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26章 驅邪縛魅

第226章 驅邪縛魅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26章 驅邪縛魅

很多村民尤其是大谷場這邊的,來不及逃回自己家,全都躲在近一點的屋舍內,往往一間屋子躲著七八個人不止。

雖然大雨落下之后那濃密的霧氣逐漸消散,但因為雨勢太大,能見度依然不是很強,只是村民們卻還是紛紛都遠遠朝著大谷場眺望。

剛剛有東西墜落,那動靜地動山搖的,整個雙拱橋村都能聽到和感受到,尤其是這些離得近的,更是心有余悸。

“哞…哞……”

老牛的哀嚎聲十分低迷,不仔細聽就會被淹沒在雨水聲中,但現在村民們精神高度集中,自然也能聽得出來。

“是不是,誰家的牛被砸中了?”

“不會吧,大谷場那邊沒拴著牛啊…倒是那些大篩子和那些菜,都被砸壞了吧……”

“天上掉下來的是什么啊,在這看不清楚啊!”

“是啊,那邊還有好重的煙霧啊…但看著好像是個很大的…不會是星星掉下來了吧?”

這家戶主之一的一個老人也在門口眺望著大谷場那邊,眉頭緊皺著一直不說話,等其他人七嘴八舌議論好一會,他才突然開口。

“我聽說……龍的鳴叫聲,有時候也好像老牛叫一樣的……”

周圍的議論聲一下子全都止住了,轉頭看向這個老人。

“叔…您可別嚇唬我們啊……”

“是啊叔…您是想說有龍從天上掉下來了么?”

“可這風雨來得確實妖異…趙叔說得或許……”

“我們這不是代代傳說廣洞湖里頭有龍嗎……”

“嘶……不會吧……”

周邊的人都有些戰戰兢兢起來。

“哞……”

遠處哀鳴聲傳來,人們下意識的就往屋子里邊的方向縮了縮,不敢再待在門口了。

龍雖然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神話色彩,但其中也有一部分是妖魔化的,神龍布雨固然廣為流傳,龍尾掃榻房屋,龍卷風毀村毀田,甚至是但龍吃人之類的傳說也同樣不少。

正如葉公好龍,尋常時候談到龍,所有人都是一副津津樂道的樣子,但這種時候,想到的就是各種恐怖的事。

“哎…你們看那邊的霧氣,這形狀還真有點像啊……”

“別別…你別嚇唬我…”

“哎呦,如果那片霧氣里頭都是,那這得多大啊,我們這一屋子的人都不夠吃兩口的吧?”

“哎哎哎,別說了,怪嚇人的!”

“轟隆隆……”

又是一道透亮的雷霆電光亮起,將村中照得比肩晴天,不少人都看到了遠處那巨大黑影,一時間村中鴉雀無聲。

計緣和麗順府城隍飛臨雙拱橋村上空之時,這個村莊正籠罩在遠比其他地方更大的雨勢之中,且并無任何村民敢從藏身的屋子內跑出來。

避水術之下,計緣和李城隍周圍水流劃過不沾身,在大約數十丈高空俯瞰下方和四周。

“轟隆隆……”

閃電照耀之下,雙拱橋村的大地剎那被照亮,一條身體蜿蜒的黑色巨龍趴在村頭位置,大谷場承載了其頭部和近半身軀,后半身和龍尾在甩在村外方向,整體上長約四五十丈,身體粗細不一,即便在滂沱大雨淋身的情況下仍舊有源源不斷的霧氣滲出體表。

計緣眺望稍遠處的廣洞湖,那個巨大的湖泊到這里不過是大約二三十里之遙而已,墜龍這么大動靜,廣洞湖那邊卻沒什么反應。

“看來此蛟龍,應該是廣洞湖的那一位墨爺了。”

李城隍眉頭緊鎖,望向邊上的計先生這么說了一句,但并沒能在對方的側臉上看到什么反應。

計緣一雙蒼目注視著下方蛟龍,法眼張開之下,能看到這條黑色大蛟身上靈氣和水澤精氣外泄嚴重,整個身體狀況及其糟糕。

在其是中間脊椎位置,有一片冰晶,顯然是水汽急凍覆蓋住了某個傷口。

‘打斗所致!’

這是計緣和李城隍心同的想法。

計緣也不言語,猶豫了一下之后,就率先從空中降落下去,而李城隍也果然立刻跟上。

一人一神勻速下落,動作都非常輕柔,力求不刺激到此刻的黑色蛟龍,即便是此等妖物,有時候也和野獸一樣,受了重傷的情況下反而是更加危險的。

“啪嗒…”

計緣雙腳踩在地面上,濺起輕微的水花,而城隍觸地無聲。

“哞…嗬…”

黑色蛟龍疲憊的睜開一絲眼,看到了一聲皂袍的城隍,其身上的神光并未刻意掩飾,而邊上另一個雖然看不出什么,但顯然也不會是凡人。

“我乃麗順府城隍李寶天,今日驟見遠方墜龍,來此一看才知是廣洞湖墨爺,不知閣下何以至此啊?”

“哞……”

黑色大蛟哀嚎一聲,只是發出似牛吼的鳴叫,卻無人聲吐露。

“嘩啦啦……”

雨水不斷沖刷著蛟龍身軀,四只龍爪勉勵支撐,黑色龍軀緩緩離地,但在顫抖了一下之后,又“轟……”得一聲趴在地上。

“嘩…”

因為龍身的動作,大片泥水被掀起,如浪似潑一般掃向城隍和計緣,但兩者都沒有躲,為求不刺激到黑蛟更沒使用什么術法。

泥水粘在了城隍法體之上,又緩緩被雨水沖刷而下,但到了計緣身上卻泥灰與水迅速分離,只是此刻旁人無心觀察。

計緣從剛才到現在都沒說話,他法眼全開之下,看得比李城隍更清楚,也很明白這條黑蛟承受著怎樣的痛苦,其身軀更有種古怪的不協調感。

看他掙扎的樣子,最終還是開口。

“黑蛟,你居于大貞四大湖之一,當有龍君照拂,是誰膽敢抽走你的龍筋?”

計緣的聲音雖然中正渾厚又顯平和,但口中說得事情的卻驚世駭俗,李城隍驚駭的望向計先生,心中掀起巨浪。

而那黑蛟也是提起所存不多的力氣,睜大了眼看向城隍身邊的這個人。

計緣抬頭看看天上的烏黑的雨云,看天空閃電陣陣,視線更是好像透過了云層,穿入了罡風,黑蛟龍筋被抽的動靜絕對不會小,恐怕不是在大貞境內發生的。

李城隍視線游曳在龍身上,最后鎖定了黑蛟脊背上的那一處冰晶。

‘恐怕就是此處了,計先生既然開口那應當不會有錯,也就是說這廣洞湖的“墨爺”,真的被人抽去了龍筋?難怪水澤之氣狂泄不止!’

計緣緩步走在滿是泥水的地面,盯著黑蛟的眼睛慢慢到達其龍頭正面。

地上污泥在其鞋履踏下的瞬間便會自動分離開去,只留下凈水,這種奇異的現象終于被城隍所察覺,也被注視著計緣的黑蛟所見。

計緣的法眼也不是萬能的,窺見一點端倪卻不明顯,此時他鄭重的拱了拱手,試探性的開口。

“在下計緣,同通天江龍君乃是故交,你龍筋被抽身受重傷,已經撐不了多久了,發生了何事可告知在下,我自當向龍君說明,若你信不過在下,我便立即前去將龍君請來。”

“哞……”

黑蛟龍目動了幾下,張口了半天,還是只發出這么一聲。

這下不光是計緣,就連李城隍都感覺到不對了。

計緣眼神閃爍,小心接近黑蛟,看著對方龍目微微點頭,后者琥珀色的龍目中,瞳孔形狀緩緩收縮為豎瞳,任由計緣伸手觸摸在一根龍須上。

此時計緣身與意合,意境微微顯化中快速掐算,到某一刻頓住手,再次望向龍目,后者的瞳孔又緩緩打開,似乎同計緣形成一種無聲的交流。

也是這一刻,計緣再次緩緩退后幾步,甩袖一揮,大片大片的雨幕被收入袖中,口中敕令音含而不發,身內法力顯化蒸騰,在肉眼不可見的視線中身似蘊霧化煙。

隨后再次揮袖一甩,大片水光飛出,已經在黑龍身軀上空約三四丈的位置,形成幾個水蘊生光的巨大文字。

李城隍也不是等閑之輩,此時見狀哪還不知另有蹊蹺,渾身神光顯化,如背彩虹,一身寬厚皂袍鼓鼓當當,隨時就能全力出手。

計緣背后的青藤劍更是緩緩升起,飛至主人身前頭頂橫置。

他抬頭看看天空,電閃雷鳴不斷,正是極為合適的時機,自己御雷之法雖差,可敕令一道卻一直在進步,更是研究出無窮變化。

見一切成熟,計緣意境之中的玄黃氣涌現,口中敕令驟然爆發:

“敕令,驅邪縛魅!”

龍身上空的四個水文大字一剎那從瑩白水光轉化為璀璨金光,同一時刻,計緣左手捂著額頭,腳下炸開一個小坑,法力巨損之下干脆爆發蠻力使自己身形暴退,一側城隍見狀也一起后躍。

“轟隆隆…”“轟隆隆…”

“咔嚓…“咔嚓…”“咔嚓…”

天空中更有多道雷霆劈落,匯聚在金光大字之中,隨后匯聚了電光的金色文字猛然壓下。

“昂吼”

黑蛟猛烈嘶吼著響起龍吟聲。

“啊……啊……”

隨著金色文字嵌入龍軀,尖銳莫名的聲響自黑蛟身體中爆發出來,一條污影在金光與雷霆閃耀中不斷扭曲,閃電好似成為了一道道光舞銀蛇般的鎖鏈,不斷在其身上纏繞。

“昂吼……”

黑蛟在龍吟中龍嘴大張,大量黑墨一般的污物從口中噴出,那污影好似煙絮一般,從龍鼻龍眼龍嘴出不斷滲出,在龍背上空重新匯聚成扭曲之影,被金色電光牢牢束縛。

“斬。”

平和輕音自計緣口中響起,下一刻青藤仙劍出鞘。

“錚”

劍光隨劍鳴聲起,飽含劍意的劍氣斜著劃過龍軀之上。

“啊……”

尖銳的怪叫聲戛然而止,化為一蓬黑煙消散。

“呼……”

計緣緩和了一下自己的狀態,然后一揮袖,將龍身上依然冒著電光的文字收回袖中,這損耗的法力和玄黃氣可不能直接消散浪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