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31章 法會不尋常

第231章 法會不尋常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31章 法會不尋常

京城御書房中的老皇帝有些魔怔了,一方面因為聽到龍的消息心中有些振奮,另一方面因為聽到的是墜龍之事,也顯得極其不安。

這種不安感是如此的強烈,好似心中鑼鼓喧天。

元德帝突然想到了一封秘密奏章,手臂微微顫抖的在自己桌案上翻找,平常十分注重儀表威嚴的他此時竟也渾然無覺自己的狀態。

“啪啦啦…啪啦啦……”

好些疊起來的奏章都因為元德帝粗暴的翻動而滑落。

晉王愣愣的看著自己父皇的動作,當然也對老皇帝手上微微的顫抖看得十分真切,這一刻,他心中五味雜陳,心緒極其復雜。

‘父皇…真的老了……’

即便是吳王,此刻的目光也是顯得有些復雜,但也很快就被一抹喜色取代,隨后表情歸于平靜。

“找到了…找到了……”

元德帝喃喃自語,微微顫抖的手拿起一本秘奏奏章,然后小心的翻開,上頭的呈奏人寫得是麗順府知府尹兆先。

元德帝拉開奏章,快速瀏覽,像是在查找什么,大約十幾個呼吸之后,終于找到了一列小字:

(微臣以為,婉州之事絕不可姑息,官員欺上瞞下貪墨乘風,豪奪無度致使民不聊生,此乃危及我大貞江山社稷之勢。)

實際上,計緣之前的擔憂不無道理,當時他對尹兆先說老皇帝正準備水陸法會,擔心老皇帝對政務上的心力或者魄力不足。

而元德帝在知道婉州之事后確實極端憤怒,御書房砸了茶具的事情也不是假的,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老皇帝的心態也產生了一些變化,那些膽大包天的混賬官員搜刮了這么多利益,那這些利益能不能直接到到國庫和皇帝私庫的口袋里呢?能不能繼續這么源源不斷的流入金銀呢?

元德帝的這種思想連晉王都不知道,更別提身在婉州的尹兆先了,但絕對是一種十分危險的念頭。

可是此時乍聞“廣洞湖墜龍”一事,驀然將老皇帝嚇醒了。

“呼……”

元德帝呼出一口氣,看看御書房內的大臣和皇子,原本準備的說辭也更改了……

“正如尹愛卿所言,婉州之事絕不可姑息,給我注意一下朝中同婉州有瓜葛的一系官員,就用尹愛卿的建議,先找個由頭,將婉州知州陳雨賀升職入京……”

老皇帝說到這目光掃向臣子和自己的幾個兒子。

“我不管你們中是不是同婉州那邊也有瓜葛,今日就算是給你們一個機會,全力辦好了這事,寡人便既往不咎,若敢走漏風聲……皇室者,斬立決,朝臣者,夷三族!”

老皇帝說這話的時候聲音比較沙啞,但其中的冷意卻令御書房內官宦微顫,其中更是有人脊背濕汗,心中暗道這陳雨賀怕是兇多吉少了。

當然,婉州局勢在許許多多當事人不知情的情況下開始轉變之時,京畿府的水陸法會也如火如荼的準備中,不過此事目前也就京畿府周邊的人知曉,還不算聲名遠播。

對于元德帝而言,這件事同樣不亞于對婉州的處理,甚至還打算派人前去調查墜龍之事,尋訪婉州的奇人異士。

并且很快的,皇帝要在京畿府舉辦水陸法會的事情,就昭告了天下,不限佛道儒俗,邀天下名士高人共赴京畿府參加法會,為大貞國運祈福為大貞天子祈福。

并且會選出一些高人賜“天師”名號,賞黃金千兩,能得天子召見。

此詔書一出,大貞各州各府的“高人們”自然是都安奈不住,心中有些念想的紛紛欲要前往京畿府參加法會。

尹家次子滿月酒過后又過去二十多日,婉州麗順府衙門后府。

花園的石桌上一副圍棋擺開,尹兆先一身白色便服,計緣著一身青衫,兩人坐而對弈。

到如今計緣的棋力早已勝過尹兆先許多,不過后者也不是沒有進步,兩人都已經不再是當初的臭棋簍子。

計緣又不是老龍,好勝心那么強,和好友下棋當然會讓著尹兆先一些,所以兩人還是下得有來有回,像這種對弈,這段時間進行過好多場了,算是棋會聊天。

此刻計緣將手中黑子落下,占據了一片角落的先手,令尹兆先皺眉沉思。

“尹夫子今日有些心不在焉啊?”

尹兆先望著棋盤上縱橫交錯的黑白子,也差不多能看到最終的結果了,猶豫了一下,還是投子認輸了。

“哎…京城有消息了,圣上終于下定決心打算對婉州官僚動手,只是水陸法會的詔書也下來了,號稱九天十會,邀天下高人共襄仙道盛舉……”

尹兆先是真的接觸過高人的,比起朝野中的很多人算是多了解一些事情,這種招攬能有多少有真本身的人會去呢。

此情此景難免讓尹兆先想到當年正元帝求仙的一堆荒唐事,求仙問道就求仙問道吧,可卻沒有修仙問道該有的姿態,握權不放又罔顧朝綱荒廢社稷,持國不為江山而為仙丹,就難免給大貞帶來沉重負擔。

計緣也是瞇眼一思量,隨后才展顏笑了笑道。

“此事就不是尹夫子你能管得了的了,朝中自有一群諫官在,再說元德皇帝這不是還心系婉州嘛,比計某之前所想要好多了,一場法會就隨他去吧!”

尹兆先笑著搖了搖頭。

“嘿,我自己接下來就會忙個昏天黑地了,婉州之事都焦頭爛額,京都那邊我可沒那能耐去管,只是門下省那幫人,怕是諫不動圣上的。”

尹兆先只是和計緣閑聊,雖然知道真正的高人就在眼前,但并沒有任何請計緣也去參加什么法會的意思,這種事,好友是不會感興趣的。

只是這會尹兆先卻猜錯了,計緣對這水陸法會還真就挺感興趣,當然不是貪圖那什么天師名頭和賞賜金銀。

實際上這場法會他和老龍私下都已經討論過了,甚至玉懷山那邊也準備有些動作了。

是元德皇帝真的洪福齊天了?并不是。

主要是如今東土云洲形式也開始有些不對起來,這其中可能是東土云洲本身就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醞釀的問題,而當年的天機閣流言則使得原本處于邊緣角落的大貞,一下子吸引了大量關注。

如今大貞確實算得上“臥虎藏龍”,可也能想象元德帝這次的水陸法會,還真未必只能吸引到一些招搖撞騙之徒,搞不好有些魑魅魍魎在里頭。

畢竟得大貞皇帝親自冊封“天師”,等于得了大貞正統,退一步說,哪怕是一些道行尚淺的精怪之流,同樣是極端渴望得到這一封正的。

只不過京畿府陰司那關不是那么好過的,而大貞內部的正統仙流也會抓住苗頭刨其根,借機來一次肅清。

計緣正思量著,尹兆先突然又開口道。

“哦對了,知州大人不日就要升職入京,我還得準備一份賀禮去。”

“呵呵,那尹夫子可要破費咯,你那點俸祿能準備的禮物,怕是會被其他人的賀禮給輕易擠下去。”

“計先生說笑了,尹某還舍不得花錢呢,寫張大字帖也就是了!”

尹兆先說著就站了起來。

還別說,尹夫子準備的這禮物真就不寒磣,說句萬金難求夸張,道一句百金不換卻不過分。

“既然如此,尹夫子且去忙吧,計某在此叨擾兩月有余,也是時候離開了。”

計緣也站了起來,算是同好友道別了。

尹兆先并不詫異,能多留計先生一月已經不錯了。

“計先生此去可是回寧安縣?”

計緣笑了笑。

“非也,計某準備去見識見識那京畿府的水陸法會。”

半日后,計緣道別了尹府一眾人,離開了麗順府衙所在,于城中隨意逛過一圈之后出城踏云而去。

計緣本人自然不會保命參加那個什么法會,但總得早去占個地方。

這法會注定不同尋常,或許對于元德帝來說也能稱得上一種幸運,至少不會同正元帝一樣看都看不到什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