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51章 這也算虎拳?

第351章 這也算虎拳?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51章 這也算虎拳?

計緣這人,某種程度上說還是有點公平精神的。

當年的九少俠,他見過杜衡,見過陸乘風,見過燕飛也見過洛凝霜,蘭寧克也是九少俠之一,先見一面是應該的。

所以計緣特意設局,事先見了蘭寧克一面,好歹也有點當年的情分在,若這一面能讓計緣看他順眼,未必不會做點什么,插手命令陸山君干什么是不可能的,但足于蘭寧克來說或許就是一次機會。

好吧,現在說這些也無用了,計緣也見過蘭寧克了,還挺討厭他的,看這人自己的造化了。

話分兩頭,在計緣離去之后,蘭寧克也帶著隨行者略感氣悶的離開。

本來得了一副好字,心情還算可以,結果現在這字中多了兩句諷刺,就和吃了一只蒼蠅一樣惡心。

關鍵是這字是確實漂亮,即便現在,若說扔了,還是有些不舍,簡直雞肋。

“蘭爺,其實咱可以把這字拆解咯,您看著一列,單獨拆出來雖然紙面篇幅看起來小了些,但寓意卻好了。”

旁人展開紙面,照著中間以手刀試了試位置,虛虛劃了一道。

“嗯,就這么辦吧。”

蘭寧克冷冷說了一句,目光依然四處游曳,旁人也恨恨道。

“要讓我再遇上那書生,定要給他松松筋骨!”

“若非這是在杜明府,換成在定元……”

“不過這字我們是看著那人寫的,為何會多了幾個?”

幾人也有些疑惑不解,覺得有些邪乎,今天也暫時沒有在城中閑逛的興致,準備暫且回客棧了。

街道上,兩輛馬車剛剛從城門方向駛入,因為避讓行人,所以在城中走走停停的緩緩前進,最前頭趕車的正是陸乘風。

原本看似漫不經心的他,在瞥見街邊路過的三個人時就精神一振。

似乎是感受到那股強烈的視線,蘭寧克也轉頭朝著一個方向望去,看到了那駛來的兩輛馬車,以及馬車上的一個車夫。

“你們可認識那趕車的是誰,看著有些眼熟。”

蘭寧克詢問邊上兩人,后兩者看了看后也是搖搖頭。

“不曾見過。”

蘭寧克皺起眉頭,喃喃道。

“今天真怪了。”

多年沒見陸乘風,蘭寧克已經差不多把陸乘風的樣子給忘了。

不過馬車上的陸乘風顯然不是這樣,他瞇起眼睛遙遙望著那個一身華服的富態男子,隨著馬車接近,直接收緊韁繩將馬車停下了。

而蘭寧克也止住腳步,雙方在一丈之遙內對視片刻。

陸乘風略有感慨之情的淡淡道。

“蘭寧克,多年未見,別來無恙啊?”

蘭寧克心頭一驚,這人不但面熟,而且認識自己?

“閣下是何人?”

陸乘風微微一愣,他想過好幾種情況,唯獨沒想到蘭寧克居然不認得自己了。

他突然想到了當年提著酒去居安小閣拜訪計先生的自己,當初他曾經唏噓的對計緣說自己都快記不清幾人的名字了,可實際上到了見著蘭寧克的一刻,一切記憶都悉數涌上心頭,而對方卻真的不認識自己了。

“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陸乘風突然神經質的笑了一陣,引得蘭寧克和其追隨之人極度不滿,邊上一人怒聲道。

“你笑什么?”

“沒沒沒,我笑的不是你們,而是我自己,哈哈哈哈……知道自己還沒那么不堪,是一件很值得高興的事情。”

陸乘風止住笑,朝著蘭寧克抱拳拱手。

“在下陸乘風,見過蘭大俠,今次武林大會,有機會見識見識大俠手段。”

言罷,陸乘風也不再多說,輕輕一抖韁繩,馬車就再次動了起來。

蘭寧克皺著眉頭在原地看著馬車遠去,思緒流轉片刻才突然恍然。

“是他?”

“蘭爺,您認得這個陸乘風?”

蘭寧克點點頭,對旁人道。

“此人是稽州云閣之人,當初云閣還是有些名頭的,年輕時,我曾與此人一道出游過,只是時間久了一下沒認出來。”

蘭寧克還想說幾句,突然感受到什么,轉頭朝著一側望去,在剛剛馬車駛來的城門方向,見到的只是來來往往的人流,剛才那一瞬間有些心悸。

接二連三出怪事,蘭寧克真沒心情再閑逛了,帶著人直接回了客棧。

時間很快到了傍晚,白日的熱鬧開始冷卻,店鋪打烊百姓回家,而在客棧中休息了半天的蘭寧克也不得不再一次準備出門。

盡管今天回來之后就有些心緒不寧,很不想出門,但晚餐可是上午就和人約好了的,對方算是舊識又是武林名宿,不宜爽約。

“咚咚咚……蘭爺,我們該去仁貴樓了。”

房門外,隨行者已經敲門提醒了,蘭寧克應聲道。

“知道了,馬上出來。”

片刻后,三人下樓,走出客棧前往仁貴樓。

此刻已經日落西山,街道上雖然還沒黑下來,周圍的顏色卻顯得昏黃,行人也并不多。

仁貴樓那邊已經掛好了一個個燈籠,遠遠走來已經能聽到熱熱鬧鬧的聲響,顯然生意非常好。

最近是杜明府武林大會的日子,仁貴樓這種名酒樓里,江湖客自然不少。

到了門口,小二熱情的招呼蘭寧克三人進去。

“客官,是否有定了位置,今天客人太多,若是沒有定位置,可能就得等一等了。”

“江猛江大俠約的我們。”

聽到旁人這么說,小二眼睛一亮,趕緊道。

“哦哦,那定是蘭大俠到了,快請上樓,快請隨我上樓,二樓靠窗雅座,江大俠已經到了!”

店小二熱情的帶著三人上去,在二樓,陸山君就坐在靠近樓梯口的位置上,一人占據一張桌子,見蘭寧克上來,咧開嘴露出似笑非笑的面容。

在陸山君眼中,蘭寧克身上煞氣纏繞,更有怨氣不散,這本身其實不算什么,江湖人本就煞氣重,廝殺也是常有的事,但蘭寧克身上沒有那股子難以明言的堂正之氣。

見蘭寧克等人在靠窗位置坐下,陸山君夾了一口桌上的紅燒肉,瞇起眼望向窗口方向。

那邊桌上,連上蘭寧克三人在內,一共五人,圍坐在一張八人桌上。

“江大俠放心,蘭某定會在這次武林大會上奪得一個靠前的名次,也定會聲援您!”

姓江的漢子渾身肌肉猙獰,面目也顯陽剛,但說的話做的事卻和外面有些出入,笑呵呵為蘭寧克倒上酒。

“有蘭大俠這句話,江某把握更高了一些,這次稽州武林準備擰成一股繩,誰占了先機,好處可是很大的,若江某上位,自然不會忘了蘭大俠!”

“嘿嘿,江大俠一身虎拳在整個稽州無人可比,放眼大貞也少有人能敵,而且智勇雙全,您不上位,于情于理都說不過去啊!”

類似的事情其實并不少見,如江猛這樣的人也不止一個,誰都知道這次武林大會重要,類似拉票的舉動屢見不鮮,但光這樣是不夠的,最終還是要手底下見真章。

“哈哈哈哈……蘭寧克!江猛!你們兩個卑鄙小人果然在這里!”

一聲怒喝突然從樓梯口傳來,隨后四個一身藍色勁裝的男子快步走上了樓,各個都帶著兵刃。

“哦?你們幾個是?”

蘭寧克瞇起眼詢問道,心想今天一直心緒不寧,怕是應在了此事上了。

一邊江猛也是冷笑連連,任誰被人這樣大庭廣眾的罵都不會開心。

“哈哈哈哈……你們這兩條賊狗,我就知道你們也會恬不知恥的來參加武林大會,我是樊通,當初你們兩害得我家破人亡,今日就是你們的死期。”

“哎呀客官啊,酒樓里打不得啊,我們……”

“你走開,打壞了東西我們照價賠償!”

說話的人一把推開前來相勸的客棧掌柜。

“錚”“錚”“錚”“錚”

四人都把刀拔了出來,指向窗口的幾人。

陸山君獨自吃著菜喝著酒,沒有起身,而是運氣法力提升耳目,聽著客棧中其他的聲音。

“你們看,那邊那個顯胖的家伙,就是鐵鞭客蘭寧克,對面坐著的是江邊猛虎江猛,這兩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當初定元府樊家被逼得家破人亡,他們兩個居功至偉。”

“噓……慎言!”

“哼,仇家尋上門,還不許我說?而且這里是杜明府,武林大會期間,連洛莊主都在場,容不得這等武林敗類上位,我怕他們作甚,樊家當年連遭大難,先失了劍意帖后又被群起逼迫交出多年研究,事后接連落井下石之輩,為我輩江湖人所不齒!”

陸山君看看說話的那桌,是三個樣貌普通的男子,說得自然是大義凜然,不過聲音壓得極低,顯然還是怕惹事的。

“受死!”“殺!”

樊通和同伴怒喝一聲,揮刀朝著蘭寧克和江猛等人沖去,一見著他們的身法,蘭寧克的心就放下大半,不是什么一流高手。

“吼……”

江猛一聲大吼竟然吼出一種猛獸的感覺,閃身到桌前,雙手成爪,彎腰低神閃入人群猛揮雙爪。

“當”“砰”“撕拉….”“噗……”

“砰……”

一人憑借一雙肉爪,硬生生擋住四把兵刃,殺得血光四起。

這四人雖然身手也不差,可比起對手而言差的太多,即便蘭寧克沒動手,撐不住十幾招已經不是被打飛就是被利爪重傷倒地。

圍觀的普通客人早就嚇得都逃出去了,而江湖客雖然不至于逃,卻沒人出手。

“砰……”

樊通被一掌打在胸口,倒飛開去撞到一側立柱上摔落,“唔噗”得一聲噴出一口帶著泡沫的血污。

抬頭看著靠近的江猛,露出慘笑。

“嗬,嗬……我,早就知道不是你們對手,不過我就是要逼你動手,逼你運功,我早已經在……”

“哼,你以為你這點用毒手段江某會沒有察覺么?我們喝酒,都是裝裝樣子的。”

江猛說話的時候,蘭寧克也從袖中取出了一只瓷碗,里面盛滿了本該喝下去的毒酒。

“嗬嗬嗬……”

樊通還是在笑。

“那又如何,你們名聲臭了,這次武林大會,來的人不少,很快今日之事就會盡人皆知,想當武林泰斗?想占先機?做夢去吧!哈哈哈哈哈哈……”

樊通自知武學天賦有限,就算加上用毒都未必能成,他就是要惡心這兩人,惡心得他們在武林大會無法立足,至于樊家的未來,交給更有希望的人。

“你找死!”

江猛這下是真怒了,運起虎爪猛然朝著樊通腦門打去。

“嗖……”

有破空聲傳來,江猛還沒打中樊通,條件反射般一避。

“啪……”

只見一只筷子射在江猛與樊通之間的地板上,插入木片中好幾寸,尾端還在微微抖動。

“誰?誰敢管這閑事?”

江猛怒喝著望向一側,看著樓梯口的方向,掃過那邊幾桌人,不少人視線都回避,唯獨一人不動。

“有意思,就你這也配叫虎拳?”

一個帶著明顯笑意的聲音傳來,那個青衫書生模樣的人,從位置上站起來。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