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48章 意外之客

第148章 意外之客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48章 意外之客

李目書不以官場身份壓人,平心靜氣的交流文學方面的內容,也上尹兆先的緊張感減去不少,多少也吐露出一些心中抱負理想。

有的東西在李目書聽來確實有些天真,但尹兆先卻不是如同其他年輕人一樣空想,而是有自己的一套理念方針和準則,只是現在沒什么交情所以淺談輒止,可還是能令李目書窺得一斑。

“尹解元的心中抱負想要舒展,非繁榮盛世不可行啊!”

李目書感嘆一聲。

“尹某覺得當今大貞雖未必及得上盛世二字,卻也繁榮,民強則國富,國富惠民則民安,乃相輔相成之道。”

尹兆先禮貌的解釋一句但也不深入。

兩人就是在偏廳雅座看茶而談,王府宴席的事情由下人忙碌也礙不著他們,大約到了天色也開始變暗,陸續就有一些晉王的其他親信或友人到來,有時候李目書也會帶著尹兆先去寒暄一番。

隨著天色暗下來,溫度也持續降低,李目書到底年紀大了,在偏廳也顯得哆嗦,就提議尹兆先一起挪步了。

“尹解元,不如我們去宴廳如何,那邊有暖爐熱水又有絨毯鋪地,比這邊可暖和多了!”

“這,王爺還沒回來,我們就去宴廳?”

尹兆先猶豫了一句。

“呵呵呵…尹解元放寬心,我們又不是提前開宴,況且很多賓客說不準已經去了,都是金貴人,這天寒地凍的誰愿意多受罪啊。”

‘我可不是金貴人。’

尹兆先腹誹一句,隨著李目書前往宴廳。

這也確實算是王府家宴,一些晉王友人來的時候還拖家帶口,也沒有多少嚴肅,宴席場所就在晉王府中庭后的一間大屋廳內,里頭擺了四五張圓桌而非個人桌案,更像是百姓家中的除夕宴。

除了圓桌外,屋內還在四角備有專人看顧的暖爐,關上門只保持一點點通風口,使得屋內非常溫暖。

除此之外留在宴席前方處的空間并不算多,至少是不夠大型歌舞表演的,但也足夠幾名侍女琴瑟琵琶和弦而唱。

李目書和尹兆先從帶著厚棉簾子的側門進入宴廳的時候,頓時感覺一陣熱氣涌來,渾身的寒意都被沖散了。

“哈哈哈…李少師!”“李公來了啊!”

“我等早已在此享受了。”“方才還想著李公這么怕冷,為何還不至呢!”

“呵呵呵,老了老了,受不得凍,要不是和尹解元找了個清靜地方交流城詩詞文學的話,我早就來了,來來來,我向大家介紹一人,乃是稽州解元當世大才……”

見到李目書來了,廳內早已在此避寒的賓客紛紛問候,尹兆先本來只想做個隱形人,但李目書顯然不放過他,一番介紹讓他備受矚目。

計緣和老龍這會也已經跨入這偏廳,就站在角落觀察這里的布置。

“應老先生,你那水府雖然華麗非凡璀璨明亮,但到底是水底宮殿,大冷天的泡在水里可不如這地方舒適啊。”

計緣嘿嘿嘿的開個玩笑,老龍撇撇嘴。

“水府之中四季恒溫,珊瑚珍珠點綴如星,又有妖姬起舞仙樂和弦,這里,哼哼,差遠了!”

溫馨感,溫馨感你不懂啊老哥!

老龍說話間伸手一勾,就有一壺桌上酒連同兩個杯子一起飛向他和計緣所在角落,而其他人卻毫無所覺。

倒了兩杯酒,酒液呈現明黃色,酒香也十分好聞。

“這便是京畿府的金玉酒?”

計緣接過老龍遞來的杯子,兩人同飲一杯,品鑒了一下滋味道。

“嘖,還是不如千日春,更不用說龍涎香了。”

“在凡酒中算是尚可了。”

老龍嘗著滋味將酒壺放在一邊,而那頭終于有仆人發現酒桌少酒。

“哎呀,這里還少一壺!”“趕緊補上!”

那邊尹兆先也沒剛才那么拘謹了,畢竟談論的都是各自見聞和一些詩詞歌賦。

“圣上駕到”

外頭突然傳來宮廷太監的高音嗓門,然原本熱鬧的宴廳驟然安靜,尹兆先更是生理性的升起一陣雞皮疙瘩。

“皇上?”“皇上來這晉王府了?”

“圣上今晚不是在吳王那邊嗎?”“這……”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李目書這會更像個管事,讓大家保持鎮定,隨后對著一旁尹兆先叮囑道:

“見君不比尋常,便是家宴場合也不可逾越禮數,一會除了行禮,尹解元盡量保持安靜就好。”

“在下省得!”

尹兆先巴不得當透明人。

計緣和老龍也是面面相覷,這倒是有意思,這皇帝突然來三兒子家了?

“走,我們開門迎接圣上!”

宴廳大門敞開,一股寒風瞬間灌入,賓客和下人紛紛出去在門兩邊站定迎接。

隨著外面一陣腳步聲接近,宴會廳內從賓客到下人都明顯略顯緊張乃至局促不安。

這也是計緣第一次看到當今的大貞皇帝,大約五十歲的面容,身材略有發福,身穿黃袍頭戴卷云冠,身旁還跟隨著一名妃子,一名是當今皇后另一名是晉王生母任貴妃,而晉王則落后幾個身位,亦步亦趨跟隨在旁。

以計緣的角度看來,這晉王臉色說不上好也說不上壞,就是有些古怪別扭。

“恭迎圣上!”

一眾人異口同聲的行禮歡迎,若非觸怒圣顏,正常情況下大貞見“天子”也不用下跪。

“行了,都進去吧,我也就是來吃個飯。”

皇帝揮退邊上諸多侍從,眾人也隨著圣駕一同入內,隨后關上廳門,因為人多加上暖爐,沒一會宴廳內就再次暖和起來。

大貞皇帝坐在主坐上剛剛還搓手呢,這會就脫去了外套。

“還是老三這里舒服啊,看看這布置的,挺像個家的。”

宴廳是有絨皮鋪地鋪墻的,不說待著,就是看著都暖和。

“都站著干什么?坐下坐下,不是要吃飯嗎,老三,什么時候開宴?”

“父王來了自然是馬上就開宴。”

“那還不趕快?為父和你這兩個娘親可是都餓了!”

貴婦也朝著晉王使個眼色,后者趕忙四向伸手招呼一下吩咐左右。

“大家都入座,這是家宴,父王現在就是家長身份入席,別拘謹,吩咐后廚可以開宴了。”

晉王這幾句話說得皇帝也是露出笑容。

“對了父王,我這可沒有太多鶯歌燕舞,咱聽書,我特地請了京畿有名的說書先生來講書,此人腹內故事多,又擅長口技,說起書來聲情并茂可有趣了!”

“哦?不錯不錯,有新意,我就說來老三這準有趣,哈哈哈哈哈……”

兩個嬪妃也是賠笑,一眾賓客也放松不少。

隨后宴席開始,一道道熱氣騰騰的佳肴被從側門送入,那邊其實有一個緩沖隔間,兩側都有棉簾,不至于讓寒風直接灌入宴會廳。

很快桌上就滿是佳肴美酒,前方不大的空間內,有侍女抱著琴瑟琵琶而入,又有下人抬來屏風桌案凳椅。

侍女緩緩彈奏,而屏風后的桌案前,說書先生也已落座。

和尋常說書不同,用屏風擋著可以讓他發揮更自由也讓口技更傳神。

皇帝顯然對尹兆先這種無名小卒不感興趣,或者說對在場不認識的人都不感興趣。

熱湯熱飯和美酒,加上說書先生開講,飯桌氣氛也起來了,只是比起其他地方,這里少了喧鬧,多了一分聽書的入神。

口技這門技藝,算是計緣兩輩子以來頭一次聽到,屏風后面明明就一個人,但迸發出的聲響千奇百怪,從孩童到老翁,從雞犬到狼鷹,各種聲響都極為逼真,使得所講故事也極為“寫實”。

計緣甚至和老龍一起走近了屏風后看了看,確認了就一個人在那。

而那頭從皇帝到尹兆先再到陪侍的下人,也一個個都聽得入神,便是配合著說書人情節和弦奏樂的侍女,音色中也摻入了被故事吸引的情緒。

除夕也不適合講打打殺殺恩怨情仇,說書人準備的故事是《神仙傳之龍宮游》,奇麗古怪的故事尤為引人入勝。

講到其中一段,醒木猛然在桌案上一拍“啪”

“那才子終究是耐不住貪念,在起身如廁途中偷拿了龍宮一枚寶珠,龍王自然是知曉的,雖未說什么卻也看輕了他,不再如之前那般熱情,天明之后就將其送回縣中,此后再無邀請過這錢書生!”

“這書生雖用寶珠換得一時富貴,卻在享樂中逐漸敗盡家財,且疏于學問后才情不再,晚年好生落魄了……”

侍女奏樂也在此時變得凄婉一些。

這故事講完,或許是說書人技巧太高超,沒想到皇帝聽得有些癡迷了,提著酒壺就到了屏風前,命人撤去屏風又擺了椅子在旁,連連追問神仙事。

說書人不敢違逆圣意,只能盡量滿足皇帝好奇心,從仙山名勝到江河龍宮,都絞盡腦汁回答,也將一些民間神祇傳說盡量道來。

計緣和老龍就站在最靠邊緣的那桌宴席邊,時不時就會拿筷子夾口菜吃,看著老皇帝鍥而不舍的追問這個也算才華橫溢的說書人,計緣略帶嘲諷的笑道。

“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