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69章 你們管這叫老虎?

第369章 你們管這叫老虎?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69章 你們管這叫老虎?

牛霸天自然不是蠻不講理的存在,但這些年也從燕飛口中聽過不止一次當初牛奎山的事情。

老牛屬于那種粗中有細的人物,曾經反復分析過牛奎山虎妖的個性狀況,雖然那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但對于成了氣候的妖怪而言二十年并不算多久,鐵定也改變不了多少。

從燕飛的口中,老牛站在一個妖怪的立場,以一個沒怎么接觸過正統修行界的野妖的狀況出發,思考得出幾個關于陸山君的結論。

其一:這陸山君對于九少俠而言,不論實力還是心態都處于凌駕地位,九人幾無可能反抗這種層次的妖怪,化形后就更不可能了,而且對于九人的生命在意程度不高。

其二:可以說虎妖心思細密,但一定程度上也能算欺軟怕硬,畢竟當初計先生在廟里才能讓那虎妖改了念頭,若是計先生不在,九人早就死八百回了,什么慧根靈性的都得靠邊站,說白了還是計先生拳頭大,否則那虎妖能服軟?

其三:對于諾言極為看重,也可能是很怕或者很尊重計先生,更大可能是三者皆有,加上很多妖怪的性格簡單,陸山君基本屬于言出必行的那一類,說不吃人就不吃人,同樣的,你沒按照約定做人,那說弄死你也絕對弄死你。

這三點都是老牛反復推敲所得,也想過初見時的應對,若是計緣知道這老牛心中所想,也會贊嘆一句,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此刻見到陸山君,老牛第一反應就是:‘氣勢上要先一步碾壓這老虎,讓他知道一個才化形沒多久的妖怪,該如何尊重前輩!’

如今的祖越國神道敗壞得厲害,即便是洛慶這樣的地方,陰司城隍勢力雖然不弱,但也只是保持中庸平衡。

那洛慶城隍早就知道有牛霸天這么一個妖怪在城外,但對方不顯山不露水,道行顯然極深,沒有為禍洛慶之地的情況下,保持了一個默契互不相擾,所以此刻牛霸天釋放妖氣也并無顧忌。

話雖如此,此時牛霸天的妖氣依然還是比較收斂的,但只是相對于形,而不是對于勢。

妖氣彌漫在牛霸天周身兩丈范圍,更是騰起三丈高,威勢凝縮煞氣騰騰,隱隱約約有一頭目生紅光的健牛在咆哮。

陸山君視線從燕飛身上挪開,看向牛霸天,老牛此刻稍稍抬起下巴,用眼皮下垂著的角度注視著陸山君,雙目深處有幽光妖焰騰起。

燕飛身邊能有這么一個絕對道行深厚的妖怪,也確實令陸山君有些意外,遂再次朝著牛霸天拱了拱手,和聲問道。

“請問閣下是誰?同燕飛又有什么關系?”

牛霸天心中暗笑,態度還不錯,肯服軟就好,面上的表情也稍稍緩和,哼了一聲回答。

“我叫牛霸天,耕牛的牛,稱霸天下的那個霸天,燕飛是我老牛的兄弟,雖是一個凡人武者,卻很合我老牛的胃口,嗯,是性格對味,不是好不好吃那意思,我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他若有事,我老牛自然不會不管!”

牛霸天講話一半還很貼心的解釋一句,生怕陸山君這才化形的山野妖怪不通語境,同時也把話挑明了,燕飛的事就是他老牛的事。

“哦,失敬失敬,燕飛倒是有個好兄弟啊!”

陸山君笑著回應一句,然后看看籬笆圍墻又看看里面。

“不知可否容陸某進來說話?”

“山君請便。”

燕飛淡淡說了一句,不得不承認,有牛霸天在身旁,燕飛底氣也是足了不少,至少并不是很怕。

陸山君剛要抬腳邁步,老牛就又開口了。

“慢著,我讓你進來了嗎?”

看著臉上浮現冷笑的牛霸天,陸山君眉頭皺起,又把腳收了回去,剛想開口說一句,老牛就又笑著開口了。

“你可以進來了。”

陸山君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脖子動了下,發出細微的骨骼“噼啪”聲。

“牛兄,是不是太過了……”

近距離之下,燕飛能以內力真氣壓縮聲線,傳入牛霸天耳中,后者低聲笑道。

“燕兄弟,不礙事,這種沒見過世面的野妖,就該壓一壓,這是我們的地頭,你瞧他,不挺乖巧的嘛!”

兩人低語的時候,陸山君已經克制住一瞬間的怒意走進了院子。

燕飛到底不是牛霸天,不敢太過分,順手將桌上的茶盞取了一個,倒上了一杯茶。

如今正是盛夏之末,茶水依舊不涼,反而顯得滾燙。

“山君請坐,請用茶。”

有牛霸天在一旁,加上燕飛這些年的鍛煉,說話也不卑不亢。

陸山君“嗯”了一聲,就在桌邊坐下,燕飛也陪同落座,就老牛氣勢騰騰的站在一邊看著陸山君。

“閣下不累么?”

看著這牛妖維持著這種令陸山君也有些壓抑的壓迫感,他忍不住諷刺了一句,不過老牛根本不理他,只是看著他而已。

“燕飛,你也應該知曉我為何是而來,祖越之地對飛劍客評風褒貶不一,而且在我看來,你身上戾氣不淺,也有怨氣纏繞,那么你行得是什么俠?”

不等燕飛回答,陸山君繼續道。

“聽說九年前你以比武為名約戰一位中原大俠,最后你取勝,而那大俠命喪你劍下?可有此事?”

燕飛閉起眼回憶一下,隨后嘆了口。

“確有此事,刀劍無眼,比武關頭也收不住手,不但是他,當初為了磨劍,我還約戰過的數位祖越江湖名宿,有好幾個落下重傷,死的也有。”

“哼,比武是武者雙方都認的事情,姓陸的你還能用這事來評判嗎?”

牛霸天又哼唧一句,隨后道。

“生死狀這種東西你懂不?不想比就別愛惜名譽,死了能怨誰,技不如人唄!我們妖怪吃幾個人都不以為意,凡人比武失手殺人,大驚小怪什……”

老牛突然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冷意襲來,還沒說完的話都給生生止住了。

陸山君面上浮現一種可怖的冷笑,視線也已經開始冰冷下來,這一切變化并非從燕飛承認比武殺人開始,而是從牛霸天一句“我們妖怪吃幾個人都不以為意”之后產生的。

牛霸天心中猛得一跳,不知為何感覺有些不大對頭。

“燕飛,當初您們九人我幾乎都已經拜訪,倒是沒想到你竟然與妖物稱兄道弟,呵呵呵呵呵呵……很好,很好!觀這牛妖行事,也不像是個好東西。”

陸山君茶水一口都沒喝,慢慢從位置上站起來,眼中浮現金珀之色,兇光彌漫之下掃過燕飛和牛霸天。

剛才陸山君就已經對這牛妖有些不爽了,不過粗鄙之人常有,粗鄙之妖也應當不少見,以陸山君的涵養,這點肚量還是有的。

可現在不同了,這煞氣濃重的牛妖,還是個隨便吃人的主,加上燕飛這所謂的飛劍客同樣戾煞纏繞,負面傳聞一下就占據了主導。

“怎么,想打架?姓陸的,你一個才化形的‘小妖怪’,能頂得上我一條胳膊的力氣么?”

牛霸天已經察覺到氣氛變了,但此刻更不能弱了氣勢,就和他上青樓一樣,該硬就得硬。

‘一個才化形的妖怪,就算是虎妖,多給他一百年修煉時間又如何,還能翻了天去不成?’

“打架?呵呵……不不不……”

陸山君皮笑肉不笑的搖了搖頭,但那種面色沒有讓老牛松口氣,反而有些緊張起來,這可不是服軟該有的樣子。

果然,陸山君下一句話就讓燕飛和牛霸天心中同時“咯噔”一下。

“陸某并不是想打架,只不過,想殺了你們而已!”

此話一出,陸山君身上殺氣驟燃,煙絮一般的黑光兇焰騰起,隨著身上衣衫的變色,開始彌漫,一股可怖的兇煞之氣擴散,金珀的視線死死盯著燕飛和牛霸天,令老牛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壓抑。

“燕兄弟,到我身后來,這虎妖不對勁!”

老牛只來得及說出這句話,陸山君身形已經在眼前模糊。

“嗷吼————”

猛烈的咆哮聲在牛霸天和燕飛耳邊炸裂,在短暫失聰的“嗡嗡……”聲中,牛霸天下意識雙臂一擋。

小莊園院石桌炸裂木凳掀飛,茶壺茶盞碎裂四散,院中更是掀起一陣裹挾著煙塵的狂風。

“哞……”

牛霸天遭受重擊吃痛之下,在身體被擊飛的一剎那,還不忘電光火石之間抓住燕飛的衣服,將他一起帶飛,否則燕飛站在原地必死。

老牛直接被打得撞碎身后一間房屋,犁著地倒滑出去十幾丈才停下來,看看最最厚實堅固的左臂上,一道道裂痕血肉猙獰,他心有余悸的略微喘氣。

剛剛若是反應慢了一拍,只怕這一爪就照著胸口了,這明顯是朝著心臟去的。

能不能破開自己胸口老皮和妖力的防御老牛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絕對不想試試。

“燕兄弟,一會斗法打起來,你能跑多遠跑多遠,老牛這次沒跟你開玩笑!”

莊園院內,陸山君舔了舔露出利爪的右手,隨后將手中的血甩掉,這微微一嘗,舌頭上的熾烈感讓他知曉,這牛妖道行比想象中的還高。

“嗷吼……”“哞吼……”

兩妖一聲嘶吼,身形在同一剎那消失在原地,隨后“轟”“砰”“轟”……聲勢巨大打斗伴隨著旋風和地面的撕裂一處處炸響。

揮劍斬開好處飛濺的石塊和碎木,身體更是被狂風吹得站立不穩,連身法都試不出來,只能一咬牙,聽從牛霸天的吩咐開始往遠處跑。

地面好似正在發生地震,莊園外圍的果木早已被毀,不是傾倒就是攔腰撕斷。

燕飛跑動中回頭望去,牛霸天此刻正抓著一顆粗壯的柿子樹連根拔起,輪棍子一般朝著陸山君打去。

“轟隆……”

地面狂震動。

“踏蹄崩裂”

“踏蹄崩裂,踏蹄崩裂,踏蹄崩裂,踏蹄崩裂……看你死不死!”

煙塵彌漫法光閃耀,蹄踏神通和掄樹橫掃交替攻擊。

最后一擊落下,陸山君嘴角溢血得倒飛出去,一路“轟隆隆”撞斷好幾棵樹,砸碎水渠邊的老水車之后砸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小老虎,你不是我對手,我妖軀法體都還沒運使出來,你也就現原形能拼一下,還是回去再修煉幾百年吧,哈哈哈哈哈哈……”

牛霸天身上妖氣煞氣彌漫,黃色光暈沖起十幾丈,抓著明明該早就斷裂的樹干狂笑不止。

只是下一刻,老牛的笑聲就已經弱了下來。

稍遠處,陸山君的妖氣和煞氣已經化為了虛無的火焰,渲染了半邊天空,在一陣陣“咯吱”聲中,一頭從未見過的恐怖巨獸正在一點點顯露出真身……

老牛一雙眼睛瞪得越來越大,最后簡直如同兩個銅鈴,稍有些僵硬的轉頭看看遠方同樣呆滯的燕飛。

“不是……兄,兄弟,你們大貞那邊……管這叫老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