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95章 得之幸失之命

第95章 得之幸失之命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95章 得之幸失之命

十六天后,宜州均天府城外,有一名髻發灑脫的青袍男子正在前行,正是一路逛蕩過來的計某人。

計緣當初離開寧安縣的時候一共帶了一些內襯和兩套外衣,顏色偏灰的那套前兩天腋下拉開了一道口子,所以這段時間他一直穿青色這套。

這兩身衣服居然讓計緣穿出點感情來了,就像上輩子計緣的一件汗衫,很舊很舊了,也穿了好些年,更不是啥值錢貨,可就是穿著舒服,家里頭就愛穿它,從沒想過扔。

同理灰色那套衣服計緣根本就沒打算扔,計某人還琢磨著買個針線包啥的看能不能自己補補,把腋下的口子縫上。

此刻的計緣背著的還是那只灰包袱,還是那把油紙傘,青藤劍則背在背上,悠哉悠哉地走著,木盒子早就在之前一個縣內當了三百文錢,這上輩子老值錢的金絲楠木,在這輩子也就是一塊做書案清供的好材料,量太小賣不上價。

前方的均天府越來越近,官道上的人流自然也多了起來,除了馬車牛車,像計緣這樣獨行的路人也不少。

作為宜州十二府之一的均天府其實沒啥突出的特色,可以說算中規中矩,比起稽州名府春惠府來說相差不少,即便曾經出了一個天下第一的左狂徒,也不過是在江湖上名頭大,再說也過去好多年了。

比起計緣的上輩子,這是一個更容易被遺忘的世界,消息的傳播和儲存限制足以讓一個幾十年前的江湖名宿消聲滅跡。

隨著左家的沒落,如今江湖上的年輕一輩甚至大多都不清楚,曾經有那么一位絕頂高手狂妄到自稱劍仙,更少有人能挖起“墳貼”掘開往事,或許也就只有那么少部分說書人還記得一些經典老故事。

隨著臨近城關,城內的嘈雜聲一次次沖刷著計緣的耳膜,而這些天不知道是因為三昧真火的關系,還是因為真火淬煉后法力又更強了幾分,計緣總錯覺性的認為自己視力變好了一點點,正努力想要憑借視覺看看是否有啥提升,可惜還是模糊一片。

“炊餅,賣炊餅咯~~~才出爐的炊餅啊~~~一文錢一張咯~~”

才入城內,有人挑著擔子從城門邊走過,吆喝聲引得他朝著小販望去,模糊中看出對方個子并不矮。

只是正巧見到其人之氣雖無妖異卻也有些特殊,想了下趕緊往前跟上幾步。

“這位老哥,給我來兩張炊餅!”

“好嘞!”

挑擔的一聽有生意,趕忙放下擔子等計緣上來,隨后掀開特制餅盒上的罩子,一股熱氣冒出,很有種從蒸籠中取饅頭的感覺。

“給,這位大先生,看您也是城外來的,咱這炊餅和面蒸餅都講究,好吃著呢。”

計緣聞著餅子的香味,點著頭接過后付了錢,直接啃一口嘗了嘗就對賣家稱贊一句“好滋味”。

后者笑了笑就挑起擔子繼續前行,邊走吆喝叫賣。

不過計緣卻啃著餅子跟了上來,邊吃邊隨其同行,也引得挑擔前行的賣家納了悶。

“我說大先生,您為什么老跟著我呀?”

“奧,初來均天府,自覺沒什么地方想去,就跟你走走,兄臺一天要挑著擔子走多少路啊?”

這大先生的反應讓賣餅的感覺有趣,從沒遇上過這樣的客人。

“我著挑著擔子中午和傍晚賣一次餅子,生意好的時候串個半條街就賣完了,生意差嘛一天走小半個府城也不是沒有過。”

“喲,那老哥可是好腳力啊!”

“嘿嘿,討生活嘛!賣炊餅咯~~~才出爐的~~~”

小販和計緣聊兩句就會突然這么吆喝一聲,一小會后計緣已經吃完兩張炊餅,又摸出兩文錢欲買。

“老哥,再來兩張!”

“呀,大先生這莫不是喜吃熱乎的才跟著吧?”

“哈哈哈,有這意思!”

……

計緣和小販閑聊,既問一問左家的事也旁敲側擊探問小販自家情況。

兩刻鐘后,小販有些慌了,邊上這大先生還跟著他,并且已經吃了至少十幾張炊餅了。

這飯量倒也不能說大得夸張,只是過一會買兩張過一會買兩張,一直和沒事人一樣邊走邊和他聊就有點瘆人了。

“大先生…這是我最后兩張餅了,您看我送給您好不好?”

一個街角一家賣文案清供的店門前,挑擔小販臉上帶謹小慎微的笑容開口,就怕計緣吃了餅還跟著。

仿佛就在等著這句話,計緣頓時笑了。

“哈哈…那倒是好的,不過這不就占老哥你便宜了嘛?要不這樣,我寫幾個字給你吧?”

“啊?”

“可要給我留著餅,可定要守信在此等我啊!”

“呃..好!”

小販還在愣神,計緣則沒拿餅就直接進了旁邊的店內,店老板正翻書看文章呢,見到計緣進來趕忙熱情招呼。

“客官要看點什么,我們這有上好的硯臺和狼毫,出了名的香墨和鎮紙……”

“呃,店家,一張宣紙多少錢?”

店家愣了一下。

“客官就買一張紙?”

“嗯,一張宣紙多少錢?”

店家興致大減,走回了柜臺。

“普通的一尺花木宣兩文錢,大幅面的更貴一些,青檀皮精制的宣紙就貴上不少,要……”

“可以了店家,就要最普通的……”

一張紙抵得上兩個餅,真的是巧了,計緣取出了三文錢,放在柜臺。

“店家,借用店內之筆寫幾個字如何?”

店家瞥了計緣一眼,后又上下看了看,取來一張宣紙放在柜臺上,并且只取走兩文錢,隨后指了指手邊的筆架上的毛筆和一旁硯臺道:

“我也是個讀書人,客官請自便吧!”

計緣笑了一下,收了剩下一文,又取過毛筆嗅著墨香細細沾了一下硯中之墨,隨后就站在柜臺邊于一尺宣紙上揮毫。

狼毫扭轉間書字一列,“邪不勝正”四個大字一氣呵成。

“多謝了!”

計緣還了筆就拿著紙邊吹邊走出店鋪,而店內老板微微張著嘴,愣神一個呼吸時間就趕忙從里頭追出去,剛剛那字寫得可不是一般的好,有點震到他了,非書法大家不能成的!

等計緣出了店外,果然,那小販已經挑著擔子跑了,計緣只是站定望了望街角遠處,并沒有追去的打算。

“呵…我可真是閑得…”

計緣自語間,店老板已經提著衣袍下擺從店內跑出來。

“客官!客官留步~~!”

“客官,我店內有上好的青檀宣吶,可以送您一些,不知客官能否留下一點墨寶啊!”

計緣轉頭看看那一臉期待的店家,隨手將手中墨跡還未干的紙遞了過去。

“這張給你,將兩文錢還我如何?”

“這…如何使得呀!”

店家驚喜非常的小心接過紙張,托在手里細瞧,越看越是喜歡,甚至錯覺般能感受到一股字中意境。

“兩文錢!”

“奧奧奧,客官稍等,客官稍等!”

掌柜的趕忙回柜臺去取錢,卻不是拿兩文,而是直接抓了一小把碎銀后沖出店門向計緣雙手遞過去。

計緣倒是笑了,順手就接過了銀錢,沒推脫什么硬要兩文的話,他還沒那么想不開。

“行,也算值得!”

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了,甚至并不知道這家店叫什么名堂,而店家張了張嘴還是沒能厚著臉皮再請計緣寫點什么或者留下落款。

隨后笑逐顏開的回店內品味那一尺宣上的四個大字,越看越有味道,很有種手癢想臨摹的沖動。

“這張字得裱起來,一定得裝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