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59章 這么一張紙

第159章 這么一張紙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59章 這么一張紙

計緣在觀中看了一會星空之后,也就回到屋內睡覺去了。

室內的床榻墊上了稻草和棉鋪,其實還是挺舒服的,尤其是這稻草鋪得均勻還是新的,不過這種床最好要定期換稻草。

脫鞋寬衣,側著身躺下,枕頭上方的玉簽已經換了一個,現在是《御水訣》,絕對是比正統仙門御水訣還正統的御水之術。

大約半夜的時候,睡夢中的計緣睜開了眼睛,他聽到道觀院外有點動靜。

對面的兩個道長睡得正香,計緣則直起身來披上外衣,下了床打開門走了出去。

室外山風微涼,計緣輕輕一躍就跳到了道觀廚房屋頂,整個過程一絲聲響也沒發出來。

道觀廚房墻壁同院墻相連,廚房兩扇門一扇朝著院內,一扇則朝著外頭,有兩只大小如同小貓的動物正在廚房外門的那頭翻找,咀嚼著暫放于那邊的骨頭殘渣之類的東西。

“咯啦啦…咯啦啦……”

“咔嚓…”“呃吼……”

兩只野獸偶爾還會爭搶一下,發出那種威脅的嘶吼。

計緣饒有興趣的在廚房屋頂緩緩坐下,他身上無垢無暇,根本不會有什么氣味傳出去,也刻意不發出聲響,所以不會嚇到兩只進食中的動物。

看看它們那小巧的身段和還算鋒利的牙齒,頭小身修長,尾巴略大,至少不太像是貓科。

‘這是黃鼠狼?某種山里的鼬?應該是某種貂吧!’

豺狼虎豹狐貍猴子之類的動物辨識度高,哪怕計緣眼神不好也能輕松辨別,但眼下這兩只小東西對于計緣來說要分辨清楚就稍顯困難了,反正肯定不是貓或者松鼠就對了。

能被兩只小動物爭搶的也就一些魚骨頭和泡了點魚湯的菜渣了,計緣和齊文吃得比較干凈,想有多少肉是不可能的。

這兩只小動物雖然看起來很聰明,不過目前而言計緣還看不出來什么特殊之處,畢竟聰明的動物兩輩子都見過不少,此刻在屋頂觀察也不過是興之所至。

骨頭和殘渣畢竟不多,兩只小動物爭搶著吃了一些小骨,舔舐了一些魚骨脊柱上的骨髓,剩下的就只剩不能吃的大骨頭了。

可即便如此,兩只小動物到最后依然各自叼著一塊骨頭走的,估計吃不了舔舔味道也好。

只是才走出道觀外七八丈,一棵山樹上有夜梟猛然間拍打著翅膀撲下來。

“咯咯…咯咯咯……”

地上的兩只小動物感受到危險,發出一陣急促的叫聲,而夜梟也亮出利爪。

“咯”

一聲動物尖叫之下,其中一只小動物被夜梟抓住。

那邊翅膀拍打的聲音,動物的嘶吼聲,夜梟的鳴叫聲一陣嘈雜。

計緣始終坐在道觀廚房屋頂聽著看著,聽得很清晰看得不算真切,對所發生的事情心知肚明,這本就是萬物生存之道。

只是這種情況下,另一只疑似貂的動物本該立即逃離的,此時卻張牙舞爪的撲向嘴鉤如鐮抓利似刀,同其殊死搏斗。

夜梟拍打著翅膀想要飛起來,爪下的另一只動物也不斷掙扎著,甚至回頭一口咬到了夜梟的腿上。

“嘟”

夜梟吃痛之下瘋狂拍打翅膀,甩動利爪,同時用尖銳的鳥喙去啄腳下的貂獸,三兩下就讓那只貂獸皮開肉綻。

另一只貂獸則瘋狂般撲到夜梟身上,一口咬住了夜梟的翅膀。

“嘟嗚……”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夜梟終于放開了獵物,拍打著翅膀飛走,而兩只小動物也各自負傷,最開始被抓的那只更是看起來奄奄一息,即便如此也依然掙扎著移動身體,奮力躲到邊上一處灌木中,計緣知道它們并未離開,或者說暫時沒能力離開也不敢離開。

剛剛那反應并不能說明這兩只小動物就是開了靈智了,動物開靈智和本身的聰明以及情感還是有所不同的,靈智靈智,“靈”字始終在前,代表著一種本質蛻變的開始。

但不可否認,開啟靈智的動物在之前都是從類似更聰明情感更豐富的野獸過來的。

計緣站起來,準備轉身離開,只是在走之前想了下,伸手一招,廚房內還剩下的一塊新鮮魚尾就飛了出來,大約能有個兩三斤。

往魚肉上一點,度入一絲絲極其微弱的靈氣,隨后用地面攝來的幾根草桿作繩,在魚尾中穿了個洞,再往屋檐下一拋。

魚尾下落中順勢就掛在了廚房外門原本一處木邊的窗沿上,在那里一蕩一蕩,總感覺馬上就會掉到地上卻又始終不落,大約七八個呼吸之后擺動幅度逐漸減弱,隨后穩定在那里。

那魚尾離地高度不過一尺左右,其中靈氣也不過細微一縷,吃到這肉對傷勢略有好處外加能填飽肚子,此外就別無作用了。

在魚尾穩定住的時候,廚房屋頂上的人已經消失不見,至于那兩只小獸會不會有膽子再來叼走魚尾就不清楚了,甚至是那只夜梟或者其他野獸來抓走魚肉也說不定。

‘若第二天一早魚尾還在,就拿來做菜吧。’

帶著這種想法,計緣回到屋內,沒重新躺下就突然又有了想法,于是從床榻邊的包袱內摸了一張皺巴巴的白紙,又再一次出屋。

隨后計緣直接跨步如煙絮輕飄,在山石上踏步連點,好似在山溪中濺躍一般,朝著煙霞峰山頂而去。

原本還靠在屋內床榻邊的青藤劍感應到計緣離開道觀攀登往上,立刻懸浮而起,穿出室內窗戶追向自己主人。

云山觀本身位于煙霞峰腰線以上,并不在山頂,可云山觀位置足夠高,計緣登頂不過用去了十幾個呼吸。

煙霞峰頂端大約六七丈見方的空間,沒什么山石樹木遮擋,加上前后通透,山風也比下頭大了很多。

盤腿在一塊平整的大巖石上坐下,計緣從懷中取出白紙,雙手按在兩邊紙面上一搓,白紙就重新歸于平整。

左手為托右手食指為筆,計緣就這么在這張白紙上寫起字來,雖無墨汁卻有法力編就其上,算是敕令和以物傳神的結合運用,對于這種小發明計緣還是挺在行的。

寫完了感受一下,為求保險的計緣又多度入了一些細潤法力,使之鋪滿整張紙面。

“嗯,接下來就要考較我的手工水平有沒有退步了,應該是這么折的吧?”

計緣嘀咕一句,開始對這張白紙動起手來,反復折疊嘗試,紙張也變皺又平整,數次之后一只精美的千紙鶴出現在他手中。

“呼……還過得去還過得去!”

左右細看這只千紙鶴,反復確認其精美程度后才安心一些,隨后計緣用食指沾了點自己的舌頭上的口水,對著紙鶴兩只翅膀分別虛虛寫了下一個字,左邊是“扇”,右邊是“動”。

“差不多就這樣吧,麻煩你走一趟了。”

計緣這句話可不是對紙鶴說的,而是對背后青藤劍說的,這小紙鶴根本不可能有能力飛躍千山萬水的。

計緣又取了一根自己的長發,在紙鶴脖子上纏繞數周,隨后系于青藤劍劍柄上。

“去吧。”

主人話音一落,青藤劍即刻牽引著紙鶴升向高空罡風,以劍意護住紙鶴身軀,隨后化為流光朝著京畿府方向遠去。

目送青藤劍離去,計緣卻并未下山,因為登頂也并非是為了傳書,否則在云山觀也能做,更多原因則是來看看日出。

就連紙鶴也是臨時起意做個小實驗。

在夜風中等待了小半夜,天邊已經翻起白肚皮,隨后隱現金光,片刻之后,整個云山這一片則猶如云海升日……

不提自有云霞靈氣匯聚而來,計緣此時也不由睜大的眼睛,云海日出的美景也是這輩子頭一遭。

云山之處已是日出時分,而在京畿府天色依然灰蒙。

青藤劍跨越數千里之遙,在稽州通天江之上的高空中破開罡風落下,位置精準的懸于狀元渡旁的江神娘娘廟頂端。

劍身一陣細微鋒鳴,劍柄處計緣的長發脫落,整根纏繞在紙鶴的脖子上。

在紙鶴自由落體后被風吹拂幾下,神奇的事情就發生了。

紙鶴居然開始扇動翅膀,穩定住隨風飄蕩的身形,隨后拍打著紙翅朝著江神娘娘廟落去。

青藤劍于空中等待片刻,見紙鶴落入廟中,方才重新升空而去。

通天江江神廟內。

一只千紙鶴好似無聲飛鳥,一直穿過廟廊飛過屋舍,最后通過氣窗鉆入了主殿。

繞著江神娘娘的神像飛了幾圈后,紙鶴落在神像一只右手上,微光一閃歸于寂靜。

大約一刻鐘之后,有一名身著華服的溫婉女子匆匆而來,還未開門的廟宇并不能阻攔她的腳步,最后推開主殿大門走入其中。

進了主殿的龍女一抬頭,視線就集中到了自己神像的右手上,她伸手一招,一只紙鶴飛來落于手心。

紙鶴剛落到龍女手心還拍打了兩一下翅膀,引得龍女好奇之下戳弄了兩下,但紙鶴卻再無生息。

“這是什么術法?挺好玩的,這頭發是計叔叔的?”

下意識抽掉紙鶴的頭發,龍女手中的紙鶴就展現了以物傳神的功效,將計緣留書紛紛傳達給龍女應若璃。

良久,信息傳達完畢,可龍女則愣愣的看著紙鶴一臉不可置信,上下細瞧多次,怎么看都是一張普通宣紙。

“不會吧……這么一張紙,飛了六千里?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5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