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84章 偶見兇光

第84章 偶見兇光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84章 偶見兇光

事實證明,有些事情,計緣的自信還是挺迷的,這當然不是指修行,而是更玄學的東西。

計緣敢百分之一百肯定,自己的方向絕對沒有搞錯,是出了城翻過一座小山丘之后就順著山脊方向往南狂奔的。

但計緣現在忽然意識到一個嚴重問題,那就是可能自己了解的地圖都未必準確。

到底還是上輩子的思維印象太深,忘了古代的地圖有時候是很抽象的,精細度自然不可能和上輩子的實景拍攝和衛星定位相比。

計緣手上最大地形依仗是寧安縣城隍司武判所刻,那么問題來了。

武判死后成為武判過了得幾十上百年了吧,然后其生前其實也未必就出過多少遠門,所刻的地圖自然也是找圖拼湊臨摹的,而且這些圖中可能還有一部分是城隍陰司所藏的陳年老圖。

不能因為刻圖的人是香火神道的鬼修,就認為刻的圖也很神奇很準確,實際上可能精度堪憂。

胡思亂想了一通之后,計緣止住步伐喃喃自語。

“和想象中的有些差別……所以…路呢?”

計緣有些茫然,跑跑停停狂奔了一天之后,越跑越慢越跑越慌的他,終于承認,他居然又一次迷路了。

一種‘我知道自己是誰,可我在哪?’的人生拷問自計緣心中升起。

本來應該早就能看到一條河道才對,可是一路跑來愣是沒看到有顯眼的水道,計緣也就放心大膽的跑了,直到現在。

眼前左右入目的全是一片不算茂密的林地,地勢上都是些起伏不高的矮山矮坡,估計高的也就幾十米,連峰都算不上。

不過地面倒是也有一些小道,有些像是野獸走過的,而有些明顯是人留下的,雖然布滿雜草,但計緣腳踩上去還是能感覺到一點車轱轆壓過的痕跡。

話又說回來,論穿鞋的舒適程度計緣覺得兩輩子各有千秋,現在的鞋都是繡坊或者百姓家姑娘賢婦一針一線納的,鞋底都較為柔軟,鞋面是多層布,穿起來舒適又不膈應,不過這可能也和上輩子計緣不懂鞋沒啥大錢沒買過高級鞋的緣故。

計緣倒也不擔心什么,只要方向大致正確就行了,他現在好歹也不是個普通人了,肚子餓了憑著那一手聞聲辨味的本事,也不愁找不到吃的喝的。

這會計緣沒有再奔跑,漫步前行當做休息,挑了一條順著方向,可能是野獸小徑的細路前行,也從背后包里摸出那壺酒,打開封蓋抿了兩口,再收好放回包里。

邁過一片地面枯草的時候,剛要往下踏的計緣忽然心中微動的止住了腳步,把懸空的腳撤回來,蹲下身子伸手小心的撥開那些枯草,露出了一個捕獸的機關。

把臉湊近了勉力細瞧,模糊中能看到主體部分有兩輪帶尖銳鋸齒的鐵箍,中間有些小孔洞里立著好些像是油浸等法炮制的竹條,只不過現在竹條彎曲得厲害,似乎還牽著一些獸筋樣子的東西,雖然和上輩子彈簧技術的有較大差異,但應該是個捕獸夾。

“這沒有彈簧的幫助,能有多大力道?”

有些好奇的計緣從邊上找來一根拇指粗小臂長的木棍,對著捕獸夾中間作為觸發的鐵片點了下去。

“咔…”

一聲清脆的咬合聲,手中的樹枝直接被夾斷。

“嘶……”

計緣倒吸一口涼氣,明知剛剛自這么踩下去不至于受重傷,可免不了頭皮發麻。

不過有捕獸夾自然也就有獵戶,說明附近還是有人煙的。

想了下,計緣再次依著紋路順序將不算太復雜的捕獸夾歸位,這種竹片和獸筋原理的夾子,估計咬合次數應該不高,竹片會很快彈性疲勞的。

在覆蓋上之前的雜草后計緣再次起身趕路,只是這回就不走獸徑了。

待到翻上一座幾十米高的矮丘,計緣眼前一亮,堪憂的視力雖然看得模糊,但卻不缺乏對動態事物的敏銳性,能看到遠方有煙霧升起,顏色偏黑,應當是正有人在燒火。

。。。

三里開外的土丘背風面一側,有四個穿著輕便皮褂子,褲腿和小臂上都綁緊了皮革護臂的人正在篝火邊休息,他們大部分都攜帶了弓箭,有的背在背后,有的放在一邊,一些砍刀刺矛之類的也沒少。

一只剝了皮的野兔和一只拔毛去臟的野雞正由人串著在火上烤。

“哎,出來幾天了,沒獵到什么大貨不說,還弄丟了娘給的串珠,真他娘的晦氣!”

“好了,你那串珠回頭去廟攤上五文錢買一個就行了,至于念叨這么些回嘛!”

“你懂什么!那是我娘去廟里求來的,不是攤位買的,不一樣!”

“你看你,我又沒說一樣,這不是買來騙騙你娘嘛,不然你還不被罵死?”

“呃…有道理啊!”

旁邊兩人聞言也是笑笑,倒也沒有無獵物的沮喪,山林捕獵哪可能次次滿載而歸的。

“噓……都別說話,那邊有人過來了!”

火堆邊的聲音頓時停下,幾名獵戶不是順手掏弓就是抄起了刺矛。

不過現在天還沒黑,幾人雖然警惕但不緊張。

“各位兄臺,在下趕路的時候迷失了方向,見此處有火光,特來向你們問個路。”

計緣清朗的聲音從稍遠處傳來,他也是特意動靜大點好讓幾人發現,走到距離幾人十幾步開外就停下了腳步。

“你要去哪?”

一名抓著刺矛的獵戶大聲問道,同時幾人也在觀察計緣。

來者背著包袱提著傘,穿的衣服不太適合山林趕路,外貌雖然斯斯文文的,但依舊稍顯可疑。

“敢問清水縣是哪個方向,照理來說我翻過落月嶺后順著往南走,應該是能看到一條河道的,沿著走就能到清水縣,為何一路行來并無河流?”

“河道?”

幾個獵戶面面相覷,都是一頭霧水。

然后其中較為年長的那個突然好似想到什么。

“你說的不會是老清水河吧?”

計緣不知道那河什么名字,但這種情況估計就是了。

“應該是。”

“我聽鄉里老人說,以前的老清水河師從清水縣流過前嶺那片,只不過好像為了方便田地灌溉,二十多年前縣令老爺發動鄉人改了河道,就不往山這頭流了。”

計緣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樣,那此處距離清水縣尚有多遠?”

“往東走個二三十里差不多就能見到官道了,再往前走半天能見著人煙。”

二三十里,好像也不是很遠的樣子。

“多謝幾位相告了!”

計緣拱了拱手,就直接走了,他不打算在這自找沒趣或者死皮賴臉的蹭烤肉吃,人家明顯防備他呢,二三十里也就是撒開腿跑一段時間的事。

見到計緣如此果斷的就走了,其人又是一個斯文先生的打扮,幾個獵戶稍顯錯愕。

“呃,這位大先生,你這就去了?二三十里山路呢,天都要黑了!”

到底是心地不壞,最終還是有獵戶出聲朝著計緣喊了一聲,正是那個弄丟串珠的。

也就是這一聲喊,讓計緣多看了出聲者兩眼,這一瞧就瞧出些事情來。

自法力成型以來,計緣的雙目又有些變化,能瞧見普通人的某些“氣火”,通明策上管這叫做望氣,有天賦和術術都能達到類似效果,計緣自覺應該屬于天賦。

為求確認,計緣眼睛微微睜大,模糊的感覺沒減少,看到獵戶們流露的“氣象”卻清晰了不少。

剛剛出聲那位,頭頂居然有一絲不顯眼的紅黑之氣在索繞,就像是周身模糊命火在外煙上偶然竄過的一絲煙,若不細瞧還注意不到。

計緣停了下來,有些小心的朝著那人訴苦一句。

“沒辦法呀,不快點走難道晚上在這荒山野嶺過夜?有野獸怎么辦?而且幾位手里的弓矛瞧著也叫人怕啊……”

計緣那略帶緊張發慌的樣子,反而倒是降低了獵戶們的戒心。

“哈哈哈,先生放心,我們只是獵戶不是強人,晚上有野獸也正好獵了去,先生要是不嫌棄就過來坐吧,明早我們也要回村的,離清水縣城不算遠。”

計緣一副大喜過望卻依然不敢接近的樣子。

“那,那合適嗎?”

“哈哈哈哈…先生過來吧,有什么不合適的,瞧這山雞野兔也快烤好了,嘗嘗我們這鄉下獵人的手藝如何?”

其他獵人也發出帶著善意的笑聲。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相互”之間也算放下不少戒心,計緣自然千恩萬謝的湊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