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80章 合不合適,很合適

第80章 合不合適,很合適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80章 合不合適,很合適

等水面波紋都已經平靜下來,魏家的一眾人依然如同在夢中。

盡管已經臨近六月,可因為之前冷汗浸濕了衣物,在晚風下的眾人還是覺得涼颼颼的。

魏無畏朝江面喊話感謝過后,就一直盯著江面陷入思索中。

“家主…怎么樣?”

魏家大伯率先打破沉默,詢問剛剛最后的情況,魏無畏聞言終于抬起頭來,看看周圍眾人露出笑容。

“自然是成了,列位都是我魏家心腹之輩,今夜之事望大家守口如瓶,便是最親近之人也不得提起!”

這話主要是對著另外那些人手說得,至于老管家和魏無畏父輩的兩個兄弟當然是自己人。

說完這些,魏無畏才大手一揮。

“走,去碼頭不醉不歸!”

這時間段,春惠府城門已閉,城外也就大碼頭一個熱鬧的地方,那里生活著不少水上討生活的人,有酒肆飯館也有客棧驛所,更有那畫舫花船和游江船舟,是船客富戶公子花娘聚集之所。

晚上的大碼頭,可比春惠府城白天還熱鬧!

等到魏家一眾人懷揣著一種興奮的情緒離開之后許久,計緣依然躺在遠方楊柳上,一葉障目之下只是一片月光下的樹蔭。

那邊橫江楊柳之處的江面,只剩晚風和流水帶起的輕微波浪,已經沒有之前老龜鬧出的動靜,遠處江上的樓船依稀有載歌載舞聲傳來。

從頭到尾計緣只是旁觀旁聽,能看清的不過是那只老龜和魏家玉佩的一抹靈光,而他們說的話倒是一字不落的聽在耳中。

老龜也沒有為難魏無畏,最后感嘆更是飽含情感,若非計緣自家人知自家事,真的是有種想要幫他一把的沖動。

可老龜所求之事八成與修行有關,計緣不覺得自己真有資格指點對方,所以直到現在都還是抬頭望著明月。

原本是看一場熱鬧,卻讓計緣心頭有不少感觸。

“望時有滿月,心間存缺憾,你求緣,他亦求緣,我又何嘗不是呢……”

沒有挪屁股的打算,反正現在也不涼,以計緣如今的體格隨便能抗住,就這么直到晨光漸起,彈指一瞬般抱著空酒壺在柳樹上以似睡非睡的狀態待了一宿。

等清醒過來的時候后伸了個懶腰,下意識搖了搖酒壺,四下看看卻沒找到垃圾桶,不由啞然失笑。

。。。

春惠府城,飄香坊西角的名店園子鋪,掌柜的照例在臺前算賬。

外面有車輪滾動的聲音和吆喝聲傳來,掌柜的抬頭看去,是收酒的王三爺領著兩輛牛車親自過來了。

掌柜的連忙放下從柜臺后面出來,跨出店面拱手迎接。

“三爺近來可好啊!”

那王三爺原名王子重,乃是春惠府中頗有財勢的王家長輩,與這一輩王家家主是兄弟,家中排行第三,不過其人遠在幾百里外的周莊看顧王家產業,很少回春惠府。

聽到掌柜的熱情的招呼聲,王三爺也是爽朗回應。

“哈哈哈哈,王某吃好睡好,就是念想著園子鋪的千日春啊,卓掌柜別來無恙啊?”

“托三爺的福,在下也是精神抖擻,千日春早就為您備好,就等著三爺來取呢!”

兩人笑著一起進了園子鋪,不用掌柜的吩咐,店內的伙計就都開始忙碌起來,一個個從內庫將一壇壇美酒搬運出來,兩輛牛車那邊也有王家人手幫忙。

“三爺,請您小酌一杯?”

“卓掌柜客氣了,一杯怎么夠呢!”

“哈哈哈,我這記性!”

卓掌柜走回柜臺,從里面取出一托盤,上面擺放精瓷杯盞和酒壺,放到了店鋪內的一張桌子上,然后親自為王三爺倒酒。

“三爺請!”

“多謝了!”

王子重坐在凳子上,順勢就取過杯子飲盡,而一邊的卓掌柜則細細盯著他喝完的酒杯看,發現上面和常人一樣沾著不少酒液。

王子重察覺到卓掌柜的眼神,有些疑惑的問道:

“卓掌柜,你看什么呢?”

“奧沒什么沒什么,三爺喝酒!”

說完,掌柜的趕緊倒酒。

這樣往復三杯,每次掌柜的都細瞧酒杯,看得王子重都渾身別扭,要不是熟知卓掌柜為人,又對自己武功有自信,怕是要懷疑是不是被下毒了。

“卓掌柜,你魔怔了?到底有什么事?”

卓掌柜這會也不推脫了,而是在王子重對面坐下,給對方倒滿酒,又給自己也倒上。

“三爺,您的武功,在江湖上屬于第幾流啊?”

“你問這個干什么?”

王子重頗有些奇怪,但還是回答了。

“真要論起來,當屬第一流之上,距先天不過一步之遙,再有個十年八載,未必不能突破!”

“呃…那江湖上如您這般武藝者,多么?”

“呵呵呵…鳳毛麟角爾!”

王子重頗為自得的將酒水飲盡,卓掌柜又趕忙倒滿。

“三爺,恕我冒昧,您能做到一口喝干杯中酒嗎,就是絲酒不剩的那種?”

“這有何難,你且看好!”

說完這句,王三爺,執杯在胸前手臂猛然一抖,右手好似甩臂般就像酒水甩到口中,然后舉起酒杯給卓掌柜看。

后者見杯底確實干凈,但好似依然不是白瓷本色,于是伸出手指抹了一下,發現指頭上還是留存少許酒液。

“三爺莫怪,我給您換個杯子!”

“卓掌柜,你似乎是還有心事,怎么,剛剛王某這一手讓你失望了?”

王子重這句并非諷刺,而是確實疑惑。

“三爺,要是這么喝酒,能否將酒喝干凈,且指觸杯底而覺干!”

說完這句,掌柜的做出一個喝酒的姿勢,沒什么特殊的,就是常人舉杯喝酒的樣子,先品一品,然后慢慢倒進嘴里。

王子重將卓掌柜的動作都看在眼里,皺起眉頭回答。

“這怕是不行吧,你也見到了,便是運勁抖酒都有殘余,何況是這么輕飄飄的,便是先天之絕頂高手能在兩尺內隔空取物,也是做不到讓無形之水如此聽話的!”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一句“讓無形之水聽話”,將卓掌柜心頭震了一下。

“原來如此,多謝三爺解惑。”

卓掌柜道謝過后,多少有些心不在焉。

可有時候,有些事,就是這么巧。

“掌柜的,若是自帶酒壺買酒,是否可以便宜些,你們這的千日春喝了……它上癮!”

計緣中正平和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卓掌柜滕得一下就站了起來,把邊上的王子重都給嚇了一跳。

抬頭朝門外望去,果真看到了前兩日所見之人。

“有的有的,不不,便宜的便宜的!”

哪怕極力裝作正常,可這激動的狀態根本藏不住,看得王子重莫名其妙,倒是計緣略微皺眉,思索著是為何如此,反正一時間是沒想到哪出了問題。

王子重看看門外之人,難道是因為此人很特殊?

待見到計緣也朝自己望來,王子重抬臂略一拱手致禮,計緣也禮貌性的微微拱手回禮。

“客官,客官您請進啊!這是二十年陳的千日春,您看合適不?”

“喂喂喂!卓掌柜,這不合適吧?你不是說二十年陳的所剩不多,都不賣嗎!”

王子重嚷嚷著站起來,吹胡子瞪眼,自己的酒都顧不上喝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