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09章 這些家伙在作死

第309章 這些家伙在作死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09章 這些家伙在作死

高天明和牛霸天顯然看出計先生有些不喜了,越是這種情況,兩妖越是正襟危坐,將自己同周圍其他妖邪之間的差別多體現一點出來,但在相互之間的眼神交流中,都略微有些幸災樂禍的感覺。

在計緣等人落座之后,也不等城主到來,菜肴很快就陸續上來。

跟想象中的稍有不一樣,大多數菜肴都是熱氣騰騰的,端上來的酒水也是酒氣十足,同城中很多地方都大不相同。

顯然這次慶典大宴,幽冥鬼府也是下足了工夫的。

計緣掃了一眼菜肴,拿起筷子嘗了嘗,發現味道雖然及不上以前吃過的很多美味佳肴,但也還過得去。

見計緣動筷子,早就忍不住的牛霸天也趕忙拿起筷子吃了起來,并且招呼燕飛一起用,而高天明則提起酒壺幫計緣斟酒。

“計先生,您覺得這鬼城慶典大宴如何?”

計緣看看他,提起酒杯喝了一口酒水,低聲道。

“烏煙瘴氣莫過于此!”

現在這種狀況,其實某種程度上,也是祖越國國祚崩壞的一種人道之外的寫照,而且在天下穢祟之氣叢生的關頭,一些滋生的妖邪也往往生性不良。

但這種情況,屬于天下大勢的源流演變,人間俠義正道和世外修仙高人之流,縱然能鏟奸除惡斬妖伏魔,可于大局上講,對祖越國紛亂的大勢并無沒多少決定性作用。

人心復雜,天下分合變遷之勢復雜,介入過深惹一身騷不說,也未必能得到想要的結果,這是歷史上無數次被證明過了的,最好是由人道自我變遷,合適的時機重新洗牌。

只是每逢此刻,多少還是會有一些本就在紅塵中的修行之輩牽扯其中,或為看不清的大義,或為個人私利,最終結果往往不盡人意。

計緣的思緒顯然在這一刻又飄遠了,高天明見他端著酒杯有些發呆的樣子,卻也不敢出聲打擾,還以為計先生心情不好。

正是這時候,有一個洪亮的聲音帶著笑接近。

“哈哈哈哈……沒想到天水湖的高爺,也賞臉來了這無涯鬼城的幽冥鬼府,來來來,我敬高爺一杯!等這邊酒宴了了,請高爺再去我那好好吃喝一頓,我給高爺弄一對童男童女,那滋味,吃多少次都吃不膩,哈哈哈哈哈……”

一名彌漫著兇煞妖氣的妖物提著酒壺端著酒杯走近高天明這邊,口中的大笑聲豪放又熱情。

高天明縱然是能控水的蛟龍,這一刻也是額前冷汗細密而起,僅僅是余光所見,就似乎能感覺到計先生帶著冷意的在看自己。

“砰——”

高天明一掌砸在桌上憤然起身,雙目帶著森然冷光注視著來者。

“你是誰?高某什么時候又和你這般熟稔了?還想吃童男童女?”

高天明袖內手現利爪,一個模糊就掐在對方脖子上,將來者拖近身旁,來者本來遠比高天明更加魁梧高大,但強弱形勢卻是與身形相反的。

“咯啦啦咯啦啦……”

妖物脖子上的骨骼和肌肉發出一陣響動,皮表更是被掐出皮血來。

“呃嗬……高,高爺……我,我不知何處得罪了高爺……小人,道,道歉便是……呃,嗬……”

這時候計緣淡淡的聲音響起。

“行事自有準則,不違心違道即可,無需刻意證明給我看。”

高天明小小松一口氣,但依然怒氣難掩,狠狠將這妖漢一甩,從其脖子上撕下一塊皮肉來,一邊的夏秋也不知什么時候已經站起來了,在夫君將妖漢甩向一側的時候揮袖一扇。

“啪……”

一陣脆響,妖漢直接倒摔飛退六七丈,“砰”得一聲,一下砸在另一張桌子上。

那桌前的幾名妖物只是倉皇退開,卻不敢朝著高天明夫婦的方向怒目。

“做得過了些,不過,做得好!”

計緣淡淡夸贊一句,讓高天明喜意徒升,強行忍住才沒有在面上露出笑顏,只是肅聲道。

“高某只是氣不過這等妖邪之輩,竟然還來污我等耳目,若是在天水湖,定叫他身死喂魚!”

周圍的一些妖物鬼物視線都看向這邊,但高天明此刻妖氣和兇氣都極盛,即便有誰認識與那被打的妖物,也沒人為他出頭,只是這會場中難免就安靜了下來。

高天明看著那邊掙扎著起身的妖怪冷笑幾聲,然后沒多少誠意的朝著周圍拱了拱手。

“高某心情正差,此獠來我這自找苦吃,打擾各位雅興了,還望海涵,大家該吃吃該喝喝吧!”

聽到高天明這么說了,周圍的尤其是近處的一些入席之輩也不敢多言,算是繼續吃喝起來。

燕飛邊上,牛霸天看看那邊被打后只敢恨恨看看這邊,卻連狠話都不敢放的妖怪,低聲對著燕飛道。

“燕兄弟,這高天明也是個兇妖啊,哎,真可惜,我老牛沒撈著打一拳……”

燕飛嘴角抽了一下,只是淺嘗輒止的喝了一點酒,完全沒有附和老牛的想法。

高天明才不管其他賓客的反應,只要計先生對他感觀好就行了,不過他才坐下來沒多久,上方就有響亮而淡漠的聲音傳來。

“天水湖的高爺,倒是脾氣大,威風也不小啊!”

這聲音來自主坐屏風后的方向,正是這無涯鬼城的城主到了。

計緣也望向上,鬼城城主繞過屏風現身,披著一身皂袍,頭戴小冠,雖無鬼相,但身邊始終有絲絲黑氣繚繞,其中還浮現一些虛幻鬼影,看起來聲勢了得。

不過計緣大開的法眼照觀之下,氣息反而顯得有些突兀,即便確實鬼氣張揚,但不如返璞歸真來得好。

高天見到辛無涯出來,再次起身,略一拱手道。

“辛城主,今日是你慶典,高某先恭喜你修為大進,不過還是得就事論事,白日你答應過高某的事呢?”

“自然不會忘的!”

辛無涯說話間已經在主位上落座,并朝著一側后方道。

“帶出來。”

隨著他話音落下,幾名鬼卒從后方屋內帶著四名臉色蒼白的人,繞過主坐屏風走出來。

這四人正是之前被抓走的柯家三兄妹和周興,只不過被驚嚇過度,現在走路都帶著抖,尤其是此刻一路出來,見到許許多多厲鬼和怪物,雖然被告知會放了他們,但總有種即將赴死的恐怖感覺。

這四人直接被帶到了辛無涯身邊,后者掃了一眼四個活人,再看向高天明。

“高兄,你朋友,是這四人么?”

“誰跟你高兄!”

高天明小聲冷哼一句,隨后看略微彎腰湊近計緣。

“計先生,是這四人么?”

計緣看看上面道。

“計某也不認識他們,不知道是否有遺漏。”

“這個簡單。”

高天明再次起身,朝著四個周興等人問道。

“昨夜是你們駕著馬車入了無涯城吧?車上除了你們還有別人嗎?”

周興等人緊張得相互看看,還是柯韻東平復呼吸后開口。

“正,正是我們,車上只有我等四人!”

“哈哈哈……那沒錯了,辛無涯,我朋友就是他們,交給我吧!”

這話聽便是計緣都聽著有些荒唐,周圍的賓客更是聽得莫名其妙。

主坐上的辛無涯瞇起眼睛看著高天明,伸手制止了準備放人的鬼卒。

“高天明!你不是說他們是你朋友嗎?”

“呵呵……”

辛無涯笑了,他不在乎這幾個活人如何,但卻不代表能忍受被戲弄。

“既然是你朋友,你卻不認識他們,更不知道他們同伴究竟幾人?”

高天明點點頭,再次拱了拱手,致歉道。

“確實是高某唐突,其實高某與他們并不相識,但知曉他們遭遇,便想救他們一救,所以隨口說了一個朋友身份,就是怕你這鬼城中的餓鬼將他們吃了,把他們給我吧。”

見高天明居然這樣說話,還致了歉,辛無涯內心氣緩,但天水湖一條蛟龍莫名大發善心,關心幾個凡人死活,未免太過好笑,那么只能是另有原因。

肯定不會是為了要人過去吃,想必也不是這四人身份特殊,想到白日的匯報,辛無涯視線掃過燕飛、牛霸天和計緣,最終還是定格在計緣身上,并且伸手指向計緣方位。

“不知高兄可否告知,這位先生又是何人?”

高天明剛想說話,計緣就抬手制止了他,前者便收聲站在邊上。

其實剛剛早就有人留意到計緣了,現在高天明恭敬的一幕,更是令周圍賓客心中好奇不已。

計緣站起身來,朝著辛無涯拱手算是至禮。

“在下計緣,閑人一個罷了,恭喜辛城主修行有成了,救人是計某的意思,高爺不過是仗義相助,不知城主可否放人?”

辛無涯鬼氣纏繞雙目幽光畢露,運使鬼法定睛細觀計緣,只覺對方渾身上下毫無力法神光,氣息顯像也極為普通,是個再平凡不過的凡人,但對方那份氣度和從容絕非凡人能有,更何況高天明在他邊上簡直如同晚輩或者仆從。

‘閑人一個?怕是仙人一個吧!’

沉默一會之后,辛無涯一聲令下。

“放人!”

鬼卒才帶著人走向下方,到達高天明等人身邊時松開手。

四人到了這時依然戰戰兢兢,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究竟是福是禍,倒是燕飛上前安撫起了作用。

“幾位莫慌,在下燕飛,同這幾位高人都是前來解救你們的。”

“燕,燕飛?可是飛劍客燕飛燕大俠?”

周興看向燕飛,再看看對方裝束和佩劍,心中已經覺得這是燕飛本人,而人在絕境中看到希望,也更愿意相信這份希望。

“正是在下!”

“太,太好了,柯兄,兩位小姐,我們得救了!這是燕大俠!是燕大俠本人!”

“太好了,飛劍客之名我也聽過!”

柯韻琴也興奮的說道,更是讓另外兩人也面露欣喜。

“幾位快快坐下,其他事交給我們處理,一定帶你們出去!”

“是是是!”“對,聽燕大俠的!”

計緣在那邊側目看看四人和燕飛,露了一個微笑后,再次朝著辛無涯拱了拱手。

“謝辛城主高義。”

“哼呵呵……”

辛無涯只是冷笑一聲,既不回禮也不多說什么。

似乎是看出辛無涯心情不好,邊上的有妖鬼奉承道。

“左右不過是些凡人,城主大人若是想吃,我等隨時都可以為您抓些新鮮的過來!”

“嘿嘿嘿……是啊,天水湖的高爺威風盛,就不污濁他的眼了,等今日過后,我們再開一個生人宴,到時候還不更痛快?”

“哈哈哈哈……妙極妙極……”

“哼哼,說得不錯嘿嘿嘿……”

“哦嘿嘿嘿嘿……”

現在辛無涯在,又加上從眾壯人膽,一時間周圍各處附和聲四起,尖銳的笑聲充滿譏諷,高天明雖然是厲害的蛟龍,但到底也只是一個一兩個妖怪,周圍比不他差得也不少。

更多厲鬼兇妖連聲起哄,甚至開始垂涎現象中的盛宴畫面,而一些在座鬼神之流則大多沉默不語。

計緣只是看向主坐上的辛無涯,在牛霸天和高天明夫婦,以及燕飛和被救四人耳中,已經能聽到一陣輕微的耳鳴聲,身上的皮表更是不由自主的泛起寒意。

‘這些家伙在作死!’

除了被救四人,計緣身邊之人心中都有這種念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5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