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80章 畫面不敢想

第280章 畫面不敢想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80章 畫面不敢想

計緣的這句話令老乞丐稍稍一愣,看看床榻上老皇帝的尸身再看看已經離開的計緣,面上難得顯出復雜之色。

“哎……”

老乞丐嘆了口,也轉身離去。

寢宮內外哭聲震天,皇帝駕崩的消息往外傳去,皇宮大內從宮人到侍衛全都面向寢宮跪下,元德帝的死訊很快就會通報全國。

老乞丐幾步走出宮墻,遠遠看到陰差離去。

這會老皇帝魂才離體,有蔽陰傘遮蔽天光,魂體不傷,又還沒受夜風吹拂,一股人氣還未散盡,本質上還不算是鬼。

心頭一橫,老乞丐干脆運起法力,幾步之下如奔如飛,直接追了上去,經過陰差邊上的時候,從破布衫的口袋里扯出一根細細長長的紅繩,朝著老皇帝之魂甩去。

在陰差和老皇帝都沒發現的情況下,紅繩直接纏在了老皇帝的腰上。

做完這些,老乞丐才拍拍手朝著另一個方向離去。

早走一步的計緣也沒有再去管老乞丐,人雖然是他找來的,但也管不到別人自由,他獨自離開皇宮,沿著永寧街走在繁華的京畿府中。

大街左右到處是熱鬧非凡的商販和民眾,很多更是來自天南海北,即便知道了老皇帝駕崩的消息,對也這些人而言也就是茶余飯后的一聲“哎呀”或者“哦”。

“計先生留步,計先生留步!”

老乞丐的聲音從背后傳來,計緣站定,回頭看著他趕至身邊。

等老乞丐到了,兩人這才一起前行。

“計先生可是要回稽州啊?”

“先回去一趟,然后過陣子再出去走走。”

聽到計緣的回答,老乞丐“哦”了一聲,之后好似沒什么話說,兩人就走向土地廟的方向。

因為兩人此刻的行進速度只是常人步行,等到了土地廟外的時候,老乞丐才突然又問了一句。

“計先生,當初若是那老皇帝抓緊了你那月餅,你是不是會出來提點一下那老皇帝?”

有時候,計緣也有些無奈,這些修為不淺道行高深的人,總是愛多想,但有些事在他看來,其實也就是簡單的一和二而已。

這老乞丐估計在想著他計某人為何對突然對老皇帝上心了,還是說可能以前就一直上心,但計緣今日也不過是有所感觸,臨時起意而已。

“魯老先生,他抓住了便是抓住了,計某甚至都沒想過這種事情,左右不過是一個餅。”

“當初不是您故意給的?”

老乞丐還是又問了一句,本來計緣想回一句“你想多了”,但忽然又沒了興致和他多聊。

“事到如今,魯老先生何必再想這些呢。”

老乞丐也是笑了笑。

“計先生這是覺得和老叫花子說話無趣了?也是,論修為論心境,老叫花子差了您一籌不止,這楊宗在臨死前的那會,確實能當得起老叫花子的弟子,是我令先生覺著失望了。”

“不論是不是幾息命的徒弟,生前死后一念之差,于楊宗和我都有不同意義,有道是身死如燈滅,身魂不整已非完人……”

聽到老乞丐這么說,計緣下意識的轉頭過去看看他,這話里話外似乎別有深意了?

“怎么?魯老先生這會倒是想收那楊宗了?可您也說了,身死如燈滅,你既然之前在意這個身魂完整,現在又改主意了?”

這會兩人已經到達土地廟,廟中的小乞丐也跑了出來,也讓兩人的話題暫止。

因為計緣和老乞丐都是顯露在外并未施展障眼法,所以土地公也沒現身。

“魯爺爺!”

小游跑著跳的過來,乞丐服口袋里鼓鼓的,八成是香案上的貢品,但以小乞丐的人品肯定不是偷的。

“計先生!”

到了跟前,小乞丐先向著計緣行禮之后,才湊近老乞丐身邊,獻寶似得給對方看自己口袋中的吃食。

“走吧,雖然是土地公給你的,但要是被廟祝看到,指不定得拿著掃把追出來!”

計緣玩笑一句,讓小乞丐臉色大變,趕忙拉著老乞丐離開。

三人只是朝著土地廟方向拱了拱手,就此轉身離去,而計緣和老乞丐在離開一陣之后又繼續剛才的話題。

老叫花子這會終于和計緣交了一些底。

“計先生,當日您是見過我砍頭的,是否覺得有些神異?”

那件事怎么可能忘了,計緣也是點頭直白道。

“老先生當日是真正被斷首,而非以障眼法避過,所濺之血亦是真的,確實神異,若照常理,縱是修仙之輩,不已異術和強健肉身護體,直接讓人砍了頭,也是攸關性命的。”

“嘿嘿……”

老乞丐忍不住笑了笑,心道終于有你計緣也佩服我看不透我的地方了。

“楊宗這徒弟我準備要了,等其受了陰司刑罰,就會去京畿府陰間要人,不用勞煩計先生同去,但還請先生留一書法令,京畿府那邊還是更賣您的面子一些。”

“這有何難,但現在計某好奇得緊,聽老先生的意思,還能令楊宗身魂完整?”

鬼類修行艱難,便是走神道也困難重重,蓋因為其身不完滿,鬼神修法體金身,何嘗不是向著完整靠攏,而老乞丐的意思可不太像是要讓自己弟子走神道的樣子。

難得見計緣一臉認真好奇的模樣,老乞丐心中頓時升起茫茫多成就感。

“老叫花子我有一門鉆研許久的異術,當年被斬首不過是其中一道的顯化,百年以前,我養過幾節碧玉蓮,如今有花三五朵,有藕十幾節,此物極為珍惜,同世間幾種仙竹一般,最善藏養離身之魂,可先令楊宗新魂不墮鬼道,之后嘛,計先生倒是猜猜老叫花子想做什么?”

在老乞丐說到碧玉蓮的時候,計緣腦海里已經跳出了一幅畫面,一個胖乎乎的孩子,穿著紅肚兜抓著紅綾踩著火圈。

“魯老先生不會是想告訴計某,您不但干脆是想用碧月蓮的蓮藕為楊宗重塑一具真正的肉身?”

老乞丐還等著計緣來一句“實屬不知”,然后再告訴對方一個意外答案,結果聽到計緣的話,頓時有些傻眼,脫口而出道。

“這您也能猜得出來!?”

這我還需要猜?

計緣嘴角不由抽了一下,腦海中浮現的畫面又多了一副,那是形如枯槁滿是斑紋又不怒自威的老皇帝楊宗,并且老皇帝的畫面和邊上的哪吒在逐漸重合。

“嘶……”

這畫面不太敢想象了。

“呃,計先生您怎么了?”

“魯老先生,您準備給楊宗重塑肉身,是捏個孩童啊還是維持原貌?”

老乞丐疑惑更甚,計緣簡直是完全不意外,一丁點異色沒有不說反倒關心一些奇怪的問題。

“自然是維持原貌啊,難道捏個孩童另有好處?”

計緣這反應,不由得老乞丐不往這方面想。

“沒沒沒,維持原貌便好,孩童并無好處!”

計緣擺擺手,那樣子引得老乞丐狐疑的看看他,對于老乞丐來說,計緣這人向來神秘,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只能是討要了書文之后便帶著小游一起去了陰司。

只可惜之后計緣也暫時看不到什么東西,楊宗的陰司刑罰要持續好一陣子,看人受刑想來不是他的愛好。

老乞丐的碧月蓮養在別處,加上老乞丐總是不愿透露自己的切實根腳,并且畢竟算是特殊妙法,肯定不會為外人所見。

旁敲側擊幾次,老乞丐就是裝傻,計緣估摸著自己是見不著以后捏人的過程了,最終也還是告辭離去。

老皇帝的死確實是大貞的一件大事,但似乎又算不上什么事,至少對于普通百姓沒什么影響。

除了最初幾天知道消息的時候茶余飯后熱議了一下,之后該怎么過還是怎么過。

轉眼間,已經到了這丁亥年的最后一天。

年三十之刻,稽州家家戶戶都貼好了窗花紅聯,有條件的還掛起了大紅燈籠,大戶人家更是早早準備好了鞭炮等物,更不用每一家都必然精心準備的大飯了。

德勝府的魏家宅院中,一個婦人坐在屋子中,失神的看著門外。

“又是年三十了……”

這么一會功夫,外頭開始下雪了。

“婦人,天涼,要不要我把門關上吧?”

一邊的丫鬟看有些風雪了,就詢問了一句。

“不用了,看看雪也挺好的。”

而此時此刻,魏府大門外,有四個人正走到門口,領頭兩個腳步匆匆,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

“止步,幾位是誰?來我魏府門前所為何事?”

魏無畏摘下自己披風的兜帽,露出一張胖乎乎的臉。

“你說呢!”

“家主!”“家主!”

邊上幾個門房家丁頓時都激動出聲,魏元生早就不耐煩了,直接跑進了府內,一路大呼小叫的往內府沖。

“娘親……我回來了……娘親,元生回來了……!”

這聲音不但嘹亮也幾具穿透力,遠遠就傳到了內府深處。

坐在房間中的婦人一下就站了起來。

“小翠,你聽到了么?”

“好像是少爺回來了?”

正說著呢,腳步如風的魏元生已經憑借記憶跑到了娘親的屋舍位置。

“娘親!”

穆氏看著眼前這個七八歲大小的孩子,雖然大了不少但還是一眼就認出了是魏元生。

“元生!”“娘親!”

魏元生直接撲到了穆氏的懷里,也收好了力道沒有將她撞倒。

“你們怎么這么久都不回來看娘,你們怎么這么久都不回家……娘以為一輩子都見不著你們了……”

這五年等得太過漫長,穆氏忍不住眼淚就直接哭出了聲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