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87章 有怪物

第287章 有怪物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87章 有怪物

這連上馬背上的小女孩在內的一行八人,看到這情況面面相覷。

很明顯了,大家都看得出來這個村子沒什么人煙,生火的也不過是個過路人而已。

“哎!還是個荒村……”

“他就一個人啊,走這條道不怕么?”

“許是有同伴在里頭呢。”“看著不像有啊……”

幾人見計緣孤身一人,相互之間議論了幾句,領頭幾人中的一個年輕壯漢對著邊上胡渣子花白的漢子道。

“二叔,我看過了,走過來這點路上,附近沒什么好房子了,就那人在的大宅還算完整,而且屋前有口井,我們要不要過去和他……”

男子口中的二叔皺眉看看計緣所在的方向,他們同那邊大約還有十幾丈的距離,在這種天色變暗的時刻,一個瘆人的荒村中,對方一人看他們卻毫無懼怕的樣子。

“我看我們還是另外找一個地方歇腳吧,敢一個人出行,并且住這種荒村,我們還是少招惹為妙。”

聽到男子的話,邊上幾人相互看看,也都沒什么意見,牽著馬就往邊上一點的位置走去,畢竟村子不小,雖然荒廢但應該還能找到合適的地方。

計緣站在門口,把門開大了一些,望著這些人似乎沒有過來的意思。

“轟隆隆……”

雷聲再起,計緣抬頭看看天空,嗅了嗅彌漫的水汽,本來打算開口的話也暫且收在心中。

“嘩啦啦啦……”

雨說下就下,雖然不算大如傾盆,但也絕對不是什么毛毛細雨。

“糟糕,快快快,去那邊躲雨,去那邊躲雨,淋濕了會染風寒的!”

“快快,往火光的地方跑!”“牽著馬牽著馬。”

此刻那隊人處在一個很尷尬的位置,一條村中小道周圍的房子全都破敗不堪,都躲不下兩個人,何況他們還有馬,在雨中找屋子也絕對是下下策,也就只能往計緣所在的寬敞大宅跑。

當先的是那個二爺和壯碩漢子,還沒接近大屋,就朝著那邊的計緣大喊。

“這位朋友,突降大雨,可否容我們也一起在這處擠一擠避避雨啊?”

“可否行個方便——!”

計緣以實際行動來表現誠意,趕緊將屋門大開,大聲回應道。

“幾位快快請進,現在不過初春,要是淋濕了,在這荒郊野外落下病可不好。”

“多謝,多謝這位朋友!”

那位二爺一邊跑一邊拱著手,和領頭的幾位男子當先過來,雨勢有變大的趨勢,所有人都加快腳步,匆匆進了這處大屋。

等最后一匹馬也牽進來,門口的計緣這才又將門關上一些,不過為了避免這些人緊張,留了大概一拳頭寬的門縫。

屋內的人都又跳又動,伸手上下拍打,要趁著身上的水珠還沒滲進衣服里的時刻把它們拍落。

一小會之后,那隊人才算是整理完畢,這會外頭的雨在嘩啦啦下著,那位小女孩口中的二爺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近偏門角位置的計緣,拱手作揖道。

“多謝這位先生慷慨幫助,在下韓明,這些都算是我的晚輩。”

看到計緣一身裝束挺斯文的,韓明也就表現的盡量達理一些,計緣看著這個約莫五十多的男子,也拱手回禮。

“鄙人姓計,此宅荒廢無主,誰都可以休息,算不上幫助到各位,你們也不必客氣……”

說到這計緣指了指角落之前他收集的柴火道。

“外頭的柴枝估計都濕了,這些柴火我是用不光的,你們都淋了雨,可以取了在里頭生一堆火烤烤。”

計緣沒說什么一起用一堆火的話,一來是他的火堆靠近門口角落,一兩人用還顯寬敞,人數多了就擠不下,二來是至少他也得表現出一種對陌生人的戒備,這不是為了裝樣子,而是可以令這些人寬心一些。

果然,聽到計緣的話,韓明也沒反駁,再次拱手致謝之后,就招呼另一個人一起來搬動木柴了,引火的柴枝自然也是從計緣的火堆處拿的。

很快,大屋靠內的位置就也升起了一堆火,一群人都圍在那里烤火暖身子。

計緣除了開頭對他們點火取柴給予一些幫助外,之后就沒有過多理會他們,表現出了一種合適的距離感,獨自坐在門角那塊烤著餅子看著書。

事實證明計緣這種表現,是能夠讓那群人心中更安心一些的,他明顯能聽出那邊的說笑聲帶放松了不少。

不過計緣的主要注意力也不在他們身上,基本看一會書就得透過門縫往往外頭,視線似乎想穿過黑夜中的朦朧雨幕尋找什么。

‘這股怪味是什么東西,為什么又退去了?’

計緣這么思索著,翻了一頁手中的書,鼻子中又聞到了一股味道,不過這次是餅子發出的焦香。

“二爺,那個大先生是個樣子貨,定是肚子里沒墨水的,我剛剛偷偷看到了,他那本書根本就是一頁頁白紙,什么字都沒有呢,還坐在那翻……”

“小孩子家的別亂說。”“我沒亂說……”

那邊聲音雖小,可自然逃不過計緣的順風耳。

計緣就當沒聽見,將卡在凳腳上的木棍拿起,從上頭取下已經松軟的餅子,撕下一塊就放進嘴里咀嚼起來。

“我瞧先生一直盯著外頭,先生這是看什么呢?”

邊上聲音傳來,計緣轉頭看去,走過來的韓明戴了個斗笠,似乎是要出門。

“沒什么,這地荒涼,怕有野獸,就提防著看看。”

“哦。”

韓明應了一聲,打開門,走到檐邊,將剛才放在外頭的一個鐵桶鍋拎了起來,里頭接的雨水已經將鍋裝滿了。

雖然外頭還有井,但這種情況下還是用雨水更方便。

等韓明拎了鍋子進來的時候,還下意識看了看計緣放在凳子一邊的書,現在是合起來的,看不出里頭有字沒字,只是藍底封面上本該寫書名的位置,確實是空白的。

在韓明正拎著鍋關上門,準備回去的時候,計緣突然開口詢問了一句。

“韓先生,計某有個疑惑想請教一下,這地方為何一路行來卻幾無人煙?”

韓明朝著里頭使個眼色,將鍋交給過來的一個男子,隨后就在門口位置和計緣攀談起來。

“計先生定是極少走這道的吧?早些年和大貞打仗,南元道附近的男丁都被征去了軍中,到處都陰盛陽衰,后來好長時間也有些匪禍,據傳還有一些不干凈的東西,所以南元道的人挺多往北闖的,但這種世道……哎!”

韓明說到這也是感慨一句。

“我是這次我也是收到口信來接人,走了一回南元道,這的狀況也確實顯得夸張了些。到時計先生,怎么孤身一人在這種地方?這可是很危險的!”

計緣將口中咀嚼的餅子咽下,看著外頭道。

“計某不是祖越國人,存著走走看看的心思,才一直北上的。”

不是祖越國人?北上?

韓明楞了一下,問了一句。

“難道先生是大貞人士?”

計緣笑了笑。

“不錯,計某確實能算是大貞人。”

“噢噢……先生是大貞人士,少見少見,大貞那邊怎么樣?聽說除了王公貴族,家家食不果腹的。”

計緣轉頭看看韓明。

“你這是從哪聽來的?”

“呃,都這么說的。”

可以,很強,計緣想了下,還是道了一句。

“大貞還行吧,沒那么不堪,祖越國與大貞關系不睦,難免……”

話音到這突然頓住,計緣再次看向外頭,又嗅了嗅味道。

鼻子沒聞到什么,但剛剛耳朵確實聽到了一些隱隱約約的聲響,只是即便對于他的聽力而言也過于遙遠,加上大雨干擾,好似幻聽一般。

“韓先生,今夜你們都早點休息吧,最好別隨便出門,計某敢孤身闖蕩,自然是有些特殊本領的,在我看來,這地方不太平。”

“嗯,多謝計先生提醒了。”

韓明看出計緣不想多聊了,便也回去了那邊火堆。

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有時候是很奇特的,有些人即便你與他只是說了幾句話,但就是能感受到對方是否真誠,顯然計緣給韓明的印象就十分不錯。

離荒村大約七八里之外,有兩隊人馬正在雨夜中廝殺。

一方十幾人身穿勁裝,另一方的人則有的穿著蓑衣,有的著破盔破甲,手中的兵器也是刀槍劍戟五花八門。

到處都是兵器碰撞的聲響和慘叫聲。

一名手持長槍的騎手,正騎著馬來回在外圍游曳高呼。

“砍下一個腦袋,就賞一整條烤羊腿,砍死兩人,就半只羊,弟兄們,別讓他們跑了!”

“上啊!”“殺……老子的羊肉!”“殺呀……”

“當……”“當……”

三五個匪徒的兵器被人用長棍格擋住,另有一名壯漢運掌攻擊。

“哈哈哈哈……有命就來拿吧,喝!”

一名抱著頭巾的壯漢吼聲如雷,猛然打在一名匪徒身上。

“砰……”得一聲將對方擊飛七八尺,趴在地上掙扎著站不起來。

“擒賊先擒王!”“好!”

兩名勁裝漢子配合著格開周圍兵刃,朝著遠處騎手沖去,中間立刻竄出幾人攔路。

一名匪徒衣衫又被壯漢抓住,整個人變成了對方擋箭牌,掄在身邊擋下邊上的刀斧,但周圍攻擊者太多,壯漢也不得再進。

“啊……”“月容——!”

“快去援手——!”

后面的女子的尖銳慘叫在嘈雜中尤為明顯,聽到這聲音的其他勁裝武者紛紛朝著同伴聚攏。

一眾武者且戰且退的匯攏起來,人人喘著粗氣,不少人都已經掛彩。

外圍是數量眾多的匪徒,數量估計得有一兩百,外圍不少都騎著馬。

“還好下著雨,對方的弓弩作用大減,否則情況就更不妙了!”

一人邊說話,邊奪過匪徒的長槍,投擲向遠處的一名頭目騎手,卻被對方躲了過去,顯然也是身具武功。

“現在也沒好到哪里去,喝!”

“當當……噗……”

“小心左邊!”“砰……”

這一邊廝殺戰斗不休。

另一邊,許多受傷的匪徒則被同伴拖到相對后方,忍著痛苦相互包扎,但注意力依然在圍殺的內部。

“今天這些人倒是扎手!”“哼,他們撐不住多久的。”

“嘿嘿嘿,那幾個女的,一會得叫她們好受!”

“那也得不被砍碎了才行......”

許多傷員還有心情交談。

一名匪徒被扭折了一條手臂打斷了一條腿,這會剛剛正完骨,面露痛苦的躺在地上。

“嗬…嗬…嗬……”

一種好似沙啞喘息聲的奇怪聲響在邊上傳來,受傷的匪徒睜開眼轉頭看向自己左側,卻猛然對上了一個可怖的腦袋,眼睛似腐壞,皮膚似枯樹,只有頭部露在外面,身子似乎埋在地底。

匪徒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

“有……呃嗚……嗚……”

匪徒驚恐的大吼聲還沒來得及爆發,一張內布利齒又枯黃骯臟的大口咬在了他脖子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