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17章 夢陰司

第117章 夢陰司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17章 夢陰司

時間已經逐漸接近傍晚,山邊村落的百姓家中升起了炊煙。

有百姓偶爾望向瓦風山方向,那邊的陰云依舊不散,雷鳴聲倒是弱下去不少。

“下午這天真怪,那頭太陽還掛著呢,瓦風山上說陰就陰,打了這么久雷也不知道雨有多大……”

“嗨,山里頭的天不就這樣嘛!”

有村落百姓在村頭一邊閑聊,一邊等著自家婆娘做好晚飯來叫自己。

“今天晚上不會下雨吧?”

“說不準吶,一會吃完晚飯如果云不散,就把外頭晾曬的衣服收進來。”

“嗯!”

這邊外頭的村民還閑聊著呢,對于山里頭妖怪的形式已經急轉直下。

繼半臉妖怪被抽出妖魂之后,第二個倒霉的就是蛇姬,因為驚慌間想要鉆山而逃,導致自己身體原形被杜明府城隍法相死死按在洞中。

無數勾魂索連番在后抽打,使得蛇姬妖魂不穩被晃得與肉身出現一絲脫離現象,然后馬上又更多勾魂索捆住妖魂,各司神官紛紛同勾魂使者一同牽鎖扯魂……

剩下兩妖最后需要單獨在大陣中面對兩府大城隍和其他各路鬼神,根本挺不住多久。

日落前夕,眺望地平線,天邊是一片紅彤彤的晚霞。

瓦風山深處,近黑風溝一片的山體到處都是傾倒的樹木和滾落的山石,山中灰塵還揚在空中并未徹底散去。

這場稽州兩府鬼神同妖邪之間的戰斗算是已經落下了帷幕,被抽魂緝拿的妖物兩個,另兩個則最終被打得魂飛魄散,但說不準死透了還是幸運的。

瓦風山上空,青藤劍此時于空中橫劍入鞘,漫天劍意頓時收于鞘中,天空隱約可見的星空都更清晰了一點。

各路鬼神似是感受到劍意消失,抬頭望向天空仙劍。

不等鬼神有什么反應,在輕微的鋒鳴聲中,仙劍直接化為一道流光沖向高空,逐漸在鬼神視線中淡去消失,入了天際罡風之中。

“不知此仙劍是何方高人所有,多虧此劍相助,今日才能如此順利降服妖孽。”

“嗯,劍光也不知遁去了何方?”

“想必定是遙遠之處。”

諸多城隍相聚的場景是極為難得的,這會也就隔著山兩邊閑聊幾句。

而下方有兩府鬼差和陰陽司主官探入妖洞中查看,隨后找到一處怨氣源頭,發現了黑暗中的累累白骨,足有數百之多,將兩府各個城隍和屬官都氣的不輕。

只是這些死者很可能是從別府他州擄來的百姓,否則這么多數量的凡人死于妖邪之口,兩府陰司再怎么也不至于毫無所覺,也側面說明這伙妖怪很懂得鉆陰司的空子。

等一切事了,天色已經化為夜幕,兩府各縣城隍以瓦風山中線為軸各站兩邊,相互拱手。

“各位,此間事了,我等也該散去了,這一伙妖孽同本府城內一起案件有關,那蛇妖口中怒罵的‘紅骷髏’就是案犯,不如就由我春惠府陰司帶回去審訊,然后告知諸位結果如何?”

春惠府城隍朝著前方和左右城隍拱手。

“趙城隍不必多禮,春惠府本就是稽州州府,由你帶去審訊最合適不過!”

杜明府城隍也開口表態,其他各縣城隍自無不可。

“多謝李城隍,多謝諸位城隍,我們后會有期了!”

“諸位城隍后會有期!”“后會有期!”

這場面確實難得,幾方城隍相互告別之后,各自或飛遁或挪移而去,只余下瓦風山深處的一片狼藉,所幸靠近黑風溝的位置,也極少有山民會靠近,更不用說探入黑風溝底,否則看到那深處累累白骨怕是會被嚇死。

在近山鄉民看來,瓦風山方向的陰云在天黑后不久終于散去,雷聲也徹底消停了,能看到山那邊的星空了,也就放心的繼續將衣服在院中晾曬。

。。。

春惠府府城,貢院旁的桂香客棧內,尹兆先已經燒退清醒了過來,盡管現在是晚上,他卻還在房內有些心緒難安的以燈火照明看著書。

“哎…惹到了妖怪,可怎么辦呀…不能一直待在春惠府吧,家里怎么辦,功名怎么辦……”

昨夜城隍托夢的事情換做常人應該天明日光一照就會記憶模糊不清,可尹兆先卻記得清清楚楚。

夢中春惠府城隍似乎也不太了解妖怪來路,好不容易有了施展抱負的可能,要是不明不白的被妖怪吃了就太不甘了。

‘不知道去廟里求個護身符行不行?’

下午的時候春惠府知州大人還派人來看過他,詢問病情,當時尹兆先也是一副神衰的樣子,旁人以為是因為生病,其實都是愁的。

‘要是計先生在這就好了…’

望著眼前書籍上的文字,尹兆先依然集中不了精神,似乎逐漸視線都恍惚起來,打起了瞌睡,不一會就靠在桌上睡著了。

“尹解元,尹解元!”

聽到有人在叫自己,尹兆先一下抬起了頭,發現屋內不知何時站了兩個身穿黑色官袍的差役,樣式略顯古怪,高聳的差役帽上居然還有字。

一人帽上書寫:夜巡日不巡。

另一人帽上寫的是:管陰不管陽。

雖然感覺有些異常,尹兆先還是站起來拱手詢問。

“兩位差爺是?”

見尹兆先詢問,兩位差役模樣的人朝他拱了拱手。

“尹解元,春惠府城隍大人有請!望解元行個方便,隨我們去一趟!”

‘真是陰差!’

尹兆先心中一驚。

“兩位差爺,難道我尹兆先陽壽已盡?”

“呵呵呵…尹解元莫怕,并非你陽壽耗盡,而是城隍大人有事相邀!”

“不錯,事后我等會送你回來,無須擔心!”

不是死了就好,尹兆先定了定神后答應了陰差,隨著他們一同離去,并且很神奇的體驗了一把穿門而過的感覺。

出客棧,穿街巷,沒多久尹兆先就恍如穿行在霧氣中,一步步隨著陰差踏入陰司。

對于一個凡人來說這絕對是特殊的體驗,雖然都如同霧里看花,但卻真的瞥到了陰司的繁忙,見到了諸多鬼差,還看到過陰司內判官在批閱公文,甚至聽到一個方向傳來鞭打聲和慘叫聲。

印象最深的慘叫似是來源于一女子,凄厲無比有些嚇人。

“尹解元,那邊慘叫的是一兇惡妖物,此前殘害之人甚多,刑罰還遠遠未夠。”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這邊請!”

尹兆先也不敢多說更不敢多問,隨著陰差到了一間大殿,十分類似春惠府城隍廟主殿,一府城隍就坐于其上。

尹兆先不敢怠慢,連忙朝著城隍拱手作揖。

“寧安尹兆先見過城隍大人!”

城隍從座位上下來,引其前往一側茶幾座位。

“尹解元不必多禮,請這邊坐!”

看著一臉緊張的尹兆先,城隍也就開門見山的說了。

“尹解元,此前襲擊你的妖孽已然神形俱滅,其他妖孽也盡數緝拿誅滅,無法再害人了。”

尹兆先一聽,剛剛忐忑著坐下的身體趕忙下了位置,朝著城隍作揖行禮。

“多謝城隍大人除了妖孽,這樣在下就能安心了!”

“尹解元不必多禮,此番說不準我等還需要謝謝你呢!”

城隍這么說了一句,沒等尹兆先疑惑太久就自行說了下去。

“尹解元,你曾言結識一名奇異友人,昨夜妖物想害你的時候被他留下的手段擊傷,你那友人是否隨身帶劍?”

一般孕靈的仙器也會修行,不太會也不喜歡被藏在乾坤之物內,故尹兆先可能會見過仙劍本體,城隍才有此一問。

“劍?”

尹兆先想了想計緣的日常生活,搖了搖頭。

“不曾見過,不過……小兒曾說見過先生舞劍,落葉風花都隨劍而走,見之如見明霞看朝陽,又有花開花落流水婉轉的感覺……”

尹青天生靈明加上年少心純,見計緣舞劍更能感受清楚那股近道氣息,感受到的也不僅僅是計緣舞劍的樣子。

尹兆先沒見過,也很難說清楚,只能形容個大概。

不過城隍聽聞卻面色肅然不少,心中原本六成的猜測差不多到了九成了。

“尹解元,雖然你那友人或許已經知道了一些事,也或許在此等高人心中未必關心此事,但若他日你再次遇上他,請代為轉交此物!”

尹兆先見城隍遞過來一片小拇指大小的烏木牌,上頭還有一縷黑色繩穗,兩面都沒圖文,不知道是什么東西,但既然是城隍所給他自然也不敢怠慢,雙手接過小木牌恭敬回答。

“若見到先生,在下一定交給他!”

“好,多謝尹解元了,耽誤你這么久,也該送你回去了!”

城隍送客,尹兆先也不敢在陰司多待,連連作揖告辭,城隍也微微拱手回禮,而帶尹兆先回去的還是那兩個陰差。

路過某處,遙望罰惡司方向的一片幽紅,不時就有嘈雜的諸多喊冤和慘叫聲傳來。

突然間,又有著令人牙酸好似鋸齒切割又好似抽打的聲響起,在諸多聲響中獨樹一幟。

“呃啊……我都說了,我已經全說了…殺了我吧…呃啊……”

女子清晰尖銳而凄厲的慘叫又冷不丁把尹兆先嚇得抖了一下。

“尹解元,請勿停下,隨我等來!”

陰差提醒之下,尹兆先趕忙隨行。

“好好好!有勞了!”

。。。

客棧房間內,尹兆先瞌睡得搖搖欲墜的頭一點,“咚~”得一下砸到了桌面,隨后清醒過來。

左右看看,還是客棧房間,一只手中還拿著書。

“我這是做了個夢?”

尹兆先這么疑惑著,卻是還未察覺右手上攥著一塊清涼的烏木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