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46章 云洲事起

第246章 云洲事起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46章 云洲事起

皇帝斬了仙人又滿城找仙人的事情,在口口相傳之下很快就傳開了,就連尋常老百姓都清楚,那仙人既然已經被皇上一怒之下給斬了,多半是不會回去了的。

這件事元德帝交給了言常,后者也不過是告知各個差役和官員老乞丐的模樣細節,讓他們去各個城中行乞之人眾多的位置多看看。

便是官差去各處詢問的時候,言常也要求所有人和顏悅色不可兇神惡煞,更不可能到處張貼乞丐的畫像,說到底這找的是高人,言常實在是不敢以找欽犯的方式來。

直到當天晚上,得到的消息倒是不少,有人聽說老乞丐出現哪個街頭,也聽說其出現在某座茶樓,甚至還有人“找到”了老乞丐,等言常過去一看,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乞丐老頭罷了,給人一代米也就打發了。

等處理完這一天的事,所有王公大臣都開始向著皇宮方向走,因為萬壽節大宴就要開始了。

雖然元德帝早上才受了莫大的刺激,但到了晚上,他又變回了那個威嚴冷酷的九五之尊,仿佛白天的挫敗感一點都沒有在其身上體現。

在晚宴開始之前,言常還被秘密招到御書房問話,不問過程只問結果,讓準備一肚子話的言常說不出第二句,只能忐忑的回答一句“無果”。

所幸這次倒是沒被遷怒定罪了,元德帝其實自己心里也清楚一些事,只能勉勵了言常幾句才同他一起赴宴,令一直提心吊膽的太常使受寵若驚。

整個萬壽節大宴還是十分隆重的,而且因為是七十大壽,所以比往年的規模更大。

甚至皇帝還在宴席上直接冊封“天師”,剩下的十四個法師人人得獲“天師”之號,賞黃金千兩。

沒錯,確實是剩下了十四人,有個和尚在晚宴開始前說是水土不服,在驛館臥病不起。

言常還專門找御醫過去看過,確診其有上吐下瀉之癥,身體也十分虛弱。

元德帝本身對剩下的人也不報太大希望,一個自己都病得要死的人更不可能入得了他的眼,所以也就直接剔除了他的冊封資格,還能省去一千金。

當然,這剩下十四人其實大部分也是只是為了“天師”稱號,根本沒有為老皇帝效力之心。

在宴請群臣的殿堂里交杯換盞歌舞升平之時,某處法臺邊上的驛館內,一個原本臥病臉色蒼白的俊俏和尚,偷摸摸掀開了自己的被子。

因為是萬壽節,驛館內的人也被上頭賜了酒食,很多人也在喝酒吃肉,而和尚所在的房舍這則黑漆漆的一片。

和尚悄咪咪從床上下來,穿戴好衣物袈裟,再扎好鞋子上的綁繩,然后到墻角拿起自己的禪杖,又戴好自己的斗笠。

“善哉大光明佛……還是溜吧!”

他躡手躡腳的到門邊,“吱呀”一聲打開了門。

“哎呦……!”

才開門就見到外頭站著一個面色不善的老者,那股氣勢嚇得和尚倉皇后竄了一丈多遠。

“哼哼哼……和尚,你要去干嘛?”

僧人臉上不紅不燥,但斗笠下光禿禿的頭頂卻冒出細密的汗水。

“善哉大光明佛……小僧這是準備離開驛館,施主是?”

驛館外面色不善的人正是老龍應宏,見和尚這幅模樣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你…好端端的萬壽大宴你不去,裝了病然后溜走?”

“呃……施主您是大貞朝廷的人?”

和尚心中忐忑不已,大貞朝廷有這樣的人物,那老皇帝還用得著四處求仙?

‘善哉大光明佛,這太荒唐了!’

“呵呵…我?大貞朝廷的?呵呵……”

老龍給氣笑了,伸手就朝那和尚抓去,明明站在門口,手臂也沒延長,更沒用什么攝取之法,但整個房屋的空間好似被壓縮,和尚貼著墻也是避無可避,直接被老龍一把抓住領口。

隨后好似老鷹抓小雞一般,老龍拎著這個和尚一步跨出驛館,直接騰空飛走。

“哎哎哎……施主,仙長!有話好說,有話好說啊!小僧不會飛舉之術啊!”

在空中的和尚手腳都不敢亂揮,反而死死抓緊老龍的手臂,生怕掉了下去,這百丈高空摔落,不是粉身碎骨也是半身不遂了。

這災劫此前一點跡象都沒,無論如何都算不到啊,和尚更不清楚自己什么時候得罪了這等修為的人物。

老龍帶著這和尚在空中騰飛了一小會,最后飛到皇宮上空,指著下方的歌舞喧囂道。

“這是哪?”

和尚感受著夜晚高空的狂風咽了口口水。

“皇宮。”

“嗯,下面剛剛冊封完天師,你要不要去討一個,放心,我把你丟下去摔不死你,而且你這么出現,那老皇帝絕對封賞你!”

“別,別了吧!仙長您就別戲弄小僧了,到底小僧是什么時候得罪了您,死也得給句明白話不是?”

看著這和尚死活不愿的樣子,老龍也是呼出了一口氣平緩情緒。

“你要真不愿當天師,九天十會的時候你顯什么圣,你吃飽了撐著?我和計緣打一次賭,原先估摸著穩贏,后來覺著應該是平,好,很好,方才在京畿府陰司心有所感,一算發現我莫名其妙輸了,百思不得其解,原來是你個和尚居然裝病!”

和尚急中生智,找準機會趕忙開口道。

“仙長,您既然與人打了賭,自然要愿賭服輸啊,您現在這是在作弊,使不得,使不得啊!”

老龍也就是心中有些郁悶,抓著和尚嚇唬他一下,若這和尚一直鎮定自若肯定會很惱火,現在看他慌張的樣子,反倒消了不少氣。

也不再說話,提著這和尚直接駕著風飛向了京畿府,然后遁入了陰司之中。

前些日子被抓的邪魔之輩也全都被扣押在陰司,當然全是魂體,真身多半已經被龍蛟消化了。

這是和尚第一次真正進入到陰司地府之中,一股子強烈的陰氣沖身,口中不斷念叨“大明王佛”。

陰司城隍殿內,一片巨大的圓形霧氣在殿中心彌漫,在霧氣中心呈現出一片景象,正是陰司刑獄最深處的景象。

一大群人正在城隍大殿中觀看,有一眾玉懷修士,有陰司鬼神和京畿府城隍,也有一些明顯是化形妖物的人。

“爹,您突然出去干嘛啊,呃,這和尚不應該在皇宮嗎?”

龍子應豐哪壺不開提哪壺,不過這事也沒什么好隱瞞的,老龍也是愿賭服輸之龍。

“這和尚裝病沒去皇宮,沒能得到老皇帝冊封的‘天師’之位。”

“不是吧,這也行?”

一旁龍女也是不由失聲道。

“這也能輸?”

然后除了一些不知情的人莫名其妙,了解此事的幾人都看向一邊的計緣。

計緣看看這杯老龍提回來的和尚,后者正對著一眾仙妖和鬼神行禮,修佛至今,這種場面別說見過,想都沒想過,感覺就和明王佛站在一起一樣,還是一群。

“小僧不過是來參加水陸法會,現在法會結束,準備離開京城,不知可否行個方便?”

計緣看著這和尚忐忑的樣子,沖他一笑開口道。

“大師,你不會以為應老先生真的只是生氣,所以將你抓到了陰司?”

難道不是?

“呃……老先生氣度不凡,自然不會的……”

和尚心中詫異,可嘴里說出來的話還是十分考慮現實的。

“大師請看!”

計緣伸手指向城隍殿內霧氣中的景象,雖然沒有聲音,但景象中盡是些妖魂惡魄遭受刑法的慘像,痛苦的嘶吼通過那些猙獰恐怖的表情展現出來。

“這些乃是混入大貞的邪魔之輩,其中自然有不少渾水摸魚之輩,卻也有一些跟腳不同尋常,雖然撐不住刑獄之苦交代了一些事,但他們自身知道的也有限。”

老龍也是冷哼一聲道。

“我東土云洲有動蕩之像,你是廷梁國以北的大梁寺僧人,云游來到大貞,有多少年沒回去了?”

僧人皺眉思量后回到。

“小僧如今四十有二,算來應當有十七年了。”

雖然明知道這殿內全是一群年齡不知道幾歲的老怪物,但這個和尚俊秀的面貌太過“不中年”,還是讓計緣下意識多看了他一眼。

“嗯,那你該回去看看了,雖然我們不清楚這些妖邪背后的更多牽扯所在,但其中有不小的一部分都來自與廷梁國北境接壤的天寶國。”

“天寶上國!?怎么會?”

“呵呵,怎么會有這么多妖邪?”

聽到老龍的話,這和尚下意識點點頭,天寶國在廷梁國北境的人口中被譽為“上國”,那自然不會差到哪去,可出現這么多成了氣候的妖邪到這邊來,肯定是出了什么問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