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45章 莫名其妙之子

第145章 莫名其妙之子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45章 莫名其妙之子

尹青自然不管石桌前的三個杜家子弟現在想的是什么,反正這次摘火棗的機會絕佳。

棗樹枝葉茂盛,火紅色的棗子隱藏在翠綠之中,多處于高處。

這棗子塊頭比一般棗子更大,真比較起來其實得有正常青棗三倍大小,只是現在沒個對照。

三兩下攀登到較高處,尹青帶著興奮感將手伸向最近的一顆,一只手抱住棗子都顯得充實,到了這會杜家三人發現這少年動作突然輕柔了下來。

隨后聽到這少年開始說話,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語還是更荒謬的對著棗樹發言。

“大棗樹,下面那個杜大俠可是計先生舊識,和先生認識的可早了,他三年才來了這一回,吃個棗子不過分吧?”

尹青看看下面一臉好奇的杜家三人,說完這話小心的一扯。

“啪”的一聲,大紅棗就被扯了下來。

“哈哈哈哈……太好了!讓摘的,真的讓摘的!”

要不是身在樹上,尹青都要手舞足蹈了,現在只能拍手扭動幾下表示興奮。

這畫面可把杜衡給嚇了一跳,這少年要是摔個好歹可怎么辦。

“我們去樹下看著點,如果他摔下來就接住他!”

“嗯。”“好!”

杜衡吩咐下,三人也不坐石桌上了,趕忙站起來走近一點,生怕尹青在棗樹上動作太大掉下來。

尹青不以為意,嗅了嗅棗子的香味咽了口口水,然后拋給杜衡。

“杜大俠接著,別摔地上了!”

杜衡見一抹火色拋來,伸出左手輕柔的接下,下意識看看這棗子,圓潤飽滿色澤殷紅,一看就極有食欲。

尹青摘了一個之后膽子也大起來,有伸手抓住另一個。

“總不至于才給杜大俠一個棗子對吧?”

說話間再次一扯,“啪”得一聲又摘下了棗子。

“嘿嘿!一口吃一個味道都嘗不出來的,他們來了三個人呢,而且我摘棗子很辛苦的……”

尹青嘴巴嘰里呱啦不停,連連伸手往紅棗上抓,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一共扯下來七個,當剛剛抓住第八個的時候,就感覺到樹枝輕微扭動了一下。

糟糕,大棗樹不讓了!

“再一個,再一個嘛,就一個了!”

尹青不停懇求,手上力氣不減就是死扯。

“沙沙沙…沙沙……”

好似微風吹拂一樣,棗枝扭動,并且不管尹青用多大勁,手中紅棗就是部落,隨即一根樹枝掃過尹青脖子。

“哎哎哎啊……!”

尹青脖子一癢身子一下失去了中心,從樹上掉了下來,下面其中一個杜家子弟趕忙伸手去接,將少年接入懷中。

不過尹青摔下來的時候一點也不惱,只是看著樹上那顆沒能摘下來的棗子唉聲嘆氣又嘀咕不停。

“哎,才給七個,真小氣,小氣!”

杜衡等人面面相覷,這少年爬樹摘果也太冒失了點,自言自語的也不抓穩了,剛剛要不是他們在,指定就摔傷了。

“尹小哥,你這樣爬樹可太不穩當了,今日也就是我們在這,下次切勿如此冒失了!”

其中一個杜家子弟勸了一句,但尹青顯然全然不在意。

“沒事的,你們在我才會摔下來,不然肯定摔不了。”

這聽著讓杜家人感覺奇怪,難不成還是我們的不是了?

“好了好了,不說了,嘿嘿,看看這火棗,往日你們別說吃了,見都見不著的!”

尹青扯開自己衣兜,露出里面的六個大棗,連上杜衡手中的那個,就是七個火紅的棗子,各個都有幼兒拳頭那么大。

幾人重新坐回石桌上,七個棗子也被排成一列,尹青當即抓走一個。

“這個是我的報酬!”

解釋一句后看看另外兩個杜家子弟,然后對著杜衡說。

“剩下六個,你拿四個,他們兩運氣好,一人一個!”

說這話的時候尹青儼然一副小大人口氣。

“為什么我們只有一個?”

其中一個杜家子弟愣愣爭辯了一句。

“你有一個已經很走運了,沒看我都只有一個嘛!要不是因為你和杜大俠一起來的,一個也無!”

尹青兩句話頂了回去。

“你都只有一個?你想吃還不是隨便摘!”

杜家子弟也不過比尹青大了三四歲,明知和少年爭辯沒意思可還是多嘴一句。

尹青氣呼呼看看棗樹。

“你給我去隨便摘個看看,你能摘下算你厲害!”

“摘就摘!”

兩人還頂上了,杜衡則看不過去了。

“咳,杜越,這是人家的地方,要你多嘴?”

教訓一句后杜衡也向尹青致謝,這棗子一看就不普通,拿來招待他們算是很客氣了。

“嘿,還是杜大俠明理,別愣著了,快吃吧,這棗子皇上見了都饞的!”

尹青玩笑一句,就趕忙啃起自己那個,咯吱咯吱的脆響間芳香四溢,讓聞到的三個杜家人食指大動。

也不再猶豫,紛紛拿起棗子吃了起來。

“咯吱”一口咬到嘴里,三個杜家人就瞪大了眼,那股鮮香在舌尖炸裂,讓人忍不住不停咀嚼不停啃食。

棗汁棗肉咽下肚,居然如同喝了烈酒,肚里暖洋洋的,甚至有一股暖流在身上游走。

‘這棗子,難道是什么天材地寶!’

杜衡心中一驚,反應過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將手中的棗子啃了個干凈。

另外兩個杜家人都咽著口水看著桌上的剩下的三個棗子。

杜衡哪怕極度不舍,也再推出兩個分給族弟,還沒說話能,尹青就伸手把那兩個棗子撥回來了。

“不行,這棗子只能你吃!楊過大俠有奇異蛇膽,那杜大俠就有火棗,他們不能再動了!”

另一個杜家子弟還想說話,尹青就像是看穿了他,指著頭頂棗樹枝丫。

“想吃?自己摘去,我同意你摘,去吧!”

“摘就摘!”

吃過這棗子之后哪里還安奈得住,這杜家子弟一個縱躍就跳上了棗樹,伸手就抓住了最近的一顆大紅棗。

輕輕一拉,棗子居然好似黏在樹枝上一樣不下來,猛然用力,整條棗枝都彎了果子還是紋絲不動。

“給我下來!喝……”

杜家子弟運勁行氣,結果棗枝越來越彎,反彈的力道也越來越大,然后突然間手上牽扯的力道猛增,整個人如同被彈弓彈出。

“啊”

杜家子弟居然被一根棗枝彈飛到了空中,無處借力之下在空中亂揮亂舞,然后再失重落下。

也幸好是個武者,掉下來的時候又抓住一根樹枝借了力,結果那樹枝居然比泥鰍還滑溜,直接帶著他頓了一頓后滑出了手……

然后“砰”得一聲,杜家子弟摔在了地上。

“哎呦…嘶…我明明已經緩和了落勢…那樹枝又把我重心帶歪了…”

杜家子弟齜牙咧嘴的站起來,剛剛落下來抓樹枝本來應該能站直了落地的。

“沙沙沙……沙沙沙沙……”

整個大棗樹的樹枝樹葉無風自動,左右顫動間發出“沙沙沙”的聲音,令三個杜家子弟下意識抬頭看去。

樹枝的顫動卻越來越劇烈,甚至有種陰影連成一片將陽光都擋住的感覺,顯得十分詭異,看得三人有些頭皮發麻,好似棗樹在嘲笑他們。

這一幕持續了得有好幾個呼吸,而周圍明明就沒有什么風。

“哼哼,怎么樣,摘下來了嗎?”

尹青哼唧一聲,打破了三人心中的那份淡淡的恐懼感,再看那樹,已經漸漸風平浪靜,但沒誰覺得剛剛的是幻覺。

杜衡猛然間想起當初牛奎山上的猛虎精,‘妖’這個詞出現在心頭,但轉念一想又覺不對,看著桌上的棗子,一種面對仙果的心態就升了起來。

馬上就要過年,寧安縣內的過年氣氛已經起來,尹青不但要幫助家里“撣塵”,也得兼顧居安小閣。

杜家三人幫助尹青一起對小閣稍稍打掃一番后,就告辭離去了,不想麻煩尹母做飯招待,他們也沒有在寧安縣多留的打算。

尹青說到底還年紀不大,當初計緣的描述也不全,記下的神雕大俠的故事沒多少字,頂多是一段概述,開局和中間都一筆帶過,結果才是重彩濃墨。

沒有尹青自己那種腦補,杜家人也就是驚愕于此人如此多災多難又有如此成就,卻無多少代入感。

但在經歷了棗樹事件后,至少杜衡對神雕大俠本身的歷史存在性已經少了許多懷疑。

他比起兩個族弟到底還是多些代入感的,尤其是斷臂之痛,當初回家后大半年,手臂最終壞死不得不截肢時,那種絕望和悲哀在多少次夜里將杜衡驚醒。

但魏家滿月宴同魏無畏的一番談話到居安小閣中的那見聞,讓杜衡枯寂的心隱隱燃起火焰。

三人騎著馬披著大氅,同樣的寒風中卻因為火棗的緣故身上暖暖的,而直接吃了三粒的杜衡更是覺得有熱力渾身流竄,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氣,每一次呼吸吐納就隨著真氣運行到周身大穴。

‘前一個厲害得每邊了,你就是第二個!’

尹青的清脆的話音還在杜衡心中回蕩,配合火棗的力量讓他心頭火熱,那簡短補全的故事中,楊過當初連個幫他的都沒,而他杜衡至少還有杜家!

“沒有左手刀法又如何,我杜家狂刀的右手刀法也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杜衡突然低聲這么一句,一種不吐不快的心情在胸中醞釀,下一刻他突然在馬背上一拍左手背后抽刀,身體縱躍而起在空中旋轉,然后狠狠朝著前方甩臂揮刀。

刀鋒割裂寒風,在杜衡周圍灑出一個半月。

隨后杜衡身體落下再次于馬背上一點,騰空而起從另一個方向揮刀斬落。

身子接連起伏,將練了無數遍的狂刀十二式以左手刀使出,力一次比一次大,勢一次比一次猛,每一次運勁就有熱流升騰充盈經脈。

到最后一式翻云踏浪使出,杜衡張嘴狂吼。

“此劫自此而破!”

刷刀鋒銳氣席卷而前撕裂北風,使得前方短暫無風。

空中提氣輕飄飄落下,收刀重坐于馬背,微微喘著粗氣的杜衡心情激蕩,這是三年多來他第一次完整的使出十二式,卻遠比當初右臂健全之時還要流暢,而且還是在馬背上用出來的。

這一番演武帶給杜衡巨大的信心鼓舞,就連本已經退步的內功境界都如火升騰。

“嘶…呼…嘶…呼……”

寒風隨著大口呼吸入腹卻在腹內化為熱流,剛剛在假想中,杜衡已經將那個頹廢的自己一刀刀斬碎。

兩名族弟在后面微微張著嘴,心情有些難以形容,從開始出刀的彷徨到最后收刀的張狂,族兄好似變了個人一樣。

“別磨蹭了,趕緊回德勝府,將剩下一粒棗子給了魏家主我們就回家,趕不上年三十,這年還是要回家過的!”

心境變化之下,杜衡的話音也產生了某種變化,更簡潔也更凌厲了。

京畿府某處棋館,正看著兩個老叟下棋的計緣突然神色一愣,低頭看看手中隱現之子,隱約能看到杜衡獨臂揮刀斬破風雪。

只是......這棋子出現得有些莫名其妙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5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