大船在行駛,因為薄霧的關系顯得非常緩慢。

計緣掃了江面一眼,邊一步步踏入了水中。

入水沒多久計緣就知道老龍一準在家,附近水域的底部水流有一種極其輕微的頓挫感,間隔時間很長,不仔細體會也無法感覺到,其實這就是老龍在龍潭的呼吸引起的。

一到水府外,巡視的夜叉就發現了計緣,除了其中一個趕緊游入水府深處,其他的都在水府禁制入口站定等候,長發在水中游入浮動的飄帶。

等計緣到了近處,所有夜叉都握著兵器抱拳行禮。

“見過計先生!”

計緣淺淺回禮,腳踏水波走近幾步,看看水府內部詢問一句。

“你們龍君在吧?”

一名夜叉統領趕緊回答。

“龍君在龍潭休憩,已有夜叉前去告知先生到來的消息,計先生還請隨我入內休息等候!”

“好!”

計緣剛要踏入水府,突然想到了什么,湊近邊上一個氣息熟悉的夜叉低聲吩咐了一句,后者則連連點頭。

隨后計緣才進入了水府,在夜叉統領的引領之下,很快就在水府內殿中坐下,邊上案幾上頭還擺上了各種吃食,不乏大貞京都內有名的一些糕點。

計緣吃了幾塊包裹著氣泡的綠豆糕,隨口對著在一邊陪侍的夜叉問了一聲。

“應殿下和江神娘娘不在?”

若是這兩個在,這會早就出來見他了。

“回計先生的話,江神娘娘和應殿下……”

“哼,他們兩去了月秀島!”

夜叉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老龍的聲音就從后殿傳來,隨后其人排開水波緩緩踏步滑行至計緣近處,在接近的過程中已經拱手行禮。

“計先生,挺久不見!”

計緣放下手中的綠豆糕,站起來笑著回禮。

“應老先生好,一個人悠閑啊。”

老龍低哼了一聲,引了引手。

“計先生請坐!”

計緣當然知道月秀島是什么地方,就是龍女和龍子在東海上為龍母尋的一處安身所,看老龍似乎不想多提這方面,計緣就也不多提,坐下之后直接開門見山。

“應老先生,當年你我一場賭約可還作數啊?計某來要債了!”

“早準備好了!”

老龍也十分痛快,手一揮就在桌上變出兩個酒壺來,一個是白玉晶瑩的細嘴酒壺,一個是翡翠色澤的翠綠酒壺。

“給,兩個千斗壺,算是兩件寶貝了,白的那個是豐兒給你準備的,他怕你來的時候他不在,就放我這了,里頭是靈氣浸潤仙草為輔所釀造的好酒,約有二十斗,也算難得;至于翠綠的這個千斗壺,自然是龍涎香,差不多有三斗吧。”

計緣一聽面露喜色。

“三斗啊,不少了,不少了!”

所謂以斗計酒,差不多就是一斗四斤的量,三斗足足有十二斤,這可是龍涎香,計緣原本想著能有個三四小壺就差不多了。

老龍瞥了一眼難得喜笑顏開的計緣,淡淡說了句。

“計先生喜歡就好。”

“自然是喜歡的,那計某就笑納了!”

計緣抬了抬袖子,兩個千斗壺就自行飛入了他的袖中,隨后就站了起來。

“這點心也吃了,酒也拿了,那計某就告辭了!”

“啊?”

老龍愣了一下,立刻吹胡子瞪眼得站起來。

“好你個計緣!你還真的只是來要債的?拿了酒就走,這么匆忙,手談一局的時間都無?”

計緣面對老龍這種好友,哪怕對方是真龍,哪怕此刻對方看起來像是動怒,也已經毫無心理負擔,聽著這話還故意笑著攤攤手。

“不然呢?應老先生一直苦著張臉,我看也是不歡迎計某,還不如讓你自己個兒在這涼快著呢!”

老龍情緒緩和下來,搖了搖頭背手推了兩推。

“算了算了,隨你吧。”

“那行,既然隨我,那應老先生就同我一起走一趟吧,當初你我一同將秦子舟送至云山觀,如今那里將起大變化,也該領著你一起去瞧瞧。”

計緣也站起來,整了整衣冠邀請老龍,畢竟也看得出來對方悶在這心情算不上好。

“呵呵,就知道你還有話說,我也正悶得慌,走吧!”

老龍這才露出笑容,對著周圍夜叉吩咐幾句之后,就隨著計緣一起出了水府,剛走出水府禁制,在一眾夜叉行禮過后,其中一名越眾而出,手中還牽著一根細細的水藻。

“計先生,您要的魚!”

老龍瞅了瞅那夜叉的身后,原來這水藻穿從大魚的魚鰓進入又從口中穿出,這么穿了三條起碼二三十斤重的大鳙魚。

“不錯不錯!”

見到這幾條魚,計緣心情就更好了一分,還記得當年在江面垂釣,也是這個夜叉掛的魚。

“嘿嘿,先生吩咐哪敢不用心,我游遍附近水域,專門找了這幾條合適的魚,尤其是按照您的要求,找了的都是腦袋大的,就這三條,一半分量都在魚頭上。”

夜叉淺淺的提了一嘴過程,以示自己的努力。

計緣看看老龍,指著這名夜叉道。

“瞧瞧,什么叫得力手下,這就是!”

說著,計緣從夜叉一臉受寵若驚的夜叉手中接過水藻繩子,袖口一甩就連著一片江水一起收入了袖中。

計緣的話也讓老龍多看了這名夜叉兩眼,還沖其微微點頭,隨后才和計緣一起游江而去,很快消失在夜叉們的視線中。

而在計緣和老龍走后,周圍夜叉甚至是夜叉統領都靠過來恭喜這位同僚,被龍君和計先生同時記住,這位同僚將來前途光明。

踏云飛向并州之時,計緣就已經在中途取出翠綠之色的千斗壺,倒了一些龍涎香喝了,并且刻意控制身體不煉化酒中的特殊靈氣,任由酒力在身中流竄,并且自發匯聚到了左臂左手位置。

一股清涼的感覺升起,稍稍壓制了那種時時刻刻都存在的痛楚感,也讓計緣微微松口氣,龍涎香果然還是有些效果的。

倒是邊上的老龍還以為計緣的好酒程度又上升了一個臺階,已經到了在天上趕路也急不可耐的要倒酒嘗嘗了。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