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99章 兩個選擇

第99章 兩個選擇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99章 兩個選擇

按計緣以往的性格,是不會刻意在人前顯圣的,不過這次情況不同,言家鋪子上下所有匠人很顯然同仇敵愾,將計緣當成了窺伺左家遺脈的不軌江湖人。

或者這“不軌”兩字可能還有待商榷,但保護左家人最好的方法就讓人以為左家沒人了,管他來者是好是壞。

整個言家鋪子的匠人雖然口口聲聲在數落左家人,甚至嘴上咒罵左家死絕,可計緣不光是一個受惠于左離的江湖人,更是一個修仙之輩,一個能以法眼望氣的人。

雖然未必觀氣就能辨別人是否說謊,卻看出并無真實嗔怒之意,并且氣象變化出奇的一致。

這種情況在計緣看來顯得十分可敬,而這群可敬之人若是隨便相信一個外人說一句“不會不利于左家”,就放心大膽的告訴別人左家后人的事,那左家估計真就早絕種了。

最好的辦法就是拔高自己,拔到一個絕對高度,一個絕不可能貪圖左家利益的高度。

仙人,顯然就符合那個高度!

看到仙劍舞動,周圍人早已鴉雀無聲,離得最近的那個中年鐵匠咽了口口水,語氣帶著敬畏的小心詢問。

“客官…您就是左劍仙…不,是左離前輩苦苦追尋的仙人?”

想當年左離冠絕武林,到晚年想要突破已經到了癡魔的地步,世間雖多有諸多神話傳說,可找去的時候難免捕風捉影,一念尋仙一念成魔,就是左離晚年的情況。

“仙人…”

計緣聲音平靜回答。

“準確說,應當是修仙向道之人。”

隨著計緣手一招,青藤劍緩緩飛至桌面靜伏,然后看了看這中年匠人再望了望周圍幾個年歲較大的老師傅,收起障眼法露出一雙古井無波的蒼目。

“左家可還有后人在世?若真沒有,我可就離開均天府了,下一次再想找我,說不定又是另一個左離了……”

這聲音難免帶著一些感慨,話語中的內容也不由令人遐想,而這次,真沒人敢把這話放當耳邊風了。

計緣的話中甚至稍顯刻意的留給眾人假想的往事:當年左離真的遇過仙,并且很可能得過指點,所以武功突飛猛進天下無敵,到了晚年卻想要再次尋仙,但仙蹤縹緲無緣再見,以至于含恨而終。

而現在,這仙人找來了,只是晚了幾十年!

眾人驀然想到之前那一句“給左離一個遲來幾十年的交代”。

一眾鐵匠中,有兩人喉嚨發抖呼吸發顫地盯著蒼目“仙人”,抓在褲腿上的手都要掐進肉里。

人群一名老鐵匠深深吸了一口氣,終于開口說出了計緣期待的話。

“不敢期滿仙長,左家確有后人,佑天,佑心,出來見過仙長,言華,去把玉娘和你博然叔嬸叫來!”

那名計緣身邊的赤膊中年鐵匠聞言平復了一下心情,擠開屋外之人朝著那邊的住宅處跑去。

計緣聽這意思,左家人似乎還不少。

。。。

半刻中后,鐵匠鋪的敲打聲再次響起,而在鋪子后面的一間沿河廳堂中,計緣也終于見到了一臉緊張激動的左家人,當然,現在他們都姓言。

一對年過半百的夫婦,一個三十歲和一個二十左右的精壯漢子以及他們的內人,一名已經嫁為人婦的十八歲女子,一個八歲男孩和一個三歲女童則全是三十漢子的孩子,一臉緊張好奇的被母親牽在身邊。

除此之外,那名女子的婆家人則全都在堂外候著。

計緣和那名顯然輩分最高的老鐵匠一左一右坐在廳堂桌旁兩側,桌上是兩盞茶。

“計先生,這就是左家全部的后人了,當然,在外是否還會有私生血脈就不得而知了,當年內憂外患,門庭大亂禍事不斷,我們能保下一兩人已經盡了最大努力。”

比起左一聲仙長右一聲仙長,計緣更習慣別人稱呼他先生,所以也早就告誡旁人不要亂喊,而在旁人眼中則成了仙人游戲紅塵的低調。

計緣以模糊的視線掃過堂前站成一排卻不敢說話的左家人,看來是來之前的壓力積攢得太大了。

左家人接觸到那蒼色的視線,全都不敢對視。

‘銳氣也都沒了…不過或許也是好事。’

計緣手一揮,桌上青藤劍自行飛出懸浮于一眾左家人身前。

“凡左氏血脈者,以手輕觸劍柄,我自會知曉你們是否是真的左家人。”

計某人也不是沒防著一手,長劍清影隨著左離數十年,晚年已經孕育靈性,對左家血脈會有特殊感應,真的有人敢冒充立刻會穿幫。

看著從老到小的這些人一個個小心的觸碰青藤劍,而劍鳴聲聲清脆,可以證明這些確實是左離后人。

只是這會,計緣忽然有些猶豫要不要將左離劍典給他們了,雖然隱姓埋名,可畢竟生活安穩了,有了這絕世秘籍,豈不是又將他們拖入江湖?

不過現實打了計緣的臉,讓他明白自己多慮了,那名隱姓為改稱言博然的老倌到底是左家長輩,此刻安奈下激動上前一步從懷中摸出一本冊子。

“仙,先生...這是祖爺爺傳家的秘籍,名為左離劍典,請仙長過目!我左家也是因此招來殺身之禍,只是早年家中長輩一直想以此習得蓋世劍法報仇,再難也沒交出去…可我左氏后人卻再無祖爺爺之才,無人能有那般成就了……”

好嘛,計緣真就燈下黑想多了,哪怕有江湖傳言左家人沒落是因為左狂徒沒傳下絕世秘籍給左家,而左家當年也是這么外傳的,可左離再癡迷尋仙,到底不是個缺心眼,他能不向著自己家孩子?

所以事實應該是,左離傳了秘籍,但左家人再多,左離只有一個,再好的武功也得看誰練,結果左家后來一個能打的都沒有,生生被逼得家破人亡。

而那會左家人也有氣,被逼成這樣怎么可能咽的下,所以肯定想過報仇,中間發生了一系列復雜的事情,到最后成了如今這樣。

計緣接是接過了秘籍,但這秘籍顯然不是左離手書,并無心意存留,計緣愣是看不清多少字,不過翻動起來也算過了目了,書冊厚度和記述的大概字數應該差不多,里頭的一些圖畫看著模糊但也勉強能分辨大概上都是一樣的。

左離秘籍留都留了,肯定不至于給后代在內容上使絆子,那就真瘋了。

模糊的閱覽一遍,計緣從懷里摸出那本左離手書的秘籍,將之與這老倌給的書一起放在桌上。

“此乃左離手書的劍典,當與你們家傳秘籍相差無幾,現將之交還,至于長劍清影……”

計緣話還沒說,懸浮的青藤劍清鳴聲起,立刻飛回他身后,只露出一個劍柄,并且細微的鋒鳴聲不斷,好似很怕計緣將它送還給左家人。

“呵呵,你怕什么,如今你是青藤劍了……”

計緣笑罵一聲,長劍這才安穩下來,前者笑著搖頭,再次看向左家人。

“至于這長劍,卻是不能交還給你們了,左離替我養劍數十載,說到底我還是承了這份情…這樣吧,計某給你們一個選擇。”

“其一,計某會傾力施法留下法令,只要法令不失,保你們家宅安寧此生無災無邪,更可豁出臉去見一見這均天府城隍,使其對你們左氏多加照應,生前多積德,死后甚至能入陰司為差!”

計緣說得十分鄭重,代表著言出必行,說完第一個選擇頓了一會才繼續開口。

“其二,我可逗留均天府一段時日,指點左氏中人學習劍典,傳授神意!”

說完這句,計緣將蒼目睜開大半,望向眾人。

“你們,作何選擇?”

計緣之所以直接給選擇題,而不是問他們有什么心愿,就是怕這些人一個個都想成仙,他計某人做不到不說,欠左離的情可還沒有重到這種地步,還是現在這樣不是一就是二爽利。

見這群老少中好幾人幾次都欲張嘴,計緣直接抬手制止了他們的倉促決定。

“無需即刻回答,考慮一晚明日在告訴我吧!”

言罷,計緣站起身來,身旁老匠人略一拱手。

“多謝匠師招待,也謝言家大義,計某明日再來!”

老匠師趕忙起身回禮。

而計緣說完這句話,對左家人頷首微笑,幾步跨出大堂。

仙人要走誰也不敢阻攔,在一眾人驚愕的目光,計緣既不飛天也不遁地,只是十幾步就在眾人視線中越來越淡直到消失不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