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39章 以勢壓“人”

第239章 以勢壓“人”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39章 以勢壓“人”

天空這種電閃雷鳴的狀態,其實很多圍在外場或者立在法臺上四邊的禁軍也是心里發怵的,尤其是他們一把把長兵刃還杵地朝天的。

言常和少數司天監和禮部的官員也躲在外圍的一些屋內,遠遠的望著電閃雷鳴之下的高高祭臺。

因為敬獻月餅的事情,言常似乎在這段時間深得皇帝器重,所以在一眾負責水陸法會的官員中話語權也更大了一些。

“言大人,這打雷閃電的,怕是一會要下暴雨,上頭的法師們怎么辦?”

有人略帶憂心的詢問言常,后者則皺眉望向高臺方向的。

“那些報備中只是普通僧道,表明前來祈福誦經者,自可下臺避雨休息,而那些報備中有神通有法力者,既是高人,些許風雨自然難不倒他們。”

聽言常這么說,周圍共同負責此事的一些官員了相互看了看,大致都明白那意思了。

“就是法臺上下的禁軍免不了一起受罪了。”

“那便命臺上禁軍全都下撤至臺下,只淋雨總好過被雷劈。”

言常說這話的時候,面向的是一旁的外廷殿副指揮使,也就是這一支外廷殿禁軍的副統領,論官職品階其實比言常大,但法會這種事禁軍只能是輔助。

“嘿嘿,言大人說得不錯,我手下的弟兄個個習得一身軍中武藝,有有盔甲在身,淋個半天雨還是沒什么大礙的。”

說話間,副指揮使傳令邊上的幾個士卒,后者紛紛按刀展開身法,小跑著分四方繞行至法臺,然后上去通報命令。

隨后大約一盞茶不到的功夫,法臺上所有禁軍和力士紛紛開始有序的沿著四面臺階往下,到最后,整個法會高臺上,就只有幾千名法師留在了上面,一個個依然以各自手段祈福。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也逐漸越來越暗,天上的烏云緩緩移動,漸漸的覆蓋了整個京畿府府城。

“咔嘩……轟隆隆隆……”

閃電照亮了元德皇帝的臉,此時此刻,他正在一間宮殿外的檐下望著烏云密布的天空。

今天既是水路法會開始的時刻,可以說是他未來生辰的一次開幕,九天之后元德帝將會冊封“天師”,隨后邀天師一起參與他的萬壽節大宴。

陪著皇帝在這一起看天的除了宦官侍衛,還有幾位皇子,此外并無任何大臣和嬪妃。

“慶兒。”

“兒臣在!”

元德皇帝一聲呼喚,邊上的吳王立刻躬身回應。

“你說這水陸法會當天就電閃雷鳴,是不是老天在警告寡人?”

“這…兒臣…兒臣也不知道啊!”

這種問題,吳文再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敢回答,老皇帝看了他一眼,再望向三子楊浩。

“浩兒你說呢?”

晉王皺眉看看自己父親,在看看天空。

“轟隆隆……”

雷霆猛烈千云壓墨。

“父皇無需多慮,刮風下雨電閃雷鳴,不過皆是此季常見天象,夏雪冬雷才是反常。”

老皇帝只是看看他,也并未多說什么,再看看自己其他幾個兒子,全都一副“不要點我”的樣子。

“咔嚓…..咔嚓…咔嚓……轟隆隆隆……”

突然間一陣急促的閃電在東面劈落,密集的巨響聲將連同老皇帝在內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在這之后的幾個呼吸內,“嘩啦啦啦……”得傾盆大雨終于落了下來。

遠在東城的法臺上,一些邪修妖修直至此刻才如夢初醒。

中心位置,一個獐頭鼠目的干瘦男子愣愣的望向距離他十幾丈開外的方向,方才有數道雷霆同時劈落,擊中了那里一個女子,此刻已經化為一具冒著黑煙的焦尸。

周圍很多“法師”都嚇得癱倒在雨中,原本法臺上都是祈福誦經和起舞的嘈雜聲,這會全靜了下來。

“這不是普通雷霆……這是雷法!有人在御雷!”

獐頭鼠目的干瘦男子倉皇大吼。

“有人在御……”

“咔嚓…咔嚓……轟隆隆隆……”

男子后半句話已經再也說不出來了,六七道閃電幾乎同時擊中了他,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御雷法在殺伐中最出名的不是威力,而是那種幾乎避無可避的速度,而比之普通天雷,這種御雷之法的雷霆飽含法力與真意,加上這些邪修此刻狀態特殊,威力更是出眾。

一些純粹是凡人或者凡人武者充數的法師,是最先亂起來的,除了極少數被嚇癱的,大多連滾帶爬的朝著法臺之外跑去。

“哎呦劈死人啦!”“快跑啊…劈死人啦!”

“走走走,銀子沒有命重要啊。”

“別推別推……”

數千人中九成以上都是些普通人或者江湖人,恨不得多長幾條腿的從法臺上下去,其中也有一些于大貞大勢無關或本身并無邪氣的修行人夾雜其中。

“轟隆隆…”“轟隆隆……”

雷霆偶有劈落,不是次次都會劈到人,但也在一眾人逃竄過程中,又劈死了得有十幾個。

這種情況下,臺下的禁軍也是攝于天威都往法臺外避開,找尋能擋雨的地方,所以并未攔著這些本該不得離開法臺的“法師”們下來。

一些混在人群中安全出逃的修士都慶幸不已,遠離了法臺,那種壓抑的恐懼感才驟降下來,再回望的時候,發現整個法臺都似灰蒙蒙的。

法臺上還有起碼數百人沒有一起逃走,不是不想逃,而是很多都不敢輕舉妄動更無法輕舉妄動。

此刻天空暴雨落下,雖然雨水會流走,所有人腳下的法臺卻也鋪上了一層淺淺的水波,好似一層清凈的琉璃。

這層水面上倒映出一個個人影或者怪影,有的站在法臺上明明是一個人樣,水波上的倒影中卻是一個怪物。

這還不是關鍵,關鍵是這琉璃般的水波鏡面上,不停有雨水擊打起波紋,更有一個個靈光熠熠的文字也顯出真身。

文字帶著柔和毫光,無盡月華如鏡中綻放,又好似雨中升明月。

一股極其浩大的氣息牽扯其上,光華在朦朧的雨中展現神異,所有這剩余的數百人,一個個覺得好似萬鈞壓身,只能勉強站立。

“呵呵……鏡中倒影兩相翻轉!”

計緣就坐在法臺幾百丈以外的一個茶棚里,背朝桌子坐著,翹著個二郎腿雙手撐膝,面帶微笑目色淡然的望著法臺方向的隱晦光華。

自當初傾天劍勢之后,計緣對自身意境和勢運用領悟卓有成效。

對于自己這一手還借勢之法還是極為滿意的,月華、敕令法、人道之勢,以及妖邪之輩本身的戾氣邪氣都缺一不可,各種氣機越盛,則效果越強。

計緣不自謙的想想,這一手在奧妙無窮的修行界也算充滿想象力了。

這場雨一下,整個法臺好似琉璃之鏡,數百字法令展現道蘊,加上之前人道氣的牽扯與納藏月華綻放,已經產生“似鏡翻轉”的效果。

在臺上的這些被篩選的妖魔鬼怪,自身氣機被倒影翻轉,此刻身子雖然站在法臺之上,氣機卻被鎮壓在法臺之下,也是為什么水波能倒影出他們真身的原因,并非什么照妖鏡神通,只是氣機顯化而已。

只要沒有掀翻這巨石高臺的法力與神通,或者看破這一層道法的境界,就在氣機和心里層面糾纏上動彈不得,加上靈臺也被蒙蔽,越是在意越是心驚越是恐懼,越會被壓得起不來身。

當然,或許有什么手段莫測的逃遁之法也能掙脫。

“咯吱吱…咯吱吱……”

一個壯漢渾身肌肉隆起,咬著牙挺立。

“嗬…喝……”

“啪…”的一聲,一條腿屈膝砸在法臺上,整個身子劇烈顫抖掙扎著,隨后另一條腿也“啪……”得一聲重重砸在石臺上,奇特的是水面僅僅蕩起波紋卻無水花濺起。

“吼……”

邊上另一個老頭揚天吼叫,面色中露出猙獰,渾身骨骼都在“咯咯咯……”作響,妖氣沖天之下,拼盡全力往前邁出了半步。

結果是無窮雷霆落下。

“咔嚓…咔嚓……轟隆隆……”

老乞丐都忍不住伸手遮住了小乞丐的眼睛,怕他被這雷法閃電刺傷眼睛。

“嘖嘖嘖……老老實實跪下不好么?”

整個場中,也就老乞丐和小乞丐最輕松,他們兩不但沒有被鎖住氣機,同樣老乞丐也有那能看破的心境。

只不過老乞丐心中也是暗暗乍舌,說到底他還是有些看走眼了,明明已經把這敕令之法看的很重了,卻不想層層變化都出乎預料。

“昂吼”“昂”

天空雷霆中,隱約有并不明顯的龍吟聲響起,宣誓著云層之上蛟龍的興奮。

臺外的大貞官員和才躲到各處房屋內的士卒們也多驚駭的望著高臺,哪怕見到大量法師逃下來,可看著高臺上不時有閃電劈落的樣子,心中難免會有一個念頭。

‘不會還有人在上面吧?’

老乞丐看了看天空,已經看到這么多手段了,也就不再留于臺上,牽起小乞丐的手往臺下方向走去。

這過程中一個個動彈不得的“大師”們紛紛或詫異或祈求或憤怒的看向他,央求者有之,或者因為誤會什么怒罵的也不少,甚至有想出手留下老乞丐的,但一分心運法,立刻被按趴在臺上動彈不得。

小乞丐這輩子哪見過這種群魔亂舞的恐怖場景,看看地上一些個“大師”的倒影,那根本就是妖怪,嚇得他始終縮在老乞丐邊上。

但小乞丐也不笨,魯爺爺是有本事的他早就知道,看現在這情形,這些妖魔鬼怪也害不了人。

“魯爺爺……它們是不是都要死了?”

“嘿,這可不是老叫花子能決定的,當然,更不是這些東西能決定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5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