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20章 以游無窮

第320章 以游無窮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20章 以游無窮

論懊惱,老牛自覺他是這里最苦悶的那一位,看著這衛氏的主主仆仆,真就是從眼睛里冒火,兩只眼睛滿是血絲,看著十分駭人。

若非計先生才駕云而去,換成以前的牛霸天,管他娘的什么衛家情有可原,這種時候發怒大開殺戒,他老牛也是情有可原!。

但也只是幾個呼吸之后,就強行壓下了火氣,好歹和計緣這一路也不是白走的,關鍵是很怕計緣,但嘴上仍舊忍不住低聲咒罵一句。

“真他娘的晦氣!我老牛的仙人指路……哎!沒了……”

燕飛也有些悵然若失,但比起牛霸天來要好一些,蓋因為他認為計先生已經傳授了他十分寶貴的道理——《劍意帖》和那一份重拾武道的信念和突破的信念。

衛家人這會心緒還沒徹底平復下來,本來還都愣愣看著天空,但受到牛霸天氣勢一激,現在很多人都緊張望著雙目顯紅的牛霸天。

剛剛那一瞬間,這憨實漢子爆發出了驚人的兇氣,令衛氏眾人都倍感壓力,也暗自戒備,只覺得這一位也是個可怕的高手。

但說到底,計緣駕云離去才是對衛氏眾人沖擊最大的。

衛軒心跳加速神情也有些亢奮,從牛霸天身上移開目光,看向燕飛小心的詢問道。

“燕大俠,您那位長輩,他剛才……剛才駕云離去了,那一位可是神仙人物?”

燕飛雙手抱胸,將長劍夾在胸前,看著衛軒和衛銘笑了笑。

“你們長著眼睛,還用問燕某嗎?今日燕某前來拜訪,主要也是帶計先生來看看衛家的無字天書,既然此事已了,那燕某也告辭了。”

燕飛說完拍拍牛霸天的肩側。

“牛兄,我們走吧?”

燕飛是一刻也不想在這留了,老牛更無不可,省得待在這里生悶氣。

“呵呵,也好,計先生都走了,待在這也沒什么意思。”

衛軒趕緊朝著自己兒子使了個眼色,衛銘點頭后快步上前。

“燕大俠,牛大俠,還請留步,方才是我衛家不知情,唐突了仙人,不知道那仙人可還會回來?兩位請務必留下來讓我衛家盡一盡地主之誼,那先生是燕大俠的長輩,肯定……”

“不用了!”

燕飛抬手制止了衛銘的客氣話,聽著有些煩。

他回頭看了看正堂廳內,此刻正有衛氏子弟將那本無字天書放回木盒內蓋好。

“雖然燕某心中一直將計先生視為師長,但仙凡有別,上次一別,再見先生已是十幾年后的今天,有生之年是否再有緣得見都尚未可知……燕某不叨擾了,況且牛兄脾氣不太好,武功更是勝我十倍不止,我們留這里,衛氏安心么?”

燕飛這話說得衛軒和衛銘愣了一下,不等后者再說什么,燕飛同牛霸天笑了笑,兩人一起朝著莊外離開。

“燕大俠!燕大俠您這是哪里話!”

衛銘趕緊追過去,其父衛軒抬了抬腳卻最終沒有跨出去。

等兩個外人一走,邊上有衛氏子弟自己拳掌相擊,很是惱恨。

“哎呀!剛剛要是借書了,是不是就能得到仙人親自指點了?”

“可不是嘛!”“沒想到我衛家的天書真的是天書……”

衛軒冷哼一聲,邊上淅淅索索的聲音一下就消失了,悔恨他自然也是悔恨的,但他身為衛氏主事人,難道要當替罪羊?

“事已至此,還說這些作甚?若仙人再回來借,我自然雙手奉上天書,現在嘛,至少我們已經有了仙人手書的天書譯文!”

衛軒這一句話成功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讓大家很快從沮喪和懊悔中反應過來,開始變得有些興奮,不少人甚至已經先一步跑回廳堂中。

廳堂桌面上,有十幾頁宣紙疊成一摞,每一頁都寫滿了小字。

在衛氏中人看來,這絕對已經超出了尋常武功秘籍的范疇,是仙人留下的神異妙法,能得法的話,成仙都未必不能想一想。

此刻衛銘依然一路追著燕飛和牛霸天,想要好言相勸著兩人留下來,今天這事不該這么收場,只是燕飛和牛霸天都沒有再理他,只管抬頭往前走。

不過在走出衛氏莊園一段路之后,燕飛還是停了一下,遙望正廳位置,對著始終尾隨相送的衛銘道。

“衛銘,燕某最后送你幾句話,今日之事若是外傳,對衛家可不太妙,無字天書以前不過是江湖中一件軼聞,但今日仙人翻閱留有譯文,就不再是一件捕風捉影的事了。”

“燕大俠你……”

衛銘神情有些緊張。

“放心,燕某雖算不上以俠義為己任,但也是不屑這么做的,對你家中那本天書并無興趣,更不會外傳。”

邊上的老牛已經有些不耐煩了,直接拉著拉了拉燕飛就往外走。

“走走走燕兄弟,管他們作甚,你就是以后見不到計先生,但老牛我活得久,將來你要是過世了,我準請先生去你墳頭看看你,上柱香啥的。”

這話聽得燕飛嘴角抽了抽,頗有些哭笑不得。

“嘿嘿嘿,燕兄弟,走走走,咱去鹿平城的軟玉樓,昨天老牛我認識了好多知心的紅顏知己,介紹給你認識認識!”

老牛笑得很是猥瑣的拉著燕飛往城里趕,很快就消失在衛銘視線中。

衛銘看了一會,嘆了口氣,帶著身邊的家仆一起轉身回去,但比起失落,總的來說衛氏今天也算是鴻運當頭,走幾步之后臉上也開始洋溢起笑容。

莊園正堂處,以衛軒為首的一種衛氏子弟全都圍在桌前,那本無字天書又重新被衛軒拿在手中,一邊翻動一邊對照著桌上計緣留下的文字,那樣子,就好似他能看到天箓書上的字跡一樣。

衛銘回來,圍著的人很自然的給他讓出一個位置。

“銘兒回來了?燕飛和那姓牛的呢?”

衛軒看了一眼衛銘,就再次將注意力傾注到桌面上。

“燕大俠和牛大俠已經走了,不過燕大俠走之前提醒我們,說仙人助我們譯寫出天書文字這種事情,若是外傳,恐惹來殺身之禍。”

“這是自然。”

衛軒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抬起頭來看看周圍的衛氏子弟和莊園仆從。

“今日之事不得對外提起一個字,否則若是引起窺伺,我等親人家小都會有危險,不過有了這仙人手書的《云中游夢》,何愁衛氏不興!”

這句話衛軒說得極為肯定,周圍衛氏子弟,包括衛銘在內也是一副與有榮焉的興奮。

衛軒看了一會終究是看不出天書上的字,只能將天箓書再次放回盒中,開始同旁人一起細瞧桌上那墨跡都才干透的手書文稿。

“光是這墨寶……就已然價值不菲啊……”

衛氏其中一個老叟喃喃著說的話,也令衛家一眾人深以為然,哪怕不學無術不喜筆墨的衛家人,看到這字也絕極為舒心。

衛氏莊園和鹿平城之間的路上,牛霸天和燕飛正在往鹿平城走著。

“牛兄,你說計先生為衛家手抄的那一份《云中游夢》,能否使得衛家時來運轉?”

關于衛氏能否守住今天的秘密,燕飛其實倒也傾向于能守住,畢竟衛氏獨居城外,內里封閉而安定,掌控力定然不小。

“燕兄弟,計先生此番留書是不存真意的,衛家終究都是凡人,想靠留書一步登天不太可能,但此書文畢竟是計先生所寫,加上方才看書時先生十分入神,甚至顯化出了天地變化的異像,那一份文稿定然也多少會有些不凡,老牛我走前運法細觀過那份文書,卻有流光隱沒,只是老牛我道行淺看不透而已。”

這一點老牛沒看錯,計緣最開始確實只是要留一份無真意的書文,但閱讀過程中神與意合情不自禁,多少有些神韻流露在手抄文中,這一點連計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當時看完書心有感悟,借書不成就直接運使飛舉之術離開了。

“既如此,衛家這次雖然惱了計先生,斷了自己一份仙緣,但其實還是得了福的?”

聽燕飛這么說,老牛憨實的臉上露出笑容。

“你這么說,也算是沒錯吧,如果衛氏足夠小心的話,長久觀文多少有些裨益。”

牛霸天其實還有一句話沒說出來,如今的世道,衛氏要防范的可不只是凡人。

衛氏中人或許能對外守口如瓶,可對內呢,在家中參閱仙人留書的時候呢?說不定還會來個什么祭祀焚香的儀式。

若是被其他仙修或者被鬼邪妖魔之流了解到此事呢?前者可能還好,后者的話,那就是稚童持金露于人前了。

在老牛和燕飛回鹿平城的時刻,計緣駕云正在高空疾馳。

計緣沒有在附近找一個地方靜修的打算,一來是祖越之地頗為混亂,鬼邪之類頻頻滋生,并非是靜修的好地方;二來是于此刻所悟不契合。

但計緣也沒打算回大貞,而是一直往東,此刻最適合靜修的地方,是蒼茫大海,那里才是最符合《云中游夢》真意的所在,而祖越國有一部分國境靠著東海。

半天以后,計緣已經能嗅到海風,一雙蒼目放眼遠顧,模糊中已然可見碧海滔滔。

意境中是之前《云中游夢》之景,而計緣口中,喃喃的則是《逍遙游》中截取,是他自以為對仙人之妙的闡述。

“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游無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