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82章 金甲力士

第282章 金甲力士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82章 金甲力士

別看蜂蜜只是幾小勺,但胡云只敢每次舌尖沾了點點的吃,這樣滋味才最好,否則多吃一點就齁甜。

邊上的計緣看著赤狐捧著陶碗一臉陶醉的舔蜂蜜吃,也不在廚房待著,出去回到主屋內整理起新購置的東西。

計緣今天才醒,除了出門一趟吃個面,回來靜坐一會看看雪,現在才是要做正事的時候。

從房間內拿出一個小圓篩箕,上頭放了木尺、細炭棒、厚厚一疊大黃紙和剪刀,然后走到院子將東西在石桌上放下。

胡云捧著個陶碗,狐臉滿是好奇的走到了院子里,瞅瞅計緣坐在石桌前的樣子,似乎是準備玩什么手工。

“計先生,您干什么呢,學人百姓剪窗花的話,不該是紅紙么?”

計緣這會已經取了一張黃紙,用尺子和剪刀剪裁其中一塊,再用炭棒畫了一個人形。

“哇,計先生好棒的丹青妙筆,厲害!”

計緣看看這一塊黃紙上的人形,頭是圓圈,身子和手腳幾乎都是筆直的桿子,這狐貍拍馬屁的技術爛得太夸張了。

沒理會胡云,計緣用剪刀順著之前畫好的線條,一點點將黃紙人剪裁下來。

這過程中,懷里錦囊內的紙鶴也飛了出來,停在計緣肩頭認真的看著,如今的紙鶴除了趨吉避兇的本能,那一份好奇心也重了一些,尤其是現在計緣做的事情也和紙有關。

沒一會,計緣手中就多了一個黃紙人,大小大約是半個手掌。

先將這一個薄薄的黃紙人放在一邊,計緣再次如法炮制,在一刻多鐘內剪裁出了十幾個黃紙人。

這些紙片人形態各不相同,除了第一個是站立姿態,其他每一個都代表著一種動作,有下蹲,有躬身,有單臂彎曲也有雙臂交擊,同樣少不了左右腳的跨出,頭部的左右偏轉等。

一開始在胡云看來計先生就是在玩,但其實這些紙片人雖然形態不同,但所有紙片人從的頭部大小到四肢長短,全都幾乎一模一樣,每個紙片人的邊緣更是有一層淡淡的法光隱藏,并且從剪裁第一個紙片人開始,計緣口中就似乎一直念念有詞。

而到了這會,即便是胡云也知曉計先生肯定在做法了,捧著早已經舔干凈的陶碗一言不發的坐在石桌邊,連呼吸都小心翼翼,一雙眼睛更是眨都不眨,一對耳朵也企圖聽清計緣的每一個發音。

沒錯,胡云想要偷學計緣的術法,或者說他這不算偷,是明目張膽的看。

事到如今,胡云也越來越“懂事”,在陸山君的影響下,更是早已明白眼前的計先生,乃是世間有數的高人,道行深不可測,從他身邊學點什么東西絕對是受用一生的。

計緣完全沒有躲著胡云的想法,就以這狐貍的呆樣,也八成什么都學不到,更何況讓他學去一點皮毛也無所謂。

胡云就這么看著計緣弄出越來越多的紙片人,從最開始的十幾張又開始不斷擴展,有些本只有抬手的動作,后來又多了不少手臂彎曲的過程。

杜長生和他師傅兩代人的研究中,一般認為一百零八個的總量涵蓋天罡地煞之數,也能完整承載紙片人所有動作,且也已經是他們法力尤其是心力承受的極限。

畢竟每一個紙片人并非簡單的頭圓方身和桿子一樣的四肢,實際上在剪裁過程中是會以心神和法力,補充描繪出其該有的指、掌、骨、皮、甲等神髓,口中所念的口訣速度非常快,更如同一種心神配合的補充說明,比如道清楚骨有幾節,指有幾根,甲頁多少片等等。

中間只要有其中一個環節出錯,所有心神相連的紙片人就會一起化為灰燼。

計緣雖然心神強大,但第一次嘗試這種這種需要想象力和機械工作相結合的方式,也還是出了差錯。

大約在第九十張紙片人快要完成的時候,剪刀和心神口咒之間的配合出現了一點問題,快了一剎那將紙片剪了下來,這等于提前定型卻還未定神。

嘩……嘩……嘩……

計緣手中這張紙片,連同篩箕內的其他八十九張黃色紙片人,一起瞬間燃起一陣焰光,一剎那全都化為灰燼,把胡云給嚇了一跳。

“哎……心急了!”

計緣嘆了口氣,揮手一掃,所有紙灰就一起飄走。

這會胡云終于能抓住機會問兩個問題了。

“計先生,您剛剛在作什么法啊,那些小紙片人是用來干什么的,好多看起來像是在打架,您應該不是要弄燈影戲吧?為什么都變成灰了?”

“多嘴。”

計緣說了一句,繼續開始第二次嘗試,這次效率更加高了一些,直到備齊一百零八個紙片人,一共才過去了一個半時辰。

不過計緣這還不算完,完整一套流程下來,他已經領會了這個術法的神髓。

這已經是他推演改良過了,一些致命性的錯誤杜長生和他師傅道行不夠理解不到位,計緣都修改過,他的敕令一道鉆研得很深,所以觸類旁通能看出一些問題。

雖然杜長生和他已故師傅的創意和術法框架確實極為難得,但實際上這術法算是已經質變。

杜長生和他那過世的師父的極限是這么多,不代表計緣的極限也會一樣,他依然是繼續剪裁紙片人,施法的過程更不曾停下。

直到天色都開始昏黃,計緣才停下手中的動作,這次沒有失敗,一氣呵成的完工了總計三百二十四個紙片人。

用計緣的理解,后面兩輪之數他稱之為“補真”,有補足真意的意思,當然這只是更修仙的說法,其實他字意之外又有弦外之音,可以同為“補幀”,也算是他的一點懷念心思和小浪漫。

至于為何補到三百二十四這個數目,主要還是計緣慫了,法力還是其次,越到后面心神消耗就越是成幾何倍數遞增,畢竟前面完成的不是放著就好了,而是要形成連接。

他雖然還沒到極限,但已經沒有那么從容,萬一要是錯了一小步,前頭的又全白費了,所以果斷在三合之數的時候收手。

三百多張紙片人在手中也是厚厚一疊,全都被匯聚到計緣手心,其他的部位各有動作不算統一,唯獨頭部全都重合在一起。

計緣看看邊上的胡云,這狐貍精神十二萬分集中。

‘難得你也有這時候。’

心里念了一句后,計緣遂雙手合十將紙片按在兩手手心內。

在胡云眼中,計先生兩手手心冒出一陣陣黃色的光暈,這光非常微弱,猶如黃色的光粉在指縫間飛舞。

似乎在片刻之間,計緣兩手之心鼓鼓囊囊的部分正在逐漸收攏,到最后如同和尚雙手合十的佛禮姿勢了。

計緣看看半個身子已經爬上石桌,鼻尖都快要湊到他手掌邊的赤狐,笑了笑展開了手心。

“啊!只有一張了!這么多紙片人都不見了!其他的去哪了?”

胡云看看桌上桌下,再看看計緣的手心。

“計先生,這么多紙片人都合到一張里頭去了?”

“呵呵,猜對了。”

計緣心情也很好,至少這模子已經起來了。

手中的黃紙片人面上,不仔細看就以為是一張普通的黃紙,但若細觀,能看到有一些淺顯的輪廓線條。

“計先生,這是什么術法,能用來干什么?”

胡云一副想伸手又不敢的樣子,看看計緣肩頭的紙鶴再看看其手中的神奇紙片人,心道計先生其實還挺喜歡玩紙的。

計緣看著手中的紙片人,最后一步還未完成,指尖懸于紙片人頭頂,從指甲縫里滲出一滴血來。

在這滴血滴在黃紙上后,隨口回答了一句。

“倒也還算不上作用多大,只是力氣卻不小。”

“力氣?紙片人?”

胡云看看這紙片人,黃紙上剛剛滴入了計先生一滴血,此刻卻依然是不見紅色。

“不錯,雖然差異較大,但此法也可算是符箓之道的一種,術成之后施法召喚,有金甲力士隨應而生。”

計緣說到這瞥了一眼赤狐道。

“看好咯。”

說話間,手拈黃紙豎于眼前,一陣陣法力涌入黃紙,隨后計緣將之朝著身前拋落。

“力士何在?”

話音一落,黃紙還未觸地,就有黃色光霧顯化,一尊人影在光霧中浮現并且延展開來。

片刻之后光霧消失,原地出現了一個極其魁梧的人,其身披著金環鎧甲,頭戴金盔,身前身后都拖著黃綢絮,身高比計緣足足高出兩個頭有余,面色赤紅,虬髯如針,計緣站在他邊上都好似一個小孩。

出現的巨漢在計緣面前雙手相抱緩緩躬身,出聲如同低沉洪鐘。

“尊上。”

“計,計先生……這,這是紙片小人?是,是活的!”

邊上的赤狐已經目瞪口呆,躲到計緣身后爪子指著力士,說話都結巴。

“算不上,如同我所說,力氣算是不小,也很聽話,但卻十分呆滯,唬唬人倒是綽綽有余。”

計緣抬抬手,金甲力士就緩緩直起身子,保持一個站立狀態了。

胡云緩了口氣,從計緣身后出來,小心翼翼的挪近這巨大的力士身邊,見對方沒有反應,伸出爪子敲了敲裙甲。

“叮叮……”

聲響如同金鐵。

“這不是紙吧?”

“你說呢?”

胡云抬頭看看力士,對方從始至終都沒什么動作,更不看他。

‘好威風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5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