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86章 又見黑子

第86章 又見黑子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86章 又見黑子

見到那東西飛逃,計緣卻不急著追,他已經清楚那是什么了,也有了更簡單有效的解決辦法,犯不著半夜追到山里去,還是先看看方求有沒有出什么大事。

另一邊的方家主屋,母子兩都已經被嚇醒。

方母丁氏掀開被子披上一件外套就急匆匆往兒子房室,見到方求臉色蒼白的坐在床上微微顫抖著喘大氣。

“求兒你沒事吧?你怎么了,剛剛那聲音是怎么回事?”

方母慌張的左右看看,做到床上捧兒子的臉,發現上頭全是汗。

“娘…娘…我做了個噩夢…呼…”

方求說話語無倫次,剛剛本也是和往日一樣的噩夢,只是突然間夢中大放光明,有無窮火焰襲燒而來,在這中間一個腐爛可怖的怪物在夢中顯現并被火焰灼燒。

怪物的慘叫聲在夢中和室內都響起,將方求驚醒。

這時候,計緣顯得很慌張的聲音伴隨著敲門聲在屋外響起。

“咚咚咚…咚咚咚……”

“方兄弟,丁大嬸,發生何事了,方才計某聽到一聲尖叫,你們沒事吧?”

“咚咚咚……”

聽到屋外計緣的中正清朗的聲音,屋內的兩人也稍顯安神,人多嘈雜總是能減緩恐懼的。

“娘,你快去給計先生開門。”

方求定了定神說道,丁氏這才起身去前廳。

移開木插銷打開門,同樣面帶驚色的計緣站在外頭。

“丁大嬸,你們沒事吧?”

“沒事沒事,好像是求兒做了個噩夢……”

“是嗎,沒事就好,我去看看方兄弟。”

說完,計緣就和方母一起進了方求的房室。

“方兄弟,剛剛又做噩夢了?”

邊說話,計緣一邊也打開室內火折子,吹亮之后將房間油燈點燃。

見著了光明,方求的臉色好了很多。

“沒事了,打擾計先生休息了,就是剛剛夢里被嚇到,不礙事的。”

丁氏這會端了一碗水過來遞給方求,卻發現兒子沒帶串珠。

“求兒,娘給你求來的串珠呢,你怎么不帶啊?”

“啊?串珠,這…”

計緣趕緊出來打圓場。

“定是落在丁興兄弟家里了。”

“對對對…一定在丁大哥家,娘你別擔心,丟不了的!”

“明天記得找回來,這是你的護身符!知道嗎……”

丁氏在這喋喋不休的念叨,而一邊的計緣也確認了方求還并無大礙,雖然命火和氣象發虛,但也不過是驚嚇過度。

。。。

第二日清晨,計緣借口早飯后自己走動走動,離開方家后悄悄找到丁興。

在丁家廚房,正含著稀飯的丁興聽聞計緣的話有些詫異。

“方家的墓葬?先生問這個干什么?”

此刻的計緣坐在丁家的小矮凳上,面色平靜從容中露出一絲笑容。

“若計某說只是想去看一看,丁兄弟可信?”

丁興搖了搖頭。

“先生別開玩笑了,您和方家才認識,不至于要去祭拜方家先人的。”

由于昨天的熟稔和出于對有學問之人的敬重,現在這的人都對計緣改敬稱。

“丁兄弟聽到昨晚方家方向的尖叫聲了吧?”

“對對對,正要問先生您呢,昨晚那邊是什么聲響,我還以為是野獸,現在看來真的是方求家那的?”

“呵呵,走吧,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計緣雖不再多言,卻有種令人信服的力量,丁興疑惑又好奇之下,趕緊扒完了稀飯,然后帶著計緣沿著村中另一條小道去了村外后山。

路不算遠,兩人攀爬行走約一刻鐘,就能看到時不時出現的墓葬,而在一個小山坳的角落,見到了方家的幾個墳墓。

“計先生,就是這了,嘶……這怎么這么涼啊…”

抓著柴刀的丁興指了指這幾個土堆,邊說還邊搓了搓手。

丁興也不怕計緣搞什么破壞,一是相信計緣,二是這書生樣子的大先生大腿估計都未必有他丁興胳膊粗,想做什么壞事過得了他丁獵戶的關?

“嗯!”

計緣走近一些,視線掃過這邊四個土墳,然后走到了最西邊也是地勢最低的那個墳前,伸手摸了摸墓碑前的一撮細小黑灰。

抬頭細看碑文,上書:“家父方升漢之墓,兒子方求立。”

“丁兄弟站遠點,別沾濕衣服。”

計緣提醒一句,伸出右手往墓前一指,一枚虛子出現在劍指前,隨后往外一拉。

“嘩啦啦啦……”

沾濕?

隨著一陣水聲響起,原本還有些納悶的丁興,駭然看到有污濁的渾水從方父墓冢中流出,好似一條被牽引的渾濁水龍,離地一尺而出又順著一邊斜坡落到向那邊山下。

周圍顯得更涼了,同時一股令丁興難以忍受的惡臭也散發開來,令他幾欲作嘔。

“嗬吼~~~”

沙啞的聲音自墓冢中傳出,將原本即驚駭又惡心難受的丁興嚇得僵住了身子,整個人倉皇后退,差點被地面的山石絆倒。

“計,計先生……!”

“莫怕,有我在沒事的!”

計緣右手虛畫,將所有污水全都引出,然后左手好似拈花般拈出一支正在燃燒的燈芯,其上還裹著一層燈油,將之舉到面前,運起法力張口輕輕一吹。

燈芯帶著穩定不滅的火焰,隨風飛舞著從剛剛被水沖破的小細洞入了墓冢。

轟~~~

內里一陣火起,焰光隱約透出墓冢洞口。

“嗬啊~~啊~~~~~~”

墓冢內可怖的嘶吼聲從沙啞最后到尖銳,一旁面色蒼白手腳僵硬的丁興忍不住捂住雙耳。

大約十幾個呼吸之后,一切動靜都平息下去。

計緣輕嘆一口氣,果然是蔭屍,外道傳有言:蔭屍者,有實有虛,魑魅小邪,害子孫……

“塵歸塵,土歸土,好了丁兄弟,我們走吧,以后你可向方求兄弟提一提為父遷葬,換個向陽又地勢稍高的位置,當然了,不換也無事了的,對了,此事就不要向他人提起了。”

“哎哎哎…記下了記下了,哎哎先生等等我,等等我呀~~!”

丁興這會腳都有點哆嗦,趕忙跟上已經快步離開的計緣,生怕被一個人留在這。

計緣在前面走,丁興在后面亦步亦趨的跟上,后者依然心驚肉跳,前者心中也暗藏疑惑,袖中原本的無色虛子已經化為黑色虛子。

‘果然又變黑子?’

。。。

對于計緣而言事情已經結束,自然也就向四家熟悉的住戶告別,而對于四戶人家而言這也算不上突然,畢竟計緣本來就是要走清水縣官道的。

鄉人熱情,特意將計緣送到之前的岔路口,丁興還硬是送給計緣一提包著大竹葉的醬兔腿。

“好了,諸位就送到這里吧,還有方兄弟,再去臥山寺拜拜,也去土地廟上個香,相信做噩夢的毛病也會好起來的。”

“好的,定聽先生的!”

方求笑著回答,以為計緣提醒他趕緊去買個新串珠圓謊。

“那么諸位,后會有期了!”

計緣朝著四戶人家鄭重拱了拱手,引得他們也趕忙以稱不上標準的姿勢作揖,口中說著“保重”“順風”之類的話。

望著計緣遠去的背影,丁興看看方求,突然道:

“方求,你給先生磕兩個頭吧!”

“啊?”

方求一頭霧水。

“磕頭?為什么?”

計先生人是好,學問也大,可也犯不著給他磕頭吧,旁人不也沒行什么大禮嘛。

“沒事沒事…”

丁興搪塞過去,并暗自決定待會等大家走了自己悄悄去追計先生,這么想著還真是心里興奮得不行。

只是待到丁興隨后悄悄出村時,時走時奔了足足一個時辰,依然沒能找到計緣的身影,來時有多興奮此時就有多懊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