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66章 蘭寧克的心酸

第366章 蘭寧克的心酸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66章 蘭寧克的心酸

自投羅網也是需要一個好計策的,陸山君可不會傻傻的讓蘭寧克直接去闖鬼門關,即便這鬼在陰差面前不堪一擊,但有惡鬼擅闖鬼門關,性質與從外頭抓回來一個惡鬼是完全不同的。

屆時會驚動好幾位陰司中相關的鬼神主官,還會就此事展開一定程度的調查商討,復雜性和花費的時間都會加深。

而若是蘭寧克裝作不慎被陰差遇上,然后被抓回去,那事情就簡單得多了。

按照程序直接帶到判官那里,斷個善惡之后就可以去罰惡司了,簡單粗暴的處以極刑,然后看死沒死,死了記載一筆就沒事了,沒死就帶去鬼城。

當夜子時左右,蘭寧克面色陰沉心思沉重的在城外行走,雖然很緊張,但演還是要演一下的。

到達勞陽府北面城墻的某處,倀鬼飄蕩而起,沿著城墻一步步快速走上城頭,隨后再躍入城中。

左右查看一番之后,往一戶居民院中潛去,很快便穿門而過,看到了屋子中熟睡的一家人,兩個大人和一個幼童,皆睡在一張大床上。

才走近兩步,熟睡中人身上就竄出幾把虛火,一陣陣熱力籠罩在床頭,讓蘭寧克稍感難受。

這種狀況蘭寧克不清楚,若計緣在這,就知曉,人身熟睡之后,不會受到恐懼等因素的影響,讓人火氣自旺。

有修為在身的人,可以形容為元神起而識神休,普通人雖然談不上元神,但是差不多情況,沒有意識情緒這豬隊友搗亂,某種程度上人身反而比清醒的時候要更加不懼邪祟,不過若人勇武,也是一種助力。

這里的“神”指的是精神,神念,神思等意識形態產物,而非人身神那種真正產生于人身之中的玄奇神靈。

當然這也是相對而言,凡事都有個度,至少這點火氣雖然讓蘭寧克討厭,但對他這種程度的倀鬼而言影響不算太大。

伸手在家中那個男主人胸口一壓,森森鬼氣纏繞其身,過了一小會,蘭寧克離開兩步,在招了招手。

一個虛影從這家男主人身上飛出,隱約間,還同身軀連著一根若有若無的線,正是此人的靈魂。

蘭寧克隨即離開這戶家中,而那還有些迷迷糊糊的靈魂也跟著一起走,很快就來到了街道上。

“咦,我怎么在大街上啊?”

一句疑惑的詢問響起,預示著那家男主人的靈魂已經擺脫渾噩,一定程度上清醒了一些。

“哎,我們出去逛逛,可不就在大街上嘛,上次我們都說好了一起去找點樂子,難得出來一次,趕緊走啊!”

蘭寧克走過來笑著說了句。

那男子的靈魂愣了一下,看著蘭寧克,明明認不出眼前人是誰,但聽著他的話,卻不由感覺確實有這事,也產生了眼前人也是熟人的錯覺。

這是人夢境中渾噩的常態,夢中有時候會有很多沒由來記憶,自身的邏輯性也會呈現混亂,自制力同樣會變差。

這靈魂離體時肉身還是休憩的狀態,而現在靈魂的意識也不夠清醒,或者說意識雖有但半夢半醒,否則識神一醒,肉身就醒了,正常情況下靈魂也會立刻被拉回去。

所以蘭寧克僅僅是幾句引導,還在“做夢”中的這個男子立刻就感覺到眼前這位,是自己某個“叫不出名字”的熟人,也確實有“早就約好”的某間事。

“走啊走啊,我帶了銀子,你只要一起去就行了!”

蘭寧克再催了一句,男子一聽就趕緊跟上。

“哦那最好了,走走走……”

只不過這靈魂邁步子的時候,總是邁不開更跑不動,步子很小,因為識神和身體還在睡著。

于是蘭寧克上前一步,直接拉著男子一起走,路線直直朝著城墻方向而去。

這夢中男子對于之后自己這朋友能帶著他飛檐走壁登墻也毫不懷疑,雖然興奮卻也覺得理所應當。

‘怎么還不來?’

眼看馬上就要出城,蘭寧克正想著,忽然聽到一眾細細的呼嘯聲。

武功高手的敏銳讓他立刻轉頭然后彎腰。

一條長長的黑影幾乎貼著背部掃過。

“啪”

腳下的城墻都如水面般波動了一下,下一刻剎那。

“啪”

又是一響,蘭寧克手臂一痛,就松開了抓著男子的手。

“哎哎哎,我要掉下去了,我要掉下去了!”

由于和蘭寧克是沿著城墻一點點走上去的,此刻蘭寧克一松手,男子立刻失去了支撐,手腳一陣亂揮卻無法阻止自己下落。

“救我啊……”

靈魂下落過程中帶來無窮的恐懼感,在靈魂的叫喊中,遠處的陰差卻無動于衷。

下一刻,靈魂還沒落地,身上的細微微一亮,刷得一下,整個靈魂化為一道微弱的光線消失不見。

城中某處的民房內,一名熟睡的男子猛然一抖,帶著心有余悸的恐懼感醒了過來。

“哎……呼,呼……只是個夢啊……”

男子左右看看,自己的妻兒還在熟睡,平復了一下心情,擦了擦汗再喝了點水,這才重新躺下去。

而在勞陽府北面垂直地面的城墻上,蘭寧克緊張至極的看著數十張外的兩個黑袍高帽官差服的“人”。

這兩人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陰煞之氣,面目顯露一絲青光,比起蘭寧克來更像是惡鬼,卻是實打實的陰差。

其中一個手中持有長鞭,而另一個持刀而立。

“哪來的小鬼?膽敢引人生魂,這種妖魔路數的東西是從哪學的?”

“何必跟他廢話,抓回去自然就知道了。”

蘭寧克一聽這話,趕緊躍上城墻,朝著城外瘋狂逃去,這可不是演出來了,是真的怕。

惡鬼一跑,兩個陰差幾乎在同一刻化為一陣模糊的陰煞之影,一起躍出城去,其中一人手中長鞭揮舞。

“想跑?留下吧!”

長鞭猶如靈蛇,朝著蘭寧克打去,后者下意識翻身旋轉,拳掌齊出打在鞭子上,隨后借著反震力繼續逃。

“還是個懂武功的鬼。”

另一個陰差道了一句,剎那間突進數十丈,在蘭寧克才泄去鞭上的力道,還來不及感受手上灼燒般的疼痛,余光已經見到另一名陰差閃現在眼前。

身形交錯的一刻,陰差無聲無息拔刀而斬。

“噗……”“啊……”

刀光在蘭寧克胸口斜著亮起,而他的慘叫也幾乎在同時不可抑制的響起,那種灼燒帶著撕裂的痛苦鉆心透骨,根本不是鬼能忍受的。

一條鞭影在同一時刻瞬間纏住蘭寧克,將本就處于一定麻痹狀態的蘭寧克其捆綁住。

“哼,拿下了。”

“帶走!”

蘭寧克此刻渾身痛苦,刀傷的痛難以緩解,這鞭子也好似燒紅的烙鐵纏著自己,卻連慘叫都叫不出來,直到入城后好一會,或許是因為覺得夠了,鞭子上的灼燒感才弱了下來,讓蘭寧克好受一些。

陸山君的妖魂躲在蘭寧克鬼體深處,也對陰司鬼神加深了一點認識,雖然這勞陽府夜游神對于他而言不夠看,但對付鬼,恐怕就是道行高陰差一兩個層次,都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抓捕到一個惡鬼,兩個夜游神巡視一下周圍之后,才帶著蘭寧克前往廟司坊。

踏過陰陽,展現在蘭寧克和陸山君眼前的就是傳說中的鬼門關,真就如同一道城關,左右兩側都是虛幻迷霧,唯獨城關清晰顯現。

城關鬼吏陰差見到夜巡游接近,紛紛問禮。

夜巡游腳步不停,帶著臉色青白臉色不適的蘭寧克踏入了鬼門關,走向府堂深處。

陸山君隱藏倀鬼魂中深處,默默觀察鬼門關,明里暗里的陰差數量不少,還設有禁制,果然不是隨便好闖的。

抓回惡鬼之后的程序和陸山君預料的差不多,帶到文判面前判定,因并無簿冊記載,定義為孤魂野鬼,并以惡魂惡業輕重定罪。

期間還詢問了蘭寧克姓名、籍貫、死因和今夜所犯罪行等問題,不過除了姓名和籍貫,其他問題蘭寧克一律不配合。

“呵呵,惡鬼蘭寧克,移交罰惡司,領刑獄鞭刑,六鞭。”

判官笑著落筆定了案,一旁的鬼吏也將蘭寧克帶走。

蘭寧克狠狠松了口氣,不用上什么生前聽來的刀山火海,只是六鞭,還好還好。

他這種心態,陸山君在心中冷笑但也不提醒,依舊將注意力集中在周圍,這種觀察陰司的機會可不常有,也隱約聽到一些路過陰差的閑聊對話。

“聽說今日我陰司中來了一位貴客?”

“可不是嘛,咱是沒看到,神神秘秘的,據說有陰差通報之后,城隍大人親自去迎的。”

“來頭不小啊,到底是誰啊?”

“那就不清楚了……”

聽到類似討論,陸山君心中暗喜,這樣正好,陰司有貴客就勢必牽扯注意力。

一小會之后,罰惡司刑獄內,蘭寧克被鎖鏈固定在刑架上,一名魁梧的行刑官手持泛著幽光的長鞭站在三丈外。

周圍全都是鬼物的慘叫和瘆人的笑聲,陣陣陰風帶來的呼嘯也不絕于耳,顯得異常嘈雜,也使鬼心煩意亂,蘭寧克有些緊張和恐慌起來。

“惡鬼蘭寧克,經由判官大人定刑,罰惡大人認可,執刑六鞭。”

說話間,行刑官狠狠揮動手中長鞭。

“嗚嗚嗚……”

好似鬼嬰哭喊的呼嘯聲在鞭子上響起。

“啪……”“啊————呃嗬……”

這種痛苦好似被直接五馬分尸,蘭寧克意識都短暫的模糊了一下,能看到身上飄出一些半透明的光團,身上冷熱交替針扎刀劈,僅僅一鞭就已經撐不住了。

“一。”

行刑官的冷漠的聲音響起,然后再次舉起長鞭。

“嗚嗚嗚……啪”

第二鞭落下,蘭寧克只有渾身抽搐的力氣,喊都喊不出來了,鬼軀更是時明時暗,一會青色,一會慘白。

“二。”

‘這才第二鞭,這才第二鞭,我會死,會死的!山君救我,山君救我啊!’

蘭寧克心中的呼喚得到了回應,撕裂的感覺暫時穩固,身上的陰氣也穩定下來,不過緊接著就是第三鞭,第四鞭。

到最后,蘭寧克已經不求陸山君救他了,反而想要直接在第四鞭解脫了一了百了,可惜最終還是生生挨完了六鞭,整個過程比生不如死還要痛苦。

連行刑官都略感詫異這鬼能撐下來,但既然撐住了,也就照例派人送去了鬼城。

一輛鬼車駛入一座不小的鬼城,在某條冷清的街道上踹下一個東西,正是站都站不起來的蘭寧克。

好半天過去,蘭寧克才好受了一些,顫抖著撐起身體,神色茫然的看著周圍的墻屋街巷。

這里似乎很冷清,偶有鬼魂走過卻好似凡人百姓,只是沒誰多看癱在那的蘭寧克一眼。

“辛苦了,現在起來,去找你那多年未見的朋友董必成,照其墳墓風水看,應當是在城中偏南的中心。”

陸山君的聲音響起,使得渾身痛苦的蘭寧克也不得不掙扎起身,心中思緒依然有些不安。

雖然現在入了鬼城,但陸山君總是要出去的吧,那到時候……

蘭寧克突然覺得有些想哭。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