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23章 釣魚翁

第123章 釣魚翁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23章 釣魚翁

一夜過去,廟中眾人也不知道昨晚什么時候睡著的,山中日頭高照的時候方才有人醒來,然后推醒其他人。

山神廟的門還閉著,外頭的雨則早已經停下。

莫同起身四處望了望,沒有發現計緣的身影。

“計先生呢?計先生走了?”

有人打開廟門四處找了找,也沒有發現計緣的蹤影,明白那神仙人物應當是已經離開。

“莫同,計先生昨晚留的仙法會有用嗎?萬一要是再遇上邪魔妖怪什么的……”

有女子擔憂的詢問,頭一次見到妖邪,三觀上的影響還是其次,關鍵是自身升起的無力感。

但莫同還沒說話,小童莫羽先嚷嚷起來。

“肯定有用的,昨天計先生用水給我寫了兩個字之后,我現在不心慌了!肯定有用的!”

莫同也是安慰的說道。

“仙人行事哪是我等凡人可以揣測的,實在不行就按計先生的建議,一旦少主察覺不對,我們就趕緊往城隍廟躲!”

“只能如此了……”

一行人收拾收拾,離開前將三個蒲團歸位,然后十分鄭重的朝著山神像叩首,若非廟內無檀香,肯定也得上一炷香。

做完這一切才離開山神廟并合上廟門離去。

其實計緣直接走了既是因為留下法令匿去莫羽靈韻甚至改變其氣息,也是因為在昨夜計緣就已經觀氣看出莫羽此劫已過。

而昨天魂魄離體的驚心之事,對方那便宜師父定然也感知氣機變動,怎么也會迅速趕來的。

此番世界正統仙道之流或清心寡欲,或修行積善,或日月山中,或苦修悟道,雖然性格各不相同,但還是少有陰險之輩會算計一個普通孩子,越是境界高越如此,可以不借助叩心關悟道,卻不能反其道而行之。

計緣既沒有和對方打照面的念頭,也不想一路上被當祖宗一般過分恭敬對待,所以還是先行一步吧。

果然,在莫家一行人才下了蕉葉山大約小半個時辰之后,天上就有人御風而來,只是莫家人在地上看不見。

來人一身紫色長袍,于天上風中獵獵作響,只是尋著氣機而來御風半夜,趕到時反而覺不出自己那未入門徒弟的氣息了,也是頓覺驚奇。

定睛往地上一瞧,發現一個明顯比家仆隨從矮一大截的孩子在路上奔奔跳跳的走,確定是自己徒弟才松一口氣。

皺眉間,以自己徒兒生辰八字和昨夜氣機起卦掐指一算,除了轉危為安卦象,其他則一片空白。

想不通就只能問問當事人了。

駕風往下,使得地面風勢漸起,御風而來者隨著大風吹過顯現身形,其他人才發現正前方多了一個人。

“是誰?”“保護少主!”

莫同的人是如臨大敵的戒備,而莫羽則興奮得大喊“師父!”,明明僅僅見過一兩次,卻親昵得如同朝夕相處。

而莫羽的反應讓聞言的莫家人松了一口氣,趕忙行禮,一連兩次遇仙倒是心定了不少。

來人小冠玉簪紫衫長袍,黑須美髯長約一尺,對其他莫家人的問候只是點點頭,然后走到莫羽身前伸手想要以法力探一探這孩子,卻發現手才觸碰到莫羽,其身上那股晦澀隱匿的氣息就消融不見。

“羽兒,昨日你等可是遇到危急之事?”

問到這個莫羽還有些后怕。

“昨天有四個強盜要來抓我,家仆都打不過,然后在逃得過程中我心里慌得很,不想被抓,不知道怎么的魂就跑了出去……”

莫羽嘰里呱啦一頓說,大致交代清楚了自己怎么度過危險的,也讓其師父撫須思索。

“你們遇上的那位道友姓計?這蕉葉山山神又是怎么回事,為何會主動來尋你的魂魄?正巧經過?”

聽莫羽說那山神像個妖怪不像人,其師基本就能判斷對方道行并不高,否則除非是完全的實修山水神靈,一般立廟的山神定是會接近人身,像這種小神路過也不敢蹚渾水吧?

莫羽之師聽的都是莫羽的敘述,自然少了一些過程,而聽到仙長詢問,邊上的莫同則趕忙補充回答。

“回稟仙長,我等看得真切,是昨夜那位計姓仙長抬腿往地上踏了一下,口中念道‘有請蕉葉山山神來見’。”

莫同學著計緣的姿勢和口吻,身體力行地復述。

只是說完,旁人明顯發現這遠比昨夜計先生更仙風道骨的仙長,表情僵了一下。

“你們真見他是如此召喚山神的?”

“千真萬確!”

這位仙長有些失神。

‘竟然是拘神!是哪位道妙高人游戲過此境?姓計的……’

“師父師父,我還問計先生是他本事大還是您本事大,計先生說肯定是您本事大,我想也是,計先生連飛都不會,說山川流水都靠雙腿,肯定沒您厲害的!”

其師表情又是僵硬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

“羽兒啊…你…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那位計先生不過是自謙之詞,有些高人是真的就喜歡慢慢走的……算了你還不懂……對了,那位先生可曾告知你等全名?”

“沒有哎,我問了,計先生不說!”

得虧了莫同等人并沒有看到計緣追出去時用了計氏“定身法”,否則同這位紫袍仙長一說,還不知道其人會作何感想呢。

而此刻早已走出老遠的計緣雖然沒看到那紫袍修仙之人趕到,但留下特殊手法的雨水法令卻化去了,知曉應當時莫羽師父到了。

可若是讓計緣知道莫羽的師父說他不喜歡飛,估計計某人肯定也是心情復雜的。

不知不覺時令已是冬至,幽州以西的通天江段某處江畔上,有一艘烏篷小舟停在水面,小船上有一帶著一個斗笠的披著蓑衣的男子正抓著一根自己做的翠綠竹竿在釣魚。

自從立冬過后,此人就一直坐在船頭于這片江段釣魚,有時在江對岸,有時在江這邊。

此處江段的這邊是幽州,而過了江的另一邊,就是大貞的官僚權力中樞,直隸京畿府所在。

這釣魚人正是計緣,烏篷小船則是同一位老翁租借的,租期為半年,包括斗笠蓑衣船槳之類都算是隨船一起租借。

距離計緣的小舟往南約十幾里,就是通天江上諸多擺渡口中大名鼎鼎的狀元渡。

相傳從前那只是個小渡口,但是在大貞建國歷史中,曾經有六名國境以東的參考貢士在那個渡口擺渡去京畿府,隨后高中狀元。

對于這種傳說到底是真的還是當地鄉人自己想出來的“致富點子”,計緣是不想深究,但不可否認,很多從東邊趕考的貢士,大部分都會順路來狀元渡討個彩頭,順便拜一拜江神娘娘。

想必尹兆先也會從這走,倒是有計緣打算親自替友人擺渡一番。

外道傳不可能面面俱到,一般只記述有“故事性趣味性”的內容,比如春沐江老蛟化龍不成之類的,就被寫上去了。

而通天江雖然是大江,但可能是因為一直平穩無事,外道傳連提都沒提,計緣也是到了才知道這通天江江神是一名女性。

計緣早就去過江神廟,也詢問過香客和當地鄉人,得知江神娘娘名叫本名應若璃,想必和老龍應宏是有親戚關系的。

計緣也不急著找老龍喝酒,他都在江畔晃悠這么久了,這老龍肯定沒在家,否則早就該發現自己了,而直接拜廟傳音江神則更不可能,萬一老龍沒和家人提過他計某人呢,多尷尬啊。

索性就這么邊享受漁翁之樂,一邊靜候一凡一龍兩位好友,看先遇上誰,想想也是挺有趣的。

真費事說

和兒子一起感冒了,又三十幾個小時沒睡,頭痛難受腦袋昏沉,一點思緒沒有…撐不住睡覺去了,剩下兩更白天來補上。

求一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