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93章 究竟何以生子

第93章 究竟何以生子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93章 究竟何以生子

天箓書雖然成書難度較高,但是未必見得有多珍貴,只是少見倒是真的,計緣估計是雖然其對材質要求不大,可對成書者要求高不說,閱讀難度就有些大了也有些麻煩。

這土地公的修為明晰道妙絕不可能,應該也夠不上洞曉玄機之輩,至于慧緣者或許也差點。

這邊計緣一說天箓書,土地公就稍顯激動了。

“先生,可是了不得的寶物啊?”

“這天箓書不過是一種記述文字內容的方式,本身倒也未必珍貴,還需看內容本身,土地公的黃紙冊上所寫內容名為正德寶公錄。”

計緣指著黃紙冊對土地公解釋了一句,然后粗略掃了一眼開篇,再解釋幾句。

“似是涉及神道和勾連地脈修行的示錄寶冊,開篇語提到一些一些神道印證,后面還未細看。”

一來計緣不太懂神道的東西也不感興趣,二來這畢竟是土地公的書,在問過他本人意見之前不好多看下面的內容。

“先生!”

土地公趕忙從石磨子上下來,恭恭敬敬給計緣作揖。

“還請先生替老朽讀一遍書上內容,此冊在老朽這藏了一百多年了,撕不爛扯不碎,水火不能侵,也不吸納靈氣和香火,老朽也請縣城隍大人看過,同樣一無所獲,還望先生教我啊!”

“嗯?一縣城隍看不見?”

計緣詫異的問了一句。

“老朽絕無虛言啊,其實城隍大人當初說起過天箓書,也明言這黃紙冊并不是啊,先生既然能看見這黃紙上的字,還望先生教我啊!”

“土地公且先別行禮了,容我想想!”

計緣伸手攙扶住土地公,皺起眉頭望著這冊沒有書封和任何外殼的折疊黃紙。

天箓書雖然難讀,但以一縣城隍的道行,待到心無雜念的定中細瞧,肯定是能瞧見字的,這不是猜測句而是肯定句。

城隍不論實力高低法力強弱,本身大縣城隍正神神位擺在那的。

也就是說這或許還真不是一般的天箓書,又或者需要別的什么條件?

當然這條件計緣自己不好作類比,畢竟他的眼睛實在特殊,所以最可能的原因或許能在書上找找。

“土地公,計某先瞧一瞧這黃紙上的內容。”

“好好,先生請看,看細些!”

土地公恨不得計緣馬上就仔仔細細看完,然后口述給他,能拿起筆寫一份給他就更好了。

而計緣則已經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黃紙上,也將整一份黃紙展開,大小大約如同后世一張報紙。

越來計緣越是眉頭緊皺,通篇內容看似好像和別的天箓書沒有太大的區別,但細看之下發現居然有些地方行文不暢,這若出現在一個學識不高的童生身上可能,可出現在玄之又玄的天箓書上可能性就極小了。

‘就像是隔一段擠入了一些不相干的詞?’

土地公不敢吱聲,小心的站在一旁,見到這位神秘的高人原本一直半睜的眼睛逐漸睜大,讓他能清晰看到那古井無波的蒼色。

在計緣的眼中,手上的黃紙冊正在發生變化,那原本夾雜在段落間的那些別扭詞匯字眼居然有氣機流轉,在整張黃紙上循環成一個覆蓋紙面的模糊圖畫。

更有顏色不斷轉換,按照順序分別顯現了白金、黑水、青木、赤火、黃土,最后化為最簡單的黑白兩色,黃紙在計緣眼中已經徹底被白蘊鋪滿,而黑色在中心形成一個大字。

“敕…”

下意識的念出這個字之后,計緣心頭一凜。

轟…得一下,有微弱神光閃過,整個這張大黃紙在這一刻多處地方都出現焦黑,那些原本別扭的字全都消失,只剩下正德寶公錄的原文。

“呃……”

計緣這會尷尬得很,感覺背上燥得要出汗,這黃紙冊是不是讓自己給弄壞了?

一邊的土地公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份一直珍藏的黃紙冊,只是還來不及生氣或者有其他反應,他驀然看到黃紙上居然顯現出字來,并且感受到通篇有種連貫的氣機,一看便知內容完整并無損毀。

“正德寶公錄!我也看得到了!我也看得到了!多謝先生破法之恩,多謝先生破法之恩吶~~!”

土地公連連作揖拱手,本就佝僂的身子起伏躬身得夸張,計緣只是尷尬愣神這么片刻的功夫,就居然生生受了土地公不知道多少叩揖之禮,可見土地公之激動和動作頻率。

反應過來的計緣趕忙伸手托住對方,邊說邊將黃紙冊交還。

“土地公可別作揖了,能看到也是你的緣法,只是這天箓黃紙冊被在下弄出了一些焦痕。”

“不礙事不礙事,先生法力通玄,做法破去禁止卻不傷文體根本,老朽感激不盡了!”

土地公激動的雙手接回黃紙,不斷掃視內容上下。

計緣自然也知道焦去的那部分對正文沒影響,并且似乎牽動了什么氣機,讓土地公也能輕易看到天箓書,想必是真的同這黃紙冊有緣法。

‘只是…剛剛那個怕不只是對這黃紙冊的限制吧!’

真這么想著,計緣又是心中一動,稍一觀想,就發現意境中正在起著驚人變化,同時有一種玄之又玄的天心感應升起,讓他自己得了了不得的東西。

土地公已經讀了幾百字,就是這短短幾百字,已經讓他意識到此文內容的非凡之處,他作為死后鬼體靠著鄉人供奉多年成就的土地,無法如同靈秀之地的那些實修山水神靈一樣自己修煉精進,而趙家莊就這么大,鄉人祭祀的香火也就勉強維持神位,修行成就本早已被限定死了。

可這篇正德寶公錄居然能領會一絲作為鬼體修神延伸向實修山水神靈的一種變化,是真正的質變,讓他這一方小小土地也看到了追尋大道的機會。

即便土地公沒見過什么世面,也知道真的非同小可,也明白自己運氣有多好,遇上了愿意幫忙的真正有道高人,換一個別的什么仙府之人是啥情況還兩說呢。

“土地公,計某冒昧一問,此冊你是從何處得來?”

聽到剛剛有些發呆的高人突然問話,這會土地公抑制住想要學習的沖動,將黃紙冊收好,才鄭重回答計緣的問題。

“回先生的話,實不相瞞此物本是老朽生前在田間刨土時翻出來的,當時見沒沾多少泥土,加上紙張金貴,也就帶回了家,后來興許是忘了放哪了,找不到也就不在意了,直到多年后老朽死后成為土地,這黃紙冊居然又出現在地下廟府之內,老朽這才意識到此物不凡。”

“看來真就是與你有緣之物啊,其實剛剛上頭的禁制也有些意思,若是土地公能自己破去了也意義非凡,現在倒是便宜我了……”

計緣不方便明說,但還是似是而非的提了一嘴。

“老朽知足了,已經知足了,若無先生幫忙,再過多少年老朽依然只能守著這黃紙苦思!”

土地公很自然的以為計緣說的是謙辭,就算真的有什么好處,對于這種高人而言也就是一句“有意思”罷了,主體還是紙上的法訣。

計緣也不再說話,土地公得到的東西,對于一個鬼修土地來說已經很不凡,再多一分緣法,怕是連著土地也會承受不住了!

說不清為什么,但計緣就是有這種感覺,想到這計緣十分鄭重的告誡土地。

“土地公,此冊的來歷非同小可,以后等閑之輩就不要輕易以之示人了,而得了此法,以后有什么成就也不可忘卻作為一方土地的初心,我可不想因計某今日之舉,他日使得你我承擔一些本可避免的后果。”

土地公聽到計緣的語氣,也知道輕重,甚至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先生雖然沒明說,可一種‘今日我助你,若你敢依法亂道,我自會親自出手……’的留白意思。

“趙家莊土地趙德,遵先生教誨。”

不敢怠慢的土地再次鄭重作揖,只是這次動作緩慢久抬不起,計緣也只好同樣作揖回禮。

而一枚新的虛子直到雙方相互作揖之后才閃過,卻并未在剛才黃紙冊歸還之時出現,也讓計緣陷入深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