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10章 術法交鋒

第210章 術法交鋒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10章 術法交鋒

看著女子和老者相互看看對方的反應,前者忐忑不安,后者陰晴不定。

“你……”

老者一句話才說個開頭就自己頓住了,因為聽到了一陣“咯啦啦…咯啦啦……”的脆響聲正在由遠及近,聲音雖然微弱,可在這風雪聲中尤其突兀。

老者看了看身邊的女子,從蒲團上站起來,木屋的小門再次自動打開,透過門口望向不遠處的方向。

有一個在這種嚴冬時節看起來絕對算衣衫單薄的白衫男子,正在漫步走來。

這處峽谷地處背光位置,不光是陰暗而且陰邪氣也重,秋夏兩季地面滿是黑色污泥的淺沼地區,木屋也是立了幾根木樁架高了的。

而此刻嚴冬,周遭的泥沼早已經被凍住,計緣走過來的時候在冰面上發出“咯吱吱…咯吱吱……”的一聲聲脆響,卻并沒有將冰面踩裂。

更為奇異的是,計緣走過的位置,每當鞋履踩在冰面上,腳下的污穢都會紛紛往邊上排開,這就形成了計緣走過的路都露出一塊塊干凈的冰塊。

若是尋常污泥還不至于如此特殊,可此處污泥顯然帶有陰邪穢氣,所以尤其會被排離計緣身體。

雖然地下稍深處難免依然有黑泥之色,可依然同周圍的其他冰面卻形成了極為鮮明的對比,就是那種看著就很干凈的格格不入感。

這種堪稱污垢自離的現象乃老者平生僅見,根本沒感覺到什么術法的痕跡,就是來者純粹的踩踏冰面,而且老者也不認為一個仙修高人會無聊到排擠冰中的污泥玩。

瞳孔收縮地望著計緣接近,老者運起法眼觀察,怎么看對方都只是一個無任何力法神光透出的“凡人”,只能見到凡人火氣。

若說用了什么法器靈符,可怎么連法力痕跡都看不到?

結合現在其他情況,老者這種荒謬的感觀所推導出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來者的道行高絕,已經高到了憑借自己的能耐都無法理解的地步,所以才無所見更無所感。

隨著白衫男子走在結冰的沼澤中越走越接近,對方樣貌也愈發清晰,頭頂上還有不少雪花沾染,臉上面色平淡,一雙蒼目尤其引人注意,視之如古井,再望攝心魄,并且一種無瑕無垢的感觀也越來越強。

這種存在如果真的要殺邊上這個不人不鬼的所謂“徒兒”,根本不可能讓她逃了,甚至很可能不會令她來得及感覺到什么。

‘她是被直接趕著來這里的呀!真逆徒也!’

老者心中咬牙切齒,面上卻不敢表露什么,現在心中唯一的底氣就是幾張特殊的符箓和一塊小石墜,見計緣到了木屋十幾丈外的近處,強裝顯得不卑不吭的拱手作揖問禮。

“這位道友于嚴冬之際光臨在下寒舍,不知有何貴干?”

計緣就這么站在木屋外,伸手將因為寒風吹拂擋在唇前的鬢發捋過后頸,細細打量著這老者和其身旁顯得戰戰兢兢的女子,似乎并沒有任何理會老者的打算,更不用說回禮了。

這場面對于老者來說就稍顯尷尬,但他卻不敢怒言相向。

“道友可是尋這鬼母?”

老者指向邊上大肚女子。

“師……”

“師什么師!我前些年誅除一位邪修,從其身上搜出一冊邪法,竟是有幾分煉九子鬼母的門道,一時好奇也就留下瞧瞧,沒想到外出之時,被這進山砍柴的女子偷了去。”

老者說話間還側身撫須瞇眼,面露兇光的朝著女子使眼色,之后才繼續道。

“今日這女子居然自己找上來求助,還開口欲稱我為師,我就算到其人修煉邪法定是惹了禍事,所幸這婦人修習邪法火候看來也尚淺,不過才懷胎而已。”

道貌岸然的說完這番話,老者才重新轉身面向計緣。

“道友若不嫌棄,可到屋中休息,此事因在下而起,我自然也是脫不了罪責的……”

計緣睜著法眼看著這個某種程度上比自己還仙風道骨的老者,竟然也看不出其人身上有什么妖邪氣,除了火氣旺盛,力法神光斂身內,靈氣法力也不顯體外,很是修行有成的樣子。

但計緣法眼睜大一些,就能看到對方袖內手臂上有微弱符光顯現,淡淡的一抹靈光流轉老者周身,好似有一張膜貼在身上,同時此刻左手袖內也有符隱而不發,顯然是掩蓋了本源氣息的同時還另有后手。

盡管看似后手準備妥當,但計緣一副理都不想理人的樣子,依然給老者不低的心里壓力,所幸計緣終于還是開口了。

“你說她修行火候尚淺?我看倒是未必,這女子煉出了七名鬼子,都準備殺盡一縣之人了,怎么可能道行尚淺,想必是有名師指點的。”

計緣平平靜靜的一句話,并無什么情緒在里頭。

“什么!?竟然已經煉出七名鬼子?竟然還揚言要殺盡一縣之人?”

老者怒不可遏的看向女子。

“你這妖婦好膽!難怪看你戾氣叢生,原來已經作惡多端!”

眼神閃爍之間,老者身上法力激蕩,之間已經運起火色。

“這妖婦留你不得!”

怒喝聲響起之時,老者已然掐訣揮袖,一陣烈火朝著女子罩落,后者根本沒想到自己絕對信任的師父會來這一出,驚慌中甚至來不及逃開。

“錚……”

長劍出鞘的聲音傳來之時,大肚女子和老者眼前已經展現一片銀光,比寒風冰雪更凌冽劍氣掃過,老者所御之火直接被斬去。

老者冒著冷汗的看著地面一道一掌寬的溝壑,斬開了木屋地板,斬開了下方結冰的污泥,望下去黑黝黝一片看不出到底多深。

再將僵硬的脖子抬起來,看到自己這木屋頂端位置已經被從前到后劃開了一條長長的口中,透過裂縫朝天上望去,隱隱有一抹青翠靈光懸于天空。

‘仙劍!’

看老者這反應,計緣心中冷笑,面上也再次開口。

“你盡管可以試試袖內靈符,看能不能保得了你一命,哼哼,于陰戾污瘴之地結廬修行,看得污了我的法眼。”

計緣左臂單手負背,右手接住一朵朵雪花,雪花落入手心就已經融化成雪水,并且老者不可見的掌心匯聚成一個字。

雖然說了句狠話,但那老者顯然不會束手待斃,身上的法力已然滾滾而動,為防意外,很可能只好不得已先將這老者斬殺了。

那大肚女子現在處于一種恐懼焦慮的狀態,再蠢也知道剛才師父竟是想要殺她滅口,而那個白衫男子更不會放過她,正是這時刻,見到自己師傅沖她暴喝一聲。

“跑!”

小木屋突然塌陷,一道滔天土浪從地面升起,也碾壓之勢朝著十幾丈外的計緣壓去,老者更是身運黃光驟然遁地逃走。

轟隆隆隆隆的地動山搖之感中,僅僅是剎那,計緣已經被一片陰影籠罩。

土浪足足有十數丈高,左右撐住峽谷兩端,上端翻卷朝下看起來簡直遮天蔽日。

計緣在電光火石間急速后退,游龍身法運轉極致。

劍指前點口中令起。

“斬…”

青藤劍再次出鞘,此次劍光遠超剛才一劍。

刷得一道銀色匹練閃過,巨大土浪直接分斷兩側,同時劍光不減,直接罩落延伸至山川遠方。

“啊……”

一聲短促的慘叫于地底響起。

計緣心有余悸,見那大肚女子還在往峽谷那一頭急速逃竄,冷哼一聲開口。

“定!”

右手掌心凝聚敕令之力的水文“定”字立刻消弭,同時遠方那女子只覺得身體驟然僵硬,維持著跳躍的沖勢,“砰”得一頭撞到旁邊巖石上。

即便如此她還是動都不能動一下,甚至不能吸氣不能眨眼,身內邪性法力也好似死寂,猶如一具還有思維的尸體。

計緣剛想松一口氣,靈覺卻又是一動,伸手掐指一算,口中不由詫異出聲。

“嗯!沒死?”

那老者在地底被斬裂的身體雖然有血有肉,但居然只是一具假身。

“想跑沒那么容易!”

計緣起身一躍,駕云御風急飛,天上的青藤劍更是帶著一種恨恨般的鋒鳴聲駕馭劍光裂風而去。

廷秋山山勢地底,老者捏著太虛土遁符狂催法力,早已被駭得肝膽欲裂,另一只袖內的替命符已經一擊而碎。

而且憑著所煉法訣的感應,自己那個“徒兒”也處于一種非生非死的詭異狀態,在剛剛隱約還聽到一個“定”字,更是無法想象中了什么異術。

‘不行,絕不能省了!此時不用命都沒了!’

老者狠狠捏碎了手中一塊黃色小石頭,口中不斷低聲念求。

“廷秋山山神救我,山神救我!山神救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