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77章 一如當初

第177章 一如當初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77章 一如當初

玉懷山中的這點波瀾至少暫時還影響不到其他人,甚至連玉懷山中部分修仙之人也都尚不清楚情況,自然也暫時影響不到計緣。

在天上不用繞來繞去,德勝府府城距離寧安縣所在的一百五十多里直線距離,對于如今能騰云駕霧的計緣而言就算不上多遠了。

即便是計緣這種習慣了慢悠悠飛行的人,腳踏云霧裹挾清風之下,也不過用去不到兩刻鐘就飛到了寧安縣上空。

在天上遠遠就能看到寧安縣天牛坊的角落有一股淡淡的靈氣匯聚,計緣睜開法眼甚至能看到一抹不算顯眼的熒綠之光隱藏在靈氣之中。

‘棗樹?’

計緣稍顯驚異,清風吹拂著衣衫發絲,計緣緩緩駕云下落,最終降落在居安小閣的院中。

“沙沙沙…沙沙沙……”

院中好似風大了一些,整棵大棗樹的枝葉都搖擺起來,其上一粒粒赤紅的大棗此刻晶瑩剔透,紛紛亮起紅色熒光。

嗖…嗖…嗖…

一下子就好記粒大棗落下。

“且住!”

計緣伸手一引,將落下的一共五粒棗子接到手上,左手則一抬止住大棗樹還欲繼續落棗的沖動。

“嘗個鮮就行了,要是一下子全落光了就過了。”

大棗樹的枝葉搖曳這才緩和下來。

計緣將肩上的包袱和其中四粒棗子放在石桌上,然后取了其中一粒湊到鼻尖嗅了嗅,張嘴啃了一口。

“滋溜”聲間,果肉入口汁液綻放,鮮甜的芬芳在口腔中彌漫。

“好吃,好吃,比以前的棗子更好吃了!呵呵呵……”

計緣滿面笑意,順勢在石桌前坐下,以放松的姿態繼續享用鮮美果實,而青藤劍懸浮背后,時不時換一個角度,好似也在觀察著居安小閣。

等吃完五個棗子,計緣才抬頭看看這顆院中棗樹,心中也是十分感慨,如今的棗樹在他眼中不再模糊,也能看到脈絡的活力,更難得的是這股子匯聚靈氣的能耐。

“很不錯,恬淡悠然無妖邪氣,也算是修行有成了!”

計緣輕聲的一句贊嘆,令棗樹所有枝葉都有規律搖擺起來,好似一種代表著欣喜愉悅的枝葉韻律。

不過計緣贊嘆間實現也在細細搜尋枝葉間的縫隙,許久也沒看到什么。

‘今年沒開花啊,有些可惜……’

計緣在院中坐了一會,就走向正房位置,看到上面掛著的一把鎖,愣了一下才一揮袖取出錢袋,在里頭翻找著取出鑰匙。

“還好當初鑰匙一直放錢袋,沒隨著老包袱一起丟,否則就少了份儀式感了哈哈!”

笑語間,計緣將鑰匙捅入鎖孔之后“咔嚓”一聲,門鎖就開了。

“吱呀”

木門樞的聲響依然如此熟悉,室內也并無任何霉腐味道。

計緣入室后隨手在其內桌面上以手指快速一劃,從指間迅速滑落的灰塵并不多,看起來是近期才打掃過。

床榻那邊雖然只有木板并無鋪蓋,但柜子里卻放著還殘留陽光氣息的被子等物。

“看來小尹青似乎并未一同去婉州啊!”

揮袖一甩,將床榻上本就沒多少的灰塵拂去,隨后再取出鋪蓋被褥攤好,計緣將青藤劍在床邊擺好,就躺回了久違的自家床榻上。

“還是家里舒服啊!”

輕嘆一聲,閉眼的計緣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青藤劍在床頭靜置片刻,慢慢懸浮而起,飛到正房門前,將之前計緣沒關密實的房門給推緊后才飛回床邊。

尹家老宅院內,在剛剛居安小閣大棗樹枝葉擺動得厲害的時候,睡在尹青邊上的赤狐耳朵一動,抬起頭傾聽。

在聽了一會后覺得可能是風大,便繼續趴倒睡去。

雖然計緣并未說出心中那句話,但這一晚,居安小閣院中的大棗樹于后半夜抽出花苞,黃綠色的棗花紛紛綻放掛滿枝頭,天明之前已有暗香飄溢天牛坊……

這是寧安縣一個尋常的清晨,但這個清晨似乎又不同于平常。

天牛坊乃至鄰近坊市的鄉人才起床,就能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

天牛坊雙井浦這,大清早已經有人挑水有人洗衣洗菜,拍打衣物的聲響和鄉人婦女議論的聲音也不絕于耳。

“今早起來突然就好香啊!”

“是啊是啊,這香氣真好聞,是來自哪的啊?”

“你們吶,這就忘了,一定是居安小閣的棗樹花的花香,以前夜里聞著都睡得更舒坦的!”

“對對對,想起來了!”

“哇,那棗樹好久沒發出這么濃的香味了呢!”

“真好,呵呵呵呵……那今年是不是有棗子吃了哈哈哈哈……”

“哎呀你就想著吃!”

雙金浦這女子清脆如鈴的笑聲嬉鬧聲不斷,也有來挑水的人附和著聊兩句,整個天牛坊的街坊早晨走路都輕快了不少。

尹青大清早起床就帶著胡云一起往學塾方向趕,如今要上學的可不止尹青一人,這赤狐也跟著一起到學塾偷聽,教書的本事畢竟還是夫子強些。

只是早上聞到香味,一人一狐特意往居安小閣方向經過看了看,果然見到棗樹花開得茂盛,也很是驚喜了一番,但也沒多想,加上上學匆忙,自然不可能開鎖進門去細瞧,直接就往學塾跑了。

這赤狐仗著一點悟出障眼法神通趴在尹青背上穿越大街小巷,不過實則是因為城隍對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否則這點伎倆哪瞞得過日夜游神。

也就是在尹青和赤狐胡云一同去學塾之后的大半個時辰后,計緣才舒服得伸個懶腰從屋內出來,睡到日上三竿一直是當初他在居安小閣的習慣,一回來就自然而然的回歸了作息。

抬頭看了看花開滿枝的棗樹,計緣就像是對待一個修士一樣沖其拱了拱手,隨后才整理一下髻發插上墨玉簪子,然后出門而去。

天牛坊外的一條街道上,孫氏面攤依舊在開張營業,歲月仿佛對老年人格外不公,僅僅是六年左右,孫老頭已經蒼老了不少。

不過今天攤位車推到這邊的時候就能聞到一股股提振精神的清香,手腳都利索了很多,不論是孫老頭還是食客都心情不錯。

剛剛收拾完客人用餐的餐具,孫老頭就用攤位后面的水缸舀水沖洗一下碗筷刷一刷,然后放到爐邊烘烤一陣。

“老孫頭,今日可還有鹵面和雜碎啊?”

一聲熟悉卻又一時想不起來的聲音在攤位上響起,孫老頭一下站起來朝那邊看看,原本一處空座上,正坐著一個寬袖白衫斯文和善的大先生,樣貌是那么熟悉。

“您是……您,您是計先生?”

孫老頭的表情從疑惑皺眉著思慮到綻放驚喜之色。

“計先生您回來了?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哦哦哦對,您說鹵面和雜碎,有的有的,都有都有,雜碎只有羊雜,趕明個我走幾個周邊村子去問問有沒有牛雜!”

“不必不必,羊雜就好,老樣子,一碗鹵面一碗雜碎!老孫頭還是這么精神啊!”

計緣笑著沖孫老頭拱了拱手。

孫老頭在圍裙上擦擦手,也拱手回禮,看到計緣心情就更好了。

“計先生您才是呢,這么多年了都沒變!請稍等片刻,我馬上給您下面條!”

在孫老頭手腳麻利的為計緣準備好餐食,小心的為其端到桌前。

看著計緣拿起筷子吃上一口后抬頭稱贊一句“味道還是那么好!”,就心滿意足的回到木車攤前整理器具了。

孫老頭不時就會和計緣聊一聊這些年的事情,主要講的是家中小孫子上學塾之類的家長里短,也問問計緣在外過得如何。

計緣除了傾聽,多數只是笑著回答一句“挺好的”。

這期間也有鄉人經過或者到攤位中就餐,偶爾有人也能如孫老頭那樣猛然認出計緣,但大多數卻并不相識,只是大家都難免會討論一下今日飄來的花香。

以前計緣雖是鄉人茶余飯后的“奇人”,但其實真正同他相識能一眼認出的人本就不多,六年左右的時間能改變很多事,年幼的長大了,年長的老去了。

可說到底,寧安縣這份給予計緣的寧靜感卻沒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