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7章 喝不起

第77章 喝不起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7章 喝不起

春沐江乃是稽州境內有名的大江,其在春惠府境內蜿蜒的江段最長,也經流州內多府,并作為地界標志擦過另外兩個大州之地,最終匯入大海。

而從德勝府的的九道口外通往春惠府府城的江段比較平直,尤其是這個季節偏東南風較順,從德勝府方向前往春惠府時間很短。

除了第一天晚上有人落水,有開了靈智的大青魚救人和討酒,之后兩天的航行并無任何波折,欣賞或聽著沿途的小山林野聲音,順風順水的在第四天清晨看到了春惠府府城外的大碼頭。

越是接近春惠府大碼頭,周圍的船只就越多,從單人小舟到大樓船,從客船貨船到漁民的打漁船,其繁忙程度不是九道口縣那個碼頭能比的。

船客們全都站在了艙外眺望,碼頭后方的能看到春惠府城高聳的城墻,和內里那些高出城墻一節的樓宇。

接近春惠府城,風力倒是反而變小了,年輕船夫已經開始搖櫓,船客們也從眺望府城狀態將視線轉向周圍。

碼頭上的嘈雜聲響也越來越明顯,裝貨卸貨,上客下客,計緣所在的小船找了一個邊緣一點的泊位,慢慢的靠岸停船。

到了這時候,同行三天的眾人都知道要分別了,船費在開船當天就已經結清了,所以隨時可以下船。

“各位客官,那江神祠就位于東城外南側,出了碼頭不進城直往南走就能看到,也算是這春惠府城一景,得空的話可以去拜一拜江神老爺!”

老船夫將纜繩系好,笑著沖正欲下船的眾人建議,這一趟船順風順水,主要是船上的船客也好,舒心!

“好,一定去瞧瞧!”

“不錯,定會去拜一拜上一炷香!”

“船家再會啊!”“后會有期!”

……

計緣也同旁人一樣在碼頭朝著船家拱手,船家兩父子沒有去城里的需求,會在碼頭就地購買一些東西,打掃打掃船只就掛起德勝府九道口的牌子,多少載一點順路客回家。

船上六人一起走出碼頭,其中一個書生立刻詢問計緣。

“計先生,我和同窗準備逛一逛春惠府城,再去游覽一下江神祠,先生若是沒有安排,不妨與我等同行啊?”

“是啊計先生!”

計緣看看這幾人,也是拱了拱手。

“多謝美意了,計某還是有事的,大家同舟一路,他日有緣再會,計某就在此先行別過了!”

幾人相互之間道別,也各自朝著目的地前去,而計緣先走一步,腳步越走越快,片刻后已經不見人了。

‘今天是五月十二,不知那魏無畏是否已經到了春惠府,準備妥當了呢?’

帶著這種想法的計緣,首先找的就是城內哪家有出名的美酒,看看究竟有多好喝,能引得老龜出來。

畢竟計緣在這世界也沒見過什么大世面,喝得最多的就是寧安縣的花雕壇子酒,不過那酒各地都有,不是什么稀罕物。

反正五月十五前就南城門附近等著,應該總能發現魏無畏,畢竟計緣那聽力,熟悉的人打個嗝都能老遠分辨出來。

至于魏無畏想法子見老龜那會,計緣本著看個新鮮的心態不打算現身,畢竟知道這事的估計除了魏家,也就那一夜的“公門高人了”。

不過計緣就算想現身其實也無不可,反正在魏無畏眼中他也是個高人,高人知道這事就不顯得突兀了。

。。。

春惠府的繁華賽過寧安縣和九道口不知凡幾,憑借不佳的視力和極佳的聽力和嗅覺,計緣在城中逛著依舊好似劉姥姥進大觀園。

打聽半天,計緣終于找到了眼前這家名為園子鋪的酒肆,一股淡淡彌漫的酒香好似在說明此店的名不虛傳。

酒肆并不是很大,也沒有二樓,內部就幾張桌子而已,買酒和喝酒的人好像都不多,只有角落兩桌有人吃著下酒小菜喝著酒,而且這下酒菜不像是酒肆的菜,更像是自帶的,因為包著荷葉呢。

倒是鋪子里伙計模樣的人不少,只是都在幾張空桌子上休息,店掌柜則在柜臺后面不停撥動著算盤,對著賬本“噼里啪啦”算個不停。

“掌柜的,聽說你們這的千日春乃是春惠府別無分號的名酒,不知需多少錢一壺啊?”

計緣進店沖著店掌柜問了一句,后者把手頭的數算完才抬頭看了他一眼。

“本店只賣兩種酒,千日春二兩白銀一斤,整壇可優惠少許,江花酒一百文錢一壇,有五斤。”

“二兩?”

計緣詫異了一句,這價格貴得可不是一星半點,二兩都夠吃多少頓飯的了,看來不止上輩子有貴死人的酒,這輩子應該也不缺!

“客官可是要江花酒?”

掌柜的繼續撥算賬目,聲音沒啥起伏,讓計緣稍顯尷尬。

“呃,掌柜的,這千日春既然能拆壇散賣,可否買個一杯嘗嘗味道?”

“一杯?”

這種要求著實少見,主要還真沒人有這個臉在園子鋪提出來,掌柜不由抬起頭來細看一下計緣。

寬袖灰衣袍,頭頂紅木簪,背著包袱提著傘,穿著素雅整潔,發型看似散漫卻卻出奇自然,不像有錢人卻也不像是來搗亂的,在看只睜開一半的眼睛時,掌柜的明顯微微愣了一下。

“客官是才來春惠府?”

“今日初到,打聽到千日春的名頭,就想來試試。”

“來來來…”

掌柜的點點頭,一邊朝著計緣招了招手,一邊從背后架子上幾個小壇子里捧過一壇,拔開封口塞。

取出一個小瓷杯放到柜臺,再用一個精致的小提勺伸到里頭提出一小半,琥珀色的酒液滴溜溜的剛好倒滿小瓷杯,倒完杯口還與提勺連著細絲,掌柜一顛才斷開。

“客官請用吧,勞您品一品這千日春的滋味再評價一番,就當是酒錢了!”

計緣嗅著酒香靠近柜臺,也不說話,伸手抓起瓷杯湊到嘴邊嘗了嘗,居然沒先嘗到需要適應的苦澀味,口感反而淳厚中帶著細膩的一絲甘甜,且度數比以前喝過的花雕略高。

再一口將這本就不多的酒飲盡,才有微苦味和酒味刺激沖鼻,后又轉為淳厚的甜澀,咽下之后口中回味的甘香也久久不散。

計緣上輩子本不喜歡喝酒,認為什么酒都難喝,沒想到這輩子卻能品出這番滋味。

“好酒,無愧千日春之名!”

計緣也不說什么露骨的贊美話了,直接從懷中取出兩枚標準的一兩圓錠銀放在柜臺上。

“這酒一口著實不夠,便是少吃幾頓也得買上一斤。”

掌柜的笑逐顏開,這已經是最好的贊美了。

“客官稍等!”

取了銀子過稱后,掌柜的從背后架子上取下一個小酒瓶遞給計緣。

“千日春一斤。”

計緣接過酒再看看店內的情況,想著八成這酒會供給各大酒樓客棧等處,也定會有商賈貨運四方,園子鋪應該也就是個亮招牌的地方。

“哎,掌柜的,你們這酒可是貴得連神仙都喝不起啊!走了走了……”

計緣笑嘆了一句,帶著些自勉和向往的意思,把自己比作神仙,提著酒瓶子跨出店門往外走去,這話在外人耳中自然成了句玩笑話。

店掌柜的笑著搖搖頭,因為計緣剛剛品酒又咬牙買酒的舉動,顯得心情很好。

正準備整理小瓷杯的時候,其人伸出的右手卻頓住了。

千日春享譽在外,除了滋味好,還有一個特征就是酒稠粘杯,即便是用最平滑的陶瓷杯,也絕對會粘著一些酒液,屬于舔都要舔幾次才能干凈的那種。

可眼前這瓷杯,內里白白凈凈無一絲酒液留存,掌柜的再伸出手指往杯中一抹,神色更是一愣。

‘干的?’

或許是一個高明江湖客?

可回想方才那人輕緩的喝酒動作,再想到其離開前的一句話,掌柜的莫名就是心中一跳。

立刻抬頭張望,一聲“客官……”才出口,可又哪里還見得到計緣人在何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