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39章 偷梁換柱

第139章 偷梁換柱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39章 偷梁換柱

盡管白若再怎么求的懇切,這終究不是她自己一句話的事情。

計緣感嘆過后立刻就感覺到了其中的棘手。

“你先起來平穩一下動蕩的元氣,這事情容我想想。”

見她依然跪著計緣聲音故意冷了一分。

“怎么,我不幫你還不起來了?”

眼前仙長的聲音變化果然讓白若不敢造次,連忙起身,也不敢出了周圍三個“匿”字的圈,就這么就地坐下穩定本源息收束妖氣,穩定剛剛同本體重連的斷尾。

雖然這尾巴是用妖法分離而不是破壞性斷裂,但如果長時間不穩定也是會變成真的斷尾之傷的。

對于白若而言,現在完全就是出于一種忐忑的期待狀態,可對于計緣而言就有種麻煩事最后全到自己身上了的感覺。

這就是多管閑事的下場,可這閑事讓他再選一次,八成還是會管,計某人只恨自己管得到的時候太晚了點,如果能早個十年乃至五年就好了,可這也是偽命題,且不說時間不能倒退,那會自己都還沒來這個世界呢。

直接帶著白鹿女去城隍廟這種事計緣是絕對不會做的,這白若剛剛才弄得陰司雞飛狗跳的,現在計緣就領著她上陰司,這也太觸霉頭了。

憑心而論,泥塑神像也有三分火氣,何況是大貞首府的神靈,哪怕打起來的可能性不大卻絕對臉上都不好看的。

苦思之下計緣的眉頭都皺成了川字,不光是思考白若本身的請求,也是在想著如何能善了。

在計緣心中,如白若這般的妖精,已經擁有了真情,在潛移默化中對有情眾生的看法也已經不再是尋常妖的看法,計緣反而是希望她能得道的。

突然間,計緣心頭靈光一閃,看向正在小心而緩慢的吸納周圍靈氣的白鹿女。

“你便是去了陰司,京畿府城隍也未必就真能遂了你的愿,我的面子也并不值錢,為此葬送修行太過冒險也太過不值。”

白若聽著計緣的話,滿面憂愁說不出話來,但計緣的話還有轉機。

“照你的想法肯定不妥,我倒是另有妙招,或許讓你能進陰司見一見周念生,興許還能一起呆上一段時間之后再從陰司出來!”

有這種辦法?

白若聽得愣神,有些不敢相信。

“仙長…還能有這樣的辦法么?”

“當然有,不過就真要委屈白若姑娘做一回牛馬了,嗯,我們也得圓個謊,把你這‘妖’的身份給抹去咯!”

說到這計緣沖她笑了下。

“也虧了你從頭到尾沉得住氣,沒在神靈面前現過原形。”

“我那是怕被判官定冊…”

白若猶豫著回答一句,雖然一頭霧水,可看著計緣認真的樣子,心中也隱隱有了期待。

兩天后的夜晚,大約是三更才過四更剛至,城西土地廟附近,有更夫敲著梆子經過。

梆子聲一慢三快,在更夫的擊打節奏下發出聲響。

“咚……咚,咚,咚”。

更夫口中喊著:“天寒地凍咯”

“咚……咚,咚,咚”。

“天寒地凍咯”

喊完幾輪,更夫搓著手臂趕緊快步前進,提著的燈籠因為手臂的搓動而微微晃蕩。

“嘶…嗬…這天真冷啊,趕緊打完更回去睡覺!”

等更夫路過之后大約沒有一盞茶的功夫,幽靜的土地廟外,傳來一整清脆的踏地聲響。

這聲音類似馬蹄觸地,卻又有所不同,顯得更加清幽空明。

一頭壯如健馬的巨鹿在城中道路上踏蹄而行,此鹿無角且通體雪白,絨毛在寒風中微微揚動,身上更泛著微弱的瑩白之光,一條鹿尾時不時隨著步伐的節奏擺動一下。

計緣手持《御論》,背懸仙劍,坐在鹿側身坐在鹿背上細細品讀手中書冊,隨著白鹿前行,計緣身子也偶有搖晃,也不知是因書的內容而起伏還是因為白鹿踏蹄的顛簸。

片刻后,白鹿一步步走到了土地廟外園門前。

這個時間段,香客肯定是沒有的,廟祝和廟工也早已經睡下,廟門自然也是緊閉的。

在白鹿停在廟門前的那一刻,計緣才放下書冊,從鹿背上下來,握書拱手朝著土地廟行禮。

“游方修士計緣,前來拜會京畿府土地公,望土地公現身一見!”

道音徐徐傳遞入地,大約四五個呼吸之后,地面有清灰起卷微風,一名身高體魄都極為魁偉的錦衣男子出現在計緣眼前。

來人手持一根巨大藤杖,胡須青墨泛卷,身高估計就算沒帶冠帽都比計緣要高一個頭,從其雙目青墨之色看,絕對不是尋常鬼神,而是正統實修的山水神靈兼顧了香火。

‘乖乖…這外形和土地公的形象可相去甚遠啊……’

計緣第一次親眼見到京畿府土地公,感觀上的沖擊巨大。

土地公也在觀察計緣,來人衣著樸素頭插墨簪,看不出什么力法神光,但絕對道行不淺,一雙蒼目古井無波,好似能看穿春秋,便是坐騎白鹿也顯不凡,有仙靈之韻自升。

見計緣依然維持行禮,土地公便也向計緣還禮。

“不知這位修仙道友找我何事?”

計緣面帶歉意,看了看身后白鹿才向土地回答道。

“計某也是來向土地公告罪的,此事說來話長,可否在廟中尋個僻靜之所容在下徐徐道來?”

土地公再次細細打量他們一番,隨后微微點頭,伸手引向廟墻一側,自有法光彌漫地面。

“請,去我府上一敘。”

跟隨土地公一起前行,穿過地面法光來到土層深處的土地府,短暫的新奇于土遁之后,計緣在土地公面前展開了自己的嘴遁。

一個自己坐騎時常聽自己讀《外道傳》上的一些凄美情愛故事而心生悸動,趁自己不注意悄悄離開在凡塵尋找真情的故事從計緣口中聲情并茂的演繹出來。

故事不過是改了其中一些細節,但大體上的情節卻是不變的,人妖戀轉換成人與仙鹿之戀,真情動人絲毫不減,一些厭忌之處卻是大減,更關鍵的是這是仙鹿且“上面有人”。

語句或快或慢,計緣講了足足一個時辰才將這個改編過的故事講完,期間白鹿幾次有感落淚,土地公也是看在眼里。

“實不相瞞,我也是才尋到白鹿蹤跡,數十年來她也算是修行荒廢乃至滋生淺薄妖氣,但本心在此卻是沒有禍害過凡人,計某不忍白鹿就此斷絕求道之路,遂在土地公阻攔之刻施法將之救回,只是如今她卻思夫心重……”

計緣嘆息著將白鹿此后所求也一一道來。

土地公聽完久久不語,望向白鹿見其淚痕猶在。

“哎…也就是說這白若姑娘甘愿被當做妖邪,也想要入陰司陪那周念生到陰壽耗盡,隨后被煉魂也在所不惜?”

“正是!”

計緣苦笑著搖頭,口中卻稱是,隨后詩句順口而出:

“對月形單望相互,只羨鴛鴦不羨仙,哎!”

坐在府邸樹根大椅上的土地公喝了一口桌上清茶。

“凡人間的情愛我見得多了,可這么多年來,能比得上仙鹿白若的卻沒多少,計先生也是不想白鹿就此道隕吧?”

計緣苦笑。

“若非如此,計某又是何苦來此厚顏相求呢,道緣難得真情亦難得,還望土地公能陪計某一起走一遭城隍廟,同是京城神祇,那邊應該會賣土地公一個面子。”

土地公此類生靈勾連山水也心系山水,對山水生靈都更為一視同仁,即便對于妖類也少些偏見,更何況此時是仙鹿。

從土地公幾次嘆息著望向白鹿的臉色上,計緣就看得出這次成了!

真費事說

令推書一本。

推薦“青山鐵杉”大佬的《我的美利堅》,這位大佬很擅長寫外國歷史經典的作者,只要不被和諧必然是精品。

“資本主義國家嘛,它的意思是我有資本你沒有,所以這個國家是我的!聯絡方,給我鎮壓,難道洛克菲勒能做得,我謝菲爾德就做不得了么?”威廉謝菲爾德收斂笑容冷聲道,“快樂美利堅、槍戰每一天。”

鍍金時代,1895。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5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