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70章 皇之將死,其言如何

第270章 皇之將死,其言如何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70章 皇之將死,其言如何

不是在大貞?

蕭凌神色一愣,可是周邊各國乃至到遙遠的天寶國,大多數國家都是差不多的州府稱呼,少數蠻夷則是部族之類的稱謂,如果僅僅是在外國,這位神仙應該也不會這么說吧。

有心想要再問問,但計緣已經再次開口堵住了他的話。

“蕭公子莫管那些顧不到的天外之事了,可別忘了,計某今日是討債來的。”

雖然只過去了一會,但這么一會發生的事情可不少,計緣不說的話,蕭凌都快忘了這茬了,或者說還以為之前所說的債務就是江神娘娘這一出。

此刻聽到眼前的神仙說要債的事情,蕭凌想了下,確認性的問了一句。

“黃金五百兩?”

“不錯,正是黃金五百兩,蕭公子不會拿不出來吧?”

以計緣對蕭家的了解,蕭凌的老爹也算不上是個屁股很干凈的,就是清官,這么多年俸祿下來,五百兩黃金這點錢還是能拿出來的。

“行,先生是同我一起回家,還是另有打算?”

計緣遙遙頭。

“用不著,蕭公子自行回府,取了黃金再送來便是,我們就在這等著公子。”

蕭凌看看段沐婉。

“那婉兒呢?”

計緣明白他問這話的意思,不過他又沒打算限制他們的人身自由。

“兩位自便就好。”

聽到這蕭凌安心了些,同計緣和龍子龍女告辭之后,領著段沐婉一起出了酒樓,在夜色中離去。

計緣已經重新坐回了桌邊,而龍子則是透過窗口張望兩人遠去之后才坐下。

“呵呵呵……此子既然當初既然有幸得遇計叔叔,并且還能留下這般印象,若是靠著自己拼搏努力,多年后的今日再遇,未嘗不是一樁善緣,真是諷刺……”

應若璃也是深以為然的點點頭,她和兄長對于計叔叔的脾氣也已經了解了不少了。

在兩兄妹感慨的時候,計緣已經取了三雙新筷子,分別遞給龍子龍女一雙。

“還有一桌酒菜,別浪費了。”

桌上好歹也有七八道菜肴,都是很豐盛的硬菜,今夜蕭凌和段沐婉肯定是不會吃了的,計緣也就不客氣了。

計緣一開吃,龍子和龍女就是裝裝樣子也得作陪一下長輩,自然也是提筷開動。

等蕭凌再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小半個時辰之后了,他抱著一個小箱子回到了雅間,段沐婉則沒有一起來。

本來是可以用銀票的,但蕭凌自覺對方要的是黃金,還是不多此一舉,直接帶真的金子吧。

“計先生,黃金五百兩,分毫不差!”

蕭凌將小箱子放到桌角,打開木盒露出里面整整齊齊的金錠。

盒子大小如同計緣上輩子的那種嬰幼兒的鞋盒,里頭的五百兩黃金真溶到一起,絕對還沒一塊板磚大。

但就是這么小一盒東西,卻是沉甸甸的五百兩,蕭凌這會身子比較虛,即便是武功不俗,抱著盒子走了這么久也是身上見汗且帶著氣喘。

計緣只是掃了一眼盒內金燦燦的東西,隨后點了點頭道。

“好,不錯,蕭公子與我也兩清了。”

說完這句話,計緣袖口一擺,桌上的箱子無風自動,選裝轉了個圈就流入其袖中消失不見。

既討回了債,又弄清楚了那白狐做了什么,計緣也就沒有多和蕭凌多掰扯的意思了,做完這一切,相互行過禮之后,直接帶著龍子龍女先行告辭離去。

蕭凌在雅間透過窗戶想要看看幾人離去的方向,但只是十幾步路的功夫,三人就已經消失在視線的夜色中。

“計叔叔,那蕭家,就是蕭靖的后代吧?”

走在路上的時候,龍女突然這么問了一句,計緣看看她點了點頭。

“不錯,來之前不確定,見過蕭凌之后觀氣相略一掐算,可確認正是蕭靖后人。”

計緣知道,龍女之前在船上是看了一會王立寫書的,末尾總結的部分更是大致總覽全篇,得知蕭靖的事情不足為奇。

這倒讓龍子好奇了。

“若璃,你和計叔叔打什么啞謎呢,蕭靖是誰,為什么你知道我不知道?我跟計叔叔待一起的時間比你長多了!”

計緣也懶得同他解釋,給龍女使了個眼色,自己一人走在了前頭,讓他們兄妹兩自己說道去了。

龍女到底還是一江正神,在當初搞定蕭家之事后沒幾天就有事離開了,龍子則死皮賴臉留了半個月,最后還是被計緣打發走了。

時間就這么跨過夏季又一次到了入秋時節,計緣已經獨自在京畿府待了兩月有余。

這段時間里,計緣也了解了一些事情,京城的局勢自然是緊張的,但不論是勾心斗角也好,明槍暗箭也罷,對他而言沒什么影響。

閑暇去京城的各個棋館看看別人下棋是計緣這段時間干得最多的事,還特地去了一趟陰司鬼城,探望了一次白鹿和她的相公。

除此之外,對于計緣而言值得一提的,就是尹青的科舉名次。

早在春季杏花盛開的時節,這一屆春闈的成績就已經揭曉,早已通過州解試獲得考試資格的尹青也參加了會試殿試。

成績不高,根本夠不著三鼎甲中的狀元、榜眼、探花之位,但其實也不算太差,處于二甲靠后的名次,只不過因為其父尹兆先太過耀眼,兒子尹青的成績反倒被人說差。

這一點其實是蠻有意思的事情,別人計緣不敢說什么,但尹青的才學他還是了解一些的。

若說解元、會元、狀元之位,確實是需要一些運氣的,得不到也正常,可殿試三鼎甲,尹青還是有能力爭一爭并且機會不算小的那種。

可偏偏尹青的成績只是出于二甲末尾,堪堪沒掉到三甲去而已,這就很值得玩味了。

暗箱操作自然是不可能的,即便尹兆先如今得罪的人不少,但還沒人敢這么干,只能說,計緣的那個“小尹青”,在刻意藏拙。

計緣甚至都能猜到尹青所想,基本是只要能滿足做官的要求即可,然后稍稍動用點關系到合適的職位上去,能發揮作用卻暫時不需要太耀眼。

同敬重者甚多一樣,很多人忌憚尹兆先,但實際上尹兆先雖然是個才情出眾的能臣,但骨子里是個文人氣更多,心思玲瓏的尹青才是那個更該注意的,只是除了親近之人又有誰清楚這一點呢。

這一日,在婉州殫精竭慮多年的尹兆先,被宣入京述職了。

包括尹兆先在內的所有朝野大員都清楚,當今圣上,已經時日無多了。

畢竟,不論是敬重尹兆先的人也好,忌憚甚至記恨尹兆先的人也罷,滿朝文武王公貴族,是個朝中人都十分清楚,尹兆先是大貞能臣,是賢臣,更是忠臣。

而這些年朝中很多時候人人自危,真正能當得起元德帝信任又還極為得寵的官員,或許只有可憐的一個半,其一就是尹兆先,另半個就是幾次為皇帝真正尋到過仙緣的太常使言常。

婉州知州尹兆先此次急匆匆趕路入京,就更多了一種象征意義。

此刻,皇宮深處的天子內寢外,一名老太監踏著小碎步走入寢宮來到天子床榻邊,躬身朝著簾帳內低聲道。

“陛下,婉州知州尹兆先入京了,人正在宮外候著呢。”

“尹,尹愛卿來了?過去多久了?”

老太監久奉天子,知道其問得是什么。

“回陛下,詔令發出去到現在也就一個多月,婉州云波府距離京城路途遙遠,尹大人不愧是忠君愛國的棟梁,十幾日功夫晝夜兼程,跑死了數匹好馬……”

“嗬……行了行了……宣他進來。”

“是!”

如今的寢宮中禁止高聲喧嘩,老太監退下后沒多久,就領著風塵仆仆的尹兆先走到了床榻邊。

“婉州知州尹兆先,拜見陛下!”

尹兆先執長揖禮。

“尹愛卿……走近些,讓,讓孤看看你……”

尹兆先看了看邊上老太監,也沒猶豫,上前五步單膝下跪,使得自己的面部微微低于床榻,老太監則走到龍床邊將簾帳拉開一些。

此刻的老皇帝面瘦色敗,看得尹兆先微微一愣,他多年未入京,對老皇帝的印象還在當初中了狀元那會,沒想到如今已經判若兩人。

不過這愣神只是一瞬,尹兆先趕忙低頭行禮。

“陛下!”

而在老皇帝眼中,看到尹兆先,同看到其他大臣有種截然不同的感受,仿佛尹兆先周身都更加光亮一些,與之相比,寢宮中其他位置反而顯出一種錯覺性的昏暗。

“尹愛卿,孤曾聽過傳聞,市井,流學……不少,不少人傳聞愛卿你,身具浩然正氣,乃,乃千古頂梁之臣……”

“臣不敢擔此評價!”

老皇帝笑笑,在幾個太監的幫助攙扶下,墊了枕頭等物,從床上坐起來。

“賜座。”

“是!”

太監搬來一條小矮椅,尹兆先謝恩過后也坦然坐下。

“嗬嗬嗬……原本孤也當是,當是市井流言……但今日見到愛卿……倒是有幾分信了!”

“微臣惶恐!”

“哈哈哈……別人是真惶恐,你卻不是!”

這下尹兆先是真的一慌,趕忙行禮。

“臣不敢!”

老皇帝擺了擺手。

“三省六部的高官,一些人,孤已經,都單獨見過了,你尹兆先只是一介知州,但朝中,無人敢忽視你,孤本來想說些別的,但,突然覺得該問你另一個問題……”

尹兆先略一行禮。

“皇上請問,臣知無不言!”

老皇帝點了點頭,臉色突然一肅。

“尹兆先,你認為,晉王和吳王,誰可堪大任?”

一邊真端著茶水過來的老太監都身子一抖,差點沒把茶盤給摔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