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71章 無心之巧

第71章 無心之巧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71章 無心之巧

計緣一句玩笑話結束,也看清了兩個前來的孩子,是的,看清了。

兩人一身淡藍衣袍干干凈凈,一點灰塵都沒有,就連露出的靴子上都是纖塵不染,臉上也是白白凈凈。

這可是從山路上穿過來的,又加上天色已黑,真是兩個普通孩子會敢在這種時候往山里跑?還來到這種盯著看就有些恐怖的深潭邊?

再看了看后頭,確認并沒有什么大人,這兩孩子是普通人的概率大大降低,而且身上并既無妖氣也無陰氣……

‘山中之神?又或者說不定就是我計某人來此這么久之后,頭一次遇到真正的修仙人士?’

計緣心頭微動,但似乎又沒之前想象中那么激動,假意回頭繼續看書,只是很好奇來者的具體底細。

不過計緣氣定神閑,兩個孩子卻看不下去了,男孩道:

“喂,那漁夫,你什么時候走啊?反正你也釣不到魚的。”

另一個女孩馬上接上一句:

“天都黑了,你就不怕山里有野獸嗎?”

站在普通人的邏輯范疇,兩個孩子問這話其實挺有些意思的。

計緣再次轉頭看看他們。

“天都黑了,你們兩個小孩子還在深山里晃悠,不怕家里擔心,不怕野獸嗎?”

“我們不怕!”

“對!我們不怕!”

像是為了增加說服力,那名女孩又加了一句。

“你別看我們小,我們有很高的武功!”

計緣笑了,點點頭深以為然。

“原來如此,失敬失敬,不過我也不怕,我也有很高的武功!”

說完,計緣就又把頭轉回去看書,反正就是死活沒有挪屁股的打算。

從短暫的交流看,這兩應該真是和外表年齡差不多的孩子,不是外貌像孩子實則百八十的家伙。

“哼,你釣一夜都不會有魚上鉤的!”

男孩剛說完這句,計緣突然神色一動,雖然魚竿沒變化,但是在潭水中的魚鉤似乎被觸動了一下。

下一刻,魚線微不可查的一顫,計緣瞇起眼睛,以手腕發力一抖,沒見什么大動作,魚竿就像變魔術一樣彎曲然后向上甩。

“嘩啦~”

原本碧綠平靜的潭水被拉出一串水花,一條銀白色半透明大約食指長的小魚被魚鉤勾著,順著魚線和魚竿的方向被甩上半空。

“銀竅子!”

男童女童齊聲驚呼。

在驚呼中,那男童幾乎下意識的就從袖中甩出一塊圓環形藍色玉佩,剎那間,藍玉由小變大,拖著一道淡淡的藍光朝著還在半空的銀魚飛去,光在玉佩后兜出一個模糊的口袋輪廓。

“嗯!?”

計緣竹竿甩動,憑借著頂尖江湖高手的技巧感,魚線牽著銀魚好似飛鳥般靈活,那藍玉飛得不算慢,卻始終罩不住銀魚。

在玉佩兩次擦過銀魚之后,計緣直接桿子往下一抖,連著魚線魚鉤的銀魚驟然往下,飛向了計緣。

一道水線自水潭中升起,在計緣身前凝聚成一顆皮球大小的水球。

“啵~”

銀魚恰好在水球形成的那一刻,極其準確的墜入其中,而上頭的鐵鉤也在計緣的巧勁下從銀魚嘴中抖出。

那男孩眉頭緊皺的收回了空中飛舞的玉環,和女孩一起盯著計緣,看著小銀魚在水球中游動卻怎么也逃不出來。

“你是何人?敢來碧水潭偷銀竅子魚!”

計緣暫時將魚竿收起來放在一邊,轉過半個身子看向兩個一臉怒氣的孩子。

“難道這碧水潭還是你們玉懷山獨占的?”

一看到那藍色環形玉佩計緣就知道是哪邊的人了。

“你知道我們玉懷山還不把銀竅子魚給我們?”

男孩說得很是孩子氣,和尋常百姓人家的孩子也沒什么區別。

計緣也是笑了。

“我在這釣了大半天也就釣了這一條魚,就算你們玉懷山是稽州仙府名門,也不能直接明搶吧?”

“你!碧水潭這就是我們玉懷山的!所以銀竅子也是我們的!”

“我們每年都來來此守候銀竅子魚,都好幾年了!”

要是以前的計緣,或許也就真的讓這兩孩子唬住了,可現在好歹也是了解了不少東西的。

“呵呵,這碧水潭無法無禁,又距離玉懷山有近七八百里之遙,這就成了你們山門之物了?”

計緣說完,心中微動之下,有意似玩笑又似認真的朝著兩孩子后方喊一句。

“沒長輩跟來嗎?任由兩孩子撒潑!”

本來這只是計緣帶著一絲諷刺的試探話,可沒想到話音剛落,真就有聲響飄然而至。

“讓閣下見笑了,確實是我玉懷山理虧!”

聲音沒有計緣的中正平和渾厚有力,卻也稱得上溫文爾雅,隨著聲音落下,一名身著藍衣流云長袍,頭頂發髻插玉簪的中年男子飄然而至,像是從空氣中走出一般。

在此之前,計緣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一絲此人存在的痕跡,既看不到也聽不到,著實把計某人嚇了一跳,只是幾次鍛煉下來使得計緣表面上并沒有什么變化,而一雙蒼目更是從無波瀾。

實際上,另一邊的來人也被計緣嚇了一跳,他看不透釣魚人是何方神圣,身不見氣頂無神光,仿佛如同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與周遭自然渾如一體。

尤其剛剛戲弄童子時騰轉魚竿魚線那一手,舉重若輕毫無煙火氣息,甚至沒有任何法力痕跡外露,御水功夫也是細潤無比毫無匠氣,僅用了最簡單的御水技巧,多一分都沒有。

而且雖然藍袍男子是自己出來的,可望著計緣那一雙特殊的眼睛,總感覺對方能看透化虛玉符后的自己。

“呵呵,我也就是隨便一喊,也沒想到真有長輩跟著,閣下倒是耐得住性子!”

說話間,計緣也順勢坐著挪轉半個身子,好讓自己不至于一直要轉頭面對后方,也使得膝蓋上的一本通明策露出了出來,讓藍衣男子眼神微微一凝。

‘通明策?是天箓書!’

來人根本沒把計緣那句大實話當真,對方邊釣魚邊看書,也絕不可能是定中讀書。

“閣下說笑了,是兩個后輩童子胡鬧了,只因這碧水潭一年方能孕育出一條銀竅子,對我這兩個后輩修行有所裨益,所以才著了急。”

說完這句,藍衣男子揮手一招,兩童子就像是被無形的線直接拽到了身邊,看似是管教兩人無禮,實則已經悄然提防。

眼前的釣魚人道行深不可測,脾氣看似溫和卻未必是真,還是小心處理得為好。

‘只是一條銀竅子而已,找個理由退去吧!’

“在下玉懷山裘風,不知先生貴姓,來此可是專門為等候我等?”

裘風有意緩和語氣,稱呼上也改為敬稱,朝著計緣微微拱手。

計緣當然也不敢托大,慢慢起身后才拱手回禮,猶豫半秒決定還是報上真名。

“鄙人姓計名緣,不必稱貴,此番前來也不過是閑暇時看外道傳,得知此處孕育水精,起了一探究竟的興致罷了。”

‘不是專門等著的就好!’

不管真假,裘風多少微松一口氣,臉上也帶上笑意。

“既然先生已經釣到了銀竅子,我們也不便多留打擾,這就別過吧!和兒依依,我們走。”

說話間,裘風再次朝著計緣略一拱手,就領著兩個童子轉身離去。

計緣能看出裘風面對自己帶著小心和防備,可除了在水潭邊拱手回禮,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第一次同修仙者接觸就這么結束了?

兩名童子依然心不甘情不愿,走路都踢著山石子雜草,在離開水潭一小段距離后,女童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嘀咕抱怨。

“什么嘛,還搶我們銀竅子,和小孩子過不去…”

裘風也是哭笑不得,這孩子還真當碧水潭是自己家的了。

只是沒想到男童又補了一句:“嗯,臭不要臉…”

本來前面幾句話都沒什么,但“臭不要臉”幾個字一出,裘風臉色巨變立刻喝斷。

“和兒!”

師兄的這兩童子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這世上很多道行高深之輩六識異常敏銳,而且別的都好說,直接罵人臉面是非常犯忌諱的事情。

“哈哈哈哈……說得有點道理,和小孩子搶東西確實有些不要臉了!”

計緣中正的聲音傳來,雖然在笑,卻反而使得裘風心中猛然一突,緊張之余已經鼓動法力,頭頂玉簪更是已經由藍色化出一股紅暈,他一個朝元之境的仙門中人心中居然毫無底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5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