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03章 詭城

第303章 詭城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03章 詭城

“這個,計先生,您之前沒提過報酬這事啊……”

老牛尷尬得問了一句。

“確實沒說過,但你也沒問過嘛。”

計緣笑著調侃一句,看著老牛臉上一陣好似便秘的表情。

“可,可老牛我也沒什么東西可以作為報酬的呀……要不我給先生您磕幾個頭?”

計緣搖了搖頭,不再調侃他了。

“坐下吧,散去后頸處的法力,這毛發生根在你神髓之處,拔除會費些功夫,一會有什么感受都不能動,否則導入真火氣的時候出了什么偏差,就夠你受得了。”

聽到計緣這么說,牛霸天大喜過望,連連應聲之后背對著計緣盤腿坐下,低下頭的同時也將自己后背衣領撤下去一些。

看著面前的火堆,牛霸天也想象著計先生那三昧真火會是什么樣的。

“準備好,不可妄動,三昧真火不是鬧著玩的!”

計緣這話嚴肅了許多,也讓老牛趕忙收心,對面的燕飛原本抱著劍靠著樹干休息,這會也坐正身體觀察這邊。

計緣看著老牛粗糙的皮膚和后頸那一撮和他格格不入的棕色毛發,慢慢睜大法眼。

比起看正常事物的模糊,涉及到特殊氣息和力法神光之道,計緣的視線則會異乎尋常的清晰。

老牛的妖氣和這毛發上的妖氣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屬性,順著這相左的氣息碰撞,計緣法眼的視線好似延伸到牛妖神髓深處,見到那一團邪異之氣的源頭,正在不斷汲取老牛的精元和法力,并且企圖不斷延伸開去,只不過也有一層筋膜狀的法光阻擋。

“確實難纏。”

計緣這么說了一句之后,運起法力打開身內金橋,渡送出一縷真火之氣,一張嘴,一小股紅灰之氣慢慢飛出接近牛霸天的后頸。

在紅灰之氣接近的這一刻,牛妖一下抓緊的自己的褲腿,直接控制不住力道將褲子抓破,死死掐在了自己的腿上。

明明背后應該是沒有什么溫度變化的,但在靈覺層面,卻有一種恍若滔天火海傾覆而來的錯覺,更是有一種好似無盡長針扎來的精神刺痛感。

心中警兆瘋起。

‘危險!很危險!要命的危險!必須躲開!’

即便如此,牛霸天還是強忍著立刻逃離的沖動一動不動,咬緊的牙關都發出“咯啦啦……”的磨牙聲,渾身上下更是滲出無數冷汗,眼前的篝火同身后意想中的火海滔天想比,真可謂是滄海一粟。

“呼……”

極其輕微的氣息聲在這種緊張的時刻被放大了無數倍,牛霸天面對著篝火的瞳孔劇烈收縮,滔天火海已經已經近在咫尺。

一縷紅灰之氣飛動,在計緣的精細控制下,飛到牛霸天裸露的后頸上,接觸到那一撮棕色毛發。

只是這一次,紅灰之氣沒有直接引燃毛發,而是順著毛發從頂端開始一起入了老牛的表皮,然后順著毛發一直往下,此刻的真火之氣真就細若游絲。

這過程是極為考驗計緣的心神和神念強大與否的,也是極為考驗控制力的,當然,也十分考驗牛霸天的忍耐力。

“忍住不可動!真火氣已經入體,要想根除就得等它到了生根處,若是直接燒下去,你的神魂也會被燒傷。收心入靜定,不能觀想背后真火,否則你心境遲早承受不住!”

計緣再次提醒一句后,袖中甩出一道黃紙便不再分心,盡力控制真火氣,而牛霸天也是如夢初醒般立刻強迫自己進入靜定之中。

黃紙還沒落地,熒粉般的淡淡黃光就彌漫開來,隨后立刻化一位魁梧非常的金甲力士。

金甲力士面向計緣,依然恭敬的躬身作揖。

“尊上!”

只不過計緣這會沒空理他,所以金甲力士行禮完畢之后,視線只是在燕飛這停留片刻后,就靜立在篝火旁不動了。

燕飛緊張的在一旁注視著,雖然他完全看不出什么門道,但也知曉現在應該非常關鍵,這些天他也不止一次聽牛霸天抱怨過后頸的這邪法,說是損根基的陰毒之術。

只不過有這個金甲力士在,護法的事情當然輪不到他出力。

常人注意力的高度集中是持續不了多久的,即便燕飛是個武功不俗的武者也一樣,在死死盯著篝火對面大約半個時辰之后,終于有些耐不住了。

揉了揉眼睛看看金甲力士,這魁梧神將紋絲不動,連眼睛都不眨。

“呼……勞煩力士看顧計先生和牛兄,我去去就回來。”

喝醉的時候叫“牛哥”,但這稱呼太過親昵,燕飛不習慣,所以這段時間就是稱呼“牛兄”。

燕飛往篝火里丟了極快大段柴,然后撐著膝蓋站起來,準備出去解個手。

樹林邊“嗚嗚……”的夜風吹拂,即便是四月天了依然帶著涼意,燕飛往外走了幾步之后,回頭看看篝火方向。

‘還是走遠些方便好了。’

想到這里,燕飛提一口氣,運起身法踏步如風,很快朝著樹林深處走去。

現在已經是萬物復蘇的時節,夜間的林中也不再寂靜,各種蟲鳴蛙叫聲不斷,附近也應該是有水源。

燕飛知道已經幾乎看不見篝火的火光,才停下來解開褲子,這距離怎么說也應該影響不到計先生那邊了。

水線落到地面的枯枝落葉上,燕飛面上也露出放松的表情,不過在這過程中,他睜眼看向前方,發現樹林的密集帶已經被他穿過去了,此刻在這個方向望去,居然能看到另一端林外的情況。

“有火?”

視線遠處,赫然能看到一些火光。

這位置附近應該是沒有什么城鎮村落的,那么火光只可能是另外一伙人。

燕飛方便完后系好腰帶,望了望計緣和牛霸天所在的篝火方向,再看看遠方,隨后提起身法朝前略去,又花費一會功夫到了樹林的另一側邊緣。

隨后燕飛找了一顆較高的樹,提縱而起在樹枝上連點,直接躍上了樹頂枝頭,以此遙遙眺望遠方。

‘真的有光亮,而且還不少啊……’

在枝頭的燕飛,遠方的已經不是簡單的火光,因為那光亮雖然遠,卻好并非一點,這種情況可不是一處篝火能說明的,倒是有些像荒野起了火災。

燕飛抬頭看看天空,月明星稀之下連朵云彩都沒有,同樣也無任何煙霧飄蕩。

‘風向是朝著我的,若是著了野火,必然會有煙霧,難道……是城鎮燈火?可這地方方圓百里連個村莊都沒有,不可能有城鎮。’

燕飛思量了一會后搖了搖頭,心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準備躍下枝頭,但在跳下去前,突然看到稍遠處荒野上有一輛馬車在行駛,他仔細瞧了瞧,確實是馬車。

這馬車距離燕飛所在的樹林邊緣起碼得有里許路程,正從東面朝著西邊行駛,方向應該就是燕飛看到的火光,他又皺眉看了一會后,最終還是躍下枝頭反身回去了。

另一端林邊的篝火旁,計緣此刻也正好控著真火氣摸到了毛發的根髓處,真火氣好似一道細微的龍卷風,從外而內將之卷住,隨后計緣心念一動。

嘩得一下,所有棕色毛發和妖靈之氣全都在這一刻被焚化。

“嘶……”

牛霸天吃痛發出了一絲聲響,或者說更多的是被嚇得。

“好了,解決了,無此術細解的情況下,也只能如此粗暴的將之焚毀了。”

“呼……呼……剛剛,可把老牛我給嚇壞了,可算解決了。”

牛霸天擦著臉上的汗水,隨后伸手摸了摸后頸,除了指甲蓋大小的一塊表皮焦了外,并無其他傷痛,更關鍵的是神魂上的輕松,再無任何威脅感傳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真的沒了,真的好了!哈哈哈哈哈……等我完全恢復了,就是自己再遇上那臭婆娘也不怕了!”

“以你的嗜好,指不定會再著了道。”

計緣笑了一句。

“哎哎,怎么會呢,吃一塹長一智,以后我老牛會多留一百個心眼!對了,燕兄弟呢?”

老牛打完包票,左右看看都沒見到燕飛。

“應該是出去方便了,等一會應該會回來。”

果然如同計緣所說,沒過一會,燕飛就趕回了篝火旁,看到計緣和牛霸天已經看書的看書打盹得打盹,在各忙各的了。

聽到燕飛的腳步聲,計緣沒抬頭,牛霸天倒是一下竄起來了,這會他正需要和人分享興奮。

“啊燕兄弟回來了,嘿嘿,你牛哥我已經好了,這邪術一除我恢復起來就沒阻礙了,那臭婆娘也克不了我了,你瞧瞧你瞧瞧,毛沒了!”

老牛轉身給燕飛看看自己后脖子,燕飛只是道了幾聲恭喜,隨后就將自己見的事情說了出來。

計緣聽著聽著,就放下了書,連老牛都靜了下來。

“你說這可能有城鎮?”

“不錯,我親眼看到有車馬往那個方向過去,而且那邊的火光排布也呈此像,計先生,我們要去看看嗎?”

牛霸天看看計緣道。

“計先生,這情形有些不對啊,此處當無城鎮才是,畢竟城鎮聚集的人火氣不可能見不著的。”

計緣收起手中的書冊,站起來望向燕飛所說的方向,確實沒有瞧見人火云集之象。

“去看看便知,你們兩隨我來。”

計緣說話間已經動身,身如漫步,形同縮地,沒一會已經遠去。

“燕兄弟,我們也走!”

老牛一把抓住燕飛一只手臂,腳下涌現淡淡黃色光暈,急躥追去。

不到一刻鐘的時間,三人已經到達一處土坡上,遙望偏西的遠處。

“真的是城鎮!是什么人聚居在這啊,為何沒聽過?”

燕飛難以置信的問了一句,不過牛霸天卻冷笑一聲。

“哼哼,燕兄弟此言差矣,城鎮不假,但卻不是人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