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14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314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14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半夜,鹿平城有名的花柳街巷處依然燈火通明,沿街的樓宇中鶯鶯燕燕的聲音嘈雜又悅耳。

“客官您可真厲害!”

“牛哥哥您人豪爽又會討人歡心,越看越英挺”

“牛老爺要不今晚就留在這里過嘛”“是啊牛老爺,您真忍心丟下我們啊!”

四五個花枝招展的姑娘環繞在牛霸天周圍,后者左擁右抱滿面紅光得在這些女子相送下走向樓外頭。

“哎哎不行不行,老牛,咳,在下明日還有要事前去拜訪城外的名門衛家,在這過夜的,明日一早隨從們找不見我會急得!”

老牛嘿嘿笑著回答這些姑娘的問題,艱難的拒絕一次次挽留。

“哇牛老爺好繁忙啊!”“牛哥哥不要忘記我們啊!”

“客官您走好啊”“牛哥哥下次再來啊”

“哈哈哈哈……一定一定,下次一定再來!”

老牛笑容滿面,戀戀不舍的脫開懷抱走出樓去,到了外頭回頭望望,方才出來的青樓名字匾額高掛,上頭的紅花都如此順眼。

“軟玉樓,真好啊,真想過夜啊,可惜……”

牛霸天手伸進懷里取出一個干癟的錢袋抖了抖,里頭所剩無幾的一些銅板發出零星的叮當聲。

“哎,下次不叫這么多當紅了……里頭的普通姑娘家也是很不錯的嘛,嘖嘖嘖……”

牛霸天一邊咂嘴,一邊樂樂呵呵得離開這一處溫柔巷,三步一回頭,沐浴著夜色走在街道上。

對于常人而言前方的能見度逐漸下降,但對于牛霸天來說也和白天一樣清晰。

“溫香軟玉,溫香閣,軟玉樓,名字倒是都起得應景。”

這中正平和的聲音突然在路過的巷口響起,冷不丁把牛霸天嚇了一跳。

“哎呦喂計先生,您怎么在這啊,你可嚇死我了!”

牛霸天拍著胸口看向邊上巷口,一身白衫的計緣正站在那看著他,一雙蒼目好似永遠見不著波蘭。

見計先生只是看著自己不說話,牛霸天尷尬笑笑。

“我老牛喜歡夜間散步,就,就出來走走的,那個,您不會是來抓我的吧?”

計緣看看老牛掩藏起來的錢袋,再看看他臉上的唇印,搖搖頭道。

“不是來抓你的,你喜歡尋花問柳也不關計某的事情,隨我去個地方。”

“什么事啊?”

老牛有些摸不著頭腦。

計緣說話的時候看看城南方向。

“難得一座大城,半夜過去卻無游神巡道,你不覺得奇怪么?”

“啊?”

牛霸天愣了一下,他哪會注意這種事情,再說沒鬼神對他來說反而是件好事,省得有時候遇上了麻煩,而且剛剛一直在青樓內,根本留意不到外頭的情況啊。

但聽到計先生這么一說,牛霸天自然也是明白過來什么。

“是哦,鹿平城也不小了啊……”

“走吧,既然遇上你了,撞見什么棘手的事說不定還能給我當個打手。”

計緣挺認真的說道,把老牛給聽樂了。

“嘿嘿嘿,計先生說得哪里話,您讓我向東,老牛我絕不向西!對了,燕兄弟呢?”

“讓他睡了。”

“哦。”

老牛應了一聲,見計緣已經走出巷子邁步前進,也趕忙跟上。

城南一處繁華地帶,在白天這里車水馬龍人聲沸鼎,到了晚上則安靜非常,中心位置是一座城隍廟,這會廟里面的長明燈還亮著,但廟祝廟工早已經休息了。

計緣和牛霸天從花柳街巷一路行至此處,站在廟院前的廣場上看看里頭,神道氣息淡漠,愿力散而不凝。

計緣張大法眼照觀,在視線中,面前廟宇上空升騰起一陣陣淡淡白煙。

“進去看看。”

兩人往前幾步,輕輕一躍跨過廟院,隨后如一陣清風一般入了廟內,略過各個偏殿直達主殿。

“吱呀……”

推開大門,廟里頭的長明燈將主殿照亮,在這昏暗的燈光中,城隍塑像依然威嚴,但在計緣眼中卻神韻全無。

“嘿嘿,有意思,我老牛一個妖怪,進到了城隍廟的主殿,有意思!”

牛霸天在邊上嘿嘿笑著,但計緣面上表情卻有些黯然。

“神堂之火已熄,陰司鬼門關隱遁,這座廟空了起碼好幾個月了,自然沒有城隍等鬼神出來向你問罪,沒想到連鹿平城都沒有鬼神庇護了……”

這確實是出乎計緣預料之外的事情,以鹿平城的規模,若是城隍尚在,道行應該是不會弱的。

牛霸天也看出廟宇的問題,只是等著計緣的話當最終判斷。

“這么說,這里的城隍真的早就神隕了?”

“神隕也好,自己斷了神道干系也罷,失了城隍,其余鬼神根基大損,應該是躲入陰司封了鬼門關,等待城隍重歸。”

“重歸?”

計緣點點頭。

“神道之事極為玄妙,眾生祭拜則鬼神不死,這鹿平城城隍即便神隕,只要城中百姓一直在祭拜他,十幾年,幾十年,此神自會于天地間抽魂而歸,重新執掌神位。”

牛霸天雖然是個道行不淺的妖怪,但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事情,對他來說這算是一種秘辛之事了。

“那豈不是鬼神都不會死了?”

“呵呵,一次回生就是一次開端,只記得信眾心中及廟志中那所謂的‘生前事’,不記得上一次鬼神之事,道行、法力、金身皆從頭開始,是真的不死嗎?而若城隍廟倒,或者因皇冊封,再或鄉中再出大德由鄉人重舉城隍,換人而拜之后,回生之事也無了。”

計緣看看牛霸天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感慨著說了一句。

“寄于人道,損于人道也,要不然城隍為何還這么怕人間動蕩,身為大德是其一,關切自身存續是其二。”

不過顯然牛霸天不是在感慨,而是在想另一件事。

“計先生,那如若失了城隍且陰司隱遁,凡人死了豈不都是孤魂野鬼了?”

牛霸天想象了一下這場景,城里這么多人,生老病死的全都變鬼,豈不是等于和無涯鬼城差不多?

計緣已經轉身離去,牛霸天也趕緊跟上,還不忘將城隍殿的大門給關上。

“無神自有無神的死法,有家人祭拜則不算孤魂野鬼,出殯之時會隨親人所扛招魂幡,去往墳頭陰宅,也依然會有土地看顧一二,家中亦有靈位相通,只是與陰司難以關聯而已。”

說話間,兩人已經出了城隍廟,不過計緣顯然沒有直接回客棧的想法,而是帶著牛霸天直接在城中走了起來。

從城南的街頭巷尾,在一直走向城北,看起來簡直漫無目的。

在這寂靜的夜晚,相伴的是打更的梆子聲和鑼聲,是街頭巷尾的雞鳴狗吠,更是還見到一些梁上君子游走。

小半個時辰之后牛霸天有些忍不住了。

“計先生,咱這是干嘛呀?”

計緣腳下不停,面朝前方目不斜視。

“計某能做得不多,算是代夜游神巡一遍街巷,看看這鹿平城吧……”

牛霸天撓了撓頭,感覺計先生有些沒事找事。

兩人走到一條有好幾處賭坊的街頭之時,計緣和牛霸天的腳步都停了下來,一股淡淡的妖氣彌漫其中。

“還真有?計先生,老牛我來解決。”

“不急。”

計緣抬手制止了馬上想要沖過去的稱職打手,兩人在街上等了一會,就見一輛馬車行駛而出,妖氣也盤踞馬車之上。

在計緣耳中,還能聽到一陣陣哭泣聲傳來。

馬車上,兩個兇惡的仆從看管著車內的三四個孩子和兩個婦女,他們都掛著淚珠一臉驚慌。

“吵什么吵,你們家男人已經把你們都輸出去了!”

“哭哭啼啼的,再哭!當心把你們剁了喂狗!”

其中一個惡仆揚了揚手中短鞭,罵完之后討好的看向車中一角。

“呃呵呵,六老爺,您見諒啊,這幾個您看還滿意不?”

“嘿嘿嘿嘿……滿意,當然是滿意的!”

說話間這六老爺還舔了舔唇,那眼神嚇得幾個孩子都止住了哭泣。

賭坊外的街上,計緣微睜開,耳中也聽到了馬車內的聲響。

“哼,不是冤家不聚頭!還記得無涯城中想要請高天明吃童男童女的妖怪嗎,他就在車上,我們追!”

牛霸天鼻孔噴出一縷白氣,也是露出獰笑。

“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