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300章 憨牛

第300章 憨牛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300章 憨牛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臭婆娘給我死……!”

天空的牛蹄塌落頻率相當快,并且不是瘋狂亂踏,而是極有章法的考慮到了底下女子可能逃跑的死角,踩在了妖氣散發的點上。

“轟隆隆隆……”

巨響不斷轟鳴灰塵漫天,樹林邊緣的大樹早已被轟擊得粉碎,一陣陣氣浪往外翻騰。

燕飛已經運氣調息完畢,或者說計緣一道靈氣化入體內,被妖法侵染的影響就消失了,但面上呆呆的,實在是震撼之色卻無法抑制。

牛妖的法力妖光在計緣看來很明顯,但在燕飛看來只有能見到光輪從天上刮落,可威勢卻夸張至極,幾乎近在咫尺的前方正地動山搖,氣浪呼嘯煙塵漫天,天上囂張的狂笑也不覺于耳。

這一切都給燕飛到來難以形容的沖擊感,握著劍的左手都在微微顫抖,一只右手更是死死掐著自己的大腿肉。

‘武功……在這種妖魔面前,能有什么用?’

再抬頭看看眼前近處,身形極有壓迫感的金甲力士渾身籠罩著一層微弱熒光,這光在白天若是眼力差或者注意力不集中的人,都未必看得到,但在夜晚,卻恰好將金甲力士的身軀完整展現。

“計先生,您,是神仙?”

計緣轉頭看了看燕飛,好似能感受到他心中的復雜。

“以常人所觀,姑且算是吧。”

“哞————”

天空中,猛烈的牛鳴聲爆響,燕飛耳中在這一刻完全是“嗡嗡嗡……”的一片,忍不住捂住耳朵的同時用真氣抵御。

“嗚……”

巨大的破空聲中,借著月色能看到一片巨大的陰影撕開翻卷的灰塵云霧,將一切煙氣劈如若左右翻卷的水浪。

那名如同普農的牛妖,此刻雙目彌漫紅光,猙獰的面色上橫肉暴起,抱住了一根十幾米長的巨大石柱,從天空砸落而下。

周圍地面的土靈都在流動,在空中石柱落下的同時向著落點匯聚。

“轟……”

地面土層在接觸巨石的一瞬,居然如同一塊完整的堅硬石板一樣,產生堅石撞擊的脆響,隨后下一刻,“石板”兩頭翹起,緊接著炸碎。

“轟隆……”

一塊塊巨大的堅硬土塊向著四處飛射,其中好幾塊都朝著計緣和燕飛所在飛來。

他們站的地方距離牛妖打擊的位置其實不算太遠,彌漫的煙塵都快貼近過來了,此刻巨石爆射而出,燕飛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而計緣卻動也不動,因為不需要動。

金甲力士只不過往左前跨出一步,雙臂掃動幾下。

“砰”“砰”“砰”

左右臂所擋的位置和金甲力士的胸口,都有土粉炸開,而力士則一步不退面不改色。

“死了吧?這下死了吧?妖氣都沒了……”

牛妖站在已經粉碎的石柱落點上,視線緊張的在腳下和周圍掃來掃去。

“不用找了,已經被你打碎了。”

計緣的聲音傳來,令牛妖愣了一下,緊接著臉上露出狂喜。

“打碎了?死了?真的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臭婆娘終于死了!哈哈哈哈……呃……”

牛妖狂笑中摸向自己的后頸,隨后笑聲戛然而止,因為他還是摸到了那一撮毛發,然后瞪大了眼睛看向計緣。

“為什么毛還在……”

計緣瞥了他一眼也不說話,揮袖掃向左右,將殘存的煙塵掃凈,走到已經地面破裂的塌陷處,金甲力士和燕飛緊隨其后。

計緣手指點了點地陷處的巨大碎石,金甲力士便上前將之一一搬開,露出了下方一大團棕色毛發。

隱約間,在毛發裹挾中間有一個等人大小的木偶,此刻四分五裂,更詭異的是其上不斷有血水滲出來。

牛妖湊近后看到這一幕頓時瞠目欲裂。

“被她跑了!?”

“那妖孽以一種異術脫身,但她脫逃得不利索,應該也被你傷的不輕。”

計緣皺眉看著地上的木偶,明明剛才確實是真實妖軀才對。

這種手段令計緣有些熟悉,只不過和印象中的手段差異也很大,而且看著木偶滲血的慘樣,對方付出的代價似乎也不少......

計緣轉頭看看牛妖。

“你不知道這女子是誰嗎?”

“呃,先生您指的是地上死的這個,還是那個臭婆娘?”

“你說呢?”

牛妖撓了撓頭道。

“這臭婆娘完全不知來歷,只知道邪異得很,老牛我一時不慎著過她的道,破了我的自悟妖軀法體,讓我道行大損,差點就玩完了!”

這話牛妖說得依然心有余悸,顯然當初確實很危險。

“一時不慎?著了色道吧!”

計緣調侃一句,這牛妖的那點子嗜好,他才接觸不過這么短時間就已經看穿。

“呃……我,我這不是,總得有點愛好嘛!”

此時幾座山之外的一個小洞窟內,地面的忽然亮起一道道陣法光紋,一名臉色蒼白的女子驟然從其中浮現,身上的氣息也顯得非常不穩定。

“嗬……嗬……嗬……”

‘得虧了多個心眼,倒是還得感謝那老牛,沒他攪和說不定晚一些被計緣看出一些跟腳,就走不了了……’

據她所知,計緣言出法隨,可以隨意施展拘神異術,若看破寄神替命術的話,以對方深不可測的道行,搞不好能把這一份神拘出來,強行將神拘留在木傀儡中,那肉身逃出去也不過是行尸走肉罷了。

而且計緣應該還會一種更為神異的奇術,不施禁制,不展結界,不下蠱咒,也不以法觸身,就能將人定身,且是連著神形一起定住,那種就更危險了。

“呼……真是好險,沒想到會碰到計緣,這地方不能待了!”

女子緩和了一下之后,當即架起一陣淡淡妖風飛出洞外,隨后朝著東方遠遁。

之前戰場的原處,燕飛站在計緣身旁,忌憚的看著這個好似一個憨農的漢子,心中猜測著他是人是妖,不過好在看起來和計先生很熟。

“計先生,這臭婆娘看到您連動都不敢動,您知道她的來歷嗎?”

這牛妖很是自來熟的套著近乎詢問道。

“應該和某只狐貍精有點干系,都不簡單!”

計緣說完這句,從地面收了一縷毛發上來后,張嘴吐出一口紅灰之氣,卷過尸體邊,那些棕色毛發紛紛亮起火星,片刻后連同那具木傀儡一起,全部化為灰燼。

做完這些,計緣再次看了看這你牛妖道。

“你也認識我?”

那牛妖漢子憨笑著搖頭。

“嘿嘿,我老牛之前可沒聽過先生大名,但既然這臭婆娘這么怕你,肯定是頂厲害的仙修,這不是,我嘴上喊著你先生助我,臭婆娘居然連手都不敢還,多痛快!”

這回答倒是讓計緣愣了一下,看來這牛妖看著憨實,其實心眼不少啊。

“對了仙長,我后頸的這毛發,您有沒有辦法幫我除去咯,有它在,我就算法軀恢復了,對上那臭婆娘也會被克得矮一截。”

牛妖搓著手,以打商量的語氣求了一句。

“還是和剛才一樣叫我計先生吧,我可以試試,但不敢保證就一定會管用。”

“那還等什么,要我如何做?”

老牛顯得急不可耐,這毛發邪法生根在后頸上始終無法根除,若非他修行也算不淺,早就被侵入神髓了,即便現在也不斷被汲取自己的法力和精魄,阻礙自身恢復,實在是陰毒。

計緣看看他道。

“散去護身妖氣,然后低頭露出后頸便可。”

老牛猶豫著不敢答應了,實在是聽著像是伸著腦袋引頸受死的樣子,尤其是他清楚看到過計緣還有一把劍的,那臭婆娘叫“青藤仙劍”。

計緣笑了笑道。

“你是妖,而計某是修仙之人,自然不太能接受對我無防無備,我還可以告訴你,計某想試的方法,就是剛剛那一口氣。”

剛才的紅灰之氣,將一地棕色毛發和女尸一起化為灰燼,牛妖自然看在眼里,沒等他問,計緣就自己解釋道。

“計某有一門真火之術,名為三昧真火,那氣息不過就是一道真火的火氣,若是趁你不備直接給你一道真火……”

說到這,計緣張嘴吐出一口紅灰之氣,猶如一陣細風卷過稍遠處的石塊下方,那里是兩個身體完好的尸傀,只不過被飛射開的巨石壓住身子而動彈不得。

氣息所過之處,尸傀直接化灰,氣息再次掃過邊上另兩個無頭尸體,也同樣將之灰化。

“呃呵……還是算了,算了吧,這毛長這么久了,也有感情了,呵呵呵……”

牛妖有些怕了,雖然沒怎么見這計先生動手,但從之前那臭婆娘的反應就知道這一位不好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