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56章 持“獄”章以斷陰陽

第356章 持“獄”章以斷陰陽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56章 持“獄”章以斷陰陽

當初的九人同陸山君立下約定,雖然對那九人而言很多都忘了這一茬,但對于陸山君則是修行和成道的一段重要歷程,時時刻刻不忘這一點,隨著靈臺越來越清明,心中也一直有著模糊的感應。

實話說陸山君想過很多種可能,但還真沒有想過居然會有人選擇出家的。

這世道,一般而言出家的人不是走投無路的,就是從小被僧侶收養的孩子,從小誦讀佛經以成為僧人為己任。

像趙龍這樣家境不錯的去當和尚,還真的是太少見了。

聽到陸山君詫異出聲,杜衡也補充道。

“不錯,不是那個京都有名的鹿鳴寺,而是西寧府的鹿鳴禪院,比較偏僻,知道的人也不多,杜某也是前些年去找尋趙兄的時候被其家人告知的。”

陸山君聽著點點頭,詢問一句。

“那杜大俠可是去鹿鳴禪院見過趙龍?”

杜衡不敢隱瞞回到。

“正是,杜某去過小量山的鹿鳴禪院,趙兄那會已經受戒三年,一言一行也都有僧人模樣,不過武功并未放下,只是從以前善用棍法變成了喜歡用禪杖。”

“哦,原來如此!”

陸山君點點頭,面露思索,視線掃過一邊的倀鬼蘭寧克,這倀鬼現在有些神情恍惚的看著王克和杜衡,而兩人也不斷將視線投注到看起來和常人無異的蘭寧克身上。

倀鬼這種鬼物,在鬼類中都算比較特殊的,不了解的人很難分辨其和活人的區別,極具欺騙性,除了無法反抗主人也擁有身前的智慧和能力,同樣也會有情緒。

蘭寧克是陸山君的倀鬼,現在的情緒自然逃不過陸山君的感知,即便是現在,蘭寧克依然有種不甘和怨恨,似乎見到王克和杜衡的現狀,心中極為不爽。

“呵,死性不改就是你這種鬼。”

陸山君低語一句,將蘭寧克吸入口中,隨后拱手朝著杜衡和王克再行一禮。

“王捕頭,杜大俠,陸某先行告辭了。今日一見,陸某甚是歡喜,將來有機會,或許我們可以把酒言歡。”

杜衡和王克對視一眼,趕緊行禮。

“他日相邀,一定備好美酒前往。”“亦歡迎山君隨時相邀。”

正如陸山君說得,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杜衡和王克在最初的恐懼過去之后,這會也并無多少心理負擔。

見到兩人這份坦誠,陸山君一笑之后,駕著一陣清風,卷著一片片落葉,很快消失在林中。

“呼……”

“呵……”

杜衡和王克都不由松了口氣。

一邊也李通州等人則略顯精神亢奮,對比杜衡和王克,在外人感官中,陸山君反而有種高人仙妙的感覺,哪怕喚出倀鬼都透著一股子神異,根本不知道是妖怪。

“杜兄,王捕頭,剛剛是哪一位高人?”

“是啊杜大俠,剛剛那位高人口中吹出一個大活人來,是什么法術嗎?”

聽著周圍人略帶興奮感的話,杜衡苦笑一聲。

“說來話長,確實是高人,但和你們想的有些出入……”

王克趕緊說道。

“先不提了,我等還是將趙大同這等敗類押解回崖前府府城,等著看他們被挫骨揚灰的人可不少呢!”

“對!王兄所言極是!”“不錯,先把他們綁起來。”

一群人暫且將心中疑惑壓下,開始處理起手頭的事情來,等到將趙大同等人捆上馬背,已經是半刻鐘之后的事了。

這會,逃散的馬匹也有不少被歸攏,有些找不到的也只能暫且作罷,或許會便宜了那個鄉村的百姓。

來時八馬快速追擊,回去的時候牽著二十多匹馬的馬隊,除了要照看馬匹,加上還要看住剩下的七八個犯人,行進速度自然會慢下來。

此刻也算是荒郊野外,崖前府距離這邊起碼兩百余里,怎么都不可能一瞬間回去,所以自然的,在天黑下來之前,杜衡等人就需要找地方宿營。

今日天陰,天色黑得很快,李通州引馬在前,想要找到一處合適的露宿地點,周圍樹林都太過通透,風寒且不遮雨,也容易被人偷襲,最好是有石壁之類的地方,而這地方之前追擊的時候曾經見過一處。

腳下奔馬速度不快不慢,在跨過一處小溪之時,見到遠方一處石壁邊有火光閃動。

李通州策馬向前,接近一些后,見到有一個白衫男子升起一堆篝火,坐在那邊邊烤火邊看書,聽到馬蹄聲也站起來望向這邊。

“這位先生只有一人?”

李通州沒有下馬,遙遙問了一句。

火堆旁的計緣抓著書起身,視線掠過李通州看向后方。

“這位壯士,在下準備前往宜州西寧府,暫且只有一人,今晚天陰無光夜路難行,若不嫌棄請來此歇息吧。”

李通州武功高強,目力也不差,此刻看去,火光映在計緣臉上,讓李通州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熟悉感。

‘此人有些面善啊。’

心中如此想過之后,突然發現這人眼睛色澤不太對,似乎泛著一種蒼白,心中忽然一顫,立刻從馬上下來,抱拳躬身道。

“李通州見過計先生!”

他當初在金州雖然只見過計緣兩次,但絕對印象深刻,居然直接認了出來。

計緣稍感意外,實際上當初在金州雪夜中有不少人,但他也就記著杜衡而已,不過他向來是人敬我敬人的,自然也立刻回禮。

“原來是李大俠,既如此計謀也不裝什么路人了,請杜王等諸位前來此處歇息吧,周圍并無什么危險。”

“是,在下立刻前去通知。”

李通州立刻上馬,調轉馬頭前去通知。

片刻之后,一陣馬蹄聲奔來,杜衡和王克當先策馬,帶著各自復雜又激動的心情前來。

一陣行禮寒暄和準備過后,整個隊伍的人也都到了計緣的篝火邊。

計緣并未分什么親疏,讓所有人都圍坐在篝火邊,甚至連趙大同等被點了穴的罪犯也因為看管問題離得比較近。

除了有人烤馬肉需要分心關注一下肉塊,其他人基本全都認真聽著計緣的講述,講的是什么呢,主要是之前洛凝霜、陸乘風和蘭寧克經歷的事情。

從過程到結果都講了講,令杜衡和王克有些唏噓的同時,也感嘆人在做天在看。

有意思的是,計緣這么一番說,反倒讓之前一直很硬氣的趙大同等人臉色愈發難看,在計緣講到蘭寧克已經是一個倀鬼,去不了陰司之后,終于忍不住出聲打斷。

“計先生!我想請問,真的有陰司地府存在嗎?人死后真的會有陰差來收魂,并且帶去陰間?”

篝火邊靜了一下,計緣看向這個被點了穴還被五花大綁的人,王克低聲介紹一句。

“先生,此人是我等這次追捕的要犯,此生干盡了傷天害理之事,手底下冤魂無數,回了崖前府會被處以凌遲極刑。”

計緣點了點頭。

“看得出來,戾氣和怨氣同惡業纏繞,人火氣上盡是血光,命不久矣。”

趙大同臉色略顯蒼白的再問了一句。

“計先生,可否告知方才的問題?”

這事不光是他,周圍人也很在意,大家現在都知道,這位看似平常甚至目盲的大先生,實則是個高人,甚至可能是個神仙,這種凡人難以接觸之事,無疑是很容易引人好奇的。

計緣收斂起一直以來的淡淡微笑。

“陰司自然是有的,我還可以告訴你,以你趙大同的狀況,恐怕崖前府陰司會有陰差一直守在刑場,一是防止你死后惡魂出逃,會在第一時間將你制住帶走,二嘛……”

計緣頓了一下,有些殘酷,但也是咎由自取,便也說了下去。

“二嘛,聽聞你會遭受凌遲之刑,雖然行刑官并不知曉,但陰差會幫著他保住你的心脈,穩住你的神魂,讓你全程保持清醒,三千六百刀不止,就不會讓你死。”

趙大同臉色蒼白,一下子滿身冷汗,甚至身子都在微微打著擺子。

這意味著自己面對凌遲之刑,連昏過去都是奢望,恐懼感從未有現在這么強烈,趙大同想要自殺卻渾身無力。

微微搖了搖頭,計緣才重新看向王克。

“王捕頭,借你印章一用。”

印章?王克一愣,從懷中內袋里摸出一枚拇指大小的小巧的官印,遞過去詢問道。

“可是這個?”

“就是它。”

計緣接過印章看了看,上頭寫著一個大大的“獄”字,下方有小字為“崖前總捕”。

“不錯,字很合適!”

說話間,計緣變戲法一樣捏出一支狼毫筆,隨后提筆在印章的表面,順著“獄”字描了一遍,落下最后一劃,印章上的“獄”字竟然有光芒閃過,隨后又隱匿下去。

嚴格來說陸乘風、燕飛、杜衡,多少都受過計緣的影響,而王克是真正自己選擇當的捕快,并憑借著能力和功勞當上一府總捕頭,其他人都得過一些東西,而王克沒有。

時光匆匆歲月蹉跎,說不準這次見王克就是最后一次,計緣當然不是誰都會送東西,但王克有這個資格,遂專程為其印章繪筆。

“王捕頭,此印章,虛以你自身刑捕正氣養之,嫉惡秉公則如熾如獄罡氣不散,日后辦案,便是陰司鬼神之流,也多會賣你三分薄面,遇上邪性之事,持此章也能有所克制,可印人身而提陽煞,印刀身而提兇煞,印陰魂而封戾煞,善用慎用。”

王克雙手捧著接回自己的印章,聽著計緣這話,感覺印章沉重了何止十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