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80章 又是芒種

第180章 又是芒種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80章 又是芒種

一陣陣虎嘯聲從背后山中傳來,駕云而去的計緣也是不由再次會心一笑,隨后云飄遠去落于寧安。

陸山君道行雖然還不算太高,但在計緣棋路中的定位并不低,不好直接給出那種太過接近正統的仙獸修行之法,這反而會影響那份難得的妖修靈性,也容易影響妖路黑子正統。

畢竟棋路中山君的定位就是落子于妖族,以前對于山君成為大妖的潛力抱有三成信心,那么今夜過后就是七成。

今晚月臺上,計緣也講解的夠用心夠細致了,就如同陸山君那么相信他一樣,計緣也同樣相信這只非凡的猛虎。

這一夜,牛奎山深處虎嘯不斷,這一片山林飛鳥紛紛外逃,嗯,胡云也跟著一起逃了,這狀態下,他更不敢待在陸山君身邊了。

赤狐唯一比陸山君強的就是能夠跑下牛奎山竄到寧安縣城里頭去,反正那里現在比山里還舒坦,胡云一晚都不想待,直接連夜跑了。

直到天近黎明,心中喜悅依然不減的猛虎精這才消停下來,此刻陸山君靈臺清明,計緣所講的每一句話都清晰無比。

師尊昨晚雖然并無直接給出什么修行妙法,卻將自己化形路上乃至之后修行路途上的重要關隘都點透了,最關鍵的是指明了真正的“大道”方向,這份沉重的期待感已經非常明顯。

‘師尊對我抱以厚望,我必會闖出自己的道,當我能以計緣之徒自居之刻,也定不會辱沒他老人家的名聲!’

帶著這種信念,陸山君沒有再回自己原本的那個洞穴,而是跳躍而出奔向山中他處。

那個洞穴已經不適合再居住靜修了,他要換一個更加敞亮的位置,而且新位置也得離這塊山石近一些。

陸山君已經決定明月高掛的時日都來此月臺修行,從聽道之夜開始,這塊山石對他而言已經擁有非一般的意義。

但經過這一夜共同聽道,雖然師尊應該并未承認那狐貍為弟子,可到底有這份情面在,讓陸山君對赤狐產生一種親近感。

只是那狐貍還是太過無知,身在福中不知福,陸山君決定以后有機會也要鞭策一下這小狐貍,省得浪費這份道緣。

胡云早已經回到了寧安縣,睡在了尹青邊上。

在陸山君起了要鞭策赤狐的念頭的時候,胡云忽然一陣顫抖著毛發立起,驚醒過來慌張的四處看看,發現自己在尹家臥室內才大大松了口氣。

剛才胡云做夢夢見自己還在牛奎山虎窟之中,陸山君正對著他張開血盆大口咆哮。

居安小閣生活還是比較平靜的,計緣回歸了那種遵循日出日落的作息方式,同時觀星賞月修術法一個沒落下。

尹青已經是學塾內年紀最大的學生,很多時候都是在幫老夫子的忙,自己的功課都不用對方過多費心,原本很快就要離開寧安縣去春惠府的惠元書院就學,但計緣一回來,他就有些猶豫著不想走了。

計緣不好強勸他,便讓尹青寫一封家屬去婉州,聽尹父尹母回信的決斷。

可以預見回信的內容肯定是會讓尹青速去書院就學,但是兩州間家書一來一回差不多也得兩三個月,算是給了尹青一個緩沖時間。

這一日學塾休沐,尹青坐在居安小閣院中讀書,赤狐也趴在石桌上和他看著同一本書冊,偶爾還一起朗誦一段,若有旁人見到,定會覺得這畫面趣意橫生,或者被嚇個夠嗆。

而計緣則坐在另一頭翻閱一卷《棋道論》,這種棋道方面的書籍,寧安縣陰司那邊又來送了一次,都是武判刻在竹簡上的,方便計緣摸簡讀字。

不知不覺間,天空再次陰云密布,“轟隆隆”的雷霆聲時不時遠遠響起,尹青和胡云對此充耳不聞,還在認真讀書。

而計緣則放下竹簡,走到棗樹樹蔭之外看看天上的云彩,嗅一嗅空氣中彌漫的水汽。

“也是,不知不覺又到了芒種前夕,這雨也該下了,尹青,回家收衣服去。”

“計先生,今天我可沒晾衣服!”

尹青朝著計緣笑了笑,繼續和胡云一起讀書。

“那你們也該挪個地方,馬上下雨了,到屋內來看。”

計緣說話間,將石桌上的另外兩份竹簡拿起,走入正房內搬了椅子坐在門口,外頭的一人一狐還讀得起勁。

不一會,第一滴雨水落入地面,隨后一滴越來越多,循序漸進著化為一場大雨。

尹青“哎呀”一聲,抱著書趕忙往計緣那邊跑,赤狐兩只爪子按在頭上后肢跑步的樣子則更顯滑稽。

外頭百姓在雨中的忙亂聲響起,總有些冒失的人不會看天色,在雨落時分顯得倉促。

“哎呀哎呀!快躲雨!”“這雨太突然了吧!”

“快跑快跑!”“先收衣服去!”

但多余大部分鄉人來說,這雨來得是喜慶的,降雨讓河渠上漲,讓田間水源充沛,為寧安縣周邊乃至整個稽州新一輪的播種提供一個好開端。

“嘩啦啦……”

雨水擊打在屋頂,擊打在院中,擊打在棗樹的枝葉上,周圍的一切在計緣腦海中心中動靜結合的優美畫卷。

看計緣坐在門口閉著眼感受雨落大地的神態,尹青和胡云也沒有再讀書,還是也搬了一張椅子坐在門口,赤狐則坐在尹青身邊的地上掃著尾巴。

半個時辰后,在雨勢開始逐漸減弱的時候,計緣就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跨出門口站到了屋檐下。

小閣的院門只是虛掩,此刻雨還未停,那頭已經響起“咚咚咚…”的三聲敲門聲。

“應老先生請進!”

“嘿嘿,打擾了!”

老龍應宏推開院門走入小閣,雨水落于其身打濕了衣物,但他卻不以為意,同計緣相互拱手。

等老龍走到院前石桌旁,雨水已經停止。

院中棗樹枝葉間一陣驚懼般的“沙沙沙…”響動后歸于平靜,而尹青已經吃驚的站起來。

“您是,您是那個一口吃了半樹棗子,還把我爹灌醉的老先生!”

尹青記憶力出眾,兼之印象太深和老龍常年不變的衣著風格,只見過那么一次也馬上就認了出來。

“嘿嘿嘿,正是老朽!”

老龍笑著撫須點頭,計緣則側頭看看尹青和胡云道。

“你們兩先回去吧,我和老先生有事要談。”

計先生這么說那就是真有事,一人一狐幾乎異口同聲的應諾。

“哦…”

隨后拿著水踮著腳跑出了小院。

計緣這才走入院中,揮袖掃去石桌石凳上的雨水,伸手一引。

“應老先生請坐!”

“好,計先生請!”

兩人落座,老龍就笑著調侃。

“這赤狐想必就是計先生當初所救的那只吧,倒是也頗為有趣,那尹家小子也有一股子靈性,計先生不打算教導一番?”

“我已經在教導了,不過并非修仙修法,尹家父子志在萬民,尹青雖然年少貪玩,實則并非心性不定,乃是大才。”

老龍點點頭,瞇眼望向尹家方向。

“能得計先生如此評價,尹家夫子當得‘人杰’二字。”

正說著呢,看到計緣伸出右手一招手,頓時樹上就有多粒火紅大棗落下,在空中為法力所引匯聚在石桌上。

一字排開共六粒,隱約有火色升騰。

“請老先生品嘗,別怪計某小氣,這火棗積年越深則越是非凡,這一批一共也就幾十粒了,摘一點少一點的。”

“你呀你,行了,當年只給兩粒,好歹今天多了一些。”

說話間老龍就一把抓去所有棗子,塞入了口中,發出“咯吱咯吱”的咀嚼聲,連棗核都不吐。

老龍不是條小氣龍,計某人也得大氣些不是,別看棗子少,可都是最初那些火棗,一共僅剩十枚,現在則只有四個了。

“老先生之前游蕩周邊,可有什么具體消息?”

計緣問的什么老龍自然知曉。

“傳言此次東土云洲南角氣數隱匿道緣,或許正因如此,為求緣法,有心之輩都算規矩,多有觀望之態,更不愿攪亂世俗。”

“有趣的是,那真魔逃遁之后,不知是不是想要膈應一下其他存在,故意放出消息言大貞內部看似平靜,實則已是龍潭虎穴……”

老龍頓了下繼續道。

“為此,玉懷山修士好像坐不住了,派人前往天機閣求解,據說中途不知與何方邪魔外道做過一場,嘿,老朽覺得八成和那真魔有點關系,畢竟氣不過嘛,又是在南荒之地。”

計緣蒼目無波實則心中思緒不斷。

“還有這等事,天機閣不是封閉洞天了嗎?”

“他們那些仙府總還是有些聯系的,玉懷山雖然名頭不響,可到底還是處于此次事件的中心位置,天機閣也未必會拒之門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