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29章 死后亦“走水”

第229章 死后亦“走水”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29章 死后亦“走水”

老龍離去之后,計緣也是沉思之前其口中所謂“兩荒洲界生亂”之事,確切的說應該是南荒洲和黑夢靈洲。

南荒洲包含十數萬里神秘的南荒大山,當初也從白鹿口中知道過盜丹之亂,但其實在那以前就一直就十分混亂,說是妖魔叢生之地也不為過。

黑夢靈洲雖然名字中有靈洲二字,但真實情況比南荒還要糟糕不止一籌,其面積在天下十方各界中都算得上極為廣闊,表面上是一片山靈水秀廣袤荒蕪的自然風貌,內里卻極其混亂。

氣機混亂之下藏匿之所無數,少有正統上的仙道不說,更是妖勢強大魔焰滔天,人道之勢孱弱至極,甚至傳聞在有一些隱藏的洞天之地中,還有國城之地的凡人為妖魔所控,飼如牲畜。

此兩洲之地在正統修行界被稱為“南荒”與“黑荒”,統稱“兩荒”,但顯然前者不過“荒”洲中一地,后者則是完全混亂不堪。

而提到黑夢靈洲的事情,就不得不牽扯到計緣心中的另一樁往事,昔年春惠府城隍托尹兆先給的那塊陰沉木牌,用以物傳神的手法記述了審訊內容。

那紅夫人據說當過一段時間的某大妖姘頭,那大妖曾經去過黑荒中一處“飼育”洞天,里頭就有一個“畜人國”,自打出去了就一直對那里念念不忘,多年后妄圖想在東土云洲也弄個差不多的,還聯合了不少妖物,并自封妖王,結果是被各路神祇和仙俠島修士發現,并一路追殺,大妖被斬,有些妖物目標小四散而逃,紅夫人一行則僥幸逃入大貞。

陰沉木中所留信息當初是那蛇妖招供的,城隍給這么塊木牌,估計主要是為了會知計緣一聲,但未必沒想著計緣能不能救一救那“畜人國”。

計緣也只能說暫時有心無力,信息不夠是其次,能耐不足才是關鍵。

撇去這些了解到的往事不談,計緣一直和老龍抱有同樣想法,以為兩荒之地的混亂,同東土云洲同大貞是非常遙遠的,但今夜聽老龍意思,要么是墨蛟的事情同那些地方脫不了干系,要么只是一種引申。

‘好像李城隍之前也說過一些令我一頭霧水的話來著!’

計緣這會突然想起因為墜龍而耽擱的事情了,于是就之前其曾言“大貞將迎來多事之秋”的事詳細詢問了一番。

本來計緣還想問問怎么這么清楚自己的外貌,不過這一點能推測的到,所以不算重要。

結果大致上講的事情其實計緣都知道,大貞國祚在元德帝如今的狀態下,處于一個微妙的時刻,京畿府皇族之間和朝臣之間爭斗劇烈,國內各處的地方政務上也出現了問題,而凡塵之外的層面,有天機閣之事原因使得各方環伺,很多地位高消息靈的神祇都逐漸了解并心憂不已。

至于計緣的名頭,也是在這種情況下被一些上層神祇所知曉,嗯,連同那一手“天傾劍勢”的曠世神通一起。

墨蛟墨榮原本的居所是東海之外,但蛟龍想要化龍,走水一途是幾條最最古老的正道之一,其中蘊含的道理不光是發發水走走江的事,從起點的選址到中途通過的山川水澤各種地勢都極有講究,廣洞湖乃大貞四大湖之一,匯四方之勢系東西水澤,是一處明面上可見的絕佳場所。

但墨蛟喜動,每隔一段歲月也會龍游大海覓食海中巨獸,這一次就是在從東海歸來的途中著了道。

出手的那些妖魔原本就沒打算讓此蛟能逃回大貞,想以惡魘之術控制墨蛟,以期能在大貞國境內動一動手腳,可惜低估了墨蛟的兇狠,自爆龍珠并咬碎一個邪修,忍著痛苦逃遁回了大貞。

只是憑借毅力飛回到婉州,就沒力氣再往西去通天江了,也就發生了計緣和麗順府城隍所見的墜龍事件。

通天江老龍怒火中燒地飛騰出大貞國境,讓圍繞在大貞范圍的妖魔之輩深刻回想起了一件事,大貞不光有一位能“劍出天傾覆”的隱仙,更有一條千歲真龍,令所有邊際之輩明白了什么叫真龍一怒八荒顫。

吐出龍珠從東海之畔由東至南,找尋一切看不順眼的妖魔鬼怪邪修外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參與了攻擊墨蛟之事,妖氣不對味或者邪氣顯露,不由分說就是殺。

真龍所過之處,一路烏云滾滾電閃雷鳴,就是一直正經修行的妖物,也難免有被誤殺的,比如那些正巧和邪物攪和在一起的。

用老龍事后對計緣的說法,能和邪物攪和在一起的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遲早也會變成一丘之貉,若是真的冰清玉潔,那也只能是算他們倒霉。

但有一點老龍和計緣都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直到老龍怒不可遏的在大貞周邊一通吞噬誅殺,才發現原來東土云洲,至少是大貞周邊一些國度和區域,已經有如此多的妖邪異類存在了,遠比之前推測中的多得多。

墜龍的十日之后,廣洞湖湖底千尺深的沙潭中。

一身對襟長袍的老龍應宏和一身白袍長衫的計緣站在一起,城隍早已回了廟中,沙潭中心躺著一條數十丈長的巨大黑色蛟龍。

這條墨蛟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一直是一種隨性的態度,連水府都沒有建。

墨榮此刻已經是奄奄一息,強撐了十天也到了極限了。

若非掐著墨蛟生機將絕之日回來,老龍估計還要在外頭殺一陣子,便是此刻,依然殺機不減煞氣纏身,一股濃郁而可怖的龍氣轉騰不休。

龍蛟之屬死后若無意外,龍魂會潛游入水澤,順著水道流入大海,在這過程中逐漸散去身上魂力,最后在海中消融前身,存余一縷水澤真靈之氣。

此真靈之氣到此時基本處于一種無思無想的狀態,更如同一股特殊的精純靈氣,會順著汪洋大海或者天下水道四處游曳,直至遇上某個得天獨厚的水族,融入其身化開靈智,成為一個新個體,并有一天能重新化蛟乃至化龍。

一旦能化蛟重歸龍屬,上一世的記憶也會隨著修行的逐漸積累而回來。

這是一個很神奇的過程,同樣能叫“走水”,卻與化龍的積累形成截然相反的結果。

在計緣看來,這既是一種獨特的神通,也是屬于龍蛟之屬的浪漫,畢竟較真起來,其成功率實在是渺茫,也只能稱一句浪漫了。

可龍蛟有自己的驕傲,絕大多數寧愿搏一搏這虛無縹緲的機會,也不愿淪為鬼龍。

“墨榮,老朽也不清楚對你出手的宵小有沒有盡除,但為你陪葬的也不少了,你安心去吧!”

老龍逐漸收斂氣息,隨后帶著嘆息的這么說了一句,計緣則站在身旁一言不發。

墨蛟琥珀色的龍目中光澤依舊,在幽暗的水下好似兩個熒光大燈籠。

“嗬……嗬……”

最后的龍氣正在一陣陣從蛟龍口中散出,一串串水底氣泡漫向頭頂湖面。

等到又過去一盞茶的功夫,所有龍氣和殘存的元氣都已經散盡,確保蛟龍身體不會有什么異變,龍眼中的琥珀瞳色也變得極為暗淡。

“龍君保重。”

沙啞的嗓音從墨蛟口中響起,隨后龍目緩緩合上。

這一刻,蛟龍身上突然騰起一大串一大串的氣泡,一股水流從其身上溢出,便是計緣大開的法眼,也僅僅只是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內觀察到了一抹龍影離去,之后就再無感知。

這是計緣第一次見到龍屬的這種“死后走水”,也算是第一次見到妖物的自然死亡,龍魂化影離去并消失的那一刻,他仿佛對生靈修行和生命的意義都有了新一層的模糊認識。

計緣看著這依然留在湖底的巨大龍尸,尸身已經散盡了一切龍氣靈氣,除了比較沉重堅硬之外再無什么神異,便是小魚小蝦都可在龍尸上嬉戲,但依然很長時間內都不會腐爛。

或許將來哪天大旱到廣洞湖水干,或許以后哪一日有異乎尋常的洪水肆虐,可能會露出或沖出湖底的龍尸,亦或是龍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