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73章 唯一一次機會

第273章 唯一一次機會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73章 唯一一次機會

紅布滑落到了地上,韓姓老太監此時已經面無人色,別說剛剛抓著布的右手,就是整個身子都在微微打著擺子。

臉色慘白的看向一邊的李公公,然后再看看外頭,發現竟然外頭還有侍衛在場,腿一軟,當即就跪了下去。

李公公看著他,面色淡漠的開口。

“韓公公,陛下有感韓公公多年的侍奉,賞賜白綾一丈,毒酒一壺,韓公公可自行選擇,至于為什么獲得此等賞賜,韓公公心里應該清楚。”

“嗬呃…嗬……”

地上的老太監看向李公公,再看向小太監的托著的托盤,滿上驚恐之色從大盛。

“不!不!我要見陛下!我要見陛下!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求李公公向陛下通報一聲,求李公公念及我們公事多年的情分啊!”

老太監倉皇著跪地爬行,想要抱住李公公的腿,卻被對方輕巧的躲開,看這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樣子,還真怕臟了衣衫一會會有辱圣目。

“韓公公陛下的脾氣你不會不知道,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不過看來公公是不會自己用白綾了,來人,喂韓公公喝酒!”

“是!”

數名武功高強的侍衛當即跨入屋內,猶如老鷹抓小雞一樣將想要倉皇逃竄的老太監按在地上,一名侍衛輕輕一捏其下巴,就迫使老太監張開了嘴。

另一名侍衛取過酒壺,也不搞什么斟酒之類的事情,直接開了上面瓶口就往老太監嘴里倒。

“嗚…嗚呃……嗚……”

老太監激動得手腳劇烈掙扎,但那平生最大的力氣在侍衛手中不值一提,灌完毒酒,還被侍衛直接按住嘴,以防其催吐。

漸漸得,老太監的手腳掙扎開始微弱下去,到后面幾個呼吸才抽搐一下,直至再無聲息。

幾名侍衛站起身來。

“轟隆隆……”

閃電亮起的光將地上老太監的面相照亮,嘴溢紫沫面色發青,雙目更是暴突不瞑。

這些天天色一直陰沉,卻沒有下雨,今夜算是響起了數日來的第一聲雷鳴。

這夜里突如其來的雷電聲,嚇醒不少睡不著的人,其中就包括大皇子和晉王。

李公公回到御書房中的時候,老皇帝正躺在床榻上,蓋著薄薄的絲綢棉被,一位宮女輕輕替他按揉著額頭。

來到御書房,老太監下意識就放慢放輕了腳步,到了適當的距離才輕聲開口。

“陛下,韓柏山已經上路了。”

老皇帝睜開眼睛掃向老太監,擺了擺手,身旁宮女立刻推開幾步。

“嗯,派人將桌案上的秘旨,送去給錢均克和俞寒,告訴他們,做好分內的事就行了,不必多慮。”

老太監看向御書房桌案上的兩卷黃綢圣旨,下意識咽了口。

“是!”

不敢猜測皇帝的心思,伏身拜過之后,老太監取了圣旨退下。

京畿府最大的驛館中,一個院落房間內,尹兆先和計緣已經聊到了尹家二子的成長狀況。

比起當初魏無畏兒子魏元生的聰慧異常,才三歲的尹家二子看起來就顯得正常多了,聰明是聰明的,但和其他此年齡段的孩子沒太過夸張的差異,并且還只有一個叫“虎兒”的小名。

這雷聲響的時候計緣和尹兆先的談話聲也是為之一靜,似是剛剛立下賭約的關系,計緣聞雷心有所感,轉頭看向窗外,伸手略一掐指,細節上不用太清楚,卻知道賭約對他有利。

尹兆先看著計緣的動作皺起眉頭,計緣這種奇人高人,肯定是察覺到了什么。

“怎么,計先生可是覺出什么不對的?難道小兒的乳名有何不妥?”

計緣搖了搖頭。

“非也,與虎兒無關,與你我二人的賭約倒是有些干系,尹夫子會明白的。”

第二日,本是大朝會,元德帝身體有恙,所以還是取消了。

但到了中午,吳王府內的楊慶卻顯得驚慌失措。

“怎么會,怎么會?怎么可能!”

吳王在廳前來回走動,臉上滿是細密的汗水,往日里的沉著冷靜消失不見。

“殿下,殿下莫要驚慌!”

“是啊,殿下,萬萬亂不得!”

吳王看看匯聚到廳中數名大臣和幕僚,以氣急的聲音道。

“宮中有消息說韓柏山昨夜失足墜井,可本王卻知道他是死于毒酒,這分明是父皇知道了本王的事情才將他殺了,本王怎能不急,以父皇的脾氣……”

廳內的人都是吳王十分信任的的心腹,此刻吳王大急之下說話到一半,突然轉過身面向眾人。

“要不我們干脆就……”

“不可!殿下不可!”

幾乎在吳王話才說到一半的時候,一名老臣就高聲喝止,旁人中也有幾個品出味道來,紛紛勸解。

“殿下,章大人說得對,現在萬不可動此等念頭啊!”

“是啊殿下,您既然認為皇上已經察覺,此時輕動此念定是極難成功的!”

“哎呀!”

吳王狠狠一拍大腿。

“極難成功至少還有一線希望,父皇已經開始清除本王埋下的暗線,等本王本王毫無抗衡之力的時候,一切就都晚了,若非本王在宮中還有耳目,此刻還蒙在鼓里,將來死都是個糊涂鬼,現在則還有一搏之力……”

“不錯,殿下若是準備起事,我等自當追隨!”“末將亦是如此!”

幾名武臣則紛紛應聲而喝。

“殿下!聽老臣一言!”

還是那名門下省的老臣突然再次開口,引得廳中暫時一靜,急躁的吳王也強壓怒氣看向他,面色卻不怎么好。

“吳王殿下,與韓公公比起來,殿下宮中的其他耳目藏得是否更深?”

吳王一愣,皺起眉頭沒有馬上回答。

“殿下,老臣斗膽一言,韓柏山被殺一事,可能就是陛下故意讓殿下知曉的,既然韓公公的一切陛下早就看在眼里,那么殿下的其他耳目未必不是如此!”

吳王下意識一抖,臉色更加難看。

“殿下莫急,此時萬萬不可起事,否則萬事皆休,若是殿下能沉得住氣,我們或許還有機會!”

“什么機會?”“你倒是把話說清楚啊!”

幾個還沒想明白的人克制不住的急躁詢問,而一些聰慧之人則開始細細思索,而那老臣則鄭重得朝著吳王作揖而拜。

“吳王殿下,如今我們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靜候,再不可動一分妄念!請殿下三思!”

“請殿下三思!”“請殿下三思!”

一些先后想明白的人紛紛肯請,吳王并不笨,只是作為當事人實在是難以冷靜,哪怕現在也想明白了,可依然難以平息心中的強烈不安和忐忑,實在是太無安全感了。

可即便如此,強迫自己選擇一個正確的判斷還是做得到的。

“好!本王等!”

當天下午的晉王府,晉王和身邊寥寥幾人也知曉了宮中韓柏山昨夜“失足墜井”一事。

只不過晉王這邊就沒有耳目能得到韓柏山是死于毒酒的事實了。

但沒耳目,不代表猜不出來,實際上不論是李目書還是晉王本人,都猜出了韓柏山絕對是被殺而非意外。

尤其是有眼線匯報吳王急匆匆召集諸多心腹前往王府,雖然都是秘密出行,卻逃不過晉王的一些暗線。

“聽李公的話,似乎這韓柏山可能是吳王殿下在陛下身邊的耳目?”

楚家家主詫異著說。

“這吳王殿下膽子也太大了,敢對天子貼身宦官伸手?”

“我大哥的膽子自然是大的。”

晉王聞言略顯出神的回答一句。

廳中還有一名小小的參事也插嘴道。

“既如此,那吳王殿下他們一定是異常不安吧?定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但我們才知道吳王殿下的手伸到了禁軍章建營和南軍,若是吳王突然發難又該如何是好啊?”

李目書搖了搖頭,笑道。

“既然陛下已經動了韓柏山,那么一切就都握在陛下手中了,說不準吳王動了禁軍的事情也知曉了,只是不知道陛下這一杖打下來會敲多重,是敲落云端算數呢,還是直接敲死……”

楚家家主看看李目書,也道。

“吳王殿下若起事,成的可能性不大,但吳王殿下的脾性,未嘗不會選擇拼死一搏,我們也不得不防啊!”

李目書看看他,正想說話,卻突然發現晉王從剛才到現在一直心不在焉。

“殿下,這難道不是好消息么?為何殿下心思沉重?”

晉王對著自己老師笑了笑。

“自然是好消息……”

但晉王笑容很快收斂,繼續道。

“只是我在想,若到了這份上,父皇還是想立大哥為儲君呢?”

“啊!?”“這……”

“有這能么?”

晉王瞇起眼看向廳外,外頭正是那一年冬天降祥瑞的花園。

“呵呵,我就當是如此了,但之前于我們是絕境,現在則有了一絲機會……”

晉王轉過身來。

“老師,我覺得大哥還是會選擇起事的,他若下不了決定,我們便幫他一把!”

“殿下你……”

“老師,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我只看到了這一次機會,唯一一次機會,到底是兄弟,論膽略,我也不比大哥差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