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207章 處境不妙的俠士

第207章 處境不妙的俠士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207章 處境不妙的俠士

計緣抖了抖信紙,看看并無什么遺漏的地方才將信紙重新折疊后放回信封。

‘觀字如見人,杜衡左手寫字都已經如此流暢有力,想必正如其人的習武之勢,雖未臻至完美卻無比蓬勃。’

收起杜衡的信,計緣又重新看起了尹青和尹兆先的書信。

尹青的書信內容和預料中的一樣,大部分只是普通的近況描述,也講了一些在江邊讀書的事,讀了哪些書,水面有什么反應等等,但卻并未寫出任何“大青魚”“老龜”之類的詞,這應該是時間節點最近的信件了,就在半個月前寫的。

尹兆先的信則寫于深秋,婉州到這和金州到這其實距離差不太多,可杜衡的信同他前后時間差別一個月有余,因為道路通順發達程度有區別,加上尹兆先是個知府,傳信速度就是差這么多。

在信中,尹夫子難得向計緣吐露了一些心中煩惱,說即便早有了心理準備,但官場還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復雜,從上至下乃至一個府衙內都多得是狗屁倒灶的事情,虛與委蛇之類的事情倒還是其次了,某些人真的是酒囊飯袋,除了吃喝什么都做不好還不愿意閑著,但這兩年下來,他養氣功夫也見長,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開始整頓麗順府了。

當然,尹兆先的信最主要的不是為了向計緣訴苦,他也不是這么無聊的人,真正的重頭消息是尹家夫人已經被號出喜脈,確認的時候有一陣子了,然后特地寫信告知計緣和尹青。

看得完自己好友的信,表情頗有些奇妙。

“這個……不知道尹青看了尹夫子的信,會是個什么感受……”

三封信看完,計緣在院中思量著站了一會,抬頭看了看掛著雪的棗樹枝頭,然后伸出手沖著大棗樹道。

“求一粒新棗。”

話音落下,枝頭就有一粒火棗掉落,正好落于計緣手心。

與之前巖石成灰有些異曲同工的是,這火棗握在手心也是涼涼的,可同樣能感受到內里一股充盈著靈氣的火力,當然這火力比較柔和。

取了火棗,計緣快步回屋,從里頭將兩把鎖找出來,關好屋門鎖上,然后再出了院子鎖上院門,雖然有人來找他的開率并不大,但是這樣至少讓人明白他出遠門了,不用一直候著。

做完這些,計緣站在院門外,從懷中摸出一個錦囊,手指一點就算是留了話,之后隨手朝著居安小閣院中拋去,嗖得一下,囊繩劃過一個弧度,直接掛到了里頭主屋的門頭上。

錦囊墜在門上依然左搖右晃的,這過程中,錦囊口子里悄咪咪探出一個細小的白色紙腦袋,看了看外面然后又馬上縮了回去。

外頭的計緣看看四周之后,也不再猶豫,施了障眼法后輕功縱身一躍,在空中卷起一陣清風升至高空,隨后駕云離開了寧安縣。

金州位于稽州西北方,也處于京畿府正北方,直線距離上講,路途比稽州到京畿府要近一些,但常人如果真的要從稽州去金州,那絕對是比去京畿府要耗時更久,實在是交通條件太差,路途崎嶇不說也無多少利用得上的水道。

計緣用飛的,雖然少了一些地面限制,但也不是真的就一帆風順的沒顧慮,在飛了三四個時辰之后,天際罡風似乎不太平穩,時有下卷之勢,令計緣飛舉之時也不得不小心幾分,若不是追求速度,有些地方甚至還不如計緣用腿跑得更順暢。

大約是日落后經過了一個多時辰,計緣中在昏暗的天色中踏上了金州的土地,明顯感覺到氣溫比稽州冷了好多。

這里是大貞北境之州,論繁榮程度,算是在大貞國境內墊底的那幾個,主要是因為人口比較稀少,自然災害之類的倒也不算多發,可冬天和初春實在是難熬,耕種時間也就少了很多。

計緣落下的位置是個一個他不知道名頭的城鎮,他一不問路二不起卦,不過是憑借這與棋子之間的氣機感應找來了這里。

站在鎮外睜大法眼看了看城鎮的情況,雖然這么看比較粗略,但至少明面上并無什么妖邪之氣,只不過這人火之氣似乎也不太濃郁,總覺得好似有些燒柴火不旺的感覺,單這一點就讓計緣多留了一分心。

這并非是因為人少,實際上就算只有一個人,人火氣也是有旺不旺的區分的。

庭水縣只有一家規模不算大的客棧,雖然叫縣,但在計緣眼中差不多就如同一個大一點的鎮子。

在這家名為迎客樓的客棧內,幾間上房已經有半個月沒有換租住的客人了,正是杜衡忽和他的一些個俠士友人。

奇怪的是三間挨著的上房,中間那間被打通的兩側木墻,三個房間放著九張床,并且盡量靠在一起,室內好幾個暖爐炭火不斷,將里頭烘烤的暖洋洋的。

在三連房中間,杜衡大馬金刀的坐在中心,一把并未歸鞘的長刀就這么被左手抓著杵在地上,一雙眼睛雖然閉著,但看他這樣子,定然是隨時能暴起發難的。

邊上還有三名穿著衣服的江湖武者,有的坐在茶桌前,有的則盤坐在地上練內功,而那些靠的很近的床上,則都睡著人,其中有三人完好,另有四人臉色白中泛清,即便睡著了也是滲著汗水,偏偏身子縮在一起好似非常冷。

“咚咚咚…”

“誰?”

敲門聲響起的時候,杜衡猛然睜開眼睛,桌邊的一名武者更是沖著門外低喝一聲詢問。

“客官,熱水燒好了,要想在提進來么?”

是店小二的聲音,杜衡朝著其中一個武人使了個眼色,對方點點頭站起來,打開門仔細瞧瞧店小二才回答。

“提上來吧,對了,有什么消息沒有?”

店小二打了個哈欠,看了看里頭才回答。

“大冬天的,能有啥消息,咱這入了冬大雪封道,到處走動的人可不多。”

“嗯,你去忙吧。”

“哎好!”

看著店小二離開,那武者才重新關上了門。

“杜大俠,我們來這個縣這么久了都風平浪靜,看來這次已經擺脫了。”

杜衡看看身邊的同伴,皺著眉搖了搖頭。

“未必,不可放松警惕,我們這次的對手可不是江湖敗類,稍有不慎就萬劫不復了!”

“嗯!”“對!”

旁人附和之余眼中也有憂色。

“真是被這冬天耽誤了,否則我們早就去府城了。”

“沒辦法,金州地廣人稀,道路更是惡劣,這些小縣若是縣城,甚至都不如內州大鎮,連座城隍廟都沒有!”

像是為了緩和氣氛,幾人說話間有人開一句玩笑。

“遇上過這事,以后回去在江湖上也有談資了,杜大俠,記得你們杜家曾有高手酒后斬鬼的典故,咱們也不遑多讓了吧?”

杜昱天酒后斬鬼的事跡在江湖上算不得秘聞,當然信的人沒幾個,包括曾經的杜衡,不過現在這里的這些人可更愿意相信的。

杜衡沒說話,另一人倒是自嘲的說了一句。

“不過我們好像并沒能殺得了那些鬼東西!”

講到這里,剛剛說話的漢子不知道是后怕還是來了氣。

“娘的,明明都已經把那妖婦的頭砍了,居然還能不死又找上了門來,那些可怖的孩童也幾乎都沒事,也就杜大俠狂催刀氣斬得其中一個孩童燒了起來,這種事說出去都沒人信!”

“最可惡的是這毒,李通州如此高強的武功,居然也無法逼除毒素,用盡藥石反而愈發奄奄一息,否則有他和杜大俠一起坐鎮,我們怎么會被……哎!”

杜衡一直坐在那杵著刀聽著旁人講,自己則不開口。

“杜兄,你說我們能逃得掉嗎?”

邊上一名帶著些許黑眼圈,同杜衡一樣有些疲色難掩,他一說話,房間內就近了下來。

杜衡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周圍。

“一定能,我們寫了這么多信,一定會有援手過來的!”

“可金州這情況…入冬后那些未必送的出去,入冬前則……”

這武人話沒繼續說下去,大家都知道入冬前他們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一直在為同伴療傷,直到入冬后情況突然變得詭異,原本應該穩定的傷員也傷勢惡化。

“不會的!”

杜衡沉聲低喝一聲,提振旁人的精神。

“我曾經得到魏家消息,說我一位高人師長已經云游歸家,建議我前去拜訪,當時我身在外地無法歸去,但在入冬前我已經寫信給他,只要我那位師長能收到信……”

“咯啦啦…咯啦啦啦啦啦……”

一種細微的響聲響起,杜衡話音止住,室內的武人也都下意識望向頭頂。

其中一人身上泛起雞皮疙瘩,指了指上面低聲道。

“屋…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