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高武大師  >>  目錄 >> 965 介入

965 介入

作者:遇麒麟  分類: 玄幻 | 高武世界 | 遇麒麟 | 高武大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高武大師 965 介入

陸晚說的事情,容易被忽略,但其中卻蘊含著深刻的客觀規律。

協會作為煉器方面,最大的權力壟斷者,胡作為非,自然造就了不滿。

而散圈,本質是因為對協會不滿而存在。

散圈內部沒有共識,也沒有形成高效的組織,凝聚他們的東西,主要就是對協會的不滿。

他們的生存空間,也是基于協會的胡作非為。

比如,協會在教育方面有問題,散圈就頂上來。

再比如,協會把控市場,搞興風作浪,散圈就想辦法掌握一定的市場渠道,以此來對抗協會的擠壓。

再比如,協會的評級,讓一些深受其害。

而散圈雖然沒有評級,但是可以通過“推薦信”等等,給某些深受其害的人一些出路。

因此,散圈就像是“協會”的反面。

當聯盟占據上風的時候,散圈就發現自己什么都不是。

比如,招新培養新鮮血液。

武道大學的畢業生,第一選擇就是聯盟。

最有天賦的人,非常優秀的人,都去了聯盟,誰還愿意去散圈呢?

再比如評級。

聯盟的等級勛章被認可,散圈的“推薦信”還有什么用?

畢竟,推薦信始終存在著“私情”的問題,容易自賣自夸,這是先天的弱點。

總之,因為聯盟的崛起,散圈反而越來越邊緣化。

到目前為止,散圈內部都已經無法凝聚出共識,做什么事情都在扯皮,泡沫現象越來越嚴重。

說實話,這場聯盟跟協會的激烈競爭之中,最先搞死的,最先散架的,反倒是散圈。

這不是某個人的決策,這是規律。

散圈將會徹底的散掉。

正常來說,散圈散掉以后,會慢慢的融入聯盟。

但有趣的是聯盟跟散圈并不愉快甚至有嫌隙。

原因嘛,自然是散圈短視跟上次很多人逼迫聯盟、想讓聯盟解散這事有關。

那次的事情搞得聯盟至今都心有余悸。

所以,最該接納散圈的聯盟其實最不愛接納散圈。

這群人反協會,又不被聯盟接納所以現目前還沒有歸屬。

按理說,這批人應該被時光慢慢淘汰,因為,未來的歷史已經不需要他們了。

但唐部長想要救協會想要重塑協會,這批人就有價值了。

別的不說,至少,這批人比協會干凈得多。而且,這批人還跟聯盟搞得相當的不愉快。

在舊協會被徹底改造散圈進駐新協會以后,相信他們很樂意跟聯盟競爭也相信他們很樂意找聯盟的缺點。

所以,協會爛成什么樣根本無關緊要。

哪怕協會所有人都是爛的,沒有一個好人這也沒關系。

因為散圈這批人可以頂替上去鳩占鵲巢。

唐部長往這個方向一想頓時就茅塞頓開。

大方向的事情,應該是沒問題,現在的關鍵就在于重塑協會。

而協會爛了一百多年,早就爛到根子里了,想要重塑,怕是也不容易。

君山,作為地球秩序的維護者,相當于地球社會最高的政府機構。

而涉及到修行者違法亂紀的事情,自然需要君山來管。

君山介入協會的理由,是宗湘和北偉進行了報案,而報案的理由是內部貪腐。

煉器協會以內部貪腐來報案,向來都有些搞笑。

都貪腐了上百年了,現在居然報案,這不是搞笑是什么?

但是,協會內部人卻很清楚,這不是搞笑。

他們明白,這是宗湘和北偉在借助君山的力量,向內部動刀子。

這是一場斗爭。

如果任由君山介入進來,把事情越鬧越大,牽扯出來的事情越來越多的話,那就徹底的完蛋了。

整個煉器協會壓根就沒有幾件干凈的事情,就沒有多少干凈的人。

一旦被牽扯出來,那絕對是大面積的,好多人都跑不掉。

因此,煉器協會的利益階層,迅速的聯合了起來。

他們知道,協會已經處于不利的地位,他們也知道,協會早晚會傾塌,所以,他們只想在大船沉默之前,盡可能的撈好處。

這個時候,什么規矩、紀律,什么長遠目光,統統都不存在。

整個利益階層的腦子里,只想著撈錢二字。

而宗湘和北偉,向君山報案,就是為了遏制這種局面。

因而,宗湘和北偉是站在了整個利益群體的對立面。

這個時候,利益階層便采用了兩手策略。

一手策略是“切割”。

切割的目的,是為了防止事情擴大化,防止牽扯越來越多的人。既然是教育資源的貪腐,那就讓事情局限于教育資源的貪腐,不要轉向別的事情,也不要牽扯過多。

如此一來,君山只能查到幾個人。

這幾個人就是大家的“替罪羊”。

內部商討,利益平衡好,替罪羊不會真的受罪,總有補償。

如此,可以把案子擺平。

而在另一邊,則呼喚內部改革,要求宗湘和北偉下臺。

是的,協會內部的大多數人,都要求創始元老下臺。

至于下臺的理由嘛,當然不能說是創始元老擋了他們的財路,而是說,元老無能,協會江河日下,是要承擔責任的。

協會江河日下,先丟掉評級的威信,再丟掉教育的影響力,然后又爆出內部貪腐……這些事情,難道不應該領袖來負責?

至少從常理說,這是說得通的。

而這樣的呼喚,影響了許多知情和不知情的人。

宗湘和北偉,立即就面臨著重大得壓力。

他倆本來是想配合君山,將煉器協會翻個底朝天,將有問題的人統統揪出來。

結果,事情還沒有開始,下面的人就反抗。

而這股反抗,迅速的在協會內部達成一致,最后,絕大多數的協會成員都要求兩位元老下臺,要求重新選擇掌舵者。

面對著“人心盡失”的局面,元老又能怎樣?

元老也只能被迫下臺。

畢竟,管理就是管人心。

人心都變了,權力也就失去了來源。

于是,宗湘和北偉不得不在反對的聲音中,安然的離開邙山。

他倆的離開,意味著協會內部,完全由利益階層在把持。

緊接著,這批人開始就開始擠壓君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高武大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830013