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25章 船呢?

第125章 船呢?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25章 船呢?

四個包子應該是陳老漢家里頭自己包的,餡料挺實在,就是菜包咸了點。

吃完后計緣將干荷葉揉成團,往岸上的草叢里一丟,交給大自然去分解,麻繩則留在船上等下次還給陳老漢。

抿了口酒看看邊上翠綠翠綠的魚竿,今天這情況似乎是不太適合釣魚了。

就在吃完包子這么一會,又有幾條大魚從江底游過,黑黝黝的背影看去雖然沒蛟龍那么夸張,但也比他身下的烏篷船大。

計緣視線望向南方,這么多水族精妖都往那邊趕,肯定是通天江某處出大事了,只是看路過水族都是不緊不慢的樣子,應當不是什么緊急事件也談不上多壞的事。

反正這事情應該也礙不著通天江外的凡人,更礙不著計緣,水族精怪匯聚之所,好奇心再旺盛也還是不要去深究的為好。

不知不覺間,天氣變得越來越冷。

這一天計緣有些無奈的將魚竿提起來,看看完好無損的魚餌,一旁魚簍依然空空如也。

“哎…這魚沒法釣了!”

連著過去多少天了,一直都釣不上來魚,想必這些天通天江畔的漁民日子也不好過,但說到底現在不是捕魚時節,估計也沒多少漁民出船。

只是計某人挺想喝魚湯的,最近托陳老漢買鮮魚也是買不著。

隔段時間就有水族精妖游過,計緣隨便算了算,光他留意到的已經過去數十波了。

整個大貞都沒多少妖怪,更不用說道行不低的了,所以計緣十分懷疑是不是連國境外的水族妖類都過來了不少。

‘這還沒過年呢,水族不興這一套吧?’

正這么想著,岸邊有馬蹄聲和車輪聲從遠方傳來,計緣順著聲音望向岸上,發現那頭路遠處有車馬隊朝這邊行來。

隨著車馬接近,計緣觀望一陣,幾輛馬車中都有文氣流轉,應該也是入京趕考的貢士,水平也不會太低,看這陣仗家里的錢財更不會少。

這時候,天空開始飄下雪花,把計緣的注意力也引向這自天而降的美景。

算起來,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雪,也是計緣這輩子看到的第一場雪。

伸手接住一朵,雪花立刻被手掌的溫度所融化,提起邊上的酒壺拔開木塞,計緣童心大起之下猶如一個孩子一般,用瓶口接著身邊的雪花。

路邊車馬行來,有書生掀開馬車簾布望向江邊,看到天空落雪江面蒼茫,也見到孤舟之上蓑笠漁翁。

“到底是天子腳下,景好意更深吶!”

“呵呵…世兄興致倒是好,我都快被凍死了!”

邊上的另一個書生緊了緊裹著的毛毯,手中開提著一個炭火暖爐。

車馬隊中有披著毛絨大氅大漢子縱馬走出隊列靠近岸邊,沖著計緣大喊。

“船家可知狀元渡還有多少路程啊?”

聽到對方喊自己,計緣也就放下酒壺面向他們,也是吆喝著回答。

“沿江邊往南,再有十幾里路就到了”

坐在馬上的漢子朝著烏篷船方向拱了拱手,然后引馬歸隊。

看著這些隊人安逸的樣子,計緣不禁想著自己的好友尹夫子會怎么來。

尹家不是富戶但也不算多窮,天寒地凍的包個馬車的錢還是有的吧,而且寧安縣難得文曲星高照,縣里肯定也是會大力相助的。

計緣目送車隊離開,喝了一口計氏泡雪酒,心理作用之下覺得酒更好喝了一點。

同時在意境山河中,計緣也照常以念從丹爐引出一縷縷丹氣點向棋子,每隔三天他就會這么做一次。

如今棋子中凝實程度最高的依然是陸山君的那顆黑子,但計緣估計得陸山君真正修行大進成功化形才能徹底凝成黑子。

可是妖物修行,化形為人乃是最大的考驗之一,不是一朝一夕能成的,便是有計緣在時不時的“喂丹”,也尚不清楚需要多久。

對比計緣這邊的不驕不躁,通天江水府中目前的兩個掌事者心態就不太好了。

江神應若璃在殿中坐鎮,看著水族們開始布置主殿,還有水族從海中取來珊瑚布置裝點,看似一臉淡然的江神心里急得不行。

又過一會,有龍影流光入了江神府,在殿前化為一名錦衣男子,正是其兄應豐。

見應豐走進來,應若璃趕忙站起來。

“怎么樣?”

應豐搖了搖頭。

“還是沒找著……”

說完這句,應豐走近一些,看看左右,有些鬼祟的小聲說道:

“你上回那個建議……可能真的需要考慮一下了……”

說完,兄妹兩對視一眼,均是一臉無奈,堂堂通天江一江正神,和堂堂龍子,被逼成這樣也是少見。

只是前一刻還愁眉不展的兄妹兩,突然間表情一愣,隨后望向北方,臉上喜色頓生。

通天江畔,剛剛路過計緣身旁沒多久的車馬隊上,披著大氅的壯漢替車上公子的暖爐加了炭火,才趕緊又騎上馬兒隨行。

只是無意間轉頭望了望身后,卻發現數十丈開外的江岸邊小舟旁,居然站了一個衣著華麗的人。

“奇怪,剛剛那邊有這個人嗎?”

同伴聽到他的疑惑也轉頭望去。

“我們才過去的,剛剛好像沒看到吧……”

不過兩人也沒想那么多,興許自己沒注意從別處有人走來呢。

另一邊,計緣原本還在喝酒,冷不丁的心頭一凜,放下酒壺的時候才發現江邊已經站了一個人。

還是那套對襟直罩衫,還是那副模樣,正是老龍應宏。

“呵呵呵呵…計先生的雅興還是這般好,蓑衣斗笠烏蓬小舟,江面看雪而獨飲!”

計緣趕忙站起身來朝著老者拱手作揖。

“原來是應老先生,莫怪計緣在老先生家門口而不去拜訪啊!”

老龍也向計緣回禮,口中爽朗大笑。

“哈哈哈哈…先生早知我并不在家,自然就不會去拜訪了,原以為此番計先生要缺席了,不成想你倒是早在這里等著我了,先生可有備什么賀禮啊?”

賀禮?什么賀禮?

計緣有些發懵,不過不等他尷尬的問出來,老龍自己就笑嘻嘻的說了。

“玩笑話玩笑話,計先生能專程來為我這水族妖物賀壽,已是給了天大的面子,走,隨老夫前往通天江水府吧!”

壽辰?

計緣第一反應是難怪這么多水族精妖過境,原來是真龍壽宴,這么看來過境水妖都算少的了,而且參加真龍壽宴,哪怕路經一些神靈管轄之地,八成也都會行個方便不會多加阻攔。

不過……應老先生請自己去參加壽宴?

‘乖乖,這不是把我計某人往妖窩里引啊!’

想象一下那場景,畫面有些太美了。

“呃,應老先生,不如咱們就在這小舟上對飲一番,計某提前恭賀您大壽之喜,水下嘛…我一修行之人去是不是不太方便?再說這烏篷小舟也是計緣借的,留這也不好……”

應宏找了計緣三年多,到底也是有些郁悶的,這會哪會給計緣任何找借口的機會。

“哈哈哈…先生多慮了,都是好酒之人,先生可定要去嘗嘗四方水族搜羅的美酒,至于這小舟,先生就更不用擔心了!”

言罷,老龍躍入小舟之上,手一揮,小船一震,就直接往水面下沉去。

“嘩啦啦……”水濤聲起。

計緣差點沒坐穩,反應過來的時候烏篷船已經沒入水下,于江底朝著南方行駛而去。

前方車馬隊上,那名漢子還是覺得有些怪,所以走出一大段路時再次回頭。

只是這一回頭就愣住了,趕忙揉了揉眼睛,再看時原本問路的江畔水面還是空無一物,掃視江面其他方向也見不到什么。

‘船呢?’

真費事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