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83章 俊和尚的消息

第383章 俊和尚的消息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83章 俊和尚的消息

“廟祝無需如此,計某自己來就好了。”

計緣倒也不是想拒絕廟祝的好意,他是怕廟祝會殷勤過頭,甚至給自己夾菜都有可能,而計緣非常不喜歡別人一個勁給自己夾菜,哪怕是處于好意,上輩子這輩子都是如此。

廟祝也是個人精,把握好尺度見好就收,絕對不惹人反感,擺上筷子后連忙回應。

“計先生乃是遠客,我這是地主之誼,地主之誼,對了,人都到齊了,劉員外,劉夫人,我們可以開飯了吧?”

“趙師傅你才是廟祝,你說了算。”

劉員外隨和的應了一聲,廟祝見計緣也沒意見,便當仁不讓的宣布一聲。

“大家吃飯,吃飯!”

所有人這才紛紛拿起碗筷,開始夾菜吃飯。

“來,夫人吃一塊長壽糕。”

劉員外拖著碗,給自己夫人夾菜,邊上的人也動筷吃飯。

今天的桌上菜肴豐盛,劉員外不但是帶著大魚大肉過來的,甚至連廚子也帶了,土地廟的廟工雖然會做飯但手藝畢竟有限,而劉員外帶來的廚子就不同了,一盤盤菜做的色香味俱全。

桌上的菜中有一些菜品顯然是這墨源縣或者廷梁國的特色菜,計緣以前從未見過,本就心情不錯,下筷品嘗起這些特色美食來,心情也變得更好。

廟祝雖然在吃飯,但眼神的余光一直在留意計緣,見他吃飯的時候帶著笑意,心中算是松了口氣,之前就怕菜肴不和胃口。

“老爺,給您滿上。”

一邊劉家的下人站起來,提著酒壺給劉員外倒滿酒,然后又給劉夫人也倒上一些,隨后再給自己和旁人倒過去,到了廟祝這的時候,擺擺手。

“多謝多謝,我自己來,自己來!”

廟祝取過酒壺,并未給自己倒酒,而是看向正品著菜的計緣。

“計先生喝酒嗎?這是我們墨源縣的名酒,外人只知道源墨大名,卻不知道這墨源香酒,味道絕對不差的。”

計緣乃是好酒之人,怎么可能不喝,便也笑著點頭,廟祝提著酒壺給計緣倒滿,隨后才給自己倒上。

提杯一品,計緣就喝出這墨源香的里頭的門道了,這種酒屬于度數略高,初品覺得一般,但實則回味很好的酒,需要喝得很慢,細品出味道之后再下咽。

劉員外一看便知計緣若非以前喝過墨源香,就是十分懂酒的人,否則初次喝墨源香的外鄉人喝不出這種味道。

他也觀察計緣挺久了,一身素白長袍并無什么花紋和配飾,但風度氣質不凡,頭頂的玉簪也不是尋常能找見的東西,應該是個有來頭的。

“不知這位先生是何方人士,以前可是喝過墨源香?”

劉員外首次主動和計緣說話。

常人餐桌上聊天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計緣放下酒杯回應道。

“計某是大貞人士,以前并未喝過墨源香,只不過喝得酒不算少了,比常人略微多懂一些。”

“噢!原來是大貞朝來的雅士!”

在場的人包括劉員外和廟祝在內,都驚了一下,大貞距離墨源縣可不近,對于常人而言簡直就是遠在天邊,加上祖越國同大貞關系極差,偶爾有個大貞商隊來墨源縣都是極為稀罕的,大貞那邊的源墨也大多是廷梁國商人拉過去賣,或者從祖越國二道商販那邊走私。

“那你此番來墨源縣所為何事啊,方便說一說么?”

“咳咳,那個,劉員外,計先生是與我土地廟關系密切的一位大人之友,是本廟的貴客,可能另有要事,咱還是別多問了。”

劉員外一位計緣是走私途徑繞過祖越來的,也不敢多問。

“噢噢,是是,趙師傅所言極是,我們還是聊點別的,對了,聽去過大貞的商人說大貞如今國力昌盛,想必國富民強吧?”

計緣笑笑。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大貞確實還行,不過廷梁國也不差啊。”

“哎,計先生此言差矣,我墨源縣自然是不差的,但廷梁國其他地方就未必了,吃不飽穿不暖的不在少數。”

“嗯。”

計緣收起笑容點了點頭,確實言之有理。

“對了,計某正好也有問題想請教劉員外和廟祝,不知二位可曾聽過大梁寺?”

雖然從棋子的感應上來說當初的慧同和尚一切都好,如今也知道廷梁國算是安穩,天寶國雖然不清楚具體的,可至少并非真的魑魅魍魎橫行,且當初殺害墨蛟的兇手也已經另有眉目。

但既然到了廷梁國地頭,計緣也就順便問兩句。

“計先生也知道大梁寺?這大梁寺的名頭劉某當然聽過,是我國北方有名的佛門大寺院,據說高僧輩出,也靈驗得很,而且還有一樁趣事,這些年也傳得很是有模有樣不知真假。”

一聽到劉員外這話,劉夫人就掩嘴笑了起來,就免廟祝也露出笑容。

“劉員外指的可是那戀僧之事?”

“呵呵呵呵……還能有什么,自然是那件事咯。”

看到這幾位的笑容,以及周圍人臉上普遍的笑意,計緣莫名的就聯想到了什么,進而在腦海中出現了一張俊俏的臉,嗯,這臉頭上頂著個光頭。

‘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戀僧又是何事?”

計緣故意裝作什么也不清楚的樣子,疑惑的詢問一句。

廟祝看了看劉員外,見對方有想開口的意思,就果斷閉嘴,果然,劉員外喝了一口酒,帶著笑意說道。

“先生有所不知,這大梁寺有位高僧,法號慧同,明明年紀不小了,但卻依然面貌年輕且俊秀至極,船上袈裟更是光彩照人,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女香客,更不乏富戶商賈王公貴族等女眷為之傾心,甚至還有荒唐的王爺親自去大梁寺詢問過慧同大師,問其能否還俗……”

可以,果然是他!

計緣很想保持嚴肅,但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呵呵呵呵,這可真是有趣了,那慧同大師可曾答應?”

“哈哈哈哈,自然不曾答應,但架不住還是一直有人惦記著,有陣子大梁寺香火極為鼎盛,但盛得有些不正常,女眷異常多!”

廟祝也笑著在邊上補充道。

“所以后來,估計也是慧同大師有些怕了,干脆就不久居大梁寺了,常常出去云游,一走就是一年兩年乃至好幾年這么久,別的僧人說云游修佛我信,慧同大師這應該是躲女人去的!可惜走得再久,一回來還是前功盡棄,前些年他回大梁寺,差點被長公主綁了去,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對對對,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

廟廚里笑成一片,其中就有計緣一個,看來慧同和尚過得還挺滋潤的,嗯,至少挺精彩的。

而《劍意帖》雖然處于袖中,但考慮到有一百多個性子活躍的小家伙在,計緣刻意沒有隔絕外界視聽感知,只單方面禁了聲音透出,所以這會《劍意帖》中樂得更熱鬧。

這么笑過之后,餐桌上氣氛明顯融洽了不少,敬酒倒酒得也平凡起來,在劉員外等人的詢問下,計緣也講了許多趣事,不限于大貞,而是這些年來走過經歷過的事。

一些神怪之事也講,不過前頭多冠以一個聽說或者傳言的名頭,但卻講的極為細致,讓聽者都猶如身臨其境,偏偏這計先生口氣一直都很平靜,簡直比一些說書先生還玄乎,很多人幾次忘了動筷子,心跳都撲通撲通的。

“哎呦,這,這魚糜丸子怎么一點味道都沒有,也沒有任何彈性?”

劉員外忽然叫了一聲,又用勺子取了另一顆魚丸,發現那一顆有味道。

廟祝趕緊夸張得叫起來。

“恭喜恭喜啊劉員外,您這是吃到了土地爺嘗過的魚丸,要有福報了!”

說這話的時候,廟祝還心虛地看了看計緣,生怕對方拆穿自己,畢竟他編得這套也好些年了,見計緣沒動靜才略松一口氣。

“噢噢噢,對對對,早就聽說土地爺吃過的東西會沒有原材本味,那!”

劉員外一咬牙,趕緊把那半顆丸子再次放到嘴里,咀嚼兩下給吞了下去。

計緣只能在一旁裝作沒看見,這確實是土地吃過,但若說招福進財那就想多了,沒什么營養倒是真的,吃多了還填胃。

一頓飯算是賓主盡歡,就連計緣都沒想過會這么盡興,等回到房間的時候,土地公就趕緊現身出來了,手中還捧著一個大盒子。

“計先生,我先給您備好了一盒上品松煙墨,一共有一百六十三塊標準墨錠,您放心,這還不是全部,小神會幫您弄齊墨源縣的上等好墨,這些您先收著!”

計緣拱手致謝。

“有勞土地公了。”

“哎哎,您喜歡就好,小神先告退了!”

土地公也不多打攪,直接又遁入地面離開了。

計緣沒說什么一百多塊已經夠了的話,不是他不知足,而是那枚法錢,絕對值得上更多的好墨。

走到盒邊拿起一塊松煙墨,有紋路有金絲,還有一股淡淡的獨特墨香飄蕩,確實比之前那些小字吃的還要好一些。

取出《劍意帖》攤在桌上,看著上頭頗有些安奈不住的小字們,計緣安撫了一句。

“別急,你們那種吃法,太過暴殄天物,吃多了也撐,更不算最利于你們修行!”

計緣一下將一盒墨都收入袖中,只留下了一條墨錠,又取出硯臺筆架和狼毫。

“一個個都安生點,我來幫你們上墨。”

看這架勢,所有小字都明白,這是大老爺要用狼毫筆沾墨刷給他們,一個個都激動得不行,整張《劍意帖》都在桌上不停擺動,好似有風在吹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