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108章 棋道陰陽

第108章 棋道陰陽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108章 棋道陰陽

笑了良久,計緣才逐漸停歇下來,舒緩氣息深深呼吸。

“嘶~~~呼~~~”

身子沒動,就這么仰面朝天望著天空,余光中的樹木枝丫還是那么模糊,但至少沒有完全瞎了,當初雙眼飆血那一刻,計緣真的很怕從此完全失明。

還好現在至少還能看到東西,至于有沒有清楚多少反倒是次要的了,反正也習慣了。

此刻計緣雖然看起來披頭散發衣衫襤褸,可實際上體表并沒有多少污垢,連頭發也不過是沾了水濕噠噠的貼著,但實際上根根纖毫分明沒有結塊。

所以計緣身體并無任何異味,至于衣服上的灰塵之類的則是難免的。

視線對著天空,腦海中卻在思索著那一場夸張的衍棋過程,棋衍之夢中,自己法天象地推算變遷,雖然無法完全明晰天地大劫的關鍵,卻也得出不少結果。

“哎……”

計緣嘆了一口氣,首先一點便是,他計某人怕是無緣加入什么仙府名門了,否則計緣自己也將化入其中一股仙靈氣機。

在不能確認一手定乾坤的情況下,這么做就是自斷棋路,極可能會妨礙意境山河中道化大棋的衍弈。

這就是所謂的雖身在局中,卻又要超然局外,輕易不可入局太深。

可計緣又不能真的置身事外,他畢竟也活在這天地中,更有自己的情感,而想要弈棋,也需要一枚枚新的棋子。

洞壁內弈棋衍棋數載,計緣心中對棋招棋路已經有了一絲初步的明悟。

窺見天地大劫之刻,其實很說明了一句話:天生天殺,道之理也,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萬物之盜,三盜既宜,三才既安。

正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所有意義匯聚起來概括就是一個簡單的詞——和諧。

計緣并沒有什么以一己之力抗衡無量大劫的想法,他沒那么偉大的心和力量,但卻清楚自己可以落子牽引,布局天下因勢利導,嘗試匯聚眾生之力來鋪墊抗衡。

至少這樣,便是失敗了,計緣也問心無愧!

作為一個立志成仙之人,得知對天地蒼生而言如此恐怖的劫數,又知道自己確實有能力影響甚至改變結果后,任誰也不會有‘幾千年后的大劫關我屁事’的想法,何況真成仙了,總是要面對的。

做不到得做,做得到更得做!

提升修為是必須的,否則棋還沒下完,計緣自己就壽數耗盡。

尋訪天下有緣人也是必須的,這“人”代指天地間的人神鬼妖靈仙佛,甚至是魔…并且要盡可能將有緣人約定成棋令其成長,否則棋下到一半無子可用!

北斗肅殺南斗化生,黑白棋子各有妙用!

緣分無大小,便是凡塵一稚童,將來也未必不能影響人道氣機,但緣就是緣,濫求不得,弈棋人和棋子都不可失卻初心。

‘人生如棋,落子無悔!’

依然消瘦的計緣稍顯搖晃的站起身來,雙拳緊握在身側,抬首以模糊的視線望天空風云變幻。

‘陰陽相合兩儀現,天地大同化無極……這天地只有一次機會,但時間還算充裕,我計緣卻還有的是機會,恒心常在,棋道陰陽,我們走著瞧!’

在山風中站立許久,計緣終于漸漸恢復了平常心,臉上的皮肉也回來一些,不再如之前那般可怖。

伸手捋了捋濕漉漉的長發,那根木簪子不知道跑哪去了,再看看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還好不算衣不遮體,但應該也經不住大力撕扯。

“哎……搞成這副鬼樣子!”

嘆一口氣,計緣一揮手,五枚棋子齊現,山間靈氣滾滾而來……

時隔三年,計緣從心境到修為都已經不同以往,變化最大的是心境,可又好似沒怎么變,但再看卻又有變化,似是由心而向之而成“真”。

修為倒是直觀,五行之氣感應天地氣機,雖然距離圓滿還差了很長一段路,無朝元之實卻有朝元之象,只是因為法力拖了后腿。

一番修煉過去兩個日夜,計緣已經恢復到精力充沛法力充盈的狀態,丹室之地已超十畝,算不上道行淺薄之輩了,而意境丹爐中熊熊真火更是壯觀,甚至讓丹爐連通法力丹田的金橋上都彌漫起一層焰光。

但尤為神奇的一點是,計緣發現自己現在真的算是污不染身,他不會避塵術也沒刻意施展其他術法,卻纖塵不染。

風塵刮過卻滑離己身,哪怕是溪流中被攪渾的泥水方才被長發帶起,卻只見污泥快速脫落,而凈水殘留發梢。

這是一件讓計某人自己都納悶的事情,因為連外道傳和通明策上都沒有類似的記載。

當然,計緣可不會討厭這種事情。

邁開步子在山中縱躍,引手一招,青藤劍就自行飛來落入計緣手中。

“呵呵…這么長時間辛苦你了!”

嗡~~~~

長劍在計緣手中輕鳴,并無任何幽怨之意。

不消片刻,計緣回到了之前盤坐三年的石窟,發現那個木棋板質量倒是不錯,摸上去除了邊角發腐整體依然完好,倒是棋盤上有不少碎裂的陶瓷子,兩個棋盒已經空空如也。

在石窟中找了一圈,沒有發現自己自己的行囊和雨傘,當初應當是還落在客棧中。

包袱里頭倒也沒什么值錢的東西,就一套腋下開了道口子的衣服,和一卷竹簡棋經,通明策和外道傳連同錢袋一起都是隨身帶的,也包括玉懷山的兩枚小玉簽和魏無畏的玉佩。

“倒是這棋盤子……當初應該是搶來的吧……”

計緣摸了摸腦袋,這應當是除了上輩子小時候搶糖果之外,兩輩子以來頭一次不給錢搶了東西就跑的。

隨手一招,地上一根枯枝就飛起落到計緣手上,剝去樹皮折斷多余枝丫,一根六寸長短稍顯彎曲的光潔枝丫就出現在計緣手中。

把頭發一捋一盤,順手用木棍一插,簡單的髻發就以成型,看似如三年前一般散漫,卻更顯自然。

“走,再去一趟均天府城吧!”

計緣像是沖青藤劍說了一句,也像是自言自語,一步跨出游龍意隨,好似縮地而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457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